我想起传媒网首页上的领导同志们的《对当前电视传媒体制改革的解读 》。这是一篇典型的事业型写法的文章。文章其实大概都是八股,无非是用什么语言而已了。
不过也有的八股也有他的一套。media law传媒法的文章写法结构就很不一样。而关于体制改革这样的话题,也常见诸传媒法方面的著作,论文中。
谈到体制,自然要涉及政治。这是必然的,在西方言论中,主体是要谈民主和人权。美国的情况我不了解。在欧洲,主要依据是欧洲宪章第十条之言论自由权利的保障问题。此项条款对全欧有效,但是各国有各有各的法制。在英国,与此相关的冲突也是存在的。这也是大家现在讨论得比较多的。
有些扯远了。关于传媒体制的改革,我们不能忘掉公众,老百姓。要以民为本,以受众为本。而目前广电总局(本人不太了解文化出版口的事)的各项改革措施都是在围绕如何挣钱,如何赢利的问题上。从根本上脱离了公众利益。这就导致我们现在想改革,却得不到群众支持,成为窝里空喊的东西。搞公司化,是个方向,搞来搞去,搞不清传媒的性质,最后还是要搞进去几个老总,成为改革的祭品。
中国电视体制改革的起点应该是将商业电视和公共电视体系分开,打破自上而下的地蜮行政级别,两个体系的各自发展,商业电视打造多样性的平台,包括网络,卫星,无线,等,公共体系也应该在各种平台上得到传播。建立市一级和全国一级的两极新闻网络服务全国和社区居民。将体制外(所谓广电总局系统外的,包括新华社,教育部,军队)的有关电视广播机构纳入全国统一管理中。
要管理好电视,这里就涉及另一个我们常说的体制,实际上是政府体制的改革,我们确实应该取消广电总局,设立归口于人大的相关委员会对电视进行管制。广电总局的政府职能划归文化部或信息产业部。
关于外资的问题,看了有些文件和文章,都说外资不可避免,其实在许多国家是不允许外资传媒的,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我国其实大可不必。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在任何政府间协议上承诺要开放广电。但是要开放也符合全球化的趋势,假设我们先地球人走一步吧。我们也要对外资传媒进行适当的监管。现在基本上是靠外资传媒自我管理。这也是我国的事后管理体系下的结果。
好象越说越远了。但是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应该怎么改。许多东西就因为没有触及真正核心的东西,最后变成表面文章,形式主义。这也就成了我们越改越忙的真正原因了。
有线电视台曾经的繁荣是某种程度上的自主商业化,但是在二零零一年,一个文件下,伤了许多投资人和电视人。真的不希望这样的结果再发生在更多辛勤为中国电视事业作出贡献的人了。因为上层的原因,导致许多人多年的心血白费,确实是极大的浪费。我们的国家还很穷,我们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