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目前的体制讨论中,涉及商业的领域的主要是全球化globalisation,集中化concentration和融合化convergence.这三点。全球化涉及外资进入和跨国发展的问题,当然也可以从传播学的共同议题上来看。从体制上基本上是如何抵挡来自美国的传媒巨无霸们。这反映到了集中化这点上,全球的传媒企业通过并购兼并倒闭等方法出现了声音集中的问题,议题越来越多地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墨多克如何影响各国ZZ的已经成为严重问题。而这一点在我国却非常令人吃惊地成为广电总局搞集团化的理由,要打造中国的广电航空母舰,结果成立以后一看,整个中国广电集团的资产在国际传媒的比较下,只是个小舢板,更不必去谈什么竞争了。而这个集团至今是个什么样子我也看不出来,几年的光阴过去了,他没有壮大起来,如果就这样去竞争,真的很危险,仅有的那点资产都让他们输光了的话,大家几十年挣的东西就有得他们来负责了。当然这个商业趋势确实也挺可怕的,现在在西方,小商店的利益基本上让超级市场给抢占了。未来的小传媒如何保持多样化和多样性上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幸好我们是……,我们应该比西方有更多的办法。这依靠的是真正的GCD来想,而不是现在的官老爷们来想。


融合化是指的现在科技与广播电视的融合,象手机电视,网络电视等等。在一次关于产品生命周期的课上与导师讨论时,他跟我说,目前的sky天空卫视面临的真正问题是他们现在在英国提供的卫星电视系统是个真正的宽带系统(英国把ADSL就称为宽带),而这个系统为什么不推 出来,就是因为卫星电视的生命周期刚刚进入成熟期,他不能就这样干掉自己,一定要等到钱赚到一定程度了,才会推出真正利于人民的卫星宽带解决方案。这里说了,我们是真正的SHZY国家,不会让ZIBENJIA把一个产品生命周期里的东西赚够以后才推出新产品,这就是说,我们有理由应该比西方早一步实现电信与电视的融合,这是真正有利于人民的东西,技术。可是我们现在的官本位,我们的部门利益,使得这项技术不能成为产业动力。他们还在自己的小地盘里想着怎么骗老外的钱来搞中国人多,每个人头上赚一元钱能赚多少钱的美梦。
说来说去,发现解决问题的关键可能真的要从干掉广电总局开始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