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非常有力的,让人大快的演讲。可惜今天才看到。如果是昨天看到就非常棒了。我们刚好在昨天上欧洲人权公约article 19的有关内容。讲到political figurespublic officials and public institutions。我们的老师是苏格兰著名的法律学者,某journal的创始人之一,也是苏格兰地区多个运动的主要倡导者,最近好象在密谋与BBC做一个什么节目。David Goldberg。这堂课我也挺得挺有意思的,觉得很多观点确实比较新颖,结合贺老师各个案例的随手拈来,感觉真的有趣。也增强了我对这个话题的兴趣。

我们一直在讲我们有人权,人权是什么?我们一边讲我们的投资环境好,中产阶级增长快,一边却讲我们要先管肚子的人权。

你们那些中产阶级最好都不要人权了。我们的传媒人也不要人权了。

David也一直试图用法律的语言来说话,也就是任何事情都放在一定的法制体系下说,他经常是以苏格兰法体系来说话的。也经常问班上不同国家的法制体系下是怎么样看这个问题的。我们的课一点不象法律课那样的枯燥,充满是智慧的激辨。

在苏格兰法体下,死人是没有名誉权的,这也可以置于欧洲体系之下,特殊例子不知道(毕竟欧洲也不是铁板一块,有一元论的也有二元论的,英格兰也是最近才接受欧洲法体的),当时一直试图回忆我们国家的案例一直没想到,结果这儿鲁讯,韩愈,连陈永贵都有。

我们在讨论中有一个关于第三方的问题,我也没听太明白,在这里提出来,大家看看,说你在你自己的blog上写东西骂人了,是不是侵权?这确实是个新鲜的东西,这里blog是私人日记,可是它在网上,别人是有可能看到的。哈哈,问题出来了。中国会怎么判?

另一个问题是国籍问题,我现在在英国,在传媒学术网上骂一个人,是不是侵权,拿到哪里去审。这个好象容易答,可是我跑到斯特灵市的广场上用中文骂传媒学术网上的人呢?英国这边就不审理。有过这样的案子,一老外在伦敦骂某人,某人知道后起诉他,法官问多少人听到了呢?或者说听懂了呢?答三个人。法官说你藐视法庭,为三个人而动用公共资源,不予受理。我们国家有没有这样的说法?

后来我们班上的老外又问了个关于在墙上写别人坏话的事,让我大笑不已,不过这还真是个法律问题,连我写字的权力都给剥夺了(小黑出品,大史记)

当然关于political figues and public officials这里和贺老师所说是有出入的。这个东西是要严格区分的,至少目前在欧洲是这样的。我们教师也是这样强调的。而不是笼统的public figues。这里所指的人会有所区别的,但大致归到案例上是和贺老师所说的一致。对于政府官员可能区别会大些,但是明星及其它公众人物,包括记者可能也不能一以视之。
最近英国出了个施瓦辛格和一个电视台女主持人之间的诉案就说明了这一点。两个人都是公共人物,案子涉及新闻媒体,政治人物,但是仍然是要诉上法庭的。这个案子刚刚开始,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说了一堆感想和胡扯的东西,最后还是觉得,我们这样瞎谈也不对呀。到底新闻言论自由和法律如何得到统一呀。article 10两款倒是把这些都说了,但是落实下来怎么做呀?中国的传媒法到底怎么定?我们的政府在传媒管制和新闻自由之间到底怎么定位?
希望得到各位的回答!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