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07日

 
 稿件来源:京华时报
 


    昨天(6月6日),北京奥组委通报了今年奥运文化周活动情况。

    昨天,“志愿服务与人文奥运”国际论坛分论坛在北京饭店举行。在随后的发布会上,北京奥组委人事部副部长表示,奥运会期间组委会将给每名志愿者购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在“北京奥运志愿服务的思考与建议”分论坛上,奥林匹克专家还就志愿者服务立法等问题向北京奥组委支招,并得到了奥组委的当场答复。

    关于志愿者保障

    每个志愿者都有基本保障

    【专家建议】北京体育大学奥林匹克专家易剑东说,悉尼奥运会期间,组委会为每个志愿者投入了700美元,而这些志愿者为该届奥运节省了1.1亿美元。易剑东建议,北京奥组委应该树立志愿者投资回报意识。

    【北京奥组委】北京奥组委人事部副部长张志伟表示,北京奥组委的运行资金中包括了志愿者的运行资金。这部分的投入参考了雅典、悉尼、亚特兰大等城市的经验,依据能够满足志愿者奥运期间的就餐、制服装备、交通保障、医疗保障、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等基本保障而制订。

    关于志愿者服务立法

    志愿服务立法已提上日程

    【专家建议】以中国人民大学团委副书记迟强为代表的专家呼吁,组委会应该为奥运志愿者服务立法。同时,作为长期发展项目,志愿者工作需要建立基金来保障发展。

    【北京奥组委】北京奥运会志愿者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关成华表示,关于志愿服务项目的立法已经列入市人大常委会2002年-2007年立法程序中。目前,相关法规正在起草中。此外,从志愿者工作发展项目长远来看,奥组委现正准备引入社会资金建立志愿者基金,以保障项目的长期发展。

    关于志愿者培训

    志愿者享受免费专业培训

    【专家建议】浙江工商大学社会工作系教授张敏杰提出,志愿者不能光用微笑来迎接外国友人。以亚特兰大奥运会为例,由于他们的志愿者缺乏专业的技能训练,没能为来宾提供到位的服务,所以skill(技能)胜于smile(微笑)。

    【北京奥组委】北京奥运会志愿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关成华介绍,北京奥运会赛会志愿者(包括残奥会志愿者)的招募时间定为2006年8月-2008年4月。目前,组委会正在制订详细的志愿者行动计划,志愿者将免费获得从基本技能到奥运专业项目的各项培训。

  关于志愿者比例

    中年志愿者和大学生同比

    【专家建议】北京体育大学奥林匹克专家易剑东就近几届奥运会的数据统计提出,不能忽视中年志愿者以及女性志愿者的价值。因为中年志愿者在人生阅历和处事经验上的丰富,在奥运会服务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北京奥组委】北京奥组委人事部副部长张志伟表示,北京奥组委根据他国奥运会的经验,在志愿者招募工作中还为社会各界已经就业的中青年人士留有大量的空间。中年志愿者与大学生志愿者在奥运会志愿者构成中拥有同样的比例。

    奥运主题口号6月26日发布(相关新闻)

    昨天,北京奥组委发布消息,第三届奥林匹克文化节将于6月23日-7月16日在北京和青岛同时举行。6月26日,北京奥运会主题口号发布。

    此外,6月25日,作为本届奥林匹克文化节的新增内容———北京国际体育电影周拉开帷幕,纪录片《挑战者姚明》首映。(本报记者 范继文 李艾 摄影报道)
 

2005年01月31日

 来源:华商报  
 
  波折中的田亮正处在人生选择的十字路口。对于普通人而言,人生选择之路可能只有一条,或许只有这一条路,因为走得踏实反而能成就一番事业,但对于田亮这样的明星而言,诱惑太多,反而会迷失自己

  出路一

  排除杂念 重返国家队

  可行性:★★

  榜样:郭晶晶

  像郭晶晶一样,做出深刻检查,现在起就从零开始,推掉所有的商业活动和各种社会应酬,主动向国家跳水队示好,除了埋头苦练还动用各种关系为返回国家队铺路。为了重返国家队可以舍弃一切,牺牲一切。这意味着田亮要冒着不惜与英皇翻脸的风险,意味着田亮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商业价值和未来一笔可观的收入。这种可能性其实并不大,田亮在主观上肯定有这样的愿望,但田亮以这样的方式重返国家队不确定性因素还是太多,一方面他如何推掉与英皇的合同,毕竟这里面牵扯到毁约,以及可能就此葬送田亮未来向娱乐业发展的出路。一方面,田亮这样做也不意味着国家跳水队关闭的大门重新向他打开,无论是从08奥运战略还是从眼下的形势看,田亮在实力上已经失去了绝对的统治力。对于26岁的他来说,上升的空间毕竟有限。面对后来的追赶者,田亮仅靠实力之外的决心和行动还不足以打动国家队,而且目前尚无可供借鉴的先例。因而,这种可能性不排除鸡飞蛋打两头空的结果。


  出路二

  国家队 英皇 田亮三方妥协

  可行性:★★★★

  榜样:姚明

  众所周知,田亮被调整出国家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利益的纠葛。这就需要各方利益的当事人出面达成妥协,并以此打通田亮返回国家队的通道。具体操作方法是,田亮主动上交一部分商业所得,用“实际行动”感化上司,英皇公司接着出面,与跳水中心达成默契,即英皇绝不利用任何商业性的活动干扰田亮的跳水事业,以解除田亮和跳水中心的后顾之忧;甚至可以再签订一份合同,即有关田亮未来的商业利益,跳水中心均有一定的分成收益。应该说,这种利益均沾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一方面,这样模式既不影响国家队的金牌战略,田亮可以安心训练和比赛,另一方面,也同时确立了一种利益模式,即体育总局也能收惠于金牌选手的商业价值,不仅是跳水界,在其他领域都值得推广。而且已经有了姚明这样的先例。眼下,这种可能性的难点就在于英皇公司是否愿意接受。被调整出国家队后,田亮的商业价值需要重新评估,英皇方面是否觉得还值得不惜工本地去包装田亮这个奥运品牌。这方面,姚明有老外经纪人,还有“姚之队”帮衬,而游泳中心的规定并非铁律不可改变,只要大家的利益都照顾好了,这种可能比较理想。


  出路三

  关门苦练 牢牢确立一哥地位

  可行性:★★

  榜样:熊倪

  实力决定一切,田亮将走上一条绝处逢生之路。即放弃重返国家队的一切沟通渠道,埋头苦练,在有限的比赛机会中,在难度和稳定性上占据全面性的压倒优势,傲视同侪,让胡佳等后辈黯然失色,使自己成为不可替代的奥运金牌选手,迫使有关方面不得不重新考虑对田亮的使用。若田亮做出如此选择,无异于采取一种搏杀手段,风险太大。其一,离开国家队后,田亮的比赛机会尤其是国际大赛的机会少之又少,长期缺乏比赛对维持一名选手的竞技状态显然是不利的。其二,田亮露脸的机会主要集中在国内赛事上,今年最主要的就是十运会,但跳水是一个凭印象打分的项目,不确定性因素太多,如果田亮在比赛中不能遥遥领先,被压分做掉的可能非常大,而对于田亮而言,拿不到金牌就是失败。其三,在田亮选择这种赌气般的崛起之路时,面临身心的巨大考验,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前功尽弃。反而会产生不少负面的因素。田亮这种选择的可能性最大的前提是,胡佳这样的选手在随后的国际大赛中发挥不够稳定,而田亮则保持着很高的竞技状态,在强大的舆论压力和越来越迫在眉睫的奥运战略下,必须屈尊请回田亮。这有些像熊倪复出的模式。当年熊倪退役后,后续的选手接不上班,国家跳水中心三顾茅庐说服了已经担任湖南体育局副局长的熊倪复出,其间还发生过熊倪主动打起了退堂鼓,跟着国家队练了一阵后又不辞而别返回原籍的内幕。然而,还是被上头生拉硬拽,返回国家队。熊倪倒也争气,老将复出在奥运会上拿到了金牌。


  出路四

  加盟海外兵团

  可行性:★★★

  榜样:黄华东 何智丽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既然离开了国家队,而田亮还想继续在一个很高的起点上继续自己的跳水生涯,索性加入海外兵团的行列。当然,国人对海外兵团还不能完全接受,但必须看到海外兵团已经成为一股势力,中国所拥有的优势项目日益面临海外兵团的冲击,澳大利亚跳水近年来的崛起就是中国海外兵团一手制造的。而国外一名跳水选手的运动生涯普遍比我们长,大部分都能延伸到30多岁。凭借田亮的身手,如果有这方面的意思,不愁找不到落脚点。而从他现在26岁的年龄看,赴海外发展也不失为一种以退为进的出路。这方面的先例自然不少,就看田亮选择哪一种了,但千万不要以小山智丽为榜样,最好是体操界的黄华东。大部分海外兵团的成员都能以一种平常的心态远走他乡,但小山智丽却选择了对抗和报复,这是绝对不足取的。田亮如果能成功跨越这一步,未来的人生之路或许一样精彩。在海外兵团中不乏创业成功的人士,他们作为海外华人成功的榜样一样能引起国人对他们的认同感。如果田亮走出了这一步,只要心中始终装着祖国,大度地看待过去的一切就有可能一路走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若干年后,在海外成名的田亮说不好会像李月久一样重新在教练的岗位上为国效力。


  出路五

  彻底投身演艺圈

  可行性:★★

  榜样:刘璇

  一不做二不休,田亮就此退役或者在十运会后为自己的运动员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后功成身退,然后转赴演艺圈发展自己的星路。前提是田亮要在退役前消除不利的影响,保住奥运冠军的名号。其实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只是一个技术层面操作的问题,只要聘请一家专业的公关公司,通过一系列的策划,田亮依然会“亮”起来。而且进入演艺界毕竟是另一个领地,田亮即使不跳水了,并不意味着在演艺界就没有可塑性,甚至可以说,田亮或许还有表演天赋的潜质。而且从注意力的角度看,即使田亮不再是跳台上的王子了,可毕竟是一个受众关注的人物。当然,眼下的田亮最想做的还是继续返回国家队,不管能不能坚持到08奥运会,至少以一种退役的身份转型,而不是现在作为一个是非人物跳槽。如果这一步走好了,田亮可能就是下一个刘璇。本报记者 梁军

 

2005年01月30日

来源:苏州日报

  田亮被国家队封杀,表面看来是他拥有了经纪人,这一行为让跳水队非常“不爽”,但实际上,田亮并不承认自己有经纪人这一说法,探讨其OUT的深层原因,还是金钱在作怪。表面文章田亮“经纪人”犯大忌 。

  媒体报道中,田亮的名字经常和刘韬这个人捆绑在一起,此人号称田亮的经纪人,就是这个称号让田亮犯了国家跳水队管理的大忌。但是据记者了解,田亮并没有经纪人,他有的只是一个经济团体,而这和跳水队的有关规定并不抵触。

  中国体育有着其特殊的体制,运动员都是国家培养的,运动员的商业活动应在国家相关管理机构而不能自行其是,游泳中心主任李桦就曾表示:“游泳中心不知道田亮有什么经纪人,也不承认田亮的经纪人。”但与此同时,刘韬本人却是经常以田亮经纪人的身份对媒体发表意见。

  但是据记者了解,就田亮本人而言,他并不承认自己有经纪人这一说法,他表示自己所拥有的只是一个经济团体,就像姚明的“姚之队”一样,是由一个整套的班子为他服务的。据田亮本人介绍,他所谓的“经纪人”刘韬的真实身份应该是北京中乾龙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而这家公司正是田亮的经纪公司,因此对于田亮来说,他并没有跳水中心所说的那种经纪人。按照跳水中心的规定,队员不允许有经纪人,但是并没有规定不可以有经纪团体,而田亮正是钻了跳水中心有关规定的空子,所以说,跳水中心以“不能拥有经纪人”为由拒绝田亮,是不能成立的。实际原因都是金钱惹的祸

  既然“经纪人”这一说法不成立,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将田亮排除在国家队之外了呢?根据记者的多方了解,这一真正的因素还是在于金钱上面。

  1月17日,奥运跳水双料冠军郭晶晶终于回到了国家体育总局跳水训练中心,并开始了训练,这也是她自去年9月份之后第一次回到国家队。当时跳水队领队周继红表示,“对郭晶晶的行为提出了批评,根据她对问题认识的态度我们也要对她进行适当的处罚。”实际上,这名为“处罚”却是将钱上缴给了跳水队。至于处罚金额的多少,当时周领队和郭晶晶并没有透露,但据记者了解,郭晶晶参加活动的所有收入的30%已经进入了跳水队的账户之中。

  这样一来,田亮问题的实质便不言而喻了。据记者了解,田亮早在前段时间就已经听到了自己将被国家队“隔离”的风声,为此他还专程从西安来到北京和国家队进行了沟通,但国家队提出的要求是让田亮上缴他所有收入的40%,但田亮和郭晶晶的性质又不一样了,再上缴了30%之后,剩下的钱还是归郭晶晶所有,但由于田亮还拥有着经纪公司,这势必也将会分去他的一部分商业收入,假如再上缴40%给跳水队的话,田亮将没有什么利可图了。最终,田亮和国家队的沟通就这样“不欢而散”,他也从北京飞到香港去参加了十大金曲的颁奖晚会。

更多新闻请看:田亮 刘韬

2005年01月27日

评:田亮的差距 
 
 
  2005年01月26日 17:25:27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1月26日电 述评:田亮与索普姚明的差距——中国体育明星管理何时和国际接轨

    新华社记者周欣 段博

    因为种种理由,田亮不再是中国跳水队队员了。有人会问,同样是体育明星,为什么田亮不能成为中国的索普?!为什么他不能成为像姚明那样有“姚之队”支持的运动员
?!

    众所周知,索普是澳大利亚的游泳明星,奥运会和世界锦标赛的常胜将军。泳池外,他接拍广告,推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内衣品牌,代言各种商业品牌……他的背后应该有一支经纪人队伍。

    雅典奥运会后,“大脚鱼雷”成了“陆地动物”,他始终活跃在各种社会活动和商业活动中,唯独没有下水。直到05年元旦过后,他才开始恢复训练。他还宣布,为了更好地备战08年北京奥运会,将不参加今年的世锦赛,言外之意就是他把今年当成了调整年。他获得了澳大利亚队总教练的公开支持和理解。

    田亮是中国的跳水明星,和索普有许多相似之处。同样是参加商业活动,他比索普恢复训练的时间还早了一个多月,结果却是失去国家队队员资格。

    为什么田亮和索普的命运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差?难道国家多年培养出的人才就这样告别国际舞台?这是不是对资源的浪费?中国的体育明星管理到底和世界距离有多远?

    其实,我国运动员多年来享受着举国体制的待遇,一切比赛训练费用都由国家承担,一切都有组织安排。而外国选手多是自己出钱训练、比赛,为了养活自己、继续从事自己喜爱的事业,他们必须在成名后自己找赞助拉广告。

    我国在役运动员的所有商业活动是由所在的项目管理部门进行统一的协调和管理。运动员从事商业广告的收益,由运动项目管理中心接受并参照《社会捐赠(赞助)运动员、教练员资金、奖品管理暂行办法》分配:资金按不低于70%奖励运动员、教练员及其他有功人员,其余部分留作单项体育协会发展基金;运动员以其名义和技术投资入股合资、合作经营的收益,由运动项目管理中心提出收益管理分配意见,报国家体育总局批准实施。

    问题在于,我国体育管理部门的教练和官员等是运动训练、比赛方面的专家,但并非开发、利用运动员商业价值的专家。尽管各个项目的中心都设置了市场开发部,但形同虚设,因为大多数员工缺乏媒体协调、公共关系、品牌塑造、品牌营销等一系列市场运作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也没有对明星的品牌管理意识。

    而走出国门、在美国闯荡的小巨人姚明为中国运动员开创了一个成功的先例。姚明能取得今天这样的辉煌成就,其中包括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姚之队”功不可没。

    当然,“姚之队”也是在历经了一番周折后获得了中国篮协的认可。这样,姚明逐渐成为了一种“品牌”,一种谦虚、自信而且永不言放弃的“品牌”。

    一般运动员只能以单纯的成绩来回报国家和社会的培养,但有少数明星运动员可以开发出金牌以外的巨大商业价值来。如果能形成双赢和多赢的局面,何乐而不为?

    在当前市场经济的形势下,一个蕴涵着巨大商业价值的优秀运动员该如何管理?这无疑给中国体育管理部门提出了一个新课题。有关方面应与时俱进,制订一套在新形势下对运动员商业活动进行有序管理的更加完整、合理、详细的规章制度,如果能做到有章可循,无论是今天发生在田亮身上,还是以后发生在“李亮”、“王亮”等其他明星身上的类似事件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完)

 

2005年01月26日

       游泳运动管理中心26日宣布,田亮不再是国家队队员。中国跳水真的不再需要田亮了吗?答案勿庸置疑。这中间有纯粹的运动规律,还暴露出了国家队对明星运动员商业管理的“盲区”。

  田亮在2004年全年的多次国际国内比赛中风光无限,只失误了一两次。
尤其是雅典奥运会男子10米台决赛,他在前两轮动作领先的情况下,连续三个动作出现瑕疵,尽管最后一跳非常出色,但还是输给发挥越来越猛的队友胡佳。最后由于裁判的“帮助”,田亮以微弱的差距不敌澳大利亚的赫尔姆,只获得铜牌。

  但无论是银牌还是铜牌,只要不是金牌,对中国跳水来说就意味着失败。

  也许正是从那一刻起,田亮在10米台上保持了多年的霸主地位开始动摇。虽然他屡次表示想参加北京奥运会,但实际上,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第一,年龄问题。2008年田亮29岁,对男子跳台选手来说,这是“自杀年龄”。就算他的技术状态能够保持,体能也势必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而且伤病缠身。世界跳水界中,能够以这样的高龄获得男子跳台比赛金牌的选手凤毛麟角,大多转行跳板,例如伤痕累累的俄罗斯名将萨乌丁。

  第二,男子跳台的国外对手也是实力非凡:03年世锦赛冠军、加拿大的德斯帕蒂才20岁,难度和稳定结合,板台兼顾。在今后的若干年里,他绝对是中国选手夺金的最大拦路虎。

  第三,除胡佳外,田亮还有包括他的双人搭档杨景辉等一批年轻选手的挑战。他们的动作难度不在田亮之下,实力与日俱增,最重要的是贵在年轻。在08年之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去积累大赛经验和名气。

  第四,中国跳水是中国体育的传统优势项目,每届奥运会都推陈出新。田亮已经连续参加了三届奥运会,在男选手中已算难能可贵。中国跳水必须培养新人,这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已经从去年10月底成立了新一期的国家队队伍。

  最重要的一点是,形象俊朗的田亮为中国跳水开启了商业的“黄金时代”,但他为中国跳水带来的社会效益、商业收益和矛盾都可以用前所未有来形容。

  前两者不用多说,几年来,他所有商业活动的收入都是和游泳中心、中国跳水队平分,彼此受益。只是在雅典奥运会后的假期里,他在没有通报主管的中心和国家队的情况下,以个人名义“单飞”了一些商业活动,而且号称有经纪人,帮助他料理商业活动,还传出签约英皇代理海外广告权的消息。此行为违反了国家体育总局制定的运动员相关条例和跳水队的队纪队规。

  也许,从项目规律的角度,前面四条理由足以解释清楚,中国跳水为什么不再需要田亮,但不是让他失去国家队队员资格的理由。

  只有最后这一条:违反规定的田亮让管理者无法接受,一个充满个人价值观的当代运动员无从引导,毕竟在国家体育总局所属的的所有在役运动员中,田亮的名气和现状都属另类。难道这些都是田亮一个人的错?!(蜡笔小新)

来源 :搜狐 http://www.sohu.com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1月23日10:21 南方周末
 
  本报驻京记者 师欣

  以前只面对教练一个人,一对一沟通。现在是多对一,我面对这么多不认识的人

  公路再直都有弯曲,但总比乡间小路好多了。我的路已经走得很直了

 
  我确实不如人家知识丰厚,这不代表我比他笨。我的工作经历和能力全部投入到一个事业,就是体育

  从雅典奥运会归来后,明星人物田亮一直争议与绯闻缠身。随着去年11月回到陕西省队的跳水池边,舆论的漩流稍有平息。然而今年1月初,田亮前往马来西亚拍摄写真集一事再次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印度洋刚刚发生地震和海啸,很多人认为田亮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选择了一个错误的地点,做了一个错误的“秀”。尽管田亮的经纪公司替他表示“会将此次拍摄写真集的收入捐献给受灾地区”,似乎也不足以消除外界的非议。这一切,显然让跳水冠军有些措手不及,甚至一头雾水。

  采访前,经纪人刘韬与田亮已达成共识,并一再向记者确认:“只谈工作,不谈感情。”

  “田亮这两天耍小孩脾气,抱怨我,总陪别人做活动,忽略了他。”刘韬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刚刚从香港回来,与英皇高层洽谈田亮签约一事,至于结果,他采取了回避态度。

  1月14日,在北京一家必胜客餐厅里,田亮选择了背对人群的位置坐下。他戴了一副颇具时尚感的黄色大眼镜,几乎遮住了整个脸庞,但还是有不少人从背影中辨认出来,兴奋地索取签名。

  谈话间,田亮表情轻松,摆弄着手机,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在谈话的过程中,他反复强调:“我是一名运动员。”

  在我人生中,这是最难过的一回

  记者:写真集什么时间去拍的,满意吗?

  田亮:1月2日到6日,在马来西亚的沙巴,算是海湾。拍摄效果还可以吧。(语气略有些迟疑)因为那个地方离灾区比较远,飞机两个多小时距离,2000公里距离。没有受到海啸影响。

  这是早就定好的工作,我就是尽量按照工作的要求去做。在我理解中,和很多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前,家里发生事情,但他不可能放弃比赛一样,那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价值所在。

  记者:可是你的行为招致了大量网友的非议,甚至怒骂,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当时第一反应是什么?

  田亮:在那边就有朋友发短信说,我去拍照选择的时间不恰当,很多报道对你误会。但我当时没想到那么严重。

  回来当天晚上,一到广州机场,教练、长辈们纷纷打电话告诉我:网友对你发表了特别特别不好的看法。我一下觉得,怎么可能这样啊?委屈,气愤,都说不上来,特冤,没地方申诉的感觉。

  回来才知道灾难特别大,为灾难难过。那两天我没有任何应酬,在家反复思考这件事。上网看了很多评论,我能理解他们说的话,但有很多冤枉我的地方。只知道田亮去拍写真集了,地点马来西亚,是灾区。得,什么都别说了。他们没有了解田亮为什么要去,去的时候什么心情,是临时决定还是早定了。

  记者:有评论说,张柏芝即刻能赶到灾区慰问,谭咏麟不惜损失百万元而取消演唱会,怎么田亮与旅行社的约定就不能破例一下?说你是宁挨骂名,不失约会。

  田亮:我可能考虑得不周全。再说当时我也不知道受灾严重性到什么程度!我从11月底一直在陕西封闭训练,24小时投入。26日受灾,信息几乎没到我这里。如果说,我是经验丰富的艺人、年龄大的长者,可能那天会取消计划。但是我不是深刻地了解这件事情会给以后带来什么,就是特别单纯地去做一件早就定好的事情。

  记者:这算不算对你打击很大的事情?

  田亮:在我人生中,这是最难过的一回。我一直很自信,现在好像我一下子做了一件很错的事情一样。啊,一下子傻了。

  第一,我能忍受事业上的误会;第二,我也能忍受所谓绯闻,爱情上的误会,他们怎么说我都能接受,一笑而过,一点不生气。但我最不能忍受对我道德上的误会!我觉得人生第一目标就是会做人,而不是怎样成功。我觉得需要做成一个好人,有道德,有良心的人。

  记得小时候记者问我,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是什么?我回答说是被教练误会。那时候教练是我最亲近的人,他误会我就觉得特别冤。以前只面对教练一个人,我会不停把想法讲给他听,一对一沟通。现在是多对一,我面对这么多不认识的人,不知道人家的姓名,住在哪里。这事我想了几天,觉得没有什么可解释的,没必要到处说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会做事情让大家重新认识我。做了,再骂我不是好人,我也就认了。

  记者:那你会做什么事情让大家重新认识你呢?

  田亮:我做的事情,有一定衡量能力的人能看出我的人格是怎样的。在这事之前,封闭训练的那一个月里,我就没有参加任何商业活动,策划在延安老区资助当地小学。我喜欢让人家上学的感觉,我去找那种感觉,觉得很快乐。我要自己看,找地方,修学校。要做信得过工程,别做成豆腐渣工程。我还希望在其它地方做,井冈山是我下一个目标。

  记者:有人猜测,写真事件完全是由经纪人在安排,田亮只不过是一个“玩偶”而已。

  田亮:其实我觉得不是大家所想象的。不是这样的,我有自己的目标,乐意这样做。其实我觉得我给人印象是太有想法了,却什么都不想说。我做人的风格就是多做事情,少说话。

  我曾经以为别人的童年都跟我一样

  记者:从雅典奥运会回来后的4个多月中,感觉你一直新闻不断,很繁忙。你想得到什么?

  田亮:首先得到了个人想要的恢复空间,恢复我十几年的疲劳。做一切想做的事情,不顾任何人说法地去做,参加各种活动。原来是晚10点睡觉,早6点起床,如果夜里11点还走在大街上会有种犯罪感。现在可以不这样,完全让自己放纵,轻松,睡得很晚,早晨想什么时候起床都行,真正享受了人生,这是对自己最好的回报。我去不同地方,参加很多庆功活动,看到人们为我们高兴,把我们当英雄看待,顿时觉得所做的一切太值得了。

  记者:名目繁多的社会活动,拍广告,剪彩,时尚聚会,你喜欢哪类?

  田亮:都挺好。我从来没有旅游过,到很多地方去,刚好当作旅游。还可以见更多的人,他们会问我很多跳水的问题,我很乐意回答。特别是奥运会后跳水的很多问题,我特别乐意回答。我的人生跟很多人不一样嘛,我也特别愿意说给人家听,特别愿意他们更多了解运动员的成长。

  记者:你是不是觉得你为成功付出了很大代价?

  田亮:我曾经以为别人的童年都跟我一样。事业成功后,却觉得从小练习跳水,没有了童年,还失去了从小在学校里天天听老师讲课的经历。我没有同学圈,队友和同学概念相差太远了,你每成长一点,队友就少一些,到最顶尖的时候,很孤独。我是成名了,但是文化水平跟正常人比肯定差距很大。很多运动员会为此自卑,我不觉得。我确实不如人家知识丰厚,这不代表我比他笨。我的工作经历和能力已经全部投入到一个事业,就是体育。其实我也很想成为有知识的大老板啊,精英,谈吐有风度,但是从小没有走上这条路。

  记者:听说你起初到餐厅都不知道怎么点菜,这几年越来越多的社会活动一定让你进步了很多吧?

  田亮:2004年之前我都不会点菜。就知道几个家常菜、几个餐馆。今年了解了很多东西。比如买机票,知道了去哪里买,知道有打折票,知道可以积分,知道可以送票上门。还有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以前都实话实说,说完人家可能会生气,然后说运动员单纯,什么都不懂,我听了还觉得挺好。现在我知道做事情、交往要有方法,不能有什么说什么。现在好多时候,我能观察出来人家不愿意听,会不会伤害到人家。

  我这个人挺能接受新事物的,会总结经验。第一次参加广告活动的时候,人家让我拍照我就拍,人家怎么说我就怎么去做,我一直以为这个社会就是服从。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再让我一直拍,我就会以诉苦的方式让人家同情我,缩短拍摄时间。

  总的来说,没有弯路,很顺利。公路再直都有弯曲,但总比乡间小路好多了。我的路已经走得很直了。

  记者:你刚才说不顾任何人说法去做,是不是觉得外面的说法很多?

  田亮:面对那些会为我跳水失败落泪的人们,当然很多事情我不希望他们误会。但我试图让他们去理解,人都有自己的空间。我在乎他们的看法,但是能承受他们的任何看法。路永远自己走,当然大家对我的期望我会自己考虑。

  记者:几个月来很多新闻出现在你身上,有没有感到无奈和困惑呢?

  田亮:我了解自己是公众人物,被人说这说那的时候,我心态很好,我还经常还开导我妈,各种说法很多,我也只是媒体的读者,要以读者的身份体会他们的心态。

  不要在成功的时候激流勇退

  记者:2000年你就已经取得悉尼奥运会冠军,但是感觉这次比上次活跃得多。你觉得这次得冠军后的心态和上次一样吗?

  田亮:不一样。那时候人生目标就是拿下届奥运会冠军,不知道自己对外界有什么商业价值。

  2000年拿冠军之前,有老队员对我们说,中国发展了,运动员拍广告能拿10万!10万元的概念等于我们两届全运会冠军的奖金,4年一届,8年才能挣到。我觉得简直是吹牛。等真拿了冠军,第一个反应就是奖金从15万涨到16万,特别高兴。那时我没意识到什么商业价值。回来后赞助商今天发手机,明天给彩电,什么都不用买,真好。真觉得自己是英雄,身上都不用带钱。我记得3个月之内我把得到奖金全部分给亲戚朋友,我妈问,你留钱了吗?我说没事,我是冠军,还会发的。

  到2001年,媒体开始不断关注体育,又赶上申奥,有人就找我唱歌,拍戏,前提是要放弃跳水。我问,我已经是奥运冠军了,还能把我培养成什么?他们说把你搞成香港最红的演员,可这方面不能吸引我,我是奥运冠军!然后他们就用物质吸引我,开出保底价,简直是天文数字,抵上我两个奥运冠军的收入。我说考虑一下。我考虑了很久,决定不去干别的,因为跳水太得心应手了,不可战胜,有种魔幻力量。再面对水池训练时,感觉太飘了,比2000年奥运会时状态还好。于是我决定参加所有能安排开的比赛。

  那时候我的目标是让人能记住有跳水界有田亮这个人,我必须不断拿冠军。

  当时偶尔也做些商业活动,只是报道不多。

  记者:后来心态发生了变化?

  田亮:2004年拿冠军后,第一就想到是否要退役,然后干什么?能干什么?有这个想法了。以前只想奥运会。现在结束了,日子还要过,人还活着。所以我要去了解外面世界,希望我的人生更丰富些。

  记者:好像社会对你的关注度也比上次高,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田亮:时代变化,成绩累计。

  世界不断发展,2003年以后体育越来越商业化。企业想借助运动员单纯健康的形象,体育界也接受,这是双赢的方式,这种发展才是我们体育需要的发展。

  运动员价值是用每一块金牌来证明的。你得冠军,不是得一次就能证明自己的地位和价值的。你要有稳定的位置,长时间稳定。不要在成功的时候激流勇退,冠军要不断拿下去,成功了,就会得到想要的。

  人必须有动力才能做事情。现在商业的诱惑,对运动员是很大的精神动力。如果我要做这些商业的事情,就要把跳水放下。

  记者:那么放下了吗?感觉你一只脚在跳水,一只脚迈进了娱乐圈。

  田亮:没有,我两只脚都还在跳水。我不认同进入娱乐圈的说法。

  我根本没有和娱乐圈打交道

  记者:你与英皇娱乐公司签约一事是否尘埃落定了呢?

  田亮:尘埃落定与否还不能说。也不是说签约英皇就只能做演员、艺人,我同样可以跳水。姚明打篮球的同时也参加商业活动,有商业价值。如果姚明签约不是体育经纪公司,也是英皇的话,你觉得他会去拍戏吗?就不打篮球了吗?

  记者:你的意思是你不会去拍戏?

  田亮:我现在不会去拍戏。至少在今年9月全运会之前,我要出成绩的时候不会去做。

  记者:那么之后呢?

  田亮:之后的事情我不能说。

  记者:事先你与英皇沟通过发展计划吗?

  田亮:有啊。我只强调我是个运动员。因为这方面事情不是特别想投入,很多事情就是要大家先把事情说清楚,有可能合作就去做。我有自己的原则,必须跳水。

  记者:那么英皇对于包装你有什么设想?

  田亮:一个时尚的运动员。就是灵活的,有自己一定价值,不只会跳水,在其他很多地方也都能做出贡献的运动员。以前队友们都是通过跳水队接拍广告,这样可能不能专业地保护好每一个运动员的价值。

  记者:你们什么时候能谈拢?

  田亮:我不知道(侧身,笑)。

  记者:你曾经对媒体说,娱乐圈让你感觉最开心的事情是认识了很多人。你通过娱乐圈学会了什么?

  田亮:我根本没有和娱乐圈打交道。只是一年比一年生活丰富。跟明星打交道我能成长什么?学到什么?我的为人处事吗?不见得是跟娱乐圈学到的。我是通过自己跳水的成功,接触一些娱乐圈的人后,和谈得来的成为了朋友。比如陆毅,我认识的第一个明星就是他。2000年奥运会他曾经到训练局来送我,那时候我还不是冠军。跟刘韬是在悉尼认识的,是朋友。

  记者:你一直不承认进入娱乐圈,为什么?

  田亮:不是不承认。我还是我,跟4年前没有区别。只是以前做了商业活动没有人理会我,就跟企业员工唠唠。现在商业活动找我多了些。

  记者:你觉得你具备明星气质吗?

  田亮:我不知道娱乐明星,只知道作为体育明星要具备的:第一什么都不要,只要成绩;第二,受人关注后,要自己知道自己是谁,是苦过来的,永远不能忘本;第三还要低着头做人,不要太狂。体育运动是极限,差距很小,稍微有马虎,就有十几个人超过你,非常残酷。

  体育明星的气质,我觉得我有具备的时候,可能也有疏忽的时候。作为娱乐明星要具备什么,不太清楚,可能到了谭咏麟那个年龄才能总结出来。

  尝试什么,现在我还是一头雾水

  记者:你现在已经开始恢复训练,带着对外面世界的认识和新鲜感回来面对水池,和以前练习时的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田亮:其实就是心态问题。1996-2000年,学习本事的时候就是苦练,每天就3个地方,训练场、食堂、宿舍,其它地方都不重要。2000-2004年不仅苦练,还要巧练。而现在的心态,就是做想做的事情,投入进去,发挥最大的潜力,快乐地去做。

  每天早上6点起床,跑三五圈,闭着眼睛跑,这本来是痛苦的事情,特别痛苦。现在,跑,越跑越有激情,我知道我在恢复体能,为新的目标做奠基石。

  记者:你如何规划接下来的跳水生涯?

  田亮:最近期的目标就是今年9月的全运会。当然向往2008,有能力的话争取参加。

  记者:其他的呢?

  田亮:2000年时我只有一个绝对固定的大目标。现在可以说目标更多了。但是我不能一下子给自己制定4年计划。我有,但现在只想说今年到明年,剩下的想法不能说。

  记者:你顾虑什么?

  田亮:有些事情说出来后,各个行业都有竞争,会遇到些阻拦。不说最好。就算没做到也没关系,我没说啊。

  记者:你有偶像吗?

  田亮:偶像说不上,比较欣赏舒马赫,他事业做得比较好。

  记者:眼下有没有最想实现的事情?

  田亮:第一想把英语学好,以前一直在学,总是中途放弃。第二想在北京找学校,体会校园生活。第三再回到跳水池,试着看我的能力是否比以前更强。

  还有,我现在心里的惟一压力就是想报答陕西省,发自内心想去做点事情。这次得了冠军回到陕西,看到队员们有限的训练条件,觉得我的能力可以去改变一点,就想去做这些事情。这4个月最快乐的事,就是给陕西队员拉来了很多服装,是李宁赞助的。

  记者:如果有一天不跳水了,有没有考虑过日后当教练呢?很多人都走这条路。

  田亮:我觉得自己做教练的话,未必是块好材料。因为我性子特别急躁,有了个事情就要赶紧做。比如夜里12点想到什么问题,就会把所有队员召集起来训练。(大笑)我也不知道自己适合与否。现在我想尝试别的行业,多体会一些行业。我有时间尝试,不行,就继续跳水。

  记者:打算尝试什么行业?

  田亮:现在我还是一头雾水。可跳水我是专家啊。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1月26日12:05 新浪体育 
 
  新浪体育讯 1月26日北京消息,国家游泳中心今天上午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对奥运跳水冠军田亮作出除名决定,将其开除出国家队,调整回陕西队。

  田亮在奥运会频繁地参加社会活动,一直是报章报道的焦点人物。游泳管理中心认为田亮作为名人,对自己要求不严,在社会当中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此外,田亮私自与其他公司签约,违反了总局相关规定,经游泳中心多次劝告仍屡教不改。因此作出了将田亮 开除出国家队的决定。
 

2005年01月17日

奥运体育项目中英对照

==========

acrobatic gymnastics—技巧运动
athletics/track & field—田径
beach—海滩
boat race—赛艇
bobsleigh, bobsled—雪橇
boxing—拳击
canoe slalom—激流划船
canoe—赛艇
chess—象棋
cricket—板球
cycling—自行车
diving—跳水
downhill race—速降滑雪赛,滑降
dragon-boat racing—赛龙船
dressage—盛装舞步
equestrian—骑马
fencing—击剑
figure skating—花样滑冰
football(英语)/soccer(美语)—足球
freestyle—-自由式
gliding; sailplaning—滑翔运动
golf—-高尔夫球
Greece-Roman wrestling—-古典式摔跤
gymnastic apparatus—-体操器械
gymnastics—-体操
handball—–手球
hockey—-曲棍球
hold, lock—–揪钮
horizontal bar—–单杠
hurdles; hurdle race—-跨栏比赛
huttlecock kicking—踢毽子
ice skating—滑冰
indoor—室内
item Archery—箭术
judo—柔道
jumping—-障碍
kayak—-皮划艇
mat exercises—垫上运动
modern pentathlon—现代五项运动
mountain bike—山地车
parallel bars—双杠
polo—马球
qigong; breathing exercises—气功
relative work—造型跳伞
relay race; relay—接力
rings—-吊环
roller skating—-滑旱冰
rowing—–划船
rugby—橄榄球
sailing–帆船
shooting—射击
side horse, pommelled horse—鞍马
ski jump—跳高滑雪
ski jumping competition—跳高滑雪比赛
ski—滑雪板
skiing—滑雪
slalom—障碍滑雪
softball—垒球
surfing—冲浪
swimming—-游泳
table tennis—乒乓球
taekwondo—跆拳道
tennis—-网球
toxophily—射箭
track—赛道
trampoline—蹦床
trapeze—秋千
triathlon—铁人三项
tug-of-war—拔河
volleyball—排球
badminton—羽毛球
baseball—棒球
basketball—篮球
walking; walking race—竞走
wall bars—肋木
water polo—-水球
weightlifting —举重
weights —重量级
winter sports —–冬季运动
wrestling — 摔交
yacht — 游艇

来源:《新闻周刊》  2004年09月07日

  中国体育也需一个新时代

  文/戴婧婷

  中国如何才能在迅速成为奥运大国的同时,离体育大国越来越近32枚奥运金牌,使中国雄踞雅典奥运会金牌榜次席,距离美国仅3枚之差,外电评论中国“有可能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成为世界第一”。在这迅速崛起的金牌背后,是靠什么样的国家体育培训机制来支撑?

  举国机制:奥运金牌生产线

  目前中国的运动员培养主要沿袭50年代设立的举国机制,这种由政府调控、国家负全责、投入巨资的运动员集中培养机制形成了一条龙、三级网的流水线——教练通过与幼儿园、小学老师建立联系、挑选有潜质的孩子吸收到业余体校,经过封闭或半封闭的训练与优胜劣汰的竞争,佼佼者逐步升入地方体工队直至国家队,常年进行单一的专业训练。

  这种机制能够集中有限的资源在较短的时间内发掘、培养出高水平运动员,中国20年来在奥运会金牌榜上位置的飙升无疑是明证。

  然而并不是所有奥运会冠军的背后都有着如此强有力的国家支持,对于西方运动员,政府拨款往往只占他们所需资金的30%。北京体育大学副校长钟秉枢介绍了美国的运动员培养机制:在广泛开展的中小学体育锻炼和社会俱乐部逐渐涌现出一批有兴趣、有才能的运动员,他们完成基础教育之后自主选择进入职业联赛,或大学训练队,而国家队只是临时组建的产物。这种强调社会化、市场化、体教结合的方式有利于运动员文化素质的培养。

  受经济实力与教育制度所限,这种模式对中国来说,在提高金牌战果上,或许未必能如举国机制一般收到立竿见影的奇效。

  所以,直到2008年,举国机制的主体地位不会变,但职业化和高校办运动队的体教结合模式的确代表未来发展的趋势。全日制体校:40万孩子的金字塔底座

  如今,大约有40万青少年在全国3000多所体校接受艰苦训练,其中多数在9岁之前就被送进来,最初是上午读书、下午练习,显露出潜力就几乎完全放弃文化学习全天训练。一如雅典奥运会举重冠军陈艳青所说,这么做是为了“找条出路”。

  体校虽然仍属国家扶助的范畴,但政府显然无力给这支庞大的队伍以过高投入,于是不少体校的条件十分简陋。为了获得一定经济收入保证正常运作,体校扩大招生,这导致师资力量不足,甚至一名教练需带30名学生。而训练就是教练一个人说了算,他只可能对其中素质较好的几名进行专门指导,其他的学生则未必有好运。

  据专家调查,中国平均每年调入省级、国家级优秀运动队的新运动员,仅占在训青少年运动员的不足5%,还有90%多的后备人才被淘汰。这是个典型的金字塔结构,“从娃娃抓起”的策略使体校成为明星的摇篮,但对于更多人则是不可能完成的梦想。

  在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则不存在体校这类专门的训练组织,只有业余俱乐部,这些俱乐部是健身性质,不以精英培训为目的,向所有人敞开大门。而青少年以学习为主,利用课余时间凭爱好参加运动。

  作为中国运动员培养基层的体校其实已面临下涌之势,未来它将逐渐消失,被中小学自行组织的体教结合的运动训练所取代。教练:更亟待提高的队伍

  钟秉枢校长曾在运动员中做过一项调查,询问在运动队里谁是他们最信任的人。结果男队员中有90%选择了教练,女队员中也有40%。在他们看来,朝夕相处的教练已如亲人。

  中国国家队40%的教练从退役运动员直接过渡而来,得益于自身的体验,他们对运动心理的把握、对运动过程的理解有优势——蔡振华、李永波、黄玉斌等人的成功有目共睹。

  然而这样师父带徒弟式的训练,并不完全适合现代体育对科学训练的要求。典型中国式的训练方法源自60年代由军队提出的“从难、从严、从实战”的训练法和借鉴日本女排的大运动量练习,这种魔鬼训练法确实使中国竞技体育水平从一个较低的起点飞速发展。但也是这种疲劳战术令运动员受伤频率增多,运动生命过早枯竭。中国一代代优秀运动员如流星般转瞬即逝。当霍尔金娜、瓦尔德内尔等老将还在赛场拼搏时,年龄比他们更小的刘璇、吉新鹏等已成了场外的看客。

  美国大学的训练队按照法律规定每周只能练20小时,必然逼迫教练钻研方法,在同样的时间内取得更高效率。中外教练的区别就在于中国教练在运动场上花的时间多,场下花的时间少。钟秉枢分析奥运会上,我国教练另一个突出问题——是给运动员心理减压能力欠缺。

  理想的模式是在运动员训练时同步接受完备的文化教育,那么退役后就有较扎实的综合基础帮助他们更迅速地转换角色。

  刘翔成功的个案或许就代表了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一方面精打细算缩短训练时间,另一方面他的背后有强大的科研团体做支撑。一旦达到了短时间高效率的训练,教练有了更多时间去探索新方法,运动员也有时间学习文化、参加社会活动、调节心理,最终实现金牌战略与人性化训练的双赢。-
 

2005年01月15日
Gymnastics(体操)
Artistic Gymnastics
竞技体操
Floor Exercises
自由体操
Pommel Horse
鞍马
Rings
吊环
Vault
跳马
Parallel Bars
双杠
Horizontal Bar
单杠
Uneven Bars
高低杠
Balance Beam
平衡木
Rhythmic Gymnastics
艺术体操
Gymnastics Trampoline
蹦床
Ball Games(球类运动)
Badminton
羽毛球
men’s singles
男子单打
women’s singles
女子单打
men’s doubles
男子双打
women’s doubles
女子双打
mixed doubles
混合双打
Baseball
棒球
Basketball
篮球
Football
足球
Handball
手球
Hockey / Field Hockey
曲棍球
Softball
垒球
Table Tennis
乒乓球
Tennis
网球
Volleyball
排球
Beach Volleyball
沙滩排球
Shooting(射击)
10 m air rifle
10米气步枪
10 m air pistol
10米气手枪
Men’s 10 m running target
男子10米移动靶
Men’s 50 m rifle prone position
男子50米步枪卧射
50 m rifle three positions
50米步枪3种姿势
Men’s 50 m pistol
男子50米手枪
Women’s 25 m pistol
女子25米手枪
Men’s 25 m rapid fire pistol
男子25米手枪速射
Trap
多向飞碟
Double trap
双多向飞碟
Skeet
双向飞碟
Aquatics(水上运动)
Swimming
游泳
freestyle
自由泳
backstroke
仰泳
breaststroke
蛙泳
butterfly
蝶泳
individual medley
个人混合泳
freestyle relay
自由泳接力
medley relay
混合泳接力
Water polo
水球
Diving
跳水
10m platform event
十米跳台
3m springboard event
三米跳板
synchronised diving from 10 m platform
双人十米跳台
synchronised diving from 3 m springboard
双人三米跳板
Synchronised swimming
花样游泳
Athletics(田径)
Track
径赛
100 m, 200 m, 400 m
100米,200米,400米
800 m, 1,500 m, 5,000 m, 10,000 m
800米,1500米,5,000米,10,000米
110 m hurdles, 400 m hurdles
110米栏,400米栏
3,000 m steeplechase
3000米障碍赛
4 x 100 m relay, 4 x 400 m relay
4×100米接力,4×400米接力
Jumping
跳跃
high jump
跳高
pole vault
撑杆跳高
long jump
跳远
triple jump
三级跳远
Throwing
投掷
shot put
推铅球
discus
掷铁饼
hammer
掷链球
javelin
标枪
Decathlon
男子十项全能
Heptathlon
女子七项全能
Road events
公路赛
marathon
马拉松
walk
竞走
Sailing(帆船)
Windsurfer men / women – Mistral one design
男子/女子帆板米氏级
Single-handed Dinghy Women – Europe
女子帆船欧洲级
Single-handed Dinghy men – Finn
男子帆船芬兰人级
Single-handed Dinghy open – Laser
激光级
Double-handed Dinghy men / women – 470
男子/女子帆船470级预赛
Double-handed Dinghy open – 49er
49人级
Multihull open – Tornado
龙卷风级
Keelboat men – Star
男子星光级
Keelboat women – Yngling
女子索林级
Archery(射箭)
Individual events
个人赛
Team events
团体赛
Cycling(自行车)
Road cycling
公路自行车赛
Track cycling
场地自行车赛
sprint
追逐赛
time trial
计时赛
points race
计分赛
pursuit
争先赛
Mountain bike
山地自行车赛
Equestrian(马术)
Jumping
障碍赛
Dressage
盛装舞步
Eventing
三日赛
 
Fencing(击剑)
Foil
花剑
Epee
重剑
Sabre
佩剑
Modern Pentathlon(现代五项)
Shooting
射击
Fencing
击剑
Swimming
游泳
Riding
马术
Cross-country running
越野跑
Triathlon(铁人三项)
Swimming
游泳
Cycling
自行车
Running
跑步
 
Weightlifting(举重)
Snatch
抓举
Clean and jerk
挺举
 
Wrestling(摔跤)
greco-roman
古典式摔跤
free style
自由式摔跤
 
Rowing(赛艇)
 
Boxing(拳击)
 
Canoeing(皮划艇)
 
Judo(柔道)
 
Taekwondo(跆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