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28日
The King Of Fighters ‘94
厂商:SNK 
家用版:1994年10月1日
家用CD版:1994年11月2日
STORY故事

  1994年世界格斗家们收到了KOF的请柬。

发出请柬人是个代号“R”的神秘人物,这是封让人奇怪的信。当然格斗家们不会放弃这次各路好手参加的世界盛会。获胜的优胜队伍被安排在一艘航母上,在那里他们遇到了代号“R”的鲁卡尔。最后经过苦战大会优胜队击败了鲁卡尔,他和他的航母一起自爆,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

SYSTEM(系统)

“KOF’94”采用3对3的团队战斗制,聚集3部SNK人气格斗游戏的主角们,在当时是划时代的举动。在原SNK格斗游戏的闪避攻击和超必杀技的基础上,加入了饿狼主角的蹲前进、龙虎主角超必杀技可以平常使出,等不同主角各具特色的攻击技。KOF的原创系统中也包括对攻击和飞行道具完全无敌的攻击闪避和团队制及援护攻击等手段,后来的系列作品承袭了这一特点。

  另外,在画面下有“能量条”,积攒的越多攻击力量越强,同时使必杀技的使用成为可能,攒气是本
系统中组织战略的重要因素。

BOSS主角介绍:鲁卡尔

  把自己击败的格斗家塑成铜像收集是鲁卡尔的罪恶爱好。过去他曾单枪匹马击败了哈迪伦手下的精锐50人!并且还打瞎了哈迪伦的一只眼睛。

  他穿着上衣时并不能使人体会到他真正的实力,但是当他脱掉上衣后大家就会明白他的强悍……

The King Of Fighters ‘95
厂商:SNK 
家用版:1995年9月1日 
家用CD版:1995年9月29日
STORY故事
  1995年,再一次世界各地的格斗家收到了KOF的请贴,发出人还是“R”!!是本该在上次大会与航母一起爆炸的那个鲁卡尔吗……?本次大会中草雉京的宿命对手八神庵也有出场,在巨大阴谋漩涡中“KOF95”大会召开……

  取得三次战斗胜利后,上次与航母一同消失的鲁卡尔出现了,站在他后面的是神秘的男人身影……   击败所有对手后发现的这个男子,他的真实身分是草雉京的父亲草雉柴舟。他本被以为和鲁卡尔一样在格斗战中死去了的……
  上次被鲁卡尔击败的柴舟后来又得到鲁卡尔本人的求助并用独特方法洗去脑中的记忆,但是柴舟的力量交没有因此而弱化。击倒他之后鲁卡尔登场开始“最终对决”。
  战斗胜利后,突然鲁卡尔体内起了变化,原来鲁卡尔为增加身体的强度而……结果因为自己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力量,最终自食其果死去……

SYSTEM(系统)

  游戏系统基本上继承前作并比前作强化。
  首先本作出现队伍编辑功能,战略性大幅提高。可以组创自己的梦之队。
  前作中连续防守5次以上时才可使用的GUARD CANCEL必杀技在能量条达到最大时便可以随时使出,在攻击闪避中用反击来攻守过渡的战略性也大幅度扩充。隐藏要素的存在也有飞跃提高,对于这一点我想不应该把那些制作中“错误”算在内吧!
  另外,在“KOF94”中存在的必杀技强弱交替也值得一提,由必杀技的强弱可产生不同的超强力连续技与空中超必杀等,这些游戏本身的小细节令人玩味。还有,强力主角草雉柴舟和鲁卡尔两个BOSS主角在家庭机上也可以选择使用。

BOSS主角介绍:鲁卡尔 & 草雉柴舟

鲁卡尔

  上次大会被击败并与航母一同爆炸的鲁卡尔并没有死去,而且把草雉柴舟变为自己的属下。为雪前耻他对自己进行身体改造,将大蛇黑暗力量吸收。但结果他被大会优胜者击败并最终自食其果被大蛇的力量消灭。

草雉柴舟

  草雉京的父亲,原草雉流古武术的继承人,在上次大会前为击败鲁卡尔登上航母,对战失败后沉入海底,但是后来被脱出航母的鲁卡尔所救并被洗脑,现在失去记忆的状态下他向自己的儿子草雉京出拳……

The King Of Fighters ‘96
厂商:SNK 
家用版:1996年9月27日
家用CD版:1996年10月25日
STORY故事

  1996年。这一年也招开KOF大会。
  不过这一次与以前的神秘大会不同,是由巨大企业赞助支持的世界规模的盛会。
  在世界各地的选拔赛脱颖三神器在这里终于全部出现了,即将开始封印工作。不同魅力的角色在这里纷纷登场出现。而出的队伍加上KOF常驻队伍组成令人吃惊的超强阵容。其中有在过去曾未谋取世界霸权的克劳撒、BIG,以及鲁卡尔的秘书维丝、玛卓与京的宿敌八神庵组队。

  作为正式大会举办的“KOF’96”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
  苦斗之后,大会的主办者神乐千鹤站到了优胜者面前。在证明了优胜队的实力后,她请求帮助一同去封住被解放出的大蛇族的力量。
  于是优胜队与大蛇族的高尼茨开始了战斗,战败的高尼茨自己结束了生命……
  但是与大蛇族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强有力的敌人会在下次大会中出现。
SYSTEM(系统)

  “KOF’96”的系统较前作变动很大。
  以前的攻击闪避(及反击攻击)变更为“紧急回避动作”,游戏的速度感大幅提高,这使得对战成为高速高反应的对决。
  能量条MAX时和防守反击时可使用“紧急回避动作”,另外,在体力条变红并且能量条MAX时的超必杀技变强,另外还有许多的超必杀的出招画面和动作也会有许多变化。
  还有,加入了飞行道具和无敌必杀技的性质变更因素,这一要素一直保持到现在还没有改变。在打击防御技的新系统中,攻防的变化更加多样。
  值得一提的是,在系统中设定了各主角的相性及相互克制,这也是不可忽视的战略要点。
BOSS主角介绍:高尼茨 & 神乐千鹤

高尼茨

  掌管风的“狂风肆虐的高尼茨”。他是大蛇一族的牧师,身为牧师不得不使用谦虚的言辞。但他的性格十分做作虚伪,其实他本质上是极为残忍的,为了自己的信念(也就是大蛇一族之长的意志)而不择一切手段。为了解放被封印的大蛇并杀死草稚,八神和神乐,他闯进96格斗大会,但最终因失败而自杀。他在18岁的弱冠之年,曾夺去了当时25岁的卢卡尔的一只眼睛。

The King Of Fighters ‘97
厂商:SNK 
家用版:1997年9月25日
家用CD版:1997年10月30日
STORY故事

  前次大会以胜利收场,但是这次大会却被冠以恐怖活动而发表,四天王之首高尼茨的生死也被遮掩起来……
  上次举办的成功使格斗热升级,看到巨大商机的各大企业纷纷表示关注,促成了本次的大会召开。与上届大会一样,各地通过预选赛选拔参加。
  出场者中除了以往的常客,还有企图以此次大会格斗家的精神力使大蛇复活的七枷社、莎米和克里斯。他们为了使大蛇复活,而四处去寻找大蛇复活,而四处去寻找“最终之体”。

  最后大会结束,他们的愿望实现,大蛇终于借克里斯的身体复活了!拥有毁灭一切的力量的大蛇……
  KOF优胜者拼死相抗,但是最后人类能够胜利吗?
  本回的新角色很多,除了新面孔还有玛莉、比利、山崎龙二和崇拜草雉京的后辈矢吹真吾,在隐藏要素中还加入了觉醒版五位人物

SYSTEM(系统)

  本次加入ADVANCED MODE和EXTRA MODE两种新模式供选择。
  ADVANCED MODE 以“KOF’96”为基础,可使用紧急回避和摔技摆脱等。能量条在主角击中敌人、被攻击以及使出必杀技时会增加,达到最大(MAX)时会积攒为一格,通过此格可以使出各种超必杀技和各种防守反击技等。跳跃在本作中也分为大、中、小三种,另外连续两次按向前方向可以快速前冲。
  EXTRA MODE是以“KOF’94~95”为基本,包括攻击回避和能量条积攒。没有前冲功能,只有STEP和JUMP,另外跳跃也只有大跳一种。选择哪种模式进行游戏玩家凭喜好选择。
  除此两种模式外,象空中攻击,防守反击,空中防守和蹲闪避等功能仍存在。

BOSS主角介绍:大蛇

  大蛇篇最后出现的人类最大最强的敌人、毁灭包括人类一切的恐怖的敌人。被高尼茨解开封印的大蛇之魂在克里斯身体复活,并且拿到了完全复活需要的力量。但是,草雉、八神和神乐苦斗之后,凭三神器之力将之再次封印。

The King Of Fighters ‘98
厂商:SNK
家用版:1998年9月23日
家用CD版:1998年12月23日
STORY故事

  “KOF 94”~“KOF 97”为大蛇篇,本回的“KOF 98”没有故事情节,是单纯的对战乐趣的游戏。
  可称作梦幻对战大聚会的“KOF 98”齐集了50位以上的主角,是部前所未闻的作品。
  参加者各具魅力,包括中年男子组队的“老爸队”以及“KOF 94”后再没登场的“美国体育队”,甚至KOF初期的BOSS主角鲁卡尔也参加

SYSTEM(系统)

  在KOF系列中好评最高的是“KOF 98”。其系统集以往作品之大成,前作加入ADVANCED MODE和EXTRA MODE仍然存在,以“KOF 96”紧急回避系统为主的ADVANCED MODE、和以“KOF 94~96”攻击闪避为主的EXTRA MODE都具有各自特有的风格。
  本作加入的新系统是“队伍编辑”系统,凭借此系统可以简单地实现选择组队。

  另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第一主角失败后,第二和第三个主角出场时对敌作战有利的ADVANTAGE系统加载,对于不善格斗和技术相对较弱的人,这一系统的出现无疑是个好消息。
  在ADVANCED MODE下,能量格上限由原来的3个增加到5个,可以更方便使出超必杀技。
  EXTRA MODE下,能量条也较前作缩短,能量积攒时间相对大幅缩短。

BOSS主角介绍:鲁卡尔

  被选择作梦之祭典BOSS的还是被称作“KOFBOSS”的鲁卡尔。同样,本作中的BOSS战在鲁卡尔的航母上举行。
  与通常版的鲁卡尔相比,攻击力、防御力和技的威力都大加强。因为在家用相可以作为已方主角使用,想必其实力大家深有体会吧。尤其是他的超必杀技,威力极大,所以攻击起来要小心对手霸气的判定。为主的EXTRA MODE都具有各自特有的风格。

The King Of Fighters ‘99
厂商:SNK
家用版:1999年9月23日
家用CD版:1999年12月2日
STORY故事

  “KOF 99”的主人公由草雉京换成了K,故事情节也完全重新展开。今年举办了KOF大会,并向世界各地的格斗家送去请贴,但是与往届不同,这次的反响并非强烈,并且大会试用了新的规则……“对战形式仍为3对3,但大会采用STRIKER MATCH形式。”这是举办方的要求,也就是再加入一名参赛者。

  从没听说过STRIKER MATCH的格斗家为弄清真象向举办地出发了。
  实际上这次大会是由神秘组的首领KRIZALID举办的。他通过举办KOF大会,收集各地格斗家的数据,并克隆人为已驱使,并妄图使世界陷入恐怖危机之中。
  结果他自己却也是个克隆人,是K的数据的产物,被击败的KRIZALID得知此惊愕的事实后在失意中死去,但究竟这个神秘组织的目的是什么呢,2000中会有新的答案。
SYSTEM(系统)

最值得注意的是追加的要素STRICKER系统的导入。
在“KOF 99”下选择四人组队,一个人作为后备的系统。在战斗中通过消费画面下方的STRIK BOMB呼出后备人物负责援护攻击。另外,在呼出后一定时间内主角的下半身处于无敌状态(无敌范围根据主角不同而有差异)。 呼出攻击时,敌人的攻击无效。对使用一方来说是十分有利的战法,而且援护攻击威力较大。
另外,本作沿用ADVANCED MODE系统,但没有能量积攒设定。 在能量格三格全满时,有通过设定键全部消费的可能,在一定时间内可随意使用超必杀技,熟练使用对战斗十分有利。

BOSS主角介绍:KRIZALID

  神秘组织的头目,举办本届“KOF’99”大会,以收集格斗家数据为目的。本以为K’是自己的克隆人,而实际恰好相反。

  另外在BOSS战中的变身也恰恰是战斗数据在他

大蛇一族的简介
隐藏在格斗之王背后的大蛇的野心
大蛇一族:
在那华丽的舞台的背后,大蛇一族正悄悄地等待着复活,大蛇到底是什么?而他这一千八百年以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虽然有人类的外表,但却并非人类。
和普通人不同,他们是拥有各种超能力的种族。
大蛇之长:
被称为地球意志的存在(并非是神),自人类创世以来守护着人类,但自从人类从自然总脱离出来,“大蛇”对于人类来说边成了“恶”的象征。
大蛇没有固定的实体,是作为一种类似于“魂”的东西而存在的,当它实体化的时候必须借助“触媒”。跨越时空1800年,解开了封印的大蛇之魂附在了克里斯身上,利用其身体实体化了。(也就是说我们所看到的并非是大蛇的的真面目,而是大蛇借助“触媒”而变成的形象)。
他利用人性的弱点:如憎恶,嫉妒,怨气这些所谓负面的感情,不断扩张自身,在世界制造混乱。
大蛇八杰集
八岐大蛇:
在神话时代被须佐之男杀死的八岐大蛇。但事实上所谓的八岐大蛇,是指拥有黑暗力量的,企图将世界毁灭的大蛇一族中实力最强的八个人——大蛇八杰集。
当人们看到他们破石裂山的恐怖力量后,将他们全当成是有八个头的大蛇,几“八岐大蛇”,十分惧怕。所谓的八杰集,他们与别的种族不同,他们并非是通过血缘关系繁衍后代,而是以“轮回”的方式传承下去。
1800年前的战斗中,大蛇八杰集被三神器所破,不再能够轮回,而是“魂”被封印了起来。但在660年前,又经八尺京之手再次被解放出来(但大蛇一族之长的魂却没有被解放)。
所以,现在的大蛇八杰集,便是一千八百年前八杰集的转生在世。
大蛇四天王:
大蛇八杰集中更有实力的四个,能够通过自己的意志对各种自然现象操控自如。
大蛇一族的目的
1800年前:
对背叛了自然的人类已经失望了的大蛇之长率领着大蛇一族和八杰集,企图消灭整个人类,而要想获得支配一切的黑暗力量,就必须要有“奇稻田姬”作为牺牲品……
660年前:
被三神器打倒并被封印的的大蛇八杰集和大蛇之长企图再次复活,最终因为八尺京的阴谋仅使大蛇八杰集的封印被解开了。
数年前:
转生到现在的大蛇八杰集的目的,是寻找到还没被解开封印的大蛇之长(守护着封印的神乐的住所),并使之复活。
现在:
想让1800年前的仪式再次进行下去,寻找第二个“奇稻田姬”,以获得黑暗力量而将整个人类毁灭。
大蛇八杰集全员
大蛇:
统领着大蛇一族和八杰集的大蛇一族之长。
MATURE/VICE
原来是卢卡尔的秘书,她们之所以当他的秘书,是因为要监视企图夺取大蛇一族黑暗之力的卢卡尔,并在1996年格斗之王大会按照大蛇一族之长的指示,本着监视八神的目的与八神一起出场,但由于八神自身也流有大蛇的血,当其复苏后两人被打倒,生死不明。
山崎龙二:
他作为一匹孤独的狼,负着大蛇一族的宿命,当他作为八杰集之一还没有觉醒时,对自己的命运一无所知,但最后当他在与八杰集的对抗中得知自己的命运后,由于他的性格不愿意受任何人的拘束,于是他走上了自己道路。
LEONA的父亲:
他作为八杰集之一在现代转生,但是由于中途转生的所以并未完全觉醒,作为人类在人类社会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八年前,受到了高尼茨的指令,但为了自己最爱的妻子和女儿,他并没有接受命令。高尼茨不再等待其完全觉醒,而是使他的女儿——完全继承了大蛇之血的LEONA完全觉醒了过来。最终,LEONA的父亲和妻子被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LEONA所杀。
四天王 夏米尔:
掌管雷的“电光雷鸣的夏米尔”,第一眼看上去就让人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具有让人捉摸不透的性格。明明刚才还是一副爽朗的笑容,转眼几冲满了妖气。他的表情被前面的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别人看不见的眼睛里冲满了强烈的杀气。职业是时装设计师,已经溶入人类社会的她,一方面作为大蛇一族,觉得人类社会是极端愚昧的,另一方面也许她正对现在的生活自得其乐呢!
四天王 高尼茨:
掌管风的“狂风肆虐的高尼茨”。他是大蛇一族的牧师,身为牧师不得不使用谦虚的言辞。但他的性格十分做作虚伪,其实他本质上是极为残忍的,为了自己的信念(也就是大蛇一族之长的意志)而不择一切手段。为了解放被封印的大蛇并杀死草稚,八神和神乐,他闯进96格斗大会,但最终因失败而自杀。他在18岁的弱冠之年,曾夺去了当时25岁的卢卡尔的一只眼睛。
四天王 七枷社:
掌管地的“干旱大地之社”。是属于那种为了自己想法可以随意杀人的类型,这也可以说正是大蛇一族的意志吧!作为一个喜欢旅行的青年,在世界各地旅行,但其真正的目的是和其他三位为了解开“魂之封印”而努力的天王们见面。
四天王 克里斯:
掌管火的“雄雄烈火的克里斯”,有着一张温柔的笑脸的少年,平时,装出一副温顺的样子,但事实上他所拥有的杀意,比七枷社和夏米尔更为强烈,是属于那种带着笑脸杀人的类型。
三神器的守护者和奇稻田姬
草稚京:
守护着“草稚之剑”,据说如果八神和京展开决战的话,结果必定玉石俱焚……
八神庵:
守护着“八尺的曲玉”,原来作为正义者一族的八尺京,和大蛇一族定下了血盟,改名为八神。
神乐千鹤:
守护着“八尺镜”本名八尺千鹤,因为是守护着大蛇封印的家族,不能透露本来的姓名,因此改名为神乐。神乐家是世代都是双生子的家族,并且由这一代的双生子守护着封印。但由于高尼茨杀害了千鹤的姐姐,因此大蛇的封印被解开了。她带着再度封印大蛇一族的重任,为了寻找能够战胜大蛇一族的人而召开了96格斗大会,并再次举办的97格斗大会,想通过这次大会将大蛇再度封印。
小雪:
在现代是京的恋人,同时也是奇稻田姬的转世之身。是大蛇为了消灭全人类所须的巨大力量的必需之人。

六百六十年前的宿怨
“八神”这个姓氏,源于六百六十年前。在这之前,“八尺琼”才是家族的真正姓氏。
  八咫琼苍月(大约是八神庵的爷爷的爷爷)和草雉旭日是好兄弟,两人合伙杀了那条有八个头的蛇。 苍月与旭日同时爱上了一位美丽的小姐,她叫倾城。
  倾城爱苍月,苍月也喜欢倾城,但草雉也喜欢倾城,倾城的父亲就让草雉与八咫琼比武,谁胜了,谁就可以娶倾城。比武前。八咫琼与倾城在一起,倾城说:“我喜欢的是你我对旭日只是兄妹间的感情。”
  苍月不忍对好兄弟旭日下手,但是旭日却因为太喜欢倾城了,所以对苍月痛下杀手,并说:“我一定要娶到倾城小姐。”倾城父亲心中说:“我的女婿就是草雉旭日。”
  苍月被旭日击中要害,快昏过去之前大喊:“ 草雉旭日从此我们不再是兄弟,而是宿敌,宿敌。”
  苍月昏迷了好几天,在梦中一个声音对他说:“你想复仇吗?来吧。解开我的封印吧。我给你力量。”对他说话的人就是大蛇。
  苍月本来还不想做的太绝,大蛇又给他看了另一幅画面,倾城小姐被草雉旭日一个耳光打倒在地,她哭着说:”我爱的是苍月,我不爱你,我只把你当哥哥。“
  苍月看的大怒,正欲解开大蛇的封印,被旭日发现,旭日把他绑了起来,苍月就这样孤独的过了许多年,直到一天,大蛇告诉他,倾城小姐死了,是被旭日杀了她,他愤怒起来。挣断了铁链,他的血滴在封印大蛇的印记上,封印解开了,大蛇照过去约好的,给了他暗黑力量。说你从此就不要叫八咫琼了,你姓八神,八神苍月。“八神苍月用手指在胸膛上划出血来:“好,我用我的血起誓,从此再也没有八咫琼这个姓了。”
  苍月冲出去后,发现倾城小姐还没有死,她脸上长了许多疱,痛苦万分。希望草雉旭日杀了她,但是旭日下不了手,倾城十分痛苦。草雉打算替她解脱。八咫琼苍月冲了进来,抱住倾城,倾城说:”我喜欢你。苍月。”说完就死了。“ 苍月十分悲痛,旭日说:”倾城一直喜欢你,我也从来没有对不起她。“你不该打开大蛇的封印,让我们再次把它封住吧。”
  苍月说:“好,看在倾城的份上,我们再合作一次,下不为例。”他戴上了八咫琼勾玉,把暗黑力量化为正义的究极力量,与草雉之剑,八咫之镜合力再次封印了大蛇一族。
  这是六百年前的事了。

 

在南镇那最高的建筑物吉斯大厦顶层,吉斯正坐在他的座椅中,眺望窗外不变的风景。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吉斯:“进来。”

“打扰您了。”走进来的是比利,他向吉斯呈上一封信,“是格斗之王大会的邀请函,大人。”

吉斯:“又是这个吗……我可没那么多工夫去陪那些小孩玩耍。”

比利:“不予理采吗?”

吉斯:“你去上场吧,这次有一个人,需要你替我去注意。”

比利:“在比赛中调查吗……那是特瑞·伯加德?”

吉斯:“不,我说要调查的是八神庵,准确地说是他所持有的那股力量。”

比利脑中浮现出那个人狂笑着的形象:“是那个身上流着八岐一族邪恶之血的人……您对八岐的力量感受只趣吗?”

“不……那虽然是八岐的血脉,但所现出的力量与八岐一族有所不同,……甚至凌驾于八之力之上。”吉斯冷静地说道,“我所感兴趣的是那种力量的根源啊!”

“血统中的突然变异吗……”比利说:“明白了,我去出场。正好,为上次的事还要找他算账呢。”

吉斯:“在赛场上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记住,我不想让研究对象变成死人。”

比利:“是,明白了。那么,我将与谁在同一组呢?”

吉斯注视着,嘴角露出微笑。

“那两个人你都认识,他们是……”

在一座道场内,一群身穿道服的武术家正将某人团团围在中央对峙着,没人注意到比利正在入口处冷眼注视着这一幕。战斗时的由静至动只是一眨眼工夫,穿道服的家伙们终于沉不住气扑了上去,接着只听一连串击打、惨呼和骨头碎裂的声音,随之鲜血飞溅,道服男子们不断被击得飞出。比利单间自欺欺人心惊:“这就是蛇拳吗?”人墙瞬间崩坏了,一个高大的黑衣男人傲然直立,周围已倒下了一片道服男子。

比利:“山崎龙二……吉斯大人对这家伙什么地方感兴趣呢?”

那群倒地的男子中,有一个尚能抬起头来,瞪着山崎:“用匕首……你真卑鄙!”

“这本来就是实战不是你们的小孩过招!”

当他想离开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比利。

山崎:“什么呀……吉斯的走狗,有什么事吗?”

比利并没动怒:“你还是那么疯狂嘛,就算是黑道的名人也没有这么滥施暴力的。”

山崎:“你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才来找多的吗?”

比利:“当然有事,而且是很痛快的事。”

山崎:“那是什么?说来听听。”

比利:“即将召开的格斗之王大会,请你一起参加并夺取冠军。”

山崎:“没意思,那种儿戏的战斗大会我不感兴趣。”

比利:“做笔交易如何?和我组队出,我付给你加倍于优胜奖金的报酬。”

山崎:“这样还有点意思……你要别忘了!”

山崎消失在门外的黑夜中,比利身后出现了另一个身影。

玛丽:“刚听到一段有趣的对白,……你不想给我开相同的价吗?”

比利:“我调查他是我的事,你的调查是你的事,既然已万事俱备,我们就准备着做为队友出场,但别忘了事情结束后,又会如同敌人一般。”

玛莉也驾车离去后,比利独自留在道场计划着下一步行动,片刻,他从沉思中抬起头来。

“行了,就这么办,等着瞧吧,八神庵,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1997大韩电视台…………
陈:“……嗯,金老大也确实是不错的人啊,如果能对我们再温和一点就好了。”

蔡:“是啊,从跟随他以来,在刻苦的锻炼中,我们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

在电视台采访的摄影机面前,这两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前超级罪犯也变得有些紧张和拘束,从去看那场大会结束后,他们便日夜企盼着逃离金家藩教育魔爪的那一天,但是金家藩却认为他们仍然缺乏教育,因此丝毫没有放松对他代理人残酷的训练。

不过,转眼之间岁月流失,又是一年过去了,两人盼呀盼呀,终于接近了奔向自由的那一天。

蔡:“太好了,只要再熬半个月,我们就又是自由之身了!”

陈:“是啊,金那家伙再也不会对我们吆喝‘别偷赖,快去训练!’这类的蠢话了。”

两人有脑海中同时浮现起那段地狱般的苦难日子。但是现在,情况马上就要不同了,他们满怀着喜悦的心情,在训练室里,高兴而轻松的做着运动。可是金家藩那熟悉的令人头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喂,你们两个!”

陈:“什么?”

蔡:“在叫我们过去。”

这家伙又想出什么新的花招了?两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向门口,看到一们陌生男子正与金家藩站在一起。

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先生是电视台的导播。”

陈、蔡:“………你好。”两人心中莫明其妙,采访不是早就做完了吗?

男子:“你们好,去年在格斗之王大赛上看到了你们几位的出色再现,实在令人佩服,为了将父们的精神和我国的国技跆拳道进一步发扬光大,我们已和金先生说定,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追踪采访。”

陈、蔡:嗯……哎?!”两人大骇,不是还有半个月就结束了吗?

金:“最初我也想拒绝,但是又一想,将你们俩改过自新的事迹和发扬跆拳道武技的精髓告诉更多的人,不是也挺好吗?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陈:“但、但是金老大……”

金:“嗯?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两人敏锐地察觉到金的眼中闪动着寒光,凭经验他们知道,这种时候若再去借故推托可就有苦头吃了。

金:“怎么样?如果有问题就说出来吧。”

蔡:“不、不不,什么问题也没。”

金:“那么就决定,首先今年的格斗之王大赛就要开始了,作为追踪采访的内容之一,我们要在这次大会再度出场。”

陈、蔡:“是……遵命。”两这时已没什么话可说了,心中一边咒骂着,一边装作十分欣喜的样子,点着头。

男子:“这样做太好了,我期待着看到你们再次出场,祝你们取得好成绩”

又是一个闷热的日子,陈和蔡两个人在训练房中正小声交谈。

蔡:“这次是我们确实的机会了。”

陈:“怎么讲?”

蔡:“金老磊已经在电视采访中说出咱俩经过改造重新做人的话……”

陈:“嗯、嗯,怎样?”

蔡:“这样的话,只要咱们在大会上取得冠军,金就再也没法改口,让咱们再去训练,再去受罪了。”

陈:“只要恢复了自由,我们又可以肆意横行了!”说着嗓门有所提高。

蔡:“但是不能在国内,我可不想再被金家藩抓住,到海外去吧,只要赢得冠军,那奖金足够我们去一个又一个国家,到时候,再也不用看到他那张脸了。”

正说着,金家藩在屋外招呼他们出动训练的声音传了进来。

蔡站起身来:“就这样,咱们一起加油吧!”

陈:“是啊,是啊,加油吧!”

高中学生的午休,往往是最安静的,年轻人大多数已不再象初中那样精力过剩地折腾。不过,还有少许例外,现在,这个叫矢吹真吾的年轻人便正在向校园一角小跑过去,手中拿着什么东西。他一直小跑,来到一位穿着学生服,正半躺在树旁的男子身边,恭敬地把手中东西放下。
真吾:“这是火腿三明治,这是咖啡牛奶,我放在这儿啦。”

男子:“嗯,嗯。”

这样的场面已经持续三个月了。

男子:“好,今天开始谬论教你新招了。”

男子将三明治一口吞下,带真吾走到棵树前。男子:“只用一次,记住了”

真吾:“是!”

只听一声大喝,男子一拳击出,拳带风声,而且竟隐隐可见拳周带有一团火焰。那树有碗口粗细,竟被这一拳震得摇荡不止。

真吾:“啊,这招是‘荒咬’!”

男子:“不简单啊,没学就知道了。”

真吾:“不,这是去年在电视上看到的,在决赛击倒椎拳崇的招术。”

男子:“是吗,我都不记得了……”

真吾:“有一件事我总不大明白……”

男子:“是什么?”

真吾:“我跟着草雉先生学了这么久,为何不能象您那样发出火焰呢?”

是啊,为什么呢?从真吾拜草雉为师的几个月来,尽管武艺飞速提高,把草雉流古武术的姿势或动作学得似模似样,但他毕竟没有草雉之血,是无法使用火焰的,就拿刚学的这招“荒咬”来说,让他使出来虽然姿势一丝不错,但因为没有火焰,结果就跟普通的一记重拳没有什么区别。但草雉京对自己的血统也不是很明白,自然说不清其中的道理。

京迟疑未答,真吾道:“我会更加努力,直到能象草雉先生那样使用火焰”

京:“嗯,你很努力,继续加油吧。”

就这样,真吾一天一天刻苦训练着,直到听说’97格斗之王大会即将召开,为了更接近师傅,也为了试试自己的实力,他报名参加了大会,而且,奋勇地闯过了外围赛,获得了个人参赛的出线权。

英国,KING的酒吧“幻影”。店里的电视上,正转播着对今年度“格斗之王”大会发起人——神乐千鹤的采访。
千鹤:“……对今年的大会,我们将会通过各种媒体进行大力宣传。”

记者:“大会规模方面呢?”

千鹤:“预计中肯定要比上一届规模大。”

记者2:“如此大的规模,若发生上次那样意外事件,有什么应付措施吗?”

千鹤:“为确保安全性,加强警备的配置。”

记者3:“神乐小姐在97年大会上还会出场吗?现在街头巷尾都在猜测你不会在本届大会上场。”

千鹤:“有关这一点,虽然没未最后决定组队和出场方式,但我会上场是肯定的。”

闪光灯不断地使电视画面快速明暗变换。

记者4:“参加的目的是什么呢?”

千鹤:“我自己也是一名格斗家,所以想试试自己的力量。”

记者5:“还没有决定的,便是和谁组队了?”

千鹤:“是的,目前还没有最后决定而无法颂,但那两个将是大家都熟悉的格斗家,我正与她们商谈……

KING坐在吧台边看完采访,轻叹了一口气。“神乐千鹤又要出场吗?……不管她,这次大会和我无关了……”正在这样想着,她的好助手,女侍领班之一的莎莉走了过来。

莎莉:“有您的一封信,请看。”

KING接了过来,是一封航空快件,寄信人写着“不知火舞”的名字,打开封套,掉出一张机票。

KING:“?”

信上的意思很简单明了,关于“格斗之王”大会的事,盼到日本一行,有话相商。

KING:“奇怪的家伙……不过也好,好久没见她了。”

几天后,KING来到了日本,按信上所述的时间和方位找到了一家咖啡座,舞正在里面等着她。两人寒喧后,很快切入下题,舞提到香澄和由莉,这两人一个不再上场,一个仍在兄长的队里,看来都没法再成为队友了。

舞:“这样的话,找不到合适的人组队,我们也没法出场,我恐怕只好去给安迪他们那傻瓜三人组去做场外啦啦队了。”

KING:“其实,我一开始就打算今年不再上场。”

舞:“为什么?”

KING:“今年夏天,我准备带着小弟弟简去旅行……这么多年一直没功夫照顾他,该让他好好玩一次了。”

舞:“原来如此……简一定会很高兴的。”

KING:“不……还只是计划呢。”

舞:“要是这样,在电话里告诉我不就行了。”

KING:“咽,不过既然你已经寄来了机票,我也正好来看看你。”

这回是舞露出诧异的神色:“机票?”

KING也吃了一惊:“不是你的信里附着机票,而且约在这里见面吗?”

舞:“我可没写过什么信呀,我是接到你的信才来这儿见面的。”

“是我把你们两位叫来这里的。”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在旁边插进来,两人闻声回头,看到一个在最近的电视上频频露面的身影。

“好久不见了,KING、舞。”

KING:“你是……神乐千鹤,原来信是你写的。”

千鹤:“对不起,但我想这是比较方便的法子。”

舞:“难怪,我也感觉那信的口气和签名不象是KING写的。”

千鹤:“不说你两位也会知道,我来邀请你们参赛。”

KING:“但你应该听说了,我们现在有一个问题。”

舞:“啊……还少一名队友没有找到。”

千鹤:“关于这个吗,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出场呢?”

舞:“唔……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KING那边……”

KING:“……没有其它问题,可是今年已经计划带着简去旅行。”

舞:“……所以KING不出场的话,我也不准备参加。”

千鹤:“是这样……如果只是这样的原因,我倒有法子解决,这次大会招待券,我可以为咱们队准备四张。”

KING:“四张?”

千鹤:“有你弟弟的一张哟。”

舞:“啊,这样的话,简也可以去各国的会场散散心了。KING,你不想让他一起去,为你的比赛而骄傲吗?”

KING:“……”

千鹤:“怎么样?”

KING:“……嗯……明白了……我决定出场,而且了简,要去争取冠军。那么,千鹤、舞请两位多关照。”

舞:“咱们一起加油吧!”

千鹤:“嗯,多谢你们的支持。”

熟悉的南镇,极限流之父,坂崎琢磨正走向他的道场。
琢磨:“街上真挤啊,我应该换一条路。”

已经没有多少路了,但这时他忽然产生一种不祥的感觉,琢磨停住了脚步。

琢磨:“这种感觉是什么……这是……不会错的……是杀气!”

琢磨的身体一下僵硬了,他已分辨出人群中散发出杀气的男人正向他走来,被这种杀气刺激的琢磨本能地摆出了应战的姿势。但是,那个男人却只是从他身边走过,消失在人群中。

罗伯特将他的爱车停在道场外,开门走向道场门口,这时他突然发现,道场的气氛与往日晃同,完全听不见里面本应传出的格斗训练的喧闹场,他加快脚步,来到门口,看到道场的招牌遥遥欲坠,用手轻轻一碰,招牌竟然应手而碎!

震惊的罗伯特留心跑进道场,映入眼中的赫然是极限流的弟子倒在血泊中的景象!罗伯特俯身将那名弟子扶起,发现他并没有死,但已身负重伤。这时,琢磨也走进了门口。

琢磨:“罗伯特,出了什么事!?”

罗伯特:“师父!……我也不知道,刚到这里就看见这种状况。”

琢磨的脑海中,立刻闪现出在街上擦肩而过的男子。“是那家伙!”

罗伯特:“那家伙?您说的是谁?”

琢磨没有回答,两人呆立在那里。

数日后,极限流道场,罗伯特与由莉正坐在地上,他们对面是大师兄坂崎良

由莉:“哥哥,父亲到哪儿去了?”

良闭着眼睛端坐不动:“离开道场,就在今天早上。”

罗伯特:“离开道场?去了哪儿?”

良:“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去追察上次踢馆的家伙。”

罗伯特:“去追察吗? 既然这样,我们也该出动才对,干吗还呆在这儿?”

良:“我们有别的事要做。”说着他人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两人。

罗伯特:“这个……”

由莉:“这不是格斗之王大会的选手邀请书吗?”

良:“不错,我们留在这儿的目的就是要准备在大会出场,并且取得冠军,重振极限流的声威,这就是父亲对我们作出的指示。”

由莉:“重振声威?”

罗伯特:“是这样啊……不过没问题吗?让师父一个人去找那家伙,我们总该帮忙做点什么。”

良:“除了父亲之外,我们对情况一无所知,只有父亲曾在街上与那人见过一面,况且现在需要我们做的也是很重要的事,怎样?在大会出场吗?”

由莉:“我没问题。”

罗伯特:“我也是。还有其他事情吗?”

良:“那么就决定我们三人出场。其他方面,关于馆长不在期间,由代理师父坂崎良、罗伯特·加西亚两人代理馆长事务,就这样!”

由莉与罗伯特:“遵命!”

在某架国际航班内,安迪·伯加德正闷闷不乐地坐在座位上,与他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身旁兴高采烈的东丈。
东丈:“嗯?怎么了?什么事不开心?”

安迪:“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不过,这次我是要去给父亲扫墓,你为什么非得一块去呢?”

东丈:“什么目的?咱们不是要一起参加格斗之王大赛吗?”

安迪:“真烦人,上次你不是说这回要单独出场吗?”

东丈:“那不是开玩笑吗?按照惯例都是三人一组,我又没有得到特许,而且我们共同作战这么多

年,难道你不想参加吗?”

安迪:“你的头脑还真简单啊,实际上我已经觉得疲倦了……每年都在参加这样的比赛,如果我们不参加,你也可以再找别人组队嘛。”

东丈:“你在说什么?我们不是有过约定,无论如何要一起组队出场吗?”

安迪:“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反正……!”但时,东丈将食指竖在嘴前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安迪:“喂,怎么啦?”

东丈:“你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这样会打扰其他客人的。”

安迪环顾四周,果然机舱中其他人都被代理人人争吵吸引了注意力,将目光投射过来。安迪只得闭上嘴,飞机已经要降落了。

墓地,特瑞正独自站在父亲的墓前沉思,过了好久,有脚步声逐渐接近,接着一个女性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来。

“怎么啦?一个人呆在这儿?”

特瑞转过身,眼前的女人是布鲁·玛丽。

特瑞:“久违了,你来这儿做什么?”

玛丽:“看来你也和我一样在扫墓啊,是你父亲吗?”

特瑞:“是的,不过不管什么地方,只要你出现就意味着有了新的任务,这回又是什么工作?”

玛丽:“你还不知道将要发生的吗?没收到这个?”说着拿出一封信递给特瑞。

特瑞只扫了一眼,便看出那是熟悉的格斗之王大会选手邀请书,他转过身去:“不现在还没收到。怎么,你也要参加大会吗?”

玛丽:“是的,但我的目的并不是比赛夺冠,实际上我受命调查的人正是这次同一队的成员,他的名字你听了准会吃惊。”

特瑞:“?”

玛丽:“山崎龙二。”

特瑞:“山崎!?是那个家伙吗?”

玛丽:“不仅如此,另一位也是我要调查的目标——比利。”

特瑞:“山崎和比利……两个都是危险分子。”

玛丽:“我当然会小心的,这次要调查的事件似乎不仅关联到这两人,还牵涉到一个更庞大的组织,比如说……”

特瑞:“吉斯组织!”玛丽点了点头,特瑞又追问:“吉斯这次又要出场?”

玛丽:“不,他没露面,但有比利在,或多或少也能和他有关联。虽然不知道更多的情报,但是只要参赛就会有发现。”

特瑞:“你准备怎样做呢?”

没有回答,特瑞一回头,看见玛丽已走出墓地,正在发动摩托车。特瑞提高了嗓门:“你可要准备好,这回大会上的对手都不简单呐。”

玛丽:“多谢关照,在我们俩交手,你可不要被别的人淘汰呀!”

望着玛丽的摩托车远去,特瑞出一会神,这次的大会看来又会有些事件发生了,不过有安迪和东丈在,他们还用怕什么呢?他已看到这两位好兄弟正向墓园走来,只要他们又聚到一起,再大的风暴也会和过去一样被他们突破的。

日本,某家大酒店的阳台上,一位二十多岁身材高大的银发男子正在眺望都市的夜色,一身漂亮抢眼的前卫服饰,一望而知是流行乐队的歌手。
一名酒店服务生走上阳台:“七枷社先生?”

社闻声回头:“什么事?”

“莎米小姐与克里斯行政管理回来了,正在下面的大厅等您。”

“知道了,我这就去。”

当社走进大堂时,一名与他年纪相仿,身材高挑的女性和一个十四五的少年从沙发上站起,这两位是他最好的伙伴,也是乐队的优秀搭档。

莎米:“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昨天在‘格斗之王’电视广告里看到的那个人,就是对我们的巡回演唱会制造麻烦的人。”

克里斯:“而且,他是这次格斗大会的参赛选手之一。”

社:“是这样……那么,对我们昨天商量的提案,你们怎么想?”

莎米:“去参加吧!要在格斗大会上和他算这笔账!”

社:“你呢?克里斯。”

克里斯:“我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