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06日

十一还有2天假呀,可好像什么都没做呀,唉。不过,还好,梳理了一下心情是再好不过的呀。

工作后我要去找份兼职,多交些朋友呀。

还想买个二手自行车,方便呀。

呵,慢慢的把愿望实现吧。

路好长的!

大年三年,我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并认他做了哥哥,并喜欢上他了。在毕业前夕表白,却被拒了。留下许多的快乐与悲伤,还有眼泪。我也不知道将后会不会再流泪,但可以说在认识他后,泪腺特别发达的了,哈哈。

学校期间,我非常照顾哥哥:下雨没伞,买伞当做六一儿童节的礼物送给他;早上懒得起床吃早点,就自己早起到外面去给你买热干面送给他吃;感冒了,昌雨载他到医院陪他打吊滴给他买药(他当时比我重多了,可我不知那来的力气);冬天天冷,他懒得洗外套,且也洗不干净,我就帮他洗,且洗时生怕没洗干净,倒很多洗衣粉到那里头,洗完后,自己的衣服也湿得差不多了;上封闭陪训班,火食不好,就用打工挣的钱买牛奶等一些好吃的给他送过去;……

他也有时蛮关心我的:陪我看露天电影;陪我吃饭;陪我上自习;陪我逛街;陪我聊天;上电脑培训课骑自行车送我上公交车;下课时,将饭菜热好了,等我到他们租的房子吃,可以说上培训班的那段时间是我在学校最幸福的时候吧,……

真的有好多怀念呀,真的,那时在别人眼里,我们奄然一对情侣吧,经常在一起出入呀,上课都坐一块,每回都帮他擦椅子。

2003年4月1号,哥和其他的几位同学来到天津工作,毕业了。我送他上的火车,因那天是张国荣出事的日子,所以记得特别清楚。当然如不是的,我也会记得的。我特别舍不得的,但我想迟早要分开的,他那时对工作很渴望。在我毕业前的那段期间,我们1个星期通次电话,有时还写信,蛮好的。因非典的缘故,他没有回来办毕业手续,其实我好想他回学校的,真的好想呀!

2003年7月2号,我独自推着个很重的旅行包来到北京,我亲哥在这。从此在北京工作了,在这也时常跟天津的哥联系。主要问他那边的情况及说告诉他我的现状。但直至2003年11月23日,他才来北京,且不是来看我的,而是来面试的,工作也不是因为我,纯属是工作;因各别原因他没有选择北京的那份工作;在面试的第二天,我陪他们(共2人)游故宫,出来后,直接去火车站了。还是我送的他们。游玩过程什么都没说,尽是些客气话。

那之后,我们还是电话联系,但电话少多了,且大多都是我给他打的。因我知道他的手机打电话比接电话贵,所以都是我主动打。但他的手机有时会停机,欠费停机,可能工作太忙了吧,忘了续费吧。打电话的间隔大多很长,都是我想他,很想很想他的时候才打的。因网络方便,我有事没事的给他发E-MAIL,可他很少回,他不喜欢敲键盘,所以QQ也算了。信写得不多了,就是发信过去,我也不要他回的,他想回就回吧,不想回我也不怪他的。只是我还是很想他。或许是他在逃避我吧!

五一放假,他们上班,本打算过去看他,没机会。

十一放假,他们也放假,亲哥回家了,有机会。

2004年10月2日,他们坐车来北京游玩,我起早给他们找到住宿的旅馆。他们玩了2天,有点累,但哥玩得不是蛮开心,看得出。第一天晚上我陪他们吃了顿晚饭,陪他们到超市买了些吃的,也什么内心话都没有,都是客气话。我本想留哥及另一个同学多玩一天的。因他们上班还早,可他说什么也不肯,没理由,那就算了吧。3号,他们去看动物,说是坐下午2点的车返塘沽,可他们玩晚点了。

我1:30从家出发,先打月票,坐地铁,买到那趟车。我本想如没买到的话,就不去了,可买到了,还蛮顺利的。当我站了130个小时到达塘沽时,打电话,很兴奋的–想给他一个惊喜!但我又想他会不会不高兴了,事前没说一声打乱他的生活……,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人都在那了。可打电话过去他们既然还在北京候车室里,没敢上那趟车。

他们是18:49到的,我就在火车站等他们,因我不知去哪儿,身上的钱带得不多。在火车站外面的广场坐了许多,看看书,听听歌,但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好悭。看到夕阳西下时,我感觉凉意袭人,就到候车室等他们。

我只是去看看他们过得怎么样,这是我此时唯一的理由。

出站时费了点时间,可不是他第一个出来走到我身边,而是另外一个同学,也是蛮好的朋友。我甚至连当时他看到我的表情都没看清……,就直接拦了个车。在车上,我说了些我买票,坐车及等他们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些琐事,他只是说累,只是说看了一些蛇……

我们下车,他还打算说不去坐的地,直接去吃饭。可我不,我说先去看看你们住的地再去。于是他们住的地还蛮好的,什么都有,我真的很放心了,因他们俩住一块,另一个同学他很会照顾人,所以我真的很放心,至少不是为他在生活方面而担心他过得不好了。

吃饭是打个车到一个蛮好的酒店吃的。但我为了给他们省钱,点的都是不贵的菜,但无论如何都要点哥最爱吃的水煮鱼了,应该说是鱼吧。他吃得很好,我就看着他们吃,因我只想多看他一些。他还笑我说看着别人吃东西是不好的,看得别人怪不好意思的。

吃完后,回来,他们就打开电视看节目,我试图和哥谈话,可都被他生硬的回复打回来了。问他想不想学校的生活呀,他说早就忘了,既然这样,我还有什么话好接着说呀;看到他们桌上的嗜昵水,我问我送他的那美涛的嗜昵水呢,他说早扔了……。我一句话都没多说,只是毫无表情的看着并不清晰可他们还津津有味的文艺节目……。真的,他们还是没怎么变,还是在学校的时候差不多,我真的不知这是好事,还是……。

我喜欢他们房子的小阳台,我在那单独站了二回,他们住的是顶层,那晚的风也蛮大的。本想让哥没看到我在房间里出来找我,我就可在小阳台上跟他聊天了呀,可他没有,或许是他跟本就不想吧。他们对电视很感兴趣,还说要买个DVD什么的。

我跟他们说我明早就走,我看看你们住的地就行了,他们留我到外滩去玩,可我坚持不要,这不是我此进的目的。

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于是我催他们快到同事那去睡,因他们租的是一个房间的,我来了,得给我睡呀。

我找他们要了笔和纸,走后,睡之前,我给哥写了些东西,因当面没机会,只好用写的方式罗。

早上5:58醒了,又给他吃了几段字。突然想赶快起来,不要他们送,因我不想在他们那儿留下任何痕迹,就像昨晚,我说我不在这儿玩,我只看看你们就行了,哥偏要给我照相,我不肯,只照到我将娃娃档住脸的相。

本来是7:51的火车,我昨晚也给哥说了,我说要不坐那趟7:51的要不坐标那8:55的,我留言说车是7点的。买完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找了个很不显眼,但能看到门口进入的人的座位—我想哥看到房间没人,不会到火车站来找我呀。他们住的地离火车站一点都不远,可到广播说检票进站时,都没有他的影子。当我挤着熙熙壤壤的旅客检票时,我还幼稚的想,还不如多坐会,这么挤,说不定哥过会儿来呢……,呵,我还真会自欺欺人呀,哈。

在火车上,真的感觉那是场梦,真的……

回来后,接到老妈的电话,他们急坏了,说昨晚打了好几个电话,今早上也打了,都没人接,我于是编了个慌过去了,要知道我可是冒着“要是我去了天津,就不要我这个妹妹了”的危险去了的。我也给天津那边挂了电话,他还说你家怎么把你管得这么紧呀……,或许这又是另一个关怀吧!

今天我把学校所以有关他的东西都收起来了,包括日记,照片,小纸条,还有他过年送我的巧克力包装纸……。或许真的该放弃的时候了,要说是永远都说不清的。生活环境不同了,再说,我俩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兴趣爱好都不同。在学校时,好朋友说我付出的不够,我也努力过,或许这种事不是努力就能得了的。感情的事,是永远无法说清的,你越想说清越是自找烦恼,正如他说,你怎么有好么多为什么呀。我只是想放他走吧,不要再烦他了,让他真的拥有自己的生活,不要再拿以前的事打扰他了。

爱一个人是可以的,但要知道有时放弃也是一种爱他的方式。

我真的累了,算起来,也有3年时间了,其实也不算长吧。我也不知是对还是错,我只是觉得累而已。

我会想他,但我不会再给他打电话;
我会想他,但我不会给他发E-mail;
他打电话过来,我只会说我过得很好,真的很好;
他给我发E-mail,我会采取回答问题的方式回复他;

对所做的一切绝不后悔,因我懂得怎么爱一个人,只是这个人并不爱我!

但我还是会祝他幸福,由衷的。

我要将所有的热情用到工作和生活中!

我会拼命的工作,拼命的学习与生活!

 

2004年10月02日

他们是今天5点到了,看了升国旗,7点给我挂的电话,我是今天4:50睡的。

起来全身发抖,可能是冷的缘故吧。我立马给他们去打住的地,……,还好,一切顺利,问了三个地,都有空的,最后订了中等价格的,还好也不是蛮贵,接受得了的!

好吧,本还以为今天得陪他们一天的,看来,我干自己的事好罗,晚上再说吧

眼睛有点累,再说吧,反正现在不想睡呀,好不容易起了个早床呀,呵得名副其实点嘛

这一阵

突然想听汪峰的歌

觉得他的歌能提得起精神

呵,所以就找了些

真的蛮醒脑的

嘿 是不是要走了
子夜的钟敲响了
但是在这寒冷的十二月
不要对爱你的人说再见
这是十二月的泪
撒在这冰冷的街上
还有十二万个梦
挂在枯败的树上
看 这夜色多美啊
美得让我想哭
幻灭的一切破碎飞扬
像雪花一样抽象
这是十二月的泪
也不能融化的冰霜
还有十二万个梦
被一场冷漠冻伤
忽然间你收回了爱
抽回的手是那么自然
不敢问这放逐的遥远
试着让孤单承受自由
天空升起紫色的烟花
眼前是一片辉煌
我迎着风向前狂奔
这速度能不能抛开忧伤
我和十二月的泪
开始这注定的流浪
带着十二万个梦
找一个季节生长
我和十二月的泪
开始这注定的流浪
带着十二万个梦
找一个季节生长

让我们再来一次 在深渊里共舞
忘记一些遗憾 忘记一些无奈
让我们再吻一次 就在这一瞬间
穿越所有的痛苦 穿越所有的伤害
就在这灿烂的一瞬间 我的心悄然绽放
就在这绽放的一刹那 像荒草一样燃烧
就在这燃烧的一瞬间 我的心悄然绽放
就在这绽放的一刹那 我和你那么辉煌
让我们再爱一次 在星河中穿行
忘记一些忧伤 忘记一些迷惘
让我们在抱一下 就在这一瞬间
带着所有疯狂 带着所有勇敢
就在这灿烂的一瞬间 我的心悄然绽放
就在这绽放的一刹那 像荒草一样燃烧
就在这燃烧的一瞬间 我的心悄然绽放
就在这绽放的一刹那 我和你那么辉煌
让我们再爱一次 就在这一瞬间
穿越所有的痛楚 穿越所有的伤害

当我正寻思要不要明个趁机溜到**去看同学时,打电话却听他们说明个过我这边来玩,还有另3个同事,共5人(代表团似的)。

我现在正在为他们制定2日游的线路,不是蛮好做呀,因那些地方我也没去过呀,虽说在这城市待了1年多了……

最头痛的是住的地呀,十一黄金周的,订房间真的有点难呀,明天起来,挨个打电话问一好了,如实在不行,就只有住我家罗,3男生住大床,2女生挤我那小床,我就要么上网,要么就到趟椅上眯会了。

他们现在应该在火车上吧,他们说过来去看升旗呀,真的很爱国了。我只是叫他们多穿点衣服,因这边这二天蛮冷的。

好了,我也得去睡罗,明后天还得陪他们玩呢。其实给他们找个团应该不错的,可我没做过那事,怕他们受骗。

天真的变得好冷呀,我的手都有点木木的了……

2004年10月01日

这两天,两边的腮帮痛,还以为是像平常一样牙痛一会会就好的,可谁知,现在脸都有点肿了,咽东西都费尽,嘴巴也不能张很大,硬零食更不能吃了,干的,容易上火的连碰都不敢砰碰呀。

哦,怎么长都一块长呀,可我仔细看了下,也没看到我新生力量呀,唉,不知睡过今晚能不能好点哦,我买了好多吃的……

今晚的风刮得蛮大的,院子里全是落叶,天上的月亮很圆,很亮……

本来打算去睡的,可现在又不是蛮想睡,就手贱点罗。

因昨晚是2点多睡的,睡之还担心早上又得挤地铁去了,可谁知,在闹铃响之前的一点点,电话响了,半清醒的一听,是**的男同学,我“喂”了几声,他才开始说话,把我吓了一跳。他邀我十一还是过他那去吧,路又不远(坐城际快铁就80分钟左右的样子吧),就中午吃顿饭,他弄点好吃的给我吃,顺便坐坐说说话。

差不多又一年不见吧,着实也挺想念的。因我昨晚的理由有空可钻,再加上我这个人一点嘴不严,最后把原因给他说了……

“还是不去了吧,再说也没什么好玩的呀”

“那就以后吧,说不定是以后的以后的以后”

“我想,可能以后也没机会去了呀……”

下班回来的路,想着,豁出去了,明天去那边看他们吧,当然只是想,因我不知道晚上还会发生什么,果然,堂哥打电话过来说明天来我这儿,于是我干脆也把另外一个老乡也叫过来了,还有哥的一个朋友要过来拿东西……。看来,事还真是多的,要忙着买菜,做饭。还得忙着给他们下几部电影看……

唉,再说吧,虽然去那边的时刻表和车次的小纸条放我键盘边,……,无奈呀……

今天蛮冷的,秋末了,马上就要到冬天了,冬天过后,就是春暖花开了,到那时可能又会是个不一样的我的,希望是的呀!

 

2004年09月29日

十一快到了,哥回家了

本来打算到**看同学的

本来打算当天去当天回的

本来只看看他们就行的

本来……

后来

因我不忍心瞒着哥

在MSN上,……,哥既把我给说哭了;

“你如果去的话,就不要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了”

我差点就说了“如不让我去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震憾吧……(当然不敢那样说罗!)

因对方是男同学,很要好的那种,但却又不是你们想的那种

 来过我这儿玩过一回,我哥对他的印象……

我哥一直误会他是我男朋友

他还说如果有人陪我去的话,那还差不多,可没人陪

也不知是变得软弱了呀,还是变得理智了

晚上随便找个理由:不去了

看来,我得再长大点罗

……

十一:上网,看书,看碟,吃饭,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