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和你失去了联络。

  你说等等,于是我等,安静地等,不动声色地等,等到心里渐渐空落,却依然面带微笑。骗人骗自己。

  生活开始变得盲目,没有重心没有目标。每天坐在电视机前面不停地吃东西。电视剧不好看东西也不好吃可还是停不了,像得了厌食症的女人,强迫自己用满满的食物填充内心的空白,然后凶狠地拿食指抠自己的喉咙,吐,吐,吐,吐到泪流满面,精疲力竭。这样的痛苦,只有自己最明白。

  晚上我盖了两床被子,厚厚地压在身上才觉得温暖踏实。你知道的,从小我就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什么东西都喜欢抓在手上不肯放。玩具可以抓着,书可以抓着,被子可以抓着,可是人呢?我恨死你,恨死所有的人了。每个人都是这样突然地离开,连挽留的机会都不给我。我的恳求,我的眼泪,我的悲伤,你统统都不放在心上吗?告诉我,在你的心里,我到底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呢?

  笔又钝了,已经很长时间写不出东西,或许正如你说的,开心了就很难写出那些忧郁的字。我曾经嗔怪你,问以后要是我再也写不出来了怎么办。你很快接口说宁愿我开开心心,一辈子都不要再写那样的故事。那时我愿意的,听你的话,放任心情快乐地像野马在荒原上奔驰,一发不可收拾。但是现在,你看,我又拿起了笔,写下这么悲伤的文字,一个一个,从内心深处喷涌出来,止也止不住。快乐和恐惧,原来一直都存在,疯狂地同步生长着,交织不清,糜烂到死。

  是的,我始终心怀恐惧,不知道上天给我们以怎样的磨难后才会宽宏大量。还是,一切真的只是镜花水月而已?你总会嘲笑我莫名其妙的负罪感,亲昵地说着傻丫头。可傻丫头要的拥抱你给得那么吝啬,要的温暖你给得那么断断续续,在阳光照不亮的地方,沼泽渐渐生成,一踏进就是无底的深渊,请你告诉我,我该怎样爬出这囚人的牢笼?

  还记得那时候,我靠在你的身上喃喃: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这是我唯一和最后的愿望,却这样轻易被你抛弃,在我已经舍不得的时候。世事无常。现在的我还能相信些什么。心老了,麻木了,就不痛了。也好。

  你说等等,于是我等。多少个分分秒秒,多少个日日夜夜。一圈一圈,一圈一圈。我说过我恨你,恨所有的人,其实都是骗人的。我恨一个人最多三分钟,早就过了。现在只有等。有点像等待戈多,异常孤独的姿态,等到某一天也许外星人也会来临。你看我很好,真的很好,还会开开玩笑,虽然很冷。我向来都很会自娱自乐,如果能登上舞台一定会尝试演演戈多,肯定特别好玩。我很好,真的很好。

  今天我一边听范晓萱的歌一边等,感觉舒服很多。歌词里边说“如果你爱我,你会回来找我……”,所以我疯狂地爱上了这首歌,播放器里就放了这一首,不停地REPEAT&REPEAT。会回来会回来会回来……念着也暖。

  窗外一点一点黑了,想着你会在哪里会做什么,心里突然觉得很愉快。而我最最想知道的是,究竟什么时候,你才会回来找我呢?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