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29日

     今天自己很委屈地哭了~我是容易哭的人~但不是容易在别人面前哭的人~

     我在fencing版写了篇莫名其妙的帖子,因为我发现我承受得再不找个出口宣泄一下,会压抑得死掉。我想哪里才是我真正干净的依托,我想到校报,我想到仙剑,我想到lancepig。不知道怎么也想起志威。想起在肇庆逛街的时候我看中一顶帽子,当时没有买。回来后实在是念念不忘。志威不用我多说什么,就陪我走一大截路,让帽子好好地扣在我的脑袋上。可惜那顶帽子带回深圳,就没有见过天日。今天突然想起这件事,好想志威,还好想吴丹,甚至祥洪。晚上在校报,志威居然回来了,这让我感觉到很奇妙~

    和段晨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把苦水都吐出来,他做着一个无辜的听众。我把《在水中呼吸》送了他三本,以示答谢。他是个单纯的人。我不喜欢活在一种复杂的虚伪里,他让我觉得一点慰藉。我们都可以真实地笑。只是,发生的事情,让我越来越懂得,不要太相信别人,狮子座的软肋是不是就是这里?

   “不在意任何伤害过我的人,
        不在意任何得罪我的行动,
        我对你抱以微笑,
       有一天你也会爱上我的 ”我记住了,这样会更快乐吧。章章是很懂生活的孩子,和他的大包包相亲相爱地过着生物钟颠倒的生活,乐不可支。他总是能够和所有人好,我原本我也可以,但是我发现那是因为为我相信他们说的所有话。所以现在,我要学着接受不同的人,他们又他们自己选择的路。要很成功~~~~~

      保佑期末考!

2005年06月23日

     不喜欢在人面前哭。不喜欢让大家知道我也很累。不喜欢让自己像个小老鼠给大家怜爱。于是,我总是被看作不用疼的人。想起,在从南头租灯的地方,一直走回学校,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累。我也哭了,就在路上,但是没有给他们任何一个人看到,我走在最后。突然,好想念夏燕和婷婷啊,狮子座的我们,总是坚强的,最光明的,永远不必猜忌的,我们不是说以后要一起开间女性主题的酒吧么?多好啊。

    只是坚强大家便觉得了你是不必担心的,你是没有阴霾的。的确是,我可以自己勇敢地面对一切。就算哭,也只让自己知道。这么大,好像只是趴在锦芳姐肩膀上哭过一下,擦干了,还笑嘻嘻地去为俱乐部转呼啦圈。我自己都佩服。我喜欢超级女声杭州赛区那个美丽的女孩子,卢洁云。美得脱俗的孩子,在pk投票的时候,她硬是没有哭,就这样甜甜的笑着。即使那个比她大很多的对手的眼泪攻势让评委都同情她了,她还是静静地笑着。多美。

    很喜欢啊《幻城》的,那时郭敬民还什么都不是,我已经喜欢了。月神,多么坚强的孩子,看着就自己哭起来,多像我啊。

    大一的时候,还整天去骚扰小黑。现在有一年多快两年没有联系过了,我自己都觉得好像没有什么理由去吵别人,发条短信我都觉得秃兀了。似乎老朋友都在疏远了……

      我是注定像太阳耀眼的,所以要更坚强,才不会被融化,对吗?

    去图书馆吧。

   

2005年06月22日

      其实我可以做得更好一些,不让这些善良的人,伤心。

      没有想到我无心的文字玩笑,纯粹为了玩弄文字而玩笑,却伤害了最最亲爱的姐妹。她是多么好的人儿啊。邓论考试,我差点忘了,她帮我打印好所有的资料;看超级女声,一起对美女被淘汰愤愤不平,对着同一个丑女同时脱口而出:淘汰她吧!;一起在宿舍并肩作战杀害了十几只大蟑螂……

      其实,我也很爱你哦。在海南把你丢了,一遍遍的打电话找你。在你不减肥的时候,打包原味鸡给你,却对你把我那块也吃了耿耿于怀。很大方地不介意你们家肥老鼠和我名字同音……

    一切都会好的,好吗?不要再哭了。会再有个疼你的人的。

     今天上西方文论,老师说,总有很多时候,生命中一些未知被展开了。看了你的帖子,知道你哭过,好像一下子也展开了我的一个片断。要更善良地,要小心地保护好这些宝贵的人儿啊,自己可以更细心地去关心这些最亲爱的人儿啊。对别人,我可以尽善尽美的礼遇有家,为什么对最亲爱的人就总是肆意地伤害呢?爸爸妈妈,lancepig,屁屁彬……为什么对这些爱我得人,我反而不能更包容些呢?

     我们都要幸福得冒泡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