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自己很委屈地哭了~我是容易哭的人~但不是容易在别人面前哭的人~

     我在fencing版写了篇莫名其妙的帖子,因为我发现我承受得再不找个出口宣泄一下,会压抑得死掉。我想哪里才是我真正干净的依托,我想到校报,我想到仙剑,我想到lancepig。不知道怎么也想起志威。想起在肇庆逛街的时候我看中一顶帽子,当时没有买。回来后实在是念念不忘。志威不用我多说什么,就陪我走一大截路,让帽子好好地扣在我的脑袋上。可惜那顶帽子带回深圳,就没有见过天日。今天突然想起这件事,好想志威,还好想吴丹,甚至祥洪。晚上在校报,志威居然回来了,这让我感觉到很奇妙~

    和段晨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把苦水都吐出来,他做着一个无辜的听众。我把《在水中呼吸》送了他三本,以示答谢。他是个单纯的人。我不喜欢活在一种复杂的虚伪里,他让我觉得一点慰藉。我们都可以真实地笑。只是,发生的事情,让我越来越懂得,不要太相信别人,狮子座的软肋是不是就是这里?

   “不在意任何伤害过我的人,
        不在意任何得罪我的行动,
        我对你抱以微笑,
       有一天你也会爱上我的 ”我记住了,这样会更快乐吧。章章是很懂生活的孩子,和他的大包包相亲相爱地过着生物钟颠倒的生活,乐不可支。他总是能够和所有人好,我原本我也可以,但是我发现那是因为为我相信他们说的所有话。所以现在,我要学着接受不同的人,他们又他们自己选择的路。要很成功~~~~~

      保佑期末考!


2条评论

  1. 看了一天的西方文学,也算是半看半玩,晚上想到来看大大的日记了。杨老师今天说去满山玩了,肇庆……呵呵大大去过四次,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有新的体验。满山是什么满山呢?有没有酒吧让我去流连和留恋呢?期待和大大满山跑。

    又是一个出游的季节

    和同样的一群伙伴

    做同样的逛荡

    莫名中想起一个给神呼唤去的朋友

    兴许在曾经的旅程中

    我们曾经共同说过一些现在已经忘却的问题

    在轰隆的机船声中

    我告诉他带着我的mp3,

    看海的时候,感觉非同寻常

    可是从那以后

    我再也没有听过那首歌

    忘了它的大调音

  2. 那件事对我触动很大,那天晚上,我很难睡着~一直觉得一样很遥远的东西原来就在我身边上演。彬彬说我那天睡得很不稳,很慌,一直在翻身~想起曾经还在一起笑,还胁迫过他帮我拎包~突然感觉到那种思想以不是我能体会,所以看着抽象的西方文论~看着尼采的超人,看着佛罗里德的无意识,看着“无目的的合目的性”,西想到老师说的话,突然想,这些能给我答案么?

    老师说,总有一些时刻,生命的片断被突然展开,你就这样成长。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