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心里多波涛,面上还是开心的眯眼睛,皱鼻子。一副全身心都在武夷山的样子。
我们爬一块一块的大石头,顺着九曲溪一曲一曲地流下,用过期的饼干喂了自由自在的鱼群
喔,大石头是虎啸岩和日游峰
我没听到勇猛的老虎咆哮,只用了两个小时就走完了日游峰。
我还是看到了满山的青翠,还是见到了采茶的女人,担茶的男人。

在南普托寺里,看到喧闹的游客,虔诚的老人,拥挤的放生池,狰狞的鲇鱼。
后山我没有去,在正殿已经不知为何感动的要哭了出来,

应该不是感动,是难过,佛祖真的灵验吗?
你知道脚下的人群各怀着怎样的心情吗?你都会一一给他们实现吗 ?
还是看谁的供奉多?谁的心更虔诚?谁的愿望最容易满足 ?

还是
你根本不在意渺小人类的念头,你只是把凡胎放在这里
只是偶尔透过匠人们的手看看这世界喧嚣到了什么境地
我们根本是两个世界,没有必要跨界管理吧。

只是
相信你的人们怎办
在地上念念有词的老太怎办,她已把你当做她的女儿,她的寄托
在后山修炼的僧人们怎办,他们已经进了研究的大院子,
突然发现院子是空的也就算了,你告诉他们根本就没有院子,根本就没有他们,根本就没有你
他们要怎办

善男信女的香火未等烧过半,就被管理员根根拔起,过水收起。因为要防火。
你还收得到么?
正殿下的傻男人,搓着脚,呵呵看着人群,也许他才是最快乐的佛。

我收住了心情,穿过密密麻麻的游客/稀稀落落的僧人/严整以待的保安,坐在殿外的草地上,
突然,平静了许多。。。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