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09日

        前天坐火车赶回家,一直站到南京,到家的时候都六点多了。父母都挺高兴的,还特意去买菜。因为累了,所以我早早上床睡觉了,家里的天气贼冷。可能是睡得太早了,或者是太激动紧张了,半夜三点突然醒过来,做了个梦,去面试考试时,考官发火了,说我的作答完全文不对题,吓出一身冷汗来。早上老妈五点就起床叫我,给我做早饭。六点多出发,到常州还不到七点。一路问学校的具体方位,摸索了一段路才寻到具体的所在。可能是去的太早,万老师还没有去,在校领导那等,领导都朝老师发火了。到差不多九点才开始,老师宣布了考题,一个ASP编程—–网络选课系统,当时心里咯噔一下。说实话这方面确实很有缺陷。在那磨即到中午11点多吃饭,数据库老是连接不上,心里更慌了。又发消息到处求援,心里也没有抱太多的希望。想想这也只能是自尝苦果吧。但是我也有收获,至少我知道了我ASP这方面还不行,很头痛,每次学习软件都是如此没有钻研的精神。

       今天赶回徐州,更累,一直站到徐州。来了之后晚上上网了。八点的时候遇到了久未谋面的恩师—-黄老师,自己不善言谈,但是通过旁听黄老师和朱的对话,真的很受感动。最深的就是黄老师问这段时间收获了什么,我无言了,回头再好好想想吧!

       看到周围一个个签约,心情总会有波动,但是想想这苦果都是有来由的。所以自己要好好的反思,就像高二时的那封信,为什么每次的要到最后的苦果即将酿成的时候才有触动。很不甘心有什么用呢,现实就是现实,不可能与世无争。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自己心仪的工作呢!

2006年01月02日

PS:昨晚看到下铺的兄弟在写日记,才恍然大悟新年的第一天忘了在我的BLOG上发个帖子,要有始有终嘛!12月31号一大早就写好了岁末总结,想想应该把昨天的给补上。

        昨天起的有点晚了,前天11点多才下线的,好多朋友都说要守岁,熬夜等待新年的到来,可惜我要赶回宿舍去,还真有包夜的冲动呢!回到宿舍有狂发短信,想自己的好友发去一份祝福。216已经有上床睡觉地,但是我去把他们又喊醒了要他们和我一起守岁。那头猪气晕了,但是也没办法,谁让是我去了呢!

        之后坐在小朋友的电脑前玩游戏,直到老大说还有两分钟就12点了,于是立马冲回宿舍去那手机,给朋友发了年末的最后一条短信—-但是还发现手机没电了,暗自祈求不要突然关机了。果然没过多久就自动关机了。之后没多久就睡觉了,不能再打扰他们呢,要不没借口了还不被K死。

        早上起床的时候,猪们都睡得正酣呢。也不想打扰大家,新年第一天嘛,名正言顺的借口可以晚起。去了六楼上网,网友还不少呢。聊得正兴,直到12点多才下线,回宿舍时,他们才刚起,去食堂买饭时都没有饭了,郁闷。新年第一餐就是馄饨,还等了好长时间。吃完饭就拉着小朋友去逛街去了。四个人一路走到家乐福,人不少,好久不逛整个人都累得很啊!

        晚上给家里挂了电话,只有妹妹一个人在家,老爸老妈去外婆家了。继续上网到10半下之后就一路飞奔回宿舍,呵呵,要不就被锁在外面了。哼哼!到宿舍时下铺的兄弟又上床了。我很郁闷,每次都在我到宿舍之前上床了,我很有压力。

        躺在床上想想这一天,过得没有一点的留恋和回忆。每天都是如此的惶惶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