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08日

google

今天的google是这么一个logo。

不知所以。

在图片的路径发现其gif的名字是这样的:frank_lloyd_wright.gif。

frank lloyd wright是著名的建筑师。

大中华别墅网是这么说的:

  赖特(Frank Lloyd Wright)1867年6月8日,在威斯康星州的Richland Center出生;1959年4月9日,在亚利桑那州的Phoenix死去,享年91岁。他的父亲William Cary Wright是一个音乐家、传教士;他的母亲Anna Lloyd Jones来自一个位于威斯康星州的Spring Green附近的威尔士家庭,是一个老师;赖特有两个妹妹,Jane(生于1869年)和Maginel(生于1877年)。

  
  早年,他们一家人过一种游牧式的生活,在1878年来到Madison之前,他们曾经在Rhode Island、Iowa、和Massachusetts住过。从11岁开始,赖特在Madison待了九年,他总是和他的叔叔James Lloyd Jones一起在Taliesin hill附近的农场里度过夏天。其时,他的父亲在Unitarian教堂里当牧师。这段早年在威斯康星州农村的生活经历对赖特的影响非常深刻1885年他的父母离婚了,那之后赖特再也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为了支持这个家庭,赖特开始为Allan Conover工作,此人是威斯康星州立大学工程学院的院长。在威斯康星州立大学,赖特花了两个学期的时间学习土木工程,同时他还为建筑师Joseph Lyman Silsbee画图、监督Unity小教堂的施工。

  在芝加哥的日子:1887年赖特离开Madison,到芝加哥和Silsbee一起工作和几个月。在1888年,为自己在Adler和Sullivan的事务所赢得一分画图的工作,并在Louis Sullivan手下工作了六年。Sullivan是少数对赖特有影响的人之一。Sullivan提出过一个著名的理论:“形式跟随功能”(或者说是“功能决定形式”),这个理论是来源于他完全基于自然的装修设计观念。后来,赖特对这个理论进行了修正,成为:“功能和形式是一体的”。Sullivan确信真正的美国式建筑应该是具有美国特色的,而不是通常人为的传统欧式建筑。这个理念最终由赖特实现了。Sullivan和赖特的合作在1893年结束了,因为当时Sullivan发现赖特私自接受了一个名为Bootleg的设计工作,这违背了当时两个人之间的协定。许多年之后,他们才重新建立了友谊。赖特总是说Sullivan就像是他的“Lieber Meister”。22岁那年,赖特与Catherine Tobin结婚,并在芝加哥的郊区Oak Park定居下来。1893年,赖特离开Sullivan的事务所之后,在芝加哥建立了自己的建筑实验室;很快他在Oak Park的家中设立了一个工作室,并把实验室也搬到家中。

  有机建筑和草原式住宅:赖特的第一个杰作是1893年建在伊利诺斯州福利斯河边的Winslow私人住宅。这个私人住宅是赖特为他的第一个客户William Winslow设计的,它表明赖特喜欢用一种奇特的比例来表现建筑。赖特相信,建筑应该在人类和他所处的环境之间建立联系。赖特声称他设计的建筑是有机建筑,能够反映出人的需要、场地的自然特色以及并且使用可利用的自然材料。在这一时期,赖特最著名的建筑设计是Prairie Houses 。这幢房子屋顶的坡度很小,有深深的挑梁,但没有阁楼和地下室,长排的窗户更加强调了房子低矮的印象。他采用完全自然的、带有斑点的那种木料,并且没有使用油漆,让木料自然的美完整的体现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尝试设计一种全新的、本土化的美国式建筑。此时,赖特和一些都采用这种方法设计的芝加哥建筑师们共同组成了草原学派(Prairie School)。虽然赖特本人并不喜欢被贴上这样的标签,可实际上他已经成为这个学派的领导人。赖特开始在公众场合做演讲,写一些文章以表达他对建筑看法。在他众多的演讲中最著名的“设计的艺术和工艺”(The Art and Craft of the Machine)
,这是1901年。它标志着设计的理念开始被美国建筑师接受和广泛的传播。“艺术和工艺运动”(The Art and Crafts Movement)在那段时间是很流行的,这种理念相信工艺技术的高低能够直接影响设计。相应的,赖特强调设计和设计的作用:重要的是表现出木材的简单的美丽的自然特色,而不是简单的模仿手工雕刻。因此,强调简单化和坚持自然的处理材料是他设计作品的特色。这段时期里,他主要的作品包括:位于纽约州Buffalo的马丁私人住宅;位于伊利诺斯州芝加哥的罗宾私人住宅;位于纽约州Buffalo的Larkin Building;位于伊利诺斯州Oak Park的Unity Temple(这是美国第一个重要的纯混凝土结构的建筑)。

  A Return to his Roots:在1909年,正当赖特职业生涯中的高峰期,他离开了在Oak Park的家和工作室,和一个客户的妻子Mamah Borthwick Cheney一起来到了欧洲。在欧洲的时候,来特写了两本介绍他作品的书,由Ernst Wasmuth出版发行,此人因the Wasmuth Portfolio出名,这两本书是:《Ausgefürhte Bauten and Entwürfe》(1910年出版)和《Ausgefürte Bauten》(1911年出版)。这两个出版物为他的作品赢得了国际声誉并且影响了别的建筑

2005年06月04日

就在两年前的今晚,这个时候,心很烦躁,写下了这篇东西。当时,我要迎接我人生的第二次高考。

火燃眉,决期仅二日。

晚风清,可得一隅之安静;郁难平,难求半刻之心宁。

庸碌乎半生,未有建树;猖狂乎一梦,悔不当初。

嚣声萦耳,心湖起澜,脑海翻江。

吾恨世之不公,吾哀道之不平,吾痛人之不醒,吾哀义之不明。吾最耻者,乃己之惰也。堕落之人不自拔,一朝雷轰顶,半世遗哭声。

俱往矣!良辰已逝,时不我待;桃花落尽,美景难再。

然吾可逃一时,又可逃一世乎?

吾妒某人,崖边谈笑风生;吾羡某人,酒醒可正其身。

嗟乎!失道之人,当揭竿于道!吾知不可善终,然独待死乎?

父母恩重,当殒首以报,安能营营此生?

这是两年前这段时间,在我复读的地方,我在早上去上课的途中,不由自主地想到的文字。那时候,我要面临第二次高考。那时候,多愁善感——呵呵,也许,一直都是……

平山郊外,赤岭深处。进修学校,豪杰辈出。犹陶翁之菊舍,诸葛之隆中。聚惠东众镇之才子,揽平山诸校之贤人。

曾赋诗云:百花争出千色火,进修学校豪杰多。今日我或为北斗,只如牵牛坠银河。

斯豪杰者,岁曾不意,意曾不遇,然未可哀。一年之搏,物转星移,春暖花开。女皆勤辈,男皆能士,蛰伏春秋,未失其智。是谓惠东存壮志,赤岭留丹心。

斯豪杰者,多可爱之人。虽有堕落之辈,实如凤毛中麟角,沧海之一粟。可爱之人,卧薪尝胆,如箭待发,品世间之五味,得苍穹之精华。日出月落,风来雨去;晓蔼晨雾,夕霞晚露。耐严寒,度酷暑。

钊,微命之人,无得无才。得与诸君同路,命之大幸矣。当肝脑涂大地,心肺擎天宇。然钊为鄙人,不甚惜,雨诸君日背离,终成陌路,生之大撼也。堕落之客,羞对诸君,愧对造化。

呜呼!君之路上,钊为过客,未成归人。命不谅放浪之形骸,时不予迷途之仓狼。与君皆曾为失路人,然又独失路乎?

哀哉!将四散,何其伤?

又云:腊尽烛将灭,死灰不可燃。日出山益青,月落歌更狂。醉来心似铁,梦醒鬓成霜。龙舳将四散,沧海留一帆。

唏嘘兮!愿君一路顺风!

纪念当年同我一起关在那个地方复读的战友。

这是两年前这段时间,在我复读的地方,我在早上去上课的途中,不由自主地想到的文字。那时候,我要面临第二次高考。那时候,多愁善感——呵呵,也许,一直都是……

平山郊外,赤岭深处。进修学校,豪杰辈出。犹陶翁之菊舍,诸葛之隆中。聚惠东众镇之才子,揽平山诸校之贤人。

曾赋诗云:百花争出千色火,进修学校豪杰多。今日我或为北斗,只如牵牛坠银河。

斯豪杰者,岁曾不意,意曾不遇,然未可哀。一年之搏,物转星移,春暖花开。女皆勤辈,男皆能士,蛰伏春秋,未失其智。是谓惠东存壮志,赤岭留丹心。

斯豪杰者,多可爱之人。虽有堕落之辈,实如凤毛中麟角,沧海之一粟。可爱之人,卧薪尝胆,如箭待发,品世间之五味,得苍穹之精华。日出月落,风来雨去;晓蔼晨雾,夕霞晚露。耐严寒,度酷暑。

钊,微命之人,无得无才。得与诸君同路,命之大幸矣。当肝脑涂大地,心肺擎天宇。然钊为鄙人,不甚惜,雨诸君日背离,终成陌路,生之大撼也。堕落之客,羞对诸君,愧对造化。

呜呼!君之路上,钊为过客,未成归人。命不谅放浪之形骸,时不予迷途之仓狼。与君皆曾为失路人,然又独失路乎?

哀哉!将四散,何其伤?

又云:腊尽烛将灭,死灰不可燃。日出山益青,月落歌更狂。醉来心似铁,梦醒鬓成霜。龙舳将四散,沧海留一帆。

唏嘘兮!愿君一路顺风!

纪念当年同我一起关在那个地方复读的战友。

2005年05月20日

这个星期疯狂上网疯狂看书疯狂玩flash game,疯狂地压榨自己的睡眠时间。
今天疯狂地头晕。

下午离开宿舍特别早,为的是顺道去教学楼那边捐款给旅游系一位脑溢血的女生。结果见不到募捐的同仁,有些失望。只好吃饭。饭后准备再去看看,见一朋友放学回来,边走边聊。临别还是想再去一趟。这有点想我上网,又是网络有问题不能上还不舍得关浏览器,F5是按得比较多的快捷键。

终于成功。

下午还因为某君关于《超级女声》的话题在天涯跟人唇枪舌剑。

晚上就愈发头痛了,选修课都没去上。

直到洗澡。洗澡是件美事。印象中听说过“洗澡能洗去一天的疲劳”之类的话。果然,舒服多了。比那瓶咖啡管用多了,或许待考的人可以考虑考前洗澡。

我之前对自己说,今晚一定要在11点睡,现在已经是次日一点零十七分。

刚才又上不了,我的F5又要比其他兄弟短命了。

2005年05月18日

阵阵响雷,老天像要跟我作对。下午四点,揉着疼痛的眼,看看闹钟,真想说靠,才睡了十五分钟。

算下来一天也不过四个小时。

下午睡前我就有气没力呻吟道,要死人的。

我发现我原来是个不喜欢睡觉的。这是一种病态,可怕的折磨我的病。其实我并不失眠,相反倒下床并能睡着。遗憾的是我并不喜欢倒下。

以为是网络害我,但是昨天上不了。我却在灯下看书,发呆,然后写写文字。那个时候身心疲惫,那个时候我能够听到楼下清洁工人沙沙的扫地声。那个时候,黑夜包围了一个孤独的病人。

我从小怕黑,但是现在居然是黑夜给了我最大的安定。我可以自由地写写我埋藏在心里渐渐风化的幼稚的文字,而不必担心背后有一双充满讪笑。

有时会一整夜听同一首歌打着一局又一局的游戏——毫无快感。虽然我对现在麻醉着很多人的网游非常反感,但我自己不见得不比他们无聊。

现在难得想好好睡一觉,却又醒了,一点也不好地醒了。望着白白的墙壁,想起之前做梦见到多年不见得她然后一头撞到墙壁上痛醒的情景,我又想她了,淡淡的。

醒了,就睡不着。

想想宿舍里放着的那一罐很久之前买的咖啡粉和《一些事一些情》送我的一箱雅哈咖啡,觉得有点可笑。

这是今天在blogbus写的,现在又夜深了,头好痛,好晕,适逢我们学校有一学生脑溢血,怕怕。

今晚终于有得早睡咯……

2005年05月17日

在《数码精品世界》看到一款手表的介绍。
这款手表
“不利用阿拉伯数字或刻度来显示时间,而是靠表盘上的LED指示灯显示出时间,要学会使用者款手表的话,不仅在看时间前现在大脑里换算成十进制,而且还要相关的知识才行。”
这是一款很扎眼的手表,因为表面就好象是裸露的电路板。可惜在网上找不到它的照片。
用这种手表无异于现在背竹简去上课。一个用脑,一个费力,都是很累。
而且这还并不是返朴归真。手表就是手表,手表就应该是第一时间看时间用的,只要走得准确,它应该让你越笨越好。在我看来它不是买来自虐就是买来摆的。在我看来作为手表它绝对是无聊的发明。
这款手表的售价是49.5英镑,约RMB600。这个价钱我可以买到一款相当不错的手表了,比如casio。
现在玩绰头的东西越多了。
不知道现在竹简几钱一斤,销量可好?

2005年05月16日

昨天,因为王翌@Blog ,发现了刘昕这个人。看了他的blog,尤其是给国内所有从事 Internet 开发的人一些建议我在给这位小我几岁的人评论和mail的开头是这么写的:livid老师。

后来有点怕了,觉得有点怪,或者说有点恶。

其实他说过:黄金周期间上海的人真是多得恶心。不知到他看到我的mail的时候会不会有恶的感觉,看过他blog的舍友说他很喜欢提“恶心”一词。

但是细想我还真多余。作为IT这个领域的晚辈或者菜鸟,见到高手还不趁用的是互联网这平台,不耻下问,何来进步。叫他老师,心悦诚服。

又一个学习的对象。有一个让我觉得牛的人。

因为他,我还觉得有料子就有位置。

by the way,他“在 19 岁的时候,就在没有任何试前准备的前提下,轻松过了 CET-6,”,厉害!

而我们现在在为半年后找工作拼死拼活,还真有点羡慕他,能做爱做的事,just for fun

呜……还是为了未来,做好自己吧!

2005年05月15日

donews给我的感觉就是IT类的blog居多,尽管不知具体事实是否如此,但我在donews读到的blog通常就是关于IT的。

也许是因为keso那帮人的文章太吸引我吧?就好比我买《南方体育》主要还是看足球版。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donews,关心IT成为一种氛围,在这种氛围下,读IT,写IT,不由自主。

菜鸟飞在高手的林子里,抬头所见那些高高的树上很多都贴着“IT”的标签,自然就会深受这个IT的氛围影响。(注:所谓菜鸟指我自己,实在太菜了。呵呵。)

因为对这个领域道德兴趣,我飞进了这个林子,有时会惊叹于一棵棵参天大树,被其气势所镇,偶尔迷失,感到自己的浅薄,却渴望在这里成长。

读到好文,爽,不由自主叹曰真有见地。有时觉得自己像只青蛙,偶然听到井外边牛人们的谈话,便对井外的世界又敬又畏。甚至有时心想,他们真理还,把牛吹得飞起来。呵呵。

看了蚂蚁看天下的除了IT,還有什麼? ,觉得有一个地方凸显其矛盾,起初讲“經常看內地blogger的文章,他們談論的話題多為IT,看到的文章不是談blog、google,就是談tag,非IT話題的為數不多。我不禁想問,除了IT,還有什麼?”,结尾又说“注:這裡內地blogger主要指以keso為中心,經常談論IT話題的一群,非指博客中國、歪酷、敏思或其他未必以IT為中心的blog。事實上,不談IT的內地Blogger要比談IT的多得多。”

但是在donews,谈IT再正常不过了,就好比你带数学书去自修室而不是带八卦杂志。

donews.com的副标题是“IT 社区 & 媒体平台”。


好变态好恐怖

好变态好恐怖的页面阿!
而且正文不能正常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