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右对经济效率的推崇本没有错,但是问题在于公平也应该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话。

在一个已经不平等的基础上——即邓公所谓“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继续追求效率而不顾公平只会加剧两极分化。即使是在效率的基础上讲“机会均等”也已经是不够的了,因为存在“马太效应”。

作 一个有代表性的假设:如果有三个人甲乙丙,分别拥有100万,5万,1000元的存款。现在给他们均等的投资机会,提供10%的无风险回报,则甲的资产将 增加到110万,乙的资产将增加到5.5万,丙的资产将增加到1100元。但他们除了有均等的致富机会,也有同样均等的患病机会,如果三人都了某种重病, 需要支出5万,那么对甲来说,不过是资产减到105万,而乙锐减到5000元——降到与丙的情况差不多,但丙则除了等死,没有其它办法。

所以人民关注保障机制。

再 假设一下:如果乙丙的家庭想要改变命运,几乎是唯一的出路,就是让下一代受到良好的教育。但是在貌似“平等”的教育产业化背景下,他们不得不拿出家庭的相 当大部分收入投入到子女的教育中,而一旦他们毕业时失业率过高,他们的投资回报就受到很大的损失。情况与生病类似,使他们翻身无望。

所以人民关注教育和就业问题。

这些就是新左可以挟人民为质的基础,这就是为什么新右不得不面对来自人民的压力。

当然,我也反复说过,不论是新左还是新右,都不能代表人民。人民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人民是永远沉默的,即使是在他们不堪忍受揭竿而起时,发出的仍然不是他们自己的声音。

好了,由于前面所说的这种“马太效应”,虽然有一部分人因此得利,但更多的人因此而相对社会地位(见本系列文章之一)下降,并因此而形成心理落差,最终导致思想上的不断左倾。而这部分新左由于受过一定的教育,并且人数众多,借助于互联网这样一个平台得以取得一定的话语权,对新右形成了一定的压力。而这种压力反而使新右更加的右倾,以抵抗这股左的力量。

两派的立场于是渐行渐远,走向各自的极端。而在两派之间的社会中,则形成了一个力场,每一个观点介于左右极端之间的人便能感受到来自两方面结合形成的一种张力。在这种社会张力的作用下,很少人可以稳定地居于中间。

说“社会张力”这样的术语比较玄,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的立场是居中的,那么对于新左来说,他是对立的右那一边;而对于新右来说,他又是对立的左那一边。结果这个人将受到来自两边的敌意。这就是他所受到的张力,这也将最终迫使这个处于中间的人倒向其中一边。

再结合前面谈到的“马太效应”,因为基于新右的机会均等政策,处于中间地位的人要达到较高的社会地位很困难,但却很容易就沦落到更低的社会阶层去。所以在这一张力的作用下,必然会有更多的人倒向左而不是右。

这种张力的存在和加强对社会的和谐稳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从基本的物理常识中我们可以知道:比如肥皂泡就是由肥皂液的表面张力与泡泡里的气压达到平衡时形成的,内部气压越大对应的表面张力也越大,当超过一定的极限后,肥皂泡就要破裂的。

所以我说,泄气阀是个好东西

旁观左右互博(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旁观左右互博(二)——鲁迅与胡适是两面旗帜

旁观左右互博(三)——新老左右
旁观左右互博(四)——社会张力
旁观左右互搏(结束语)——骆驼的故事

tags:


3条评论

  1. 还是猛Q的文章好看~~hehe^^

  2. 但是,沉默的大多数,总是发不出声音来。于是,这社会还会继续这么越来越张力下去。

    看不到肥皂泡的破裂!

  3. 泄气阀是个好东西。但压力仍然存在 得不到真正意义的解决。。其实我们都难看到肥皂泡破的一天…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