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7, 2013

早上看到《即兴谈谈BBS这个产品形态》,觉得单纯比较贴吧和豆组没有意义,是各自生态的有机部分。百度是一家做流量的公司,豆瓣早期(尼玛现在已经堕落)是一个做小众趣味发现的公司。BBS有两个问题:碎片化和主页信道狭窄。其实还是一个问题,人从属信息(web1.0)。个人早年写了篇评论《BBS补完计划》,针对的是BBS劣币驱逐良币的顽疾,再贴一遍。

web1.0是人找信息,2.0是信息找人。论坛介于其间,帖内交流,好友一起盖楼,有2.0的意思,但必经主题页才能进入帖子。主题排列方式像门户,接近1.0。网友可以保存好帖,是死的论坛,“活”的论坛绑定网址,不能像即时通讯(IM)好友那样绑定ID。暴露在NC火力下,1.0的皮之不存,2.0的毛将焉附?

论坛对此也有一些纠正机制。版主/斑竹有权加精(华)和删帖。但一来人少、二来只有少数论坛,如人民网强国,设立专职开资的版主。动网开发的系统有个向帖子献花扔鸡蛋的小功能,但仅此而已,我从来没用过。总之作用都有限。

至少在中国的网络环境,这是个失衡的机制。赋予发帖和回帖的力量太大,练(练摊儿的练,有学习进步之意)帖和看帖的力量太小。就会造成格雷欣法则:NC驱逐正常人,常人的怨念驱逐善意变成NC。网络普及期,萝卜快了不洗泥,有必要鼓励灌水,但时至今日,越发凸显其教人向恶。

相比之下,豆瓣的评论和友邻教人向善。可以将每本书或电影视为一个论坛主题,每篇书评是一个帖子,作者不能自言自语,而要争取豆友推荐他人和登上首页。友邻直接固定联系,NC不能插科打诨。因此评论中很少见他们的身影,而集中在小组,这是自然也自觉选择的结果。

不只网络,整个商业日益认可推荐的价值。《哈佛商业评论》2004年撰文建议企业,调研时抛弃冗长的客户满意度调查表,只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您向朋友或同事推荐我们产品的可能性有多大?

豆瓣小组允许发帖者删除回帖,权力比传统体制还大。这可能是因为和评论共用系统。但后者有更高的推荐机制限制其权力,小组也能推荐,问题是经常没多少帖子可推荐。

近年BBS出现某种微调,所谓“泛主题”,以百度贴吧和豆瓣小组为代表。但大多不太景气。在我看来,它们损失了web1.0的规模效益,却没有得到2.0的个性化,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传统论坛的1.0部分不只是破绽。凭经验估计,网友生成内容的服务中,以平均同时在线人数计算规模,论坛要显著高于博客和IM群,非常形势如除夕夜艳昭门天涯大水楼,单帖全球点击高达2000万。当然不同服务在线方式也不同,但可供参考。设计者可能期望,泛主题以类聚人,但主题太细,难以建立和维持对话流,结果聚而不论。

2005年,超女歌迷开始用百度贴吧管理票选,各吧由此间接地互动,随同该节目大获成功。排除那些无任何友邻的豆瓣ID,每人的友邻不全相同,但总与某些人部分重合,理论上从一个人出发,最终能连到任何人。这就是著名的六度空间理论,个人友邻是有数的,但在豆瓣网管眼中,所有人是一个无界的整体。这两个案例才是真正的“泛主题”。

而目前的泛主题,其实是“碎主题”,或者少数人的泛,过把版主的瘾而已,我们视其为补完计划的序曲。未来应当在各个碎主题间建立有机的联系,本站及更大的范围,甚至最终,全世界的论坛融为一体……你们就当我看电影走火入魔、胡言乱语。

每个ID一般加入多个小组,进入小组页面,集中显示各组最新发言,信息从人,这是web2.0,前面说过帖内讨论也算。但还是上述问题,两个2.0的中介仍是1.0,且支离破碎。

豆瓣近期改版有待推敲。此前习惯依次浏览首页评论、友邻、小组和九点。现在将友邻广播提至首页上半部,我下意识仍然要再去友邻页面,而评论被挤到首页下半部,经常忘看。各人习相远,但性相近,全体豆友中,友邻已经认识,新评论隐含未认识的大多数,人总是好奇和贪心地。

补完计划

当年在网站加过班,看过版,时光它消磨了什么又铭刻了什么。今年五一和一位仍在业内坚挺的老兄弟聚餐畅谈,互有启发。随后加入豆瓣汶川赈灾小组,几个NC上窜下跳,不胜其扰。促使我思考这篇文章。

我费了一个多月的精力,集合十种杀人武器于一身的超级武器霸王,名字就叫做要你命3000,终于研究成功了,大家靠边一点,远一点,再远一点……每样都能独当一面,现在集中在一起,看你怕不怕?

从小往大说。首先,在一个帖子中,传统机制按时间先后排序,二楼也就是第一个回帖,形象地称为沙发。补完计划则在主题及每个回帖中设置推荐功能,按推荐多少排序。如果一个回帖得到推荐数最大,将取代主题。这能极大地鼓励练帖,节省看贴时间,越往后越差,达到某个心理临界点,以下不用再看。

这能有效地抑制水帖和标题党,比如愤青用滥的标题,“中国人进来”,运用上述机制,很容易改成NC进来什么地。世界就清静了。可能的问题,破坏各帖逻辑顺序。有多种解决之道:沿袭现有的回复包括原帖设置,后续的推荐调整,最重要地,发帖全面客观评述,这也是好帖的标准。不过抢沙发和“虎躯一震三分走人”的乐趣也没有了,还是有些可惜。

其次,废除回帖回首页,新帖将同时显现论坛的末页末行和某种友邻页面的首页首行,此后按每帖各楼推荐的总和多少浮沉。排名不仅取决于个人的修养,还有友邻的修养,更要像苏格拉底那样善于提问。世界就清静了。还要加入时间维度,可自由设定某种推荐值的“半衰期”,新帖将逐渐超越旧帖。

最后,也许是最重要地,每一主题旁设置推荐功能,但不是简单加成,而是推荐其它组,称外推,相应帖内推荐称内推。显然楼数大于帖数,多组可推荐,会分散外推,因此总少于内推。被推组则自由设置某种接收机制,可由版主人工审核,或设定异组全员或两组共有成员外推的临界值。半推半就,帖子将由两组共享,注意:不是转帖,那和现在手工转帖没有区别。

共享帖也加入本组排序。可设定某种外组与本组内推的兑换比率,在开放和自主之间达成平衡。能被推荐到本组,很可能两组拥有共同成员,相应也会显现于他们在本组友邻的页面,争取更多推荐。各小组还可酌情分拆合并。

但部分帖子外推多于内推。这时将移动而不是共享。可能主要有两种情况,其一发错地方,大家将其归位。其二NC帖,热心网友成立“NC ICU”、“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等一些小组,设定接受任何外推。世界就清静了。

上述各项构成整合的系统。抛砖引玉,让我们共建和谐的网络社会

Tags: ,,,,.
10月 26, 2012

文/DoNews新锐作者 人造天堂

我养了两只喵星人两只汪星人。他们饿了渴了求抚摸会叫,汪星人到遛的时间也会叫。没养宠物以前,一直以为只会喵汪地叫,实际上能发出很多种声音,表达不同的信息。这么说我养了四只自媒体。

严肃一点,Long long ago,两栖类或更早的环节,进化出发声器官,动物就进入自媒体时代。Long long ago,新石器时代或更早,进化出语言,人类进入更高级的自媒体时代。

一个原始人正在吃野菜,忽然叫道:“啊,有毒!”就挂了。旁边的人掌握了这个知识,他死得其所。但人肉自媒体是如此微弱,也就能传遍整个部落。要是旁边正好没人,他死不瞑目。有那么一个时期,地球上各个角落,此起彼伏地响起:“啊,有毒!”一种毒草毒死了成千上万条好汉。人类能幸存下来,多不容易啊。

Long long ago,人类开启文明,建立大规模信息系统,就进入,可以称为大媒体时代。大媒体不只提升传播的速度和广度,进而改变了信息乃至社会的形态。

只有帝王有资源建造烽火台和驿站,进而用它们控制资源,包括几千个妹纸,还用它们把妹,就是烽火戏诸侯,一骑红尘妃子笑的故事。群众还是只能唱山歌等自媒体把妹,能有一个妹纸就不错了,弄不好一个也没有,生不出下一代自媒体。自由平等的革命以后,现代大媒体的投资更大了。

这些问题深奥了,我们只谈信息的形态。正如有几千个妹纸遇到的问题,不是只有一个妹纸的几千倍,而是不同的问题,把《裸婚时代》循环播放,放不出《甄嬛传》来,大媒体的信息也不是自媒体的千万亿倍,而是不同的信息。

有口有耳,十聋九哑,自媒体同时是信息源和受众。而大媒体把人们分成掌握渠道和不掌握的,单向的媒体组织和受众。和大工业一样追求规模经济,上规模的手段就是标准化。

无论客户想要什么颜色的车,福特都只给黑色。无论受众想看什么,媒体也都给一样的报道。看久了,他们就会觉得自己想看的一样。还会觉得自己想过一样的生活。电影《猜火车》开始,主人公暴走咆哮:“选择生活,选择工作,选择事业,选择家庭,选择他妈的大电视……”本尼迪克特著作《想象的共同体》强调,报纸如何塑造了现代民族国家。

福特是模仿屠宰场建立汽车流水线。在媒体工作中,新闻的死猪也排队通过一条无形的流水线。我当编辑的时候,也曾经严肃地考虑过,我工作的意义是什么呢?新闻理想、人文关怀?nononono,我工作的意义是在每个月5-10号、20-25号之间填满我负责的版。

1p约1300字,半p的稿子约600字。一句话能说清楚,要扩成600字,一万句说不清楚,也要缩成1300字。那几天亲爱的唐果(美编)同学经常把A或B或C样pia我脸上:“再删两行”,然后再被亲爱的格格(校对)同学pia我脸上,“编辑符号规范些”。

好吧,我承认,我犬儒,有的同行还满腔热血,但他如果不能在截稿期前编出1300字倍数一类的东西,他的新闻理想和人文关怀就发不了。那是一家半月刊。女同学一月来一次姨妈,我一月来两次。以前还做过周刊,一月来四次。我没做过日报,但知道他们会轮班,我想,一周两次姨妈,是人类的极限了吧。

但在最上游,新闻家猪不多,大部分是野猪,四处乱跑,名人不会每隔一周半个月集体婚变、嗝屁,拉登撞世贸之前不会开发布会,每年9.11撞一次。怎么标准化呢?答案首先是疲于奔命。媒体人都同时患有信息强迫症和重度拖延症。你们知道我们为新闻理想,牺牲了多少睡眠、健康、家庭和性生活么!但是就挣这么一点点!摔!太尼玛坑爹了!

还会进行客观中立的加工。基于前述的逻辑,竭力讨好所有人,讨好占大多数的庸众的廉价的感情和感官刺激。中国古代大媒体领先世界,所以国民性兼具戾气和中庸,鲁迅先生所谓“永恒的看客”和“男人看见像女人,女人看见男人扮”的艺术。

采访对象也会给出客观中立的结果。当人们面对媒体,或者预估到可能面对媒体,行为模式就会改变,因不同的诉求和情境,或伪善或偏激。以电视媒体之强势,尤为明显。摄像机黑洞能让光线弯曲。马克•科兰斯基著作《1968:撞击世界的年代》强调,电视如何推动始于1968年的世界性骚乱。1981年美国一个神经病为了把妹,在摄像机前刺杀总统。

互联网早期是网络大媒体时代。设想人的音量能传过半个地球,耳朵不会被震聋,或者能听到半个地球以外的人说话,效果是一样的。这样就能救下千万条好汉嘛?不能。因为有很多人同时说话,比如“螃蟹太好吃了!”只能听见一阵嗡嗡。于是有门户,然后是搜索。但仍然分成信息供应商和受众。但姨妈越来越淡,第二代搜索算法基于受众的人工链接。

逻辑上最终导向SNS,更更高级的自媒体时代。全世界所有口味相投者联成一个社群,当有人不幸吃到毒草,即使旁边没人,凭最后一口气拿起手机,给所有友邻留下遗言:“啊,有毒!”他死得其所。非友邻不会收到,但他们不爱吃这种野菜,也不会中毒。

核电站的原理是用控制棒吸收中子,将链式反应抑制在稳定水平。SNS上每个人的全部友邻就是他的人肉搜索兼控制棒。信息源和受众重新融合,人人又是他人的搜索和控制棒。原本被大媒体作为杂质过滤的个性、专业信息反而能传播。异趣、专业信息被分流,无趣、不专业,特别是大媒体的标准化信息将被过滤。从而既获得高能信息,又抑制信息爆炸。

这才是真正的自媒体。已暂露头角。如今大媒体人奔命到现场,经常会发现,有自媒体先到,因为原本就在那里,还配着苹果或三星的全套采访设备。

在这个过渡期,有群老大媒体出来的人宣称要做自媒体。元芳,你怎么看?这位作者,你前面都说了扯淡,还问什么问。

未来没有大锅饭,人人都是自媒体,但还会有人比别人强,甚至有时比大媒体时代最强还强。但最不可能是大媒体人,因为他们所受的训练与社群要求的正相反。

只有个性、专业的信息能传播,所以最可能是专家和小强。不是如今这些天天在媒体上蹦跶的砖家,横溢加侧漏的心灵鸡汤,是真的术业有专攻、内心很强大。当然这不是什么新事物,如前面分析,只是回到文明的起源。那时没有强制权威,权威完全来自经验和魅力。改变的只有空间,地球成了一村。

媒体新旧也不能按时间划分。《经济学人》有一百多年历史,基本面是信息源,也采集素材,但挤出的是奶,不像行业整体,嚼吧嚼吧吐读者嘴里。贝爷威武,这个屹立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虽然已和探索频道解约,但我们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

他们不会自称或被称为自媒体,首先是对自己的兴趣和专业投入,所谓自媒体是自然的延伸。贝爷会叨着蜥蜴或者别的神马,惊奇地说:“我是那个啥?”一个专家如果让传播喧宾夺主,损害业务,成了砖家,最终也会损害传播。

也许这些老大媒体人出来晚了。中国互联网已有十五年。按摩尔定律,世界已经颠覆了十次。十五年来,网络草莽英雄换了一茬又一茬,很多人完全没有媒体从业经验,还有一些在大媒体首发,主要通过网络传播。

但大部分还是依赖渠道,也就会随着渠道的兴衰,一种网络媒介,论坛、博客、微博,一个网站,甚至一个公共事件的兴衰而兴衰。我孤陋寡闻,十五年来在网上屹立不倒的男人只有方老师,他是专家,十年来在网上屹立不倒的女人只有苍老师,她有人文关怀。

和菜头也算比较久的,他写雄文《卓越的担当》时,我在豆瓣和友邻评价,意见领袖,就是发现群众向某个方向前进,就一溜小跑,跑到群众前头。最近他又洋洋洒洒一篇雄文,说碎片化神马的,要闭关休整。

我的理解,他成名的博客时代,碎片还比较大,能追得上,微博更碎片化,刚追上一队群众,要喘口气,我擦,另一队又向另一个方向前进了。微博正文只有140字,但可以挂长微博,能比老大媒体还长。看起来没有老大媒体固定的出版周期,但如果追随大媒体模式,那就时时刻刻来姨妈,真的要用绳命写作。

其次微博实时透明,类似电视早期,有引导语言暴力的潜力。老大媒体想兜售“他妈的大电视”,还循循善诱,微博上的侏儒大媒体只兜售语言暴力,就赤果果。都说体制压抑创造力,但一定程度也压抑了一些人的愚蠢。和菜头还怀有博客时代的温情,秀下限自然完败。

大媒体人要转型专家,什么都缺。缺积累,郭士纳说,企业在季报的90天内只能管理现金。同理,媒体在15天内只能管理形式美和劳动强度,达不到逻辑与历史统一。再往上,你没有25年经验,而是一个经验用25年。更缺心态,耐不住寂寞,一天不被关注会死。而入门平均要800小时,熟练要10000小时。不会倾听,表达和表演欲太强。他们的创业和闭关宣言就是证明。

个人观点,不管营销潜在投资人还是客户,应该聚焦自己的竞争优势,自媒体成不成和一家自媒体成不成是两码事。中国互联网创业史上所有宣称“十亿人有1%”如何如何的,全嗝屁了。这还是媒体style,迷恋贴标签和戏剧性。明万历朝文坛健将汪道昆申请报销,也写华丽丽的散文。张居正看了极其不爽,表示“芝兰当路,不得不锄”,让他退休。

理想主义很好,只是死得快。务实的一条路,是将老大媒体资源体外循环变现,很多人早就在走。但这和自媒体没什么关系了,当然也可以拿这个做噱头。

开张吆喝还可以理解,闭关也要书以明志,就太装逼了。决绝不必多言,走饭就一句:“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而明志显然打算回来。这点名都放不下,怎么安心读书?一溜小跑来的信众没有忠诚度,回不回来,都回不来。“子龙啊,我们都一把年纪了,都是靠着一些美好的回忆活着……”

老大媒体和自己下的自媒体蛋居然打起来了。这是反动派的内部矛盾。恐龙灭亡前夕急剧进化出很多类型,但都不具进化的意义。自媒体这个词将很快消亡,给大媒体粗制滥造的无数僵尸词再添一个。

大媒体模式还将延续很长时间,因为它创造的受众还有很多,同样改造技术容易,改造思想难。“感谢xx,教会我独立思考……”。上帝让他灭亡,先让他疯狂,他们被大媒体泯灭天性,不会操作人肉搜索和控制棒,面对越来越多的侏儒大媒体,越来越短平快一溜小跑,越来越无所适从。砖家说早上不能空腹吃喝。你追我赶,狼奔豕突,还是原地不动。互联网鬼打墙。微博三年兴起过多少热点,有几件有结果,成了事?

什么时候再没有热点,微博就进步了,网络就进步了,国家可能也进步了。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DoNews新锐作者/人造天堂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