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18日

今天在维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看到一则报告:"10月17日,日相小泉任内第五度参拜供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令亚洲人民担忧日本军国主义复苏。"据官方评论,小泉的这一行为使原本有所复苏的中日、朝日等关系再次降临至冰点。想起,以前在环球杂志中看到的,美国方对日本的参拜靖国神社行为,是没有关注的,其中的一条分析是这样说的,美国自视甚高,对日本的参拜行为不屑一顾,换言之,即使日本军国主义复苏,尽管美国也曾受过珍珠港事件的羞耻,但它最终以两颗原子弹的重磅回敬了日方,使日方在很长一段时间即使在今天也依然有唯美方是瞻的影响和倾向。
有所感想,写下此段。

2004年09月02日

  又到9.1交学费了,虽然名义上实行了一费制,但一费之中可以包含诸多费用,比如:保险费、书本费、学杂费、延点费等项。有一个老头,带着自己的外孙,有些犹豫地问:延点费是什么意思?延点就是下午三四点放学以后家长上班,没人接孩子,孩子留在学校里,女教师回答。老头说:我没事,退休了,可以接他。女教师平静地说:也可以,完全自愿,那全班就剩下你们孩子一个,你每天下午来接他吧。
  表面文章是自主自愿无懈可击,实际上呢,这样的作法是把这个不愿交延点费的孩子从所有的孩子中孤立出来。你如果心疼自己那点钱的话,你就在每天下午三点的时候,让你的孩子独自一个人走出学校的大门。所有的孩子都在目送这个不愿交延点费的孩子。你爷爷是在学校门口等你,但是你失去了整个集体,失去了所有的同学,你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老头当然把钱交了。还无话可说。

2004年08月28日

  随意说说,花了3天时间,看了大约三分之一的《大》书,一个字:累。如此冗长的篇章,写它的人不怎么累,倒是读的人才真的很累啊,正如大赛在即,场上的运动员不紧张,而场下的人无不揪着一根心,或者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道理差不多,呵呵
  如此冗长的篇章,似乎有些赚稿费的嫌疑,不过老实说,写得还算可以。在较为通俗通读的情节之下,隐含着一种内涵,一句话——生命臻于最浓烈的境界。再回想,花这么多的时间,就留下这么一句,值还是不值?
  以本人偏见,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凭空当然无从说起,不过在情节的映衬下,这句话就显得有些深意并似可捉摸。窃以为,那时光保贵,如果手头非常充裕,当然指光阴啦,那读读也无妨,反正是晒着太阳忽悠忽悠,多看点也不伤神;如果是业余时间来读的话,还是不看为妙,因为这并不是可用来消遣的,而是更会增加疲劳,可谓雪上加霜。
  最后,叹口气——哎,太长啦!

2004年08月23日

  最近适值奥运时段,在场上运动员教练们叱咤风云的时候,也有一批人在不亦乐乎。这帮人就是,电视解说员。每一场比赛,都少不了解说员的大驾光临。由于央视直播,自然是作为央视当家当红名嘴们出来亮相。

  然而这些人,实在太不敢恭维了。尤其是在中国队的比赛时,原本比赛看看还不怎么地,双方打得也不错,有声有色,哪晓得给这些蹩脚的解说员一解说,简直大闹胃口,尤其是那些个“孙正平、韩乔生之流”,什么嘴脸啊,这些天,对这些垃圾嘴是深受其害,深有体会,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多么的蹩脚和糟糕透顶,恨不得把这么些“吃干饭的家伙”摁在地上,狠揍一顿。是谁让它们跑过去,让我们14亿中国人的耳朵饱受如此折磨?严重抗议。央视的播音员全死光了。如此解说,不如不说。

  几年听下来,唯一可以接受的解说员,大概就是黄健翔了。可惜这次没听到它平直理性而不乏激情的解说。

  言语可能过激,但确是发自内心。

2004年08月22日

  据说真正会看书的人,能从书里看到很多。可以看到历史,可以看到未来,可以看到哲理,可以看到人性,甚至还可以看到自己,就看你想看什么了。也许阅读正是一面镜子,你在看书,书也在看你,看到最后的时分,亦如周庄化蝶,或似黄梁一梦,无数辛酸笑泪,只是化作相逢一笑。
  呵呵

2004年08月21日

  开展体育运动本是为了强身健体,可世上竞技类体育项目的职业运动员,除了打打太极拳的,哪个不是带着一身伤病退役?而运动员的寿命较之一般人来得短已是公认的事实。可见体育这东西,一旦变成一种争取饭碗或荣誉的手段,就必然走向最初健身目标的反面了

2004年08月19日

  我们经常听说,江湖的九大门派围攻哪里哪里,掐指数来,此九大门派应是:少林、武当、峨眉、昆仑、雪山、华山、青城、崆峒、点苍
  武侠小说大抵可分三类,第一类偏于神魔小说,多飞剑取人、撒豆成兵的奇迹;第二类偏于历史小说,借用一定的历史人物与事件来驰骋想像;第三类虽出于虚构但并无神怪

  武功是武侠小说的最突出的标志,武打是武侠小说最精彩最蔚为壮观的场面。论拳术有拳、太极拳、八卦拳、内家拳等,论剑有武当剑、达摩剑、七星剑、越女剑等,论功法有拈花功、神行功、吸壁功、轻身功、铁布衫功等。再有十八般武器的眼花缭乱,加之纸上谈兵的自创武功,如“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等。
  然而,武功中最厉害的并不是武功。在《多情剑客无情剑》中李寻欢与上官金虹的比武中,一个是“手中无环、环我两忘”,一个是“刀上虽无招,心中却有招”;在《神雕侠侣》中杨过练的从玄铁重剑、到木剑、到吹气成剑,也是达到人剑合一的地步;《倚天屠龙记》中坐枯禅的三僧,几十年枯坐下来对外界事物恍若无神。可它们比起天机老人的“无环无我,环我两忘”,又都差了一截。这里比试的不是勇力或招式,而是对武学理解的境界的领悟。

2004年08月17日

  当我们看着运动员们在场上奋勇拼搏、抢金夺银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个令人血脉贲张、热泪盈眶的经典镜头出现在你眼前的。这是因为:

  这里是勇者的游戏;智者的天堂;更是强者的舞台。这里既是造梦的工厂;又是造星的剧场。这里有最精彩的演出;这里也有最动人的故事。这里不乏极其精彩的演出,却亦偶有非常沉闷的比赛。

  这里常常上演强强对话;却又屡有实力悬殊的比赛。有人从这里黯然跌倒;也有人在这冉冉升起。有人为了名利而来却铩羽而归;却也有人为了自尊而来载誉而回。有人使尽阴谋,却一无所获;却也有人光明正大,却屡屡登顶。有人就此跌下神坛,却也有人从此成为天王巨星。有人从此名声扫地;却也有人在此一举成名。

  这里靠实力对话,但却总有人爆出大冷门。没有谁能在此常胜不衰;却总有人在感叹命运的多舛。有人对它的记忆充满痛苦与遗憾;却也有人对它的回忆满是欢乐与欣慰。有人勇往直前,屡败屡战;却也有人临阵退缩,一挫即止。有人在此功成名就,却也有人在此掉下无尽深渊。有人狂欢大笑;却也有人泪洒疆场。

  四年光阴一挥别,对于四年前在南太平洋举行的那届盛大的悉尼奥运会,相信大家还记忆犹新。那一次,发生了太多太多值得记忆的事了,也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意外”。不过,最令我难忘的,还是铿锵玫瑰的突然瘁死以及中国龙的猛然爆发。

  做为一个现代人,奥运早已深深地印入了我们的心头,直至深入骨髓。谁能对它漠不关心?谁不为自己的祖国加油助威呢?记得斯时,亦曾天天对着屏幕,一次次地高喊欢呼,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使自己那强烈的爱国心得到一种行动上的发泄,一种精神上的满足。

  奥运,向被视为没有销烟的战场,其实那只是情怀上的一种寄托罢了。它不过是和平年代,早已远离战场的人们发泄高昂的爱国情怀的一个场所罢了。虽然我一向都说:别在一场体育比赛中渗杂太多的东西,要还体育的本来面目,不需太计较得与失。然而,每每到比赛的时候,谁又能真正超脱出来呢?谁又能真的不为自己国家的成功失败而欢呼或揪心呢?我们都是凡夫俗子,自免不了都有七情六欲,还没到对得失淡然处之的超然地步。

  末了,就祝《义勇军进行曲》那雄亮的曲子,更多地在古老的欧罗巴上空奏响吧!深切地希望,能更多看到地五星红旗在雅典娜上空冉冉升起情景。

2004年08月16日

  每当大赛在即,人们总把目光投向领军人物。在团体比赛中,领军人物的发挥与震摄作用更是起着至关作用。而一旦领军人物有伤或状态不佳,也似乎非得派遣上阵。反过来说,事实上即使它活蹦乱跳状态正佳,难道真的就会起到人们期待的作用吗?

  是什么力量把这些受伤的领军人物硬生生推向赛场?显然不是喜爱它的球迷们,因为他们知道健康比荣誉更值得珍惜;也未必是一个主教练,因为它应该知道冒险的代价;我想,这股力量,就是对比赛成绩的过度追逐,对国家荣誉的不恰当的推崇。脆弱的不是受伤的领军人物,而是某些人大赛时的神经。

  在失败后,总有些人会尝试着寻找问题的症结和根源,比如已经有人设想,如果经验丰富的**参赛,是否可以避免这样的悲剧。但世间很多事情都是相对的,比如关于年轻,既有莽撞无知,也有年少老成;而关于年老,既有老而弥坚,也有老眼昏花。说这些,只是为了劝诫人们不要在失败后做太多的假设,或者去试图寻找背后的罪人。人生没有假设,一切也无法重来。

  但如何在减轻运动员身上的压力,却是一道函待解决的难题。很多时候,教练员总是在上场前告诉运动员别紧张,要放松。但如何不紧张,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