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4日

KESO是个完美主义者,所以,还是在今天的BLOG里好好的把他对我和刚刚BETA2周的YOBO.com批评了一下,一直以来,的确是不敢见人的,更是不敢见他的,洪波的眼睛揉不得沙子,更何况,现在的YOBO,也许还块沙地

东拉西扯:友播和长尾的过滤器

http://blog.donews.com/keso/archive/2006/12/14/1096218.aspx

这几天,一直在听取很多用户的意见,许多来试用的,都是业内的朋友,也是极其熟悉PANDORA(潘朵拉)的,做YOBO这半年,每周去5G,一直有间或给洪波看一些阶段性的产品,他总是坐在我左侧,刁着一根香烟,斜睨着小眼睛,烟熏缭绕得看着那些比现在更不成熟得东西,大摇其头,偶尔心情好了,赞许两声,对我这个同样也是完美主义,怕丑羞于见人的人来说,秀那些毛坯的产品给洪波看,本身也是一种顽固,好像他一直教育我,要早上线,要早见人,可是,真的真的,直到11月底,东西才差不多可以让人用用

许多朋友留言给我,说我们抄PANDORA和同样正在BETA的ILIKE,ALLEN(我的创业伙伴也是YOBO的CEO)和我,一直以来都很诚恳得对所有人说,我们现在的确是在抄,国内没有这样得服务,而又真的很好,没什么不能学习的,而这半年,深深知道,这样的“抄袭”并不容易,我们能看到的,永远只是表面,表面功夫做足本身已然不易,更何况,那神奇的"BOX"里面究竟装了什么,谁也不知道,于是从一个简单的想法开始,去研究,去学习,做音乐的,做技术的,做产品的,许些人攒在一起,那些没日夜的日子,才能有现在一个还很初期的东西出来

洪波的文章很犀利得指出了许多现在的问题,有些甚至是致命伤,一切都在努力中,PANDORA足足努力了7年,YOBO只是6个月尚在孵化中的幼小生命,最近这些日子,中国的音乐网站,活得真的不那么好,做盗版下载的被官司整的一蹶不振,最大收益于盗版下载的百度MP3,一场场官司中,险中求胜,不知道音乐网站真正的坦途在哪里,而摸索和坚持成为一切值得去努力的动机

真的很冒险,在线音乐,还不提供下载,YOBO并没有想过试图和中国用户的下载习惯对抗,只是尝试去建立一种或许可以被用户接受,也不与产业链为敌的全新的音乐服务体验,一切都在尝试。KESO在BLOG里面的批评毫不留情,无论如何,也得做好一点,才对得起洪波同志这么久以来的关注和挑剔^_^

www.yobo.com

2006年11月09日

竟然一夜读完了一本书,我不知道究竟是因为失眠所以才读书,还是读了这本书才失眠,书的作者,如今回想起来,竟在一年前曾经因FRANK来北京出差,曾在知春路沸腾鱼乡一桌上吃过饭,若不是在自序中看到“九帮网”,我想,恐怕至今也未能回想起来

不得不承认,很久没有一本书,能让我这样沉下浮躁得心境去阅读,直到前日逛卓越网的书籍销售排行榜,点击定购了这本曾经在电视节目中看到被推荐的书。《圈子、圈套》;作者王强;算起来,或者能算一个是骨灰级的外企高管,如今脱离了那个圈子自己创业,忽然想写点什么,创办的九帮网未有什么名堂,他却因为这本书成为了畅销作家

书的语言很平实,极细腻,细腻得有些不像男人的作品,却无处不成为他十年跨国企业混迹的佐证,也是销售人员惯有思路的佐证,这些平实细腻的描述,竟然引我记起许久不曾想起的人和事,或者没有这本书,有些人,有些事,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那么清晰的想起,踏入职场,直至今年暂离职场开始创业,8年有余,期间经历的各类企业,竟似泡了冰糖的山楂一般,串成了一串,其中间或有两颗山楂是烂了芯得,酸甜苦三味自是混作一团;算起来,竟然前后阴差阳错,与4家500强企业有过职场瓜葛,尽管其中一家是中国的,许多东西难以言尽的,的确在一本职场小说中一一展现。

勾起许多画面:打拼终端市场整个夏天顶着38度的烈日骑着自行车满城跑的日子;为了立足成天揣摩顶头上司一句未必意味深长的话的日子;带着小小的团队按照小时计算通宵出活的日子;抱着厚厚的压根不会有人仔细看的标书去开标的日子 ;身在微不足道的职位去上海开会被叮嘱必须住4星以上酒店的日子;年少得志一夜之间从众人羡慕的位置沦为被判出局结局的日子;一堆EMAIL里部门之间口舌之争抄送级别不断升级的日子;因被人陷害懊恼也因被人提拔而喜不自禁的日子;周旋在N个利益团体之间装腔作势还得不动声色的日子;笑着不动声色说话脑子里已然连打4个弯的日子;还有那些看似比同龄人成熟许多实则幼稚得不行的日子……如今,过着离开这个圈子的日子,谁又知道不是进了另一个圈子呢?然而有一点是不用怀疑的,“套”永远是自己心甘情愿给自己下的

看来今天健身房2小时痛苦撕拉的综合形体课算是白去了,本指望折腾得精疲力尽,能让一向晚间不能安睡的我老实入睡,谁知到带着一身酸痛满脑怪想的失眠更加难熬,究竟是谁害的呢?

2006年09月01日

 

今天,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让我们沉迷于打造华人可使用的PANDORA的团队突然惊醒,雅虎竟然推出了“音乐DNA”的服务,于是众人立刻试用了一下,几道简短的心理测试结束后,一些看似和性格相关的音乐推荐,让大家长长嘘了一口气,无疑,在互联网缺乏创新的时代,一个理念的悄然走漏,引发的匆匆上线,让正在沉醉开发的人们感到惋惜,竟然还是在这样响当当一个门户身上发生的事情

也许是万幸,注册公司商标的时候,一起注册了“音乐DNA”,但一切的线索,让身为我无法相信这仅仅是巧合,一样的产品名字,几乎国际上都不曾商用过的音乐与性格心理模型的成果,和与音乐DNA几乎没有相关性的后续产品,猎头传递的面试者的信息,近在咫尺的OFFICE距离,许多事情,只是这样……

有些郁闷,给洪波电话,KESO边开车边安慰,他老人家一语惊醒梦中人,再沉心一个月,好好的做产品,无论别人怎样,我们依然还是要专心的走自己的路

我相信,每一首歌曲有着唯一的音乐特性,每个人都有唯一的性格特性,这与歌曲可以怎么分类无关,与人的分类也无关,只和人们为什么喜欢他们有关:),所以,埋头继续所我们的事情,为门户让条路先……

 

2006年03月08日
落幕,所有的舞台都要迎接落幕,一个网站,6周年的聚会,聚拢了1000人,落幕之时我不知道众人是什么感受
 
对于办聚会,我是有强迫症的,作为刘韧的朋友,客串这样一场聚会的一个角色,帮忙招呼他的朋友以及我带来的朋友,虽身为局外人,依然还是有强迫症的,深知办一场聚会的辛苦,所以也就尽心尽力的分担
 
炳叔,在之前的一个月,是极为辛苦的,在办公室见他埋头理名单、接电话,啃着汉堡继续理名单,接电话,的确不易
 
有时候难免想起自己办会的经历,关于人,关于环节,关于流程,关于布置,关于每一个细节,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曾经的那场万人聚会,持续一整天,生生忙了1个多月掉了半层皮,落幕后,无尽的虚无,人仿佛散架一般。反过来再思考,似乎已经忘了当初办会的初衷
 
所以,无论如何,既然这般辛苦,还是要感谢费心费力去做这些事情的人
2006年02月25日

今天的三个选题,着实吓跑了人,从吃饭的时候开始,大家就絮叨着洪波太狠,4大门户的财报、TD-SCDMA会给谁发牌照,AOL是不是会再次进中国,话题大而沉重,让人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轮到我,我说,“自打我进了这个公司,总有人会问我:3G什么时候上?,我真的真的不知道!”,于是大家哄然大笑。很佩服朱辉龙同志,能看的进去那些成堆的数据,逐个评说,这次终于不是老白第一个发言,打破了常规。
 
每周五,审美疲劳得跟刘韧等同志们吃饭,审美疲劳得吃一样的菜,3月7日,竟然还是审美疲劳得选在”万年大丰和“用餐。听说之后,立刻有想要晕倒得感觉,怎么办,这里就是饭堂:)
 
这两天去深圳和广州,只呆几日,其实很多人想见,但是我知道来不及,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总觉得像个新闻牲口,RSS上,每天业内新闻几十条,两天不看就上百条,关于内容,分不清真假,记者们创造新闻的能力日益强大。
 
网上,大龙同志,跟我谈及他对成长和财富的观念,虽然他身在地产届,却让我我忽然想起身边的一些朋友,在自己和别人身上看到一种叫做差距的东西,其实是很可怕的,更可怕的是,这些日子总是不停的看到这些。我不得不承认,这种差距的存在,却也不得不去弥补。感受自己的无知,也并非所有人都能体会。
 
以自己为圆心,给自己画圆,外围越大,越让自己看清自己不明白的其实还很多。

2006年02月18日

看到老白的也说5G评论”,所以写下这篇文字

每周五晚,很老实得来到5G,参加这样一个地下活动,很多朋友问我,怎样才能参加,如何才能被邀请,应该怎么去,我知道,很多DONEWS的朋友、关注刘韧的朋友,以及KESO的FANS对5G评论充满了好奇。然而,我想说的是:一切就是参与

不需要任何邀请,没有任何门槛,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跨进5G的门,但有一点我必须要说,5G是没有旁听的,因为刘韧不会给任何人旁听的机会,哪怕你坐在地上,也会被他揪起来发言。每周,总有几个朋友是必到的,除了刘韧和KESO是主持,非不得已不会缺席外,朱辉龙老白很神奇的竟然一次也没有缺席,不得不说,这是很不易的事情,王乐炳叔赵文超霍矩董露 是常客,当然,王乐和柄叔是DONEWS自己人来着:)

老白也说5G的评论里面,有一段话,及其到位,我想应该可以代表5G铁杆评论人们的心态"如果这一周你没有关注IT动向,或者关注了但没有思考,那么,你的发言就会言之无物。尽管大家嘴上不说,其实心里都在为你打分。不幸的是,刘韧很喜欢让我第一个发言,因此每次我虽然只带着一张嘴去,仍然觉得很累"

同样,柄叔写过一篇文字,我印象深刻:“混什么别混5G ”:表面上看,你来5G可以就是喝喝茶,同刘韧Keso见见面,换几张牛友名片,听听大家乱炖News,还可以蹭饭,除了没车马费,同混中国大饭店的新闻发布会,没啥区别。实际上,由于“平等、自由、互助”的Donews精神,所有来过5G的牛友都知道,刘韧会把目光范围内的所有人,都拎出来Q&A。

和朱辉龙交流,我们认定参与5G的最终精神叫做“坚持”,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路程不计远近,周末放弃HAPPY,始终坚持如一当一件事情来做得。很多流水和特邀的朋友参与之后,会感慨,收获颇丰,然而能坚持的,毕竟是少数。而我内心一直相信,也有些是缺乏一点勇气的,每周围绕圆桌排排坐开的朋友,来自媒体、网站、无线互联、通信、游戏、软件等各个领域,虽然未见得都是集聚深度和广度的专家,然而多少总会遇到自己未知领域的话题。想在每个话题上都言之有物,非真刀真抢所不能。
 
老白每次坐在洪波左手边刘韧正对面,对他而言很不公平的一件事情,就是每次话题总是从他开始开刀,如果参加过沙龙就会明白,这多少有些高难度,同时也是令人紧张的事情。而我,恰巧坐在洪波的右侧,除了洪波的总结发言,每个话题,我便是最后一个评述的。这是另外一种痛苦,当十来个人就该话题逐个发表过评论后,我还必须绕开和别人相同的评论点,给出一些大家都没有提及到的观点,而通常,其实该说的也已经说得差不多了。
 
不知道,说了这些之后,有多少朋友会因此来5G或者不来5G,但我很高兴因为坚持做一件事情而积累下来的经历和朋友。

2006年01月22日
关于余华,听过不同人对他文字的评价,可怕的是,所有的男人,无论老的少的,二十的四十的,终会有同样一个结论都指向“眼泪”,人说开卷有益,我太久没有开卷,为了众男性对余华如此统一的评价,终于再次抱起了印刷品,开始想要结束自己过于浮躁的生活
这次是《兄弟》,洋洋洒洒数页关于15岁的李光头厕所偷窥女人屁股的描写后,我开始明白,这是太真实的东西,最近,我时常言语中不小心会念叨出“经历”这个词,还惹了人反感,而我十万分相信有些东西,有经历,才有感受和共鸣,这是一种无法替代也无法言传的东西。关于偷窥,我一个女人,没有经历,然而关于那样男女厕所的结构的细节,却真真切切得留在我的记忆里。
 
然而,为什么会哭?为什么逃不过眼泪?一个彻底流氓的李光头,一个忠厚老实的宋钢,既不同父亦不同母,动荡而血腥的年代却成了内心仅有的温存,两人成了真正的兄弟。回想,关于那个时代的夫妻,关于那个时代的爱情,关于那个时代的流氓,关于那个时代的伟岸,关于男人和女人、关于妻子和丈夫,关于父亲与儿子,关于生存和死亡,一个令人绝望的年代,鲜活的人群、扭曲的人性,我想,无论如何总有一处会撞击到人的内心,因为总有那么一点,会唤起属于自己的经历。
 
为什么会是兄弟,也只是因为那些共同懵懂着走过的经历,想起几个成语:“同病相怜”、“臭味相投”,“惺惺相惜”……,中国文字的表述能力总让人感到自己苍白无比,无论如何,共鸣是必须的,我们渴望共鸣,宋钢如此厚道,却因此和李光头这个小王八蛋建立了深厚的兄弟情谊……
 
 
今日,和MAGGIE聊到快后半夜,这也是两个女人的惺惺相惜,不用赘述多余的体验和感受,久违的轻松和惬意。会称呼个别女伴为姐妹,某些日子,我也问过自己,性格差异如此彻底,如何就可以成了姐妹,现在深刻明白,相濡以默的东西不可替代。
 
回家,已经凌晨三点,翻看了老妞的SPACE,有很多惊讶,却没有太多感慨,于是,给她留了段一段话:“我已经没有办法去对身边的人说,这个世界会公平,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公平,这个世界上,其实很多人是为了别人在活,想要为自己活,其实身不由己,坚强是唯一的出路,可依靠的永远是自己“,我知道,她的文字并不是写给我的,而于无声之中,已然有了一点默契,我想,或者我可以明白她,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些些可以相通的经历。
 
今天,应该会拿到余华的《活着》,继续期待……
 
2006年01月18日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告诉我,《金刚》很值得一看,我也有盲目从众的一面,竟然怀疑起自己个性化的品味和判断,一向对于美国科幻类大片提不起兴趣的,也巅巅得买票跑去了电影院
 
影片放映前的广告,吴帅哥提醒我,说他只剩2张纸巾,说是这个片子许多大男人看哭了,我其实也困惑过,我没告诉他,我自己也带了纸巾,这是我在网上看了一些评论后特地去公司售货机投币买的。然而,询问了飘飘,她说她没觉得有什么好哭的,我又立刻倒戈,基本上,打动我的程度应该也可以打动她。
 
3个小时的片子,东方广场下影城的豪华厅暖气倒让我直往羽绒衣里面缩,画面很棒,音效很棒,特效也很棒,不过,说真的,这年头,好像每一部大片都这样。憋足了劲等着感动一把,白耽误了我那一包躺在皮包里面的纸巾,吴帅哥问我,那什么样子的片子才算让人感动,我想了想,说《和你在一起》,其实我当时还想起了《美丽的大脚》,可能很土吧,可是真的真的开始对特效审美疲劳,唯一的让我乐意去看的特效大片,也许就是《哈利波特》了。
 
老实说,金刚要表达什么,我真的不知道,片尾,当那个被野心吞噬的导演对着金刚庞然的尸身说“不,他是被美丽杀死的”,那一刻,我真的想笑,难道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已经匮乏到没有发挥的空间,非要牵强的给个大猩猩来段野兽对美女的痴恋么?片中的男主演挺帅,很像《勇气》MV里面的那个在纽约的已婚男人,在《金刚》里面为了爱情爆发出来的勇气也令我瞠目,我承认,这样的男人是让人没法不感动的,然而,铺垫如此平淡的爱情,竟然可以让这个文弱作家如此,真的也缺乏对我的说服力,我想知道,为什么?凭什么?
 
另外,很恶心骷髅岛那些人,很恶心悬崖下那些异形,比起来,哈利波特真的好看太多,不喜欢一部片子从头到尾都是破坏,那些侏罗纪时代的恐龙和7米高的猩猩,除了厮杀就是破坏,山谷断裂,巨石翻滚,人、车、楼如同天地大冲撞一般脆弱,真不明白有什么意思,满耳都是轰轰作响,难得片刻得宁静,不超过2分钟,立刻被巨响再次打破。美国人就这么喜欢暴力?
 
《金刚》我眼里并不值得看的一部戏,当然相对起《无极》,似乎又好一点,毕竟长了一个小时,特效好了太多,情节至少也是明朗的。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那么,还是值得看的吧:)
2005年12月01日

互联网本不是个行业,我经常这么和朋友说

来到上海的时候,特意在紧密的行程中去大众点评的网站拜访了一下,不仅因为是合作伙伴,更因为,我内心一直乐意去和立足的互联网企业去交流,一直也深信,可以扎根的传统领域的互联网应用,会是极有生命力的,当然不久的将来的无线也会是。

新浪,在我看来,本质上是个媒体,我们不得不承认,媒体是新浪的核心竞争力,媒体的重要特征是广告收入为根本的支撑,无论是电视、纸媒、电台还是其他任何形式的媒体,纵然无线的收入在新浪的财务报表中占了近一半的分量,然而,媒体是其核心的本质,至少目前依然是

携城,用了互联网的概念在纳斯达克上市,但相信每个人都很清楚,这是根扎在商旅,服务于商旅领域的企业,并且成为纳斯达克及其有生命力的股票之一

易趣、淘宝,零售业模式在互联网新的延伸,虽然淘宝的砸钱方式令不少人质疑,然而要在互联网的零售业态上站稳脚跟的立足点,还是其根本的产业特性所决定的

盛大,游戏,如果我们可以把单机游戏当作一个传统产业的话,那么盛大无需多言……

音乐网站,电影下载网站,和音像店一样,面临着版权问题,一旦解决,也和音像店一样在卖歌,所不同的时是,音像店是用盒带和CD来承载

和大众点评的朋友聊了很多,也听他们在办这个网站遇到的各种问题和趣事,他们的商业模式,比较清晰,虽然今天因为连续飞行感到非常疲惫,依然兴致勃勃得去听,在上海,也问了一些朋友,模式的推广,目前来看是成功的,我希望他们可以顺利的获得和投资商的合作,这样一个网站,甚至会对整个餐饮产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其实我不知道无线得应用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在行业里面得到实质性的渗透,当然,这是一个多方因素共同决定的话题,无论是运营商的,运营环境的、资本环境的、硬件厂商的、行业的。用户被教育的过程显然相较于互联网用户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然而趋势是不可逆转的

2005年11月30日

原来的BLOG一直在SPACE上,那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来者是友,用于分享,平静祥和。

在IT社区中的BLOG开了不久,写了几篇文字,记录自己对于业内事件真实的心情和看法,内心还是认为BLOG和BBS的环境是不同的,不该有什么口舌之争,BLOG是自己的事情,来者是客,喜欢了就多看几篇,不喜欢了,关了页面走人,不去抨击别人的BLOG,也不喜欢被人恶意评论和攻击。

看了很多跟贴评论,大多数是友善和交流的,有些也是在别人家房门口撒泼的,玩BLOG是不是也应该有规则呢?我还没有研究仔细这里BLOG的全部功能,不知道是否可以删除一些BLOG的主人并不喜欢或者不愿意留下的评论,当是清扫自己的房间了,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BLOG作为社会网络服务体系的一个承载产品,想本应是用于会友,而不是用于给自己添堵的。

如果觉得有共鸣,就留下个脚印,未来的文字,也许由客可变为友,也愿意一起分享,如果感到彼此都不那么喜欢,那么请静静的走开,不要骂街,也不要再来了吧,不必让自己和别人一起闹心。尊重日志,尊重BLOG起码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