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30日

原来的BLOG一直在SPACE上,那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来者是友,用于分享,平静祥和。

在IT社区中的BLOG开了不久,写了几篇文字,记录自己对于业内事件真实的心情和看法,内心还是认为BLOG和BBS的环境是不同的,不该有什么口舌之争,BLOG是自己的事情,来者是客,喜欢了就多看几篇,不喜欢了,关了页面走人,不去抨击别人的BLOG,也不喜欢被人恶意评论和攻击。

看了很多跟贴评论,大多数是友善和交流的,有些也是在别人家房门口撒泼的,玩BLOG是不是也应该有规则呢?我还没有研究仔细这里BLOG的全部功能,不知道是否可以删除一些BLOG的主人并不喜欢或者不愿意留下的评论,当是清扫自己的房间了,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BLOG作为社会网络服务体系的一个承载产品,想本应是用于会友,而不是用于给自己添堵的。

如果觉得有共鸣,就留下个脚印,未来的文字,也许由客可变为友,也愿意一起分享,如果感到彼此都不那么喜欢,那么请静静的走开,不要骂街,也不要再来了吧,不必让自己和别人一起闹心。尊重日志,尊重BLOG起码的文化

2005年11月28日


在一群互联网爱好者甚至狂热者中间,我一度有几天转向,好在没晕几天,开始回过神来,所以,开始有争论,允许差异的存在,所以争论,应该是家常便饭。

在这个网站上,齐集着相当数量的互联网爱好者,或者是IT从业者,所以,我们及其频繁的会看到几个关键字,首当其冲,“WEB2.0”、“GOOGLE”、“微软”

坦白说,看到“WEB2.0”这个词语,我就想要吐,我不否认发明这个词汇来划分一个互联网时代的人是睿智的,但是我依然对这个词感到反感。尤其被我们翻来覆去,嚼到已经没有任何滋味的时候,还在翻来覆去的咀嚼,然而,真正的互联网用户并不CARE什么是1.0,什么是2.0,他们只知道,“我可以从MSN上申请一个属于自己写网络日记的空间,并且与自己的朋友分享”


我不反对概念,因为我知道,对于创业者来说,概念可用于推广,更可用于忽悠投资商,但当一个概念出来之后,往往被愚弄的是整个业内的跟风者,于是,大家都不思考了,为了概念而概念,所谓看问题看本质,比如,我们说SNS,这个是个概念,其实,到底是什么呢?说到底,真的土到不行,我来说, 论坛、聊天室、IM、邮件、BLOG(可傻瓜定制的个人主页)、以及基于此做的应用开发和逻辑关系,或者随便将这些服务排列组合,就是SNS,就WEB2.O。


内容产生于用户,这是在BBS公告牌时代就有的东西,RSS在最早我们使用OUTLOOK的时候就有新闻组、BLOG最早的网易就在做个人家园,我还是说,我不懂技术,但我也武断的认为,所谓什么WEB2.O时代,怎么都是有点自欺欺人的东西,依然有人用这个概念圈到钱,盈利模式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我很实际,从做西祠运营的一年多以来,我就深深明白,有流量就有人群,有人群就有广告收入,至于什么样的个人功能性服务可以让用户心甘情愿交钱,我不知道,也许有也许没有,但基于个人的服务要做深做好是一定的,从BBS时代就是这样,这样互联网用户才有依赖,,这取决于他们的迁移成本。也许,MSN一年以后,SPACE空间跟我收钱,我会心甘情愿奉上,没办法,我几百人的关系网和上百篇日志,数百张照片全被它掌握着,一个月10块钱也就是毛毛雨了。


所以,我们是否可以踏踏实实的研究用户需求,踏踏实实的研究用户体验,踏踏实实的实现功能差异,让广大的用户简单的知道:这是什么产品,干什么用的的,我应该怎么用,为什么要用?空谈时代、空谈特征、空谈模式,既不是从业者应有的精神也不是1亿互联网用户真正的需求。


2005年11月26日

“感激欺骗你的人,因为他增长了你的智慧
感激绊倒你的人,因为他强化了你的双腿
感激遗弃你的人,因为他让你知道该独立了
感激诽谤你的人,因为他砥砺了你的人格
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智
感激斥责你的人,因为他教导你该努力了
感激使你痛苦的人,因为他提醒你快远离痛苦
感激所有人使你成长的人。感恩节快乐!”

好像前天是感恩节来着,边和DONEWS的常客闲话,边收到倪大美女临下线发给我这段看起来挺深刻的话,谈笑间,打开了一个好友的BLOG浏览,突然,我笑容凝固了,这篇BLOG写在25日,应该是感恩节那日,整篇是关于我的,文字很细腻,也忧愁,一直触动到我的内心,纵然身边一群人正在神聊税务问题,我还是经不住眼框红了一下,直到看到文章末尾写道:”她真的是一个好女孩,一直是这样。所以我会祝福她,就如她会祝福我一样“我抬起头,恢复了笑容,有这样的朋友,是以,感恩……

今天有探讨到一些大的问题,比如喜欢的中国的经济学家,我说郎闲平算不算中国的,众人反对,说他不算学家,顶多算评论家,也有说,他是太大众的,我不认同,我不觉得经济学家非得讳莫如深高高在上,一个人把自己的研究结果拿出来说,说得多了,怎么就不是经济学家了呢,保留意见,但我是不喜欢吴敬琏的,于是各人谈及杨小凯、林毅夫、吴敬琏、厉以宁、张维迎、茅于轼等人,知道一些不知道一些,但我还是执着的推崇郎闲平,逐渐,由经济学家问题上升到经济学家是否需要立足道德的问题,自然要问什么是道德,谈起道德,又演化到公平和人性,我听着大家旁征博引,间或插上两句,比如我认为经济只有规律没有道德,公平本身是不存在的,然而整个过程,忽然发现在座的人不管持有怎样的观点,内心都是善良的,尤其看着刘韧很激动得谈着人性本善,抨击着为富不仁,忽然感动于这样的善良,尽管我依然质疑有多少人真的可以这么想,是以,感恩……

最近,突然接触到太多的信息,扎堆于一群对新产品和新技术及其狂热的人当中,多少有些郁闷,昨晚和猪头说,我是怎样在和合作伙伴就数据库镜像和数据接口的分歧做争取的时候,猪头突然鬼笑,说我竟然在他面前摆活技术,我哪敢,我是技术白痴,所以一个技术白痴和一堆技术狂热者凑做一堆还不至于别人嫌弃,是以,感恩……

2005年11月25日
从前天开始用RSS,因为我开始看很多人的SPACE或者BLOG,这几天,忽然发现原本从来不玩SPACE的朋友开始往里面添自己的东西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我长期写BLOG的感染,或者有抑或没有,但我却是愿意看的。
 
MSN依然晃晃悠悠得登陆,两天不上,眼前就会有一溜晃眼得星星……,
点开PETER的,上面是大量广州汽车展车模的照片,他说,“你不觉得我照得比新浪的记者强么?;
点开猪头的,他在严肃得探讨千万不要跟医院说,”不管多贵的药都行这样的话题“;
点开飘飘的,她居然也我玩起了点名游戏,洋洋洒洒回答了一串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问题;
点开颦颦的,话题很吓人,关于职业赔聊……严肃而深沉;
点开英子的,永远张不大的英子在说,哈里波特跟她一样长大了;
点开ALONE的,是关于他手术后兴奋得和朋友一起游泳的描述,一堆我看不太懂的四言绝句;
点开冰子的,是她优雅且小资的笔触描绘她优雅且小资的厨艺;
点开大胖子的,我就不好意思说了,这个人自从豪言壮语写了一个谁都看不懂却自认为深奥的开篇之后,唯一的大作就是对奥运5个娃娃发表了一番感慨,实在懒得继续关注这个人,哈
 
 
有人说,躲在MSN背后看别人的BLOG仿佛是在偷窥,所以不爱看,也不会去看,我只能说,怎样的心理会有怎样的角度,阴暗的心态,在哪里也是躲在角落,文字对于不同的人而言意义是截然不同的,我喜欢看每个人的BLOG,即使安静得一个人呆着,也可以感受到朋友想要分享的喜怒哀乐,这个时候,人,不孤独
 
好像效效,几天不更新SPACE,我便会知道他感情还算顺利,因为他是一个习惯用文字倾诉的人
好像可爱,她虽然没有长性,可是在她偶尔高兴下厨的时候,还是会分享她的厨房心得
好像婷婷,永远鲜活的女人,一阵消失,一阵浮出水面,间或写点永远都写不完的爱情连载
好像FANG,满世界跑,我却能第一时间了解到她初为人母的喜悦还有看到BB可爱的照片
好像TINA,女强人,也是女忙人,偶尔也会上来填鸭两句,督促自己要美容要锻炼
 
 
再像洪波刘韧老冒之类,对书写,基本我想用狂热这个词来形容,关于自己的行业,关于自己的生活
 
我始终相信,愿意用文字表达的人,通常是感情且理性的,会热爱生活,会敢于直面自己,愿意分享,愿意与人为善,有个四字词组,叫做”字里行间“,这是一种气质,每个人的字里行间表现出各自千秋的气质。
 
或者,没有写的是自嘲自己懒得,但我相信他们在看,因为有他们关心的人和关注的生活,但既不写也不看的或者抱着偷窥心理看的,基本就是被我定义为内心冷漠且气质冷血的,敬而远之……
2005年11月22日

一直拒绝承认自己是IT人士,我不懂技术,就连最最基本的都不懂,我不会写HTML,不知道C和JAVA的区别,所以我很笨,会设计MSN的SPACE,但不会用DONEWS的BLOG,还是逼着洪波给我改CSS,才实现我照片上传,广告屏蔽的个性需求。

RSS,软件,今天一个新入行的朋友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就是让你不用一个一个输入网址也可以看很多你喜欢的网站信息的软件,我其实也是直到昨天晚上才对这样的软件有感性认识,因为开始要订阅BLOG了,所以被迫需要安装,我实在不能记得那么多人的地址,所以被动的被人PUSH,对我而言就产生了需求。但是我很懒,我不愿意用英文的软件,中文的复杂的也不爱用。

洪波有推荐几款,他自己感觉好的BLOGLINES,合作伙伴开发的GOUGOU,我自己在网上寻来了SHARPREADER,下了一个点点通,又经朋友推荐使用了POTU周伯通,我不得不说,周伯通是个让我容易记住的东西。

几款捣腾一翻,分别都遇到了问题,比如没有XML标志的网页我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加,比如不支持单击添加的网页,我也找不到RSS源,比如我不知道OPML是个什么鬼词组的缩写,可以让我把所有感兴趣的网页不用费脑经都添加在一个RSS的软件,我折腾了半天,没找到,我承认,我是技术白痴,我笨。

于是,我嘀咕,这个什么RSS有啥了不起,邮件接受器一样的东西,懒得运行那么多软件,收邮件的时候一起看看也足够了,正嘀咕着,公司同事在邮件里面群发了被收购后的FOXMAIL推出的新产品。忙不叠的安装,RSS,很简单,添加网址就OK,于是拿洪波这家伙的再次做试验,很方便,立刻搞定。适合我这种懒人加笨人。

我反思,好歹我也是业内人士,好歹,我也是自己做过产品,好歹我也是长期关注用户体验的,连我用起来都会在5分钟内想放弃,那么凭什么让广大用户都去使用它呢?很喜欢飞利浦的广告:“科技应该像打开盒子一样简单!”

从互联网到无线,几年来多多少少有了一些运营的体验,很多人说,女人是讲究直觉的,女人的直觉往往是最准的,即使仅仅说于两性方面的玩笑,我也是不愿认同的。无论是情场还是职场,感觉都是不可靠的东西。

SNS,一度兴起,我见过的SNS方面的创业者,应该不下8个,雨后春笋般的兴起,然而长成竹子的,我却遗憾的没有能够看到。一次聚会上,来得都是SNS业内人士,众人纷纷在激情谈论六度理论带来互联网病毒式传播的功效,言谈中,大家都在为某个令人激动的体验去憧憬行业美好的前景。然而仅仅几个关于运营的基本数据却让众人哑口,我并不置疑创业者们的投入和热情,可是,我依然觉得面对市场,资本即便偶尔晕乎,总也有清醒的一天,运营是实在的,可落地的,凭感觉永远找不着北。

很多时候,客观的数据往往远离我们的想象:

我们想象会在网上使用网上银行的应该多是招商银行的用户,因为看起来身边每个人都只在使用招商银行的服务,然而事实,真的可以从网上收到钱或者招商银行只能排到第三;

我们想象身边的人正在摈弃QQ,纷纷转向MSN,然而QQ同时在线的人数却超过MSN中国注册的活跃用户数;

我们想象,很多正在实用信用卡的用户应该和我们一样有着非常良好的信用记录,在中国搭建信用体系指日可待,然而银行从业人员给我们关于信用风险的数据,完全可以让人错愕;

我经常说,专业的运营者和市场从业者,不会在探讨一个项目的时候去说:“就拿我来说吧,我就从来不会去用这个功能,或者,比如我,我只会用什么功能”,我一般会反问,你知不知道你的习惯占整个受众的比例是多少?

现在行业评论家越来越多,我不是评论家,不是媒体从业人士,只是一个踏实的去实现深度运营目标的人,很想说,我们共同讨论问题的时候,永远不要说:“我感觉……”

2005年11月19日


洪波笑话我淡出业内很久了,某日,上海游戏业界的朋友来到北京,于是有了一个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饭聊天的机会,洪波和一群BLOGGER们很愉快的聚餐后,风尘仆仆赶来我们的第二轮聚餐,大家忙着换名片不由分说,本桌还没有能够应付完毕,临桌某人小心翼翼的问:“请问,您是洪波么?”洪波习惯性甩了他的马尾辫,表示肯定,于是问者兴奋且惶恐,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一个BLOGGER的魅力是以这样的形式散发的:)

最近,有心重新潜心返回这个圈子,认真的,虚心的,并且自我的,时常躺着回想自己的职业历程,从地道的消费品领域走入互联网,从互联网执着的进入无线,有很多东西,无法用言语去表达,我是任性的。

几日前,我对刘韧和洪波说,我决定每周参加你们的聚会,我知道,对我而言,一种生活方式也展开了,今天首次参加座谈,席间无女性,所以略感讶异,这个行业,真的会让女人走开么?也猛然间发现,原来被洪波嘲笑的这很久以来,真的连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

有过成绩,有过失落,有过抱负,有过退缩,如今,新的生活,在北京,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