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07月14日

第八章
经济和伦理
1. 经济是伦理的基础
君子议道自己, 而置法以民。《礼记•表记》

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人丁兴旺)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论语•子路》

“饮之食之,教之诲之。”《诗经•小雅》緜蛮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论语•里仁》

“夫皇皇求财利常恐乏匮者,庶人之意也;皇皇求仁义常恐不能化民者,大夫之意也。”《汉书•董仲舒传》

“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礼记•大学》

很遗憾,自宋以来,儒生未能全面把握孔门学说,以为孔子忌谈“利”,以致把孔门与仕途经济隔断开来。中国经济每况愈下,不能说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2. 经济与伦理相和谐
孔子认为,利益即公正,与公正相违的近利,从长远来看,算不得利益。

“君子先慎乎德……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道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矣……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义者也,未有好义其事不终者也,未有府库财非其财者也。孟献子曰:畜马乘,不察于鸡豚;伐冰之家,不畜牛羊;百乘之家,不畜聚敛之臣。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长国家而务财用者,必自小人矣。彼为善之,小人之使为国家,灾害并至,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此谓国家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礼记•大学》

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孟子•梁惠王》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论语•述而》

阳虎曰:为富不仁矣,为仁不富矣。《孟子•滕文公上》

3. 在经济生活与伦理生活中选择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 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论语•颜渊第十三》

食为建立社会之本,而信为维系社会之本。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 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 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几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一箪食,一 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呼尔而与之,行道之人弗受;蹴尔而与之,乞人不屑也。《孟子•告子上》

可见,所谓纯粹的“经济人”是不存在的。道德驱动和经济驱动同样深植于人性深处。

4. 受赠
孟子曰:可以取,可以无取,取伤廉;可以与,可以无与,与伤惠。《孟子`离娄下》

万章曰:今有御人(拦路抢劫者)于国门之外者,其交也以道,其馈也以礼,斯可受御与?曰:不可;《康诰》曰:‘杀越人于货,闵不畏死,凡民罔不譈(人民没有不痛恨的)。’是不待教而诛者也。殷受夏,周受殷,所不辞也;于今为烈,如之何其受之?主曰:今之诸侯取之于民也,犹御也。苟善其礼际矣,斯君子受之,敢问何说也?曰:子以为有王者作,将比今之诸侯而诛之乎?其教之不改而后诛之乎?夫谓非其有而取之者盗也,充类至义之尽也(认为不是他该有的东西他拿了,这就是抢劫,这是把‘抢劫’的含义范围扩大到最尽头了)。孔子之仕于鲁也,鲁人猎较,孔子亦猎较。猎较犹可,而况受其赐乎?《孟子•万章下》

可见,孔门不“充类至义之尽”,无道德洁癖。

5. 三个直接违背经济驱动的理论
(1). 宿命论
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孟子•尽心上》

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论语•颜渊》

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论语•述而》

孟子曰:口之于味也,目之于色也,耳之于声也,鼻之于臭也,四肢之于安佚也,性也,有命焉,君子不谓性也。”《孟子•尽心下》

故君子居易以俟命。 小人行险以徼幸。《礼记•中庸》

君子行法,以俟命而已矣。《孟子•尽心下》

宿命论给人性中的经济需求直接浇了一瓢冷水。
从宿命论可以延伸出两种态度:一种是消极的、被动的,随遇而安,不会主动争取财富,也不去冒险……另一种则是积极主动的态度,在任何环境下都坚持自己的原则。

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论语•宪问》

孟子曰:“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 养其性,所以事天也。夭寿不贰,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孟子•尽心上》

(2) 名论
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论语•卫灵公》

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孝经•开宗明义章》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论语》里仁

上述伦理教诲无疑是与经济需求相违背的。

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论语•季氏篇》

故引贾子“贪夫徇财,烈士徇名”是也。司马迁《史记•伯夷列传》

有说,君子求名,亦是处于自私的动机,在道德方面也不见得有多高尚。这么说有一定的道理,但(在下结论前)我们需要更深入地讨论。

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论语•卫灵公》

子曰:无欲而好仁者,无畏而恶不仁者,天下一人而矣。是故君子议道自己, 而置法以民……仁者安仁,知者利仁,畏罪者强仁。《礼记•表记》

名之曰“幽”、“厉”,虽孝子慈孙,百世不能改也。《孟子•离娄上》

名与身孰亲?《道德经》

道家不相信“名”……对一对枯骨而言,名又有什么意义呢?

(3) 灵论
人之于身也,兼所受。兼所爱,则兼所养也。无尺寸之肤不爱焉,则无尽寸之肤不养也。所以考其善不善者,岂有他哉?于己取之而已矣。体有贵贱,有小大。无以小害大,无以贱害贵。养其小者为小人,养其大者为大人……饮食之人,则人贱之矣,为其养小以失大也。《孟子•告子上》

耳目之官不思,而蔽于物。物交物,则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此天之所与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不能夺也。此为大人而已矣。《孟子•告子上》

孔门认为,我们生于俗世,却可以成为圣人。

2011年03月28日

《周礼》曰:“Let the people elect the virtuous to be their leaders outside, and let them also elect the able to be their governor inside.”
熊十力由此得出“周制乃民主制度”的结论。“周官之为民主政治,不独於其朝野百官皆出自民选而可见也.即其拥有王耗之虚君,必由王国全民公意共推之.盖秋官小司寇之职掌外朝之政,以致万民而询焉.一曰询国危,二曰询国迁,三曰询立君.据此,则国王临殁,嗣王未完时,当由小司寇召集全国人民,议立嗣王.或在位之王失道违法,而去位时,亦当召集全国人民,议立嗣王。”

从历史上看,(中国的)代议制从人民选举变成了政府遴选,也就是开科取士。即便如此,“士”仍有一定的代表性,因为考生的人数是依据当地的人口和税收状况来定的。质言之,中国有代议制;但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法律规范,来确保代议机构行使主权。

考核只看(被考核官员治下的)民生状况……简单说,民生富足是检验一个好衙门的唯一标准,也是官员们的主要政绩所在。

找不到中文版,抄录最接近的《韩非•有度》:
明主使法择人,不自举也;使法量功,不自度也。能者不可弊,败者不可饰,誉者不能进,非者弗能退,则君臣之间明辩而易治,故主雠法则可也。

“布衣”、“白屋”指代的是“卿相”们出仕前贫穷的经济条件。仅凭这一点,中国便堪称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而在美国,如果你不是两党中的一员,便很难在政府中谋到一官半职……虽说美国实行的是共和制,但就此而言却相当专制,至少是颇有些贵族制的气息的。

如果人君都能做到孔子要求的那样,那么科举制度无疑是完美的。可惜君主不尽是明君,加上天下大变,中国也要以立宪君主制取代绝对君主制了。先是立宪,然后有党派,接着搞选举;如此这般,现代贵族制也将在中国滋生。这里,我们需记得科举是自家特色,不可自费武功;至于拿来的东西,更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就像重农主义者所赞许的那样,儒家科举制是粉碎阶级利益的利器……民主制赋予社会下层太多的权力,贵族制则让上流社会独尊。而在英国,现行制度的天平倾向于商人。只有在中国(科举制下),没有哪个阶级能够自封为统治阶级。

2010年07月22日

第七章 经济与政治
1. 经济是政治的基础
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论语》卫灵公第十五

治国治天下,首先要做的是改革经济,其次是任用贤人。

滕文公问为国。孟子曰:“民事不可缓也。《诗》云:‘昼尔于茅,宵尔索绹。亟其乘屋,其始播百里。’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茍无恒心,放僻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孟子·滕文公上》

真正的政治学即经济学。

2. 政治改善民生
重社稷故爱百姓,爱百姓故刑罚中,刑罚中故庶民安,庶民安故财用足,财用足 故百志成。《礼记•大传》

即便在当今的民主社会,经济发展仍基于司法正义。没有健全的司法,就不会有健全的工业。

3. 政府的基本原理
(1)帝国民主制
孔门认为,政府的外在可以采用君主制的形式,但内在应遵循民主的基本原则。

《诗》云:“乐只君子,民之父母。”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礼记•大学》

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义大矣哉!《易经》第四十九卦 革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孟子•尽心下》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论语•学而》

自从中央任命的官员取代封建制度下的诸侯,后二者(得天子为诸侯,得诸侯为大夫)便得以实现;但前者(得丘民为天子)从未实现,除非是采取起义这样消极的方式。

(2) 诸侯国政府
(3) 地方政府
(4) 言论自由
(5) 道德 VS 法制
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论语•颜渊》
子曰: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

4. 教育体系
(1)全民免费教育
比年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 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礼记•学记第十八》

(2)社会宗教与信仰自由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论语•为政》

(3)科举与代议制
子曰:文武之政,布在方策。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人道敏政,地道敏树。夫政也者,蒲卢也。故为政在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礼记•中庸》

在中国,没有全民普选,但有科举考试……虽然不是民选的结果,但开科取士离民意也并不远,因为所取都是最好的士人。他们来自不同的行政区域,但对籍贯所处的地方并无法律义务,因而也可以看成是人民的代表,而非为某个地方说话的议员。

2. 经济是宗教的基础
夫礼之初,始诸饮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饮,蒉桴而土鼓,犹若可以致其敬于鬼神。《礼记•礼运》

3. 人的起源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易经•上经》

独阴不生,独阳不生,独天不生,三合然后生。故曰母之子也可,天之子也可。尊者取尊称焉,卑者取卑称焉。其曰王者,民之所归往也。”《春秋谷梁传•庄公三年》

人始于“元”,与天同时,或稍晚,或稍早……故不受制于非自然之力,而服从己心。如此,我们称“元”父,而非“天”父;四海皆兄弟,甚至诸天也是兄弟。

乾称父,坤称母。予兹藐焉,乃混然中处。故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与也。大君者,吾父母宗子,其大臣,宗子之家相也。尊高年,所以长其长。慈孤弱,所以幼其幼。圣其合德,贤其秀也。凡天下疲癃残疾,茕独鳏寡,皆吾兄弟之颠连而无告者也。 张载《西铭》(原作《订顽》)

穷中国之历史,不曾因宗教冲突而流血。中国享有完全的宗教自由。

儒家没有“君权神授”之类的理论。

公元前209-202年,中国发生过一场堪比法国大革命的变革。通过这场变革,平民掌控了整个帝国。中国自此进入民主时期,尽管在许多方面并未革除君主制的形式。

父煞其子当诛何?以为天地之性,人为贵,人皆天所生也,托父母气而生耳。王者以养长而教之,故父不得专也。班固《白虎通义•诛伐》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礼记•大学》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论语•泰伯》

4. 妇女的地位
男女不杂坐,不同施枷,不同巾栉。不亲授。嫂叔不通问,诸母不漱裳……女子许嫁,缨,非有大故,不入其门。 姑姊妹女子,子已嫁而反,兄弟弗与同席而坐,弗与同器而食。父子不同席。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非受币,不交不亲。《礼记•曲礼第一》

孟德斯鸠说:男女平等的社会孕育礼节和品位——想要容光照人,于是有了服饰;想为悦己者容,于是有了时尚。时尚进而带来商路繁忙,尽管它似乎只是滋长了虚荣心。

在中国,社交乏味,商业淤滞,实在与男女隔绝的说教有关。

人性婉而从物,不竞不争。柔心而弱骨,不骄不忌;长幼侪居,不君不臣;男女杂游,不媒不聘;缘水而居,不耕不稼。土气温适,不织不衣;百年而死,不夭不病。《列子•汤问》

2010年07月21日

第六章 经济学和社会学
1. 经济学是社会学的基础
水火有气而无生,草木有生而无知,禽兽有知而无义,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故最为天下贵也。力不若牛,走不若马,而牛马为用,何也?曰:人能群,彼不能群也。人何以能群?曰:分。分何以能行?曰:义。故义以分则和,和则一,一则多力,多力则强,强则胜物;故宫室可得而居也。故序四时,裁万物,兼利天下,无他故焉,得之分义也。故人生不能无群,群而无分则争,争则乱,乱则离,离则弱,弱则不能胜物;故宫室不可得而居也,不可少顷舍礼义之谓也。《荀子•王制篇》

夫人宵天地之貌,怀五常之性,聪明精粹,有生之最灵者也。爪牙不足以供耆欲,趋走不足以避利害,无毛羽以御寒暑,必将役物以为养,用仁智而不恃力,此其所以为贵也。故不仁爱则不能群,不能群则不胜物,不胜物则养不足。群而不足,争心将作,上圣卓然先行敬让博爱之德者,众心说而从之。从之成群,是为君矣;归而往之,是为王矣。班固《汉书•刑法第三》

彼其初与万物皆生,草木榛榛,鹿豕狉狉,人不能搏噬,而且无毛羽,莫克自奉自卫。苟卿有言:“必将假物以为用者也。” 夫假物者必争,争而不已,必就其能断曲直者而听命焉。其智而明者,所伏必众,告之以直而不改,必痛之而后畏,由是君长刑政生焉。故近者聚而为群,群之分,其争必大,大而后有兵有德。又有大者,众群之长又就而听命焉,以安其属。于是有诸侯之列,则其争又有大者焉。德又大者,诸侯之列又就而听命焉,以安其封。于是有方伯、连帅之类,则其争又有大者焉。德又大者,方伯、连帅之类又就而听命焉,以安其人,然后天下会于一。是故有里胥而后有县大夫,有县大夫而后有诸侯,有诸侯而后有方伯、连帅,有方伯、连帅而后有天子。自天子至于里胥,其德在人者死,必求其嗣而奉之。故封建非圣人意也,势也。柳宗元《封建论》

人为生存而群居,群居产生社会。可见,理与法,爱与恨,宗教与政治,战争与和平,正义与不公,所有一切都源于经济。

在现世推行“大一统”,则世界将融为单一的经济体,工业主义而非军国主义成为大势所趋。一句话,经济一体化势必促进社会一体化,进而迈向“大同”。

2010年07月08日

第一部 导论
卷一 孔子及儒家
第一章 孔子生平
中国人崇拜孔子。这不是迷信,而是基于“至诚”、“至圣”的哲学立场……一方面,孔子的学说基于中庸,不走极端;另一方面,它讲究“随势而变”,灵巧地融入环境。
第二章 儒家基本概念
1. 三体系
一切人类文明和社会生活都在不断的演化中推陈出新。任何好东西都有它腐败变坏的时候。最后,文明返本归元,又重新开始,尽管这些本元未必保持最初的形式。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文明和机制可能同时存在。
2. 三阶段
3. 仁爱
4. 互惠
第三章 孔门著作及其弟子
1. 孔门著作
孔子作《春秋》,乱臣贼子惧。
2. 弟子著作
3. 结论
第五章 儒家运动
归根结底,朱熹是个片面的改革者,他强调理学,忽视社会福利,而彻底摒弃了宗教观点。

卷二 理财学与其他学科的关系
第五章 理财学与别科
1. 理财的概念
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 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易经•系辞下传》
之所以要理财,是因为人乃群居动物,靠财货为生。这里,人是目的,财是方式。所以,理财学即依照公平之原则为人民管理财务的学问。
2. 与其他学科的关系
所有学科——理财学、理学、政治学——都关乎公正。三者之中,理财学是首要的。
八政:一曰食,二曰货,三曰祀,四曰司空,五曰司徒,六曰司寇,七日宾,八曰师。《尚书•洪范》

2009年10月26日

史蒂芬•金说得没错,这就是一本烂书——噢,不是一本,是四本。
一个纯洁的、易碎的、单亲家庭的、普通的少女,爱上了俊美的、夺目的、多金的、永恒的吸血鬼。他想吃掉她,却又爱上她。在吃与不吃之间,搞与不搞当中,时间过去两年,她终于心满意足地被吃掉,还生了个小吸血鬼,从此永远幸福地和他在一起。
就这样,Twilight狂卖1.7亿本,包括姐姐和我这4本。
再次证明了——这世上脑残的总在多数。

2009年09月27日

颜渊死了。穷到没有棺木。
他的父亲求孔子:能不能把你的马车卖了,给小渊买口薄棺?
孔子说:不行。我自己儿子死了,都没卖呢。
陈焕章解释说,孔子是为了秩序。作为大夫阶层的一员(尽管只是名誉上),他不能出门没车,走在土里。我觉得,这说不过去。颜渊好歹也算士人,就该草席裹身土没了?*
我想,孔子只是现实主义。人死了,躺哪儿都是喂蝼蚁。人活着,却是要跋涉的,有辆马车,差别大了。何况这个颜渊生前豁达,用孔子自己的话说,“一箪食,一瓢饮,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活着且如此,死了又怎么会介意呢?
在孔子的设计里,人的确分了五等——天子、诸侯、大夫、士人、平民——各自有生活标准。比如,当官的要佩水苍玉,还得黑线串着;老百姓不戴玉,哪怕你从地里挖了一块。可惜礼崩乐坏,许多事强求不来。孔子自己就只佩一枚象环,杂线系着。
这个世界不是他想要的,孔子明白,所谓“知其不可而为之”,能做到多少是多少。
颜渊怎样入的土,无可考。也许,孔子会乘着车,替他最好的学生筹棺材钱。我知道,这是我的理想主义。

*按照《礼记》,士人不仅要有棺材,而且棺木要六寸厚。

【补记】今天读到“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果然,孔子很实际。

2009年09月21日

老J疯了。华很震惊,我却好像早就知道。
某个初冬的早上,她给我家打过一个电话,说有人要害我。我妈手指发软地拨来电话,我正在被窝里酣睡。
华说不了解她。我说我也不了解,也从未试图了解。
老J是我们的舍友。她嗓门嘹亮,刚入校便被老师勒令控制音量——“总有一天我要批评你”。她住上铺,上下动作敏捷有力。因为床挨着床,隔铺的我便好像在土路上颠簸。
有人说她,她也不生气,咧嘴一笑。照样高谈阔论,动作遒劲。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疯了?我说也许是生活,她的父母严厉,好友在求学路上被杀,自己在毕业前大病一场,最后连男友也离开她。华说也许是孤独。老J没有朋友,我算与她要好的一个,却不曾在她身上投注喜怒哀乐。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老J才华横溢。字写得好,跑起步来也够竞赛水平。竞选学生会主席,她拿下最高票;写作比赛,她是一等奖;升学考,她是状元。
老J常作牛仔打扮,恣肆逼人。没人在意她笑或是哭,她好像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
所以,是宿命吧。诗人的宿命。
华告诉我,老J给同学L写信,用文言文,一派端庄富丽。大抵回到G城后,她便一时糊涂一时清醒。
这些我都可以接受。但她在病中,竟念念不忘要救我,这很让我崩溃。

 

2009年09月20日

It is not Communism, for sure.

It is a combination of ancient patriotism and modern nationalism, as revealed by David Shambaugh:

Mao brought a vision for China that has resonated from the 19th century Qing dynasty reformers to this day: to regain China’s fu qiang (wealth and power), dignity, international respect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In this regard, Mao and the CCP positioned themselves squarely with a deep yearning among Chinese — thus earning their loyalty and the party’s legitimacy. His successors have not wavered from this singular vision and mission.

We forsake rights for China’s revival. We forgive despots because they are 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