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12日

这里不再维护了,到这里吧!
http://www.rocksun.net

2005年04月20日

无所适从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曾经天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纯粹的程序员,我就是要研究Java架构的,其他东西于我没什么意义,但是渐渐的我发现,原来有许多事情更加重要,我们在做着各种各样的玩具,也许让我们觉得很爽,但未必改变了现实。

不管如何,是时候有些什么事情发生了。无论如何,不管怎样,结果总会出现的,而结果大多是OK。


最近很忙吗?没有进步,没有感悟?

为什么自己总会表现出来自暴自弃,不知道方向,既然有了计划就应该去实现。有一些事我还是不愿意去承认,我不愿意随着别人的意愿,因为那让我感觉我的命运也随着别人的意愿溜走。我是有洁癖一样的关心许多事情,我怕一点点错误让整体黯然失色,也许吧。

为了自己我还是想哭,我不服阿,我的人生不应该如此曲折。很高兴自己还是可以经历这么多,忍受这么多,执着这么多,到如今却还可以勇敢的站起来。


2005年03月29日

愈发觉得完成整合的工程太艰难了,今天本想把Spring和OSWorkflow集成,发现OSWorkflow好像支持使用的是Hibernate,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所以决定先用Hibernate了,看到Hibernate3,想都没想就下来了,发现包明有些异样,没注意,等到与Spring集成才发现不大对,原来Hibernate3连包结构都与2.*不同,赶快到Spring网站上看,发现原来已经有新版本的Spring支持Hibernate3了,所以赶快换了Spring,好在Spring变化不大,尽管没有文档,一点点还是凑出来了。正想高兴一下,突然发现还有OSWorkflow呢?自己想了一会,决定算了,OSWorkflow不会那么快修改自己的实现的,而我又是这么希望能够自然的集成,所以还是用Hibernate2.1吧。

今天很累了,决定晚上测好Spring与Hibernate的AOP就休息,头痛啊。如果比较顺利,就是剩下任务最关键也是我最不熟悉的一步了,OSWorkflow的集成,以前没用过OSWorkflow,所以还是比较陌生,今天还差点决定用用springworkflow,粗略的看了一下,好像个MVC框架,呵呵,不看了。

2005年03月24日

Tapestry又用了一点点,进展比较慢,今天在研究如何统一的处理Session信息,使用了PageRenderListener,还可以,在请求时可以做到权限检查和其他统一的操作。本来想找找Tapestry本身的Session机制,可是因为看不明白什么意思,先放弃吧。

Tapestry本身很适合分工合作,适合长期产品的开发,界面与程序可以完美的分离,前台的开发完全可以独立的进行,不需要让页面在美工和程序员之间来回转了。不过Tapestry应该有个更好的开发平台,他的模式适合作成集成的开发工具。Tapestry用来更改很棒,但开始时还是太复杂了。

另外最好看看官方的教程,比较全面,有一些特性是开发所必需的,前几天说的那个有些片面。

2005年03月22日

在TheServerSide看到blablalist,为啥自己总是慢一拍呢?本来还想自己这个注意怎么转化成Money呢,可惜可惜。

这个网站还是Java的,框架是RIFE,不知道咋样,太多了,不过据说仿造Ruby(又是Ruby,有一个Trail了,这个呢?),看来Ruby现在很红啊,大家都想来秀秀比比。

今天把Tapestry和Spring集成到一起,参照Spring的文档,比较顺利,Tapestry和Spring恨无缝的联系在一起,不过愈发感觉这系统越来越复杂了。

还有个感觉就是大家对一些脚本运行框架非常感兴趣如BeanShell,BSF什么的,在这几个项目里都有涉及,为编程简化了不少工作。

2005年03月20日

Tapestry完全不需要使用JSP,这个特性让我很兴奋,可是我也有些害怕,因为我要做的系统的界面很多是要自动生成的,本来如果只是JSP,我可以随意生成每一个字符,可是现在我必须将我的这些代码使用Tapestry的方式表现出来,正像我和很多人说过的,每一个框架都解决了一个问题却产生了更多的问题。

除了界面生成的问题,另一个是如何写自己的验证类,在前台嵌入自己的Javascript代码,这一点好像也并不容易,是我开始使用后首先解决的问题,这里先暂且放下,到实际使用时再尽力公关。

现在国外很多家伙在讨论什么Ajax,开始还以为是什么框架,看来看去也没明白什么东西,后来隐隐约约明白只不过是一个概念,说白了就是使用XmlHTTP做界面罢了,确实很酷,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2005年03月17日

近日终于决定做我的东西了,框架是Tapestry+Spring+OSWorkflow,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完美的架构了。今天先从Tapestry开始,首先我终于学会了怎么拼写,不过这个单词比较难读,太拗口了。

Tapestry的教程不多,以前听一些名家评价它才是真中的好东西,自己也不太相信,毕竟框架这么多,谁知道那个好啊!可是当看到AppFuseTrails都采用了这个的时候,我也忍不住要采用了。Tapestry的作者不太厚道,没有像许多开源作家一样把自己的书开源,只是开了一章,但说实话写的比较烂,举了个我都看不懂什么意思的例子,搞得我无从下手,好在看到了这一个。这个教程不错,作者好像还是中国人,但是比较郁闷的是怎么没有中文的,让人觉得很不是滋味。

这教程已开始介绍了Tapestry的Eclipse插件Spindle,我还以为会把Tapestry的基础漏掉,不过还好,以下的教程和这个插件关系不大。教程分四部分,今天看了第一部分和一部分第二部分,心里有一些疑问,像统一的横切操作该怎么嵌入,难道让我用Spring给做,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呢,也许Tapestry早就考虑到了。

好了,再好的框架也要用心学习,先把基础部分学好,然后看看如何实现自己的基础类,然后看看如何和框架的其它部分有机结合。

2005年03月06日

不太好意思说“写作”这个词,今天看到王老板写的我是如何学会写文章的后,也想写写自己的感受,但我至今也不太会写什么东西,从没有人说过我有文采,也不敢把写东西称作创作,只是当作自己的功课,所以就是作文了。

从小语文不好,作文尤其差(其实还有很多也比较差,如拼音,只是后来经常用拼音打字,才发现这缺陷,但在当时还不是很明显,主要也就是分不清四声,虽然我的普通话比较标准,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应该和我分不清五音一个道理),写作文的时候经常要为字数发愁,偶尔来了感觉,自以为写的和鲁迅一个味道,也被老师评为语言极其不通顺。当时还小,实在没有能力深刻理解自己的问题,但是这种缺陷最终给了我人生第一次打击,没有考上家附近的重点初中,那次考试数学不出意料的是100,但语文可怜的只有83.5。尽管后来靠家里的关系还是上了这学校,却给了我脆弱的心灵留下了三年的屈辱

上了初中这问题好像没有那么突出了,因为科目多了,可是我渐渐的发现了新的问题。后来有一位学中文的人对我说从文章里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我觉得在我身上特别的明显。因为我是典型的没主见,优柔寡断,不喜欢作决定,不喜欢负责任,反映在文章里就是典型的没有观点。当我要在文章里要发表什么观点的时候,一种情况是,总是觉得自己写的好像前后有矛盾,于是后面的内容总在解释前面的内容,写完了发现就只在解释第一句话了,基本上谁也看不懂了,有时候自己看了都会惊叹,竟然可以写的这么烂?另一种情况表现的更加明显,就是怕别人的攻击,于是每当我要发表一个观点的时候,总怕别人会反驳我,所以情况就像这个笑话:


某日,老师在课堂上想看看一学生智商有没有问题,问他 “树上有十只鸟,开枪打死一只,还剩几只?”

他反问“是无声手枪或别的无声的枪吗?”

“不是。”

“枪声有多大?”

“80-100分贝。”

“那就是说会震的耳朵疼?”

“是。”

“在这个城市里打鸟犯不犯法?”

“不犯。”

“您确定那只鸟真的被打死啦?”

“确定。”偶已经不耐烦了“拜托,你告诉我还剩几只就行了,OK”

“OK,树上的鸟里有没有聋子?”

“没有。”

“有没有关在笼子里的?”

“没有。”

“边上还有没有其他的树,树上还有没有其他鸟?”

“没有。”

“有没有残疾的或饿的飞不动的鸟?”

“没有。”

“算不算怀孕肚子里的小鸟?”

“不算。”

“打鸟的人眼有没有花?保证是十只?”

“没有花,就十只。” 偶已经满脑门是汗,且下课铃响,但他继续问

“有没有傻的不怕死的?”

“都怕死。”

“会不会一枪打死两只?”

“不会。”

“所有的鸟都可以自由活动吗?”

“完全可以。”

“如果您的回答没有骗人,”学生满怀信心的说,“打死的鸟要是挂在树上没掉下来,那么就剩一只,如果掉下来,就一只不剩。”

老师当即晕倒



自己这种事也做过不少,看起来好像是思维严谨,实际是缺乏自信的表现,就怕别人不明白,会攻击你。

尽管高中时这种问题表现得很突出,可是竟然对我的语文分数影响不大。主要因为在高中时,我突然对语文产生了兴趣,而这种兴趣源自当时的语文老师和一个同学。高中的语文张老师,一个现在看来很酷的老师,我喜欢他的课,不是因为他讲得好,主要是他不太管,就让我们自己读课文。我那个同学是我见过的文史知识最丰富的人,他对我影响颇大。这两个人为我营造了一个非常好的语文课环境,上课时我们就互相提问古诗上下句,然后我那个同学就给我讲古诗的相关知识,我们也会学着去朗诵课文,记得最清楚的是那《屈原》,我读婵娟(大家不要笑啊,是婵娟,不是为了搞笑,看到我们当时的表演你就会相信的),他读屈原,我们搭配的十分完美,为了那次表演,我们十分认真地苦练,十几节语文课都用来排练,现在再看那劲头,颇似电影《死亡诗社》,我当时的心态应该和电影中的少年相似(尽管走题我还是要说,人生的那一段应该更加的辉煌,以后再也不会有那种冲动,我们需要死亡诗社里的老师)。也许这种锤炼真地提高了我的语文水平,尽管作文依然一般,我的语文考试经常得分不错,高考的时候我的语文竟然是各科最高分,后来看到答案,发现好像前面没有出现什么错误,扣的分数几乎都是作文。

上了大学不小心进了数学系,脑子总是有些发散,发现自己实际上喜欢做文学,就是觉得自己的性格实际上太浪漫,学数学有些压抑。大一学院的报社招人,自己就报了名,没想到还成功了。可是进去就发现,自己确实没什么都不会,自己写个东西还不利索呢,没法给人改文章阿,后来报社不成功,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再后来知道数学系不学语文,觉得很不好,所以自己选修了一些文学课程,这门课程结业时写篇文章,记得自己写的还不错,至少我自己还挺满意。

毕业了,更没有机会写什么文章了,有也是些垃圾拷贝粘贴,根本谈不上是写作。唯一写得多的就是给我的那个苦恋的女人写得东西,不过那东西至今没有任何读者,所以也是不了了之了。后来写一个Blog很长时间,里面就是我的感情加电影,后来好好看看,发现语句通顺,思路清楚的很少。

后来当了个版主,参加了论坛里的一个活动,让我写了个活动介绍,本来想好好发挥一下,可惜一不小心成了流水账,论坛管理员看到了文章就MSN里对我说:“收到你的文章了“,然后过了好一会儿说:”好长啊?“。”啊“,我回答。尽管论坛里很多人还夸我有文采,我知道是在安慰我,那文章实在比较无聊,又丑又长。论坛里有技术文章的活动,我也写了几篇,只是那一篇我认为很有技术含量的文章,实在太乱,自己看都觉得乱,突出表现了没有文采。

我想做一个好的Blogger,首先我要有一个漂亮干净的界面,然后我的文章应该比较容易看懂,没有这两个前提,我的内容再好也未必能吸引来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