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20日

  我决定搬家了,其实这个通告意义不大,因为这顶上的朋友不多。donews(哦不,现在应该是mop了吧)的掌门人不要愤恨和讯做法之绝决,是时候反思一下为什么没能留住俺的原因了,我相信游走牧人并非个案,使用donews近一年来,所享服务有限,所受限制却多多,功能不齐备、界面不美观,弃窝而去另觅巢穴非我所欲也非我之过也。虽然我也可以花些时间自己做些CSS的样式表来美化自己的小窝,但这不应我的事情所以不应浪费我的时间,社会分工都已如此细化,干嘛让我来做应该BSP来做的事情,我想不通,相信你也想不大通,既然痛因不通,只好谋求通则不痛了。

  特此通告!

  一周前机器系统瘫痪,翌日重启几次都不成功,只是不想舍弃C盘文档而没重装,多番尝试,仍然失败;午后狠下心来重装系统,可找来的安装盘都有问题,干脆直奔科贸买了张03Server,回来后已近5点,安装…不想半小时过去了结果却是死机,重启、再安装、再失败、再重启…郁闷间忘记了按选择键,机器竟然没从光盘启动而又从硬盘启动,而且竟然般地开始自检硬盘、大约五分钟后自检完成并修复错误成功,机子奇迹般地康复了!虽然浪费了一天的时间,但已是不幸中的大幸,连死到这程度都能复活,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18号周六第N趟参加骡马大会(农展馆的年后第二次大型招聘会),一如前几次,希望而去,失望而归,当然,这次希望也只是存于理论上的了,成片的垃圾单位,那些牌子上好象都是用人单位一张张冷若冰霜的HR的脸,只有友邦、新华、泰康等保险公司的业务员们用春天般的笑脸、火一样的热情在迎接你。想想有些灰心,七八次的招聘会、五六十份的纸版简历、数以百计的电邮简历几乎都石沉大海,开花廖廖,更惶论结果。但转念一想,看看满场几万枚人头,怎么可能所有的机会和运气都已消失?漫长的冬天都过去、春天来了嘛!追寻、失望、再追寻、再失望、复追寻……最后一定有收获,前面一定有个Offer在等着我,呵呵!

  中国人的“神七”眼瞅着也要上天了,吴宗宪都能在央视主持节目,徐静蕾的博客竟然比KESO、比任何人的Blog都牛点击率突破千万,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就象李宁在广告里说的:一切皆有可能! 

2006年02月15日

  情人节的玫瑰“花落谁家”理论上说不能称之为一个问题,但若念及为什么只是有些人买花送花而不是所有人买花、为什么平日块八毛一支的玫瑰少有人送而这一天一二十元一支的却购者如云,或者可以称之为一个问题。那这样的玫瑰究竟花落谁家?或可以以穷举法列之如下(前提是送花收花者至少有一个为恋情中人,若有人疑年长者无所谓情者,我必助后者痛殴之):

  初涉情场之少男女,视情为私密,断不欲以鲜花开道,令天下尽人皆知;

  准老夫老妻,LP会夸张于口、甚至当众勒令LG速购,LG则会憨憨一笑、置若耳旁风;

  真老夫老妻,会意于无形,或曰已由玫瑰之俗形而上为精神默契之雅意,无需多此一举;否则一反常态,反似招认心迹可疑;

  居家勤勉素俭者,二人必齐力反对此奢侈之举;

  囊中干瘦者,无力为之,虽不甘心,只好寄取明日倍还,暂且作罢;

  暗送秋波甚至一厢情愿者,尚不敢如此大张旗鼓地表明心迹;

  至于素昧平生或乍一面之缘或工作商务关系者,此时节玫瑰往来,谨须提防:俗语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如上所述,情人节送玫瑰者,盖生计无虞浪漫有余、或情缘未笃须彰显示诚者。还是Chinese Tea说得好“如果两个人快乐,何必等到2月14日,365天,天天都可以是情人节。”玫瑰之于真有情者,哪位女士不乐意收、哪位男士不诚意送呢?还是祝有情人天天情人节罢!以免玫瑰于斯日夺牡丹之天宠娇“贵”、让花商逞一日之快意,哈!

2006年02月11日

        “镜头一”:时间倒回20年前,上世纪80年代中期,正上小学的我,在耳濡目染社会主义共和国伟大的“四个现代化”蓝图构想下茁壮成长。放学和小哥们儿玩累了,或在白天同学家看“跟我学”节目(那时十几几十家才有一台电视,黑白的就很不错了,而且就那三两个台,除了晚上新闻之后有屈指可数的电视剧后,白天要看真没节目可挑)之后,躺在楼顶的天台上,看着蓝天上轻轻爬过去的白云,听着邻居大哥那群鸽子划过优美的弧度时悠扬的鸽哨,脑海中浮现出的2000年,也就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那一天,高楼林立、街道宽敞、汽车飞快,电气火车转瞬即达,甚至月球旅行也似出趟过一般寻常事尔;人们工作轻松、收入丰厚,个个衣着入时,消费花钱阔绰大方,全自动化的住宅怡然自得,一年倒有一半的时间在作远途旅行……

        “镜头二”:时间快进44年,到2050年:中国将是一个中等发达社会,人均预期寿命逾80岁,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覆盖率达百分之百,人们可以自由合理流动,按2002年价格最低月薪超过1300美元,绝对贫困和童工率下降到零。(《新京报》2月8日–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中国现代化战略研究课题组完成的《中国现代化报告2006》)……

        为什么我对第二个镜头再也兴奋不起来,憧憬不起来呢?虽然第一个镜头也没有完全实现,现实社会不是那么和谐,距离和共产主义相差无几的“四个现代化”也没让我们足够富裕,还有那么多的穷困人口,和我同龄的人们的日子也是不那么顺心如意,生活中还有那么多的艰辛,可无论如何在我们童年很长一段的记忆里还曾让我们向往和憧憬;但现在我们已经长大了,现在的孩子们更是见多识广,再讲些这样遥远缥缈的童话,很难有人会有兴奋的感觉了。今天的生活一步一个脚印,未来的日子才会渐有轮廓。可怎么有人还不明白,靠童话来打动人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这些童话竟还是中科院一帮让外人看来应该是德高望众的牛人们郑重其事讲给我们听的。这还不如柏拉图老先生的理想国、欧文傅立叶的乌托邦说来更厚道些,至少他们教给了人们以理想。理想啊,一个多么遥远的词汇……

2006年01月21日

        从未遇到的情况、前所未有的拥堵,让人不可思议的赶火车经历,于公元2006年元月20日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眼前,满腔郁闷难以言表,不吐不快啊!

      早就听说今年春运空前紧张,媒体也报到了这是北京西客站建站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在短短几天内连续启动黄色、橙色、红色三级安全预警方案,16日晚六点我和女友赶到西站,准备买第五天即20号的至广州卧铺车票三张,以及我返家的票。诺大的售票大厅已人满为患,武警把一门改成出口,另一门定成入口,实行“量出为入”的政策,可入口外竟数以百计的人竟几乎排到了公交发车站处,真是令人恐怖的人潮。进不去大厅只好转向广场上增设的临时窗口,九十个临时窗口竟全是来“博”七点票的大军,每支队伍都在三十人以上,不到七点,窗口不开,人群就原地不动,一扫听,早的下午四点就在这儿开始排队啦,好容易熬到七点,开始放票,人群立时从半睡状态“苏醒”过来,兴奋起来,一点点、一寸寸挪动到窗口,不过才半小时的时间,我们要买的所有车次竟然已经全部卖光。病急开始乱投医,于是狂打了一圈电话,找熟人托关系,终于高价搞了三张赴广卧铺。

        20号,车是下午6点19的,四点从中关村打车,不料一路狂堵,近一个半小时了还没到公主坟,在我催促下,的哥电话询问一同事哥们儿,指了一条先绕后达的迂回路线,可到了西站已只剩10分钟了,一行四人抱着行李一路狂奔,从进站口一上电梯到二层我几乎呆住了,进站大厅两边侯车室中间的宽宽的通道上似乎站了有十万人,虽然有几十个警察排成两排分导人群,可无边的人头、行李组成了一道道高墙,没办法,一边口里喊着借过,一边手推肩扛,挤透重重人墙,奋力抵达侯车室,虽然大汗淋漓,也没能感动火车多停留5分钟,一下扔下行李,呆在了侯车室中难得的空地上。

      没办法,叹气之余,只能去改签,因车开了票是退不成了(其实开车前六小时就不退票了),但这下卧铺统统失效,三张票变成了无座的站票。

      21号,为了能早些上找到个相对好的空隙安放行李和折叠凳,中午1点不到就赶到七号侯车室,排在可能的检票口前,然后在那儿待了整整一下午。如愿登车,运气还不错,多花了150×N元补了三张餐车坐票,虽不理想,但至少不必一路22个小时站到广州了。

      嗟乎,中国之人多,嗟乎,我的西站惊魂之旅! 

2006年01月18日

测试对象:你和你选择的一个亲人或朋友;

测试方式:你闭上双眼(如中途不由自主地想睁开,可用书报杂志遮目、或手帕蒙住)由朋友牵你的手,步行一段距离的路程(以500–1000米为宜),适当包含一些复杂路况,如人行道、十字路口、楼梯、连续转弯、桥梁等;

测试时间:晚上天黑之后到22点之间,光线较暗且有周围还有人、车等干扰因素;

测试目标:检验谁是你真正可以依赖的人。

注意事项:1、对象可以是兄弟姐妹、爱人、同学、同事、朋友。年龄以同龄为底线,即相近或较大。

                   2、娱乐度与严肃度各50%,参与双方一定要真心投入,可以以玩笑形式开始,但要求过程的严肃性,此处并非指不能说笑,而是要意识到这是检验双方彼此信任度的一个过程;

                   2、双方尽量不因嬉笑过度、或对黑暗的恐惧感、不适感而中断测试,半途而废;

                   3、路程长度要保证,心理学强调,此测试300–700米为克服自己对黑暗的恐惧和建立对亲友的信任的双重关口。

           希望有兴趣并亲身体验者描述简单经历及可信任对象数目。如无条件实验,不妨进行一下假想测试。

2005年12月26日

话题一:“北京人均生活水平位于全国前列”,这话大概没人怀疑。可说“北京城里的居民冬天洗不上澡”恐怕就没几个人信了。20051225日,这一天是西方的圣诞节,BTV一套《今日话题》节目报道,位于东四7条的81岁的金大妈一冬天只能在阳历年洗一次澡,原因一是老城区平房没办法装现代洗浴设施;二是每月千元的退休收入令她对附近最低消费十元的洗浴中心望而却步。对于高收阶层每天洗澡已是寻常事,但对金大妈们一周一次的洗澡竟是奢望,以金大妈为代表的中老年人群、低收入人群的洗澡难问题是北京老城区的一个典型缩影。

话题二:北京某高档小区采用地热供暖,一业主158坪的房子,冬天来临月耗电九千度,日均耗电三百度,而室温仅为十二、三度;同户型业主最少日耗电也要一百多度。而地热设施在物业处查不到任何资料,无3C认证,无厂家地址联系电话,让业主投诉无门。

话题二反映的固然是开发商的劣质工程、供暖商的劣质产品问题,但换个角度看,紧随话题一之后,不能不说是个绝配:一周一次的十元洗浴消费和每月九千度天价电费的同时出镜、生存和奢侈,不能不说是现代北京的2005奇闻之一。那厢商场、写字楼温暖如春,这里煤球星火、家冷四壁。冷热自知,概类于此吧。空谈什么GDP、什么恩格尔系数都无意义,不由得又想起两千年前庄子的话:“道在屎溺”所以这样的小事只能成为新闻,而不能让政府官员“孰视有睹”。

2005年11月07日

——援引中青报报北京11月1日报道:“官煤勾结有多种形式存在,我们这一次的清纠工作只是针对其中一种而已。”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在今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政府官员已经用多种方式把手伸到矿井里为自己攫取利益。“发生在安全生产领域的腐败现象实质就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世上熙熙,皆为利来,世上攘攘,皆为利往”。煤矿生产的安全问题之所以到了让国务院的职能部门寝食难安、让死难家属家属悲愤交并、让社会大众千夫所指的地步,根源就是非正常的利益驱动问题。按说我国从封建社会、半封半殖社会一跃而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观念早已成了过去,现如今的社会资源理论上当然是归全体人民所有,但使用权的归属一定要由所有权持有者来决定,而社会公共资源的所有者毋庸置疑,是而且只能是国家。市场经济的负面作用就是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社会的、个人的价值观,拜金主义盛行不衰、一夜暴富就是英雄,再加上“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高皇帝远”,我“占山为大王、掘地取黑金”,全国上下各省各地公家的、私人的煤矿企业,违法、违规、违纪,更为了囊荷饱满,疯狂采煤已呈难当之势,金灿灿的将来就在前面招手,谁会止步不前呢?谁会再有犹疑呢?!当此大势,区区安全生产的条例、区区几条贫贱矿工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呢?“查处?我们就不怕查处!…”何其嚣张,不为别的,政府你有千条计,矿主们自有一条老主意:金钱开道!结果当然是所向披靡,想要鬼推磨还是磨推鬼只不过是个选项问题——撑起地方官员的万能保护伞,任你政府禁令、法规如冰雹、如利剑,也等闲视之。

找到了问题所在、根源所在,似乎很好办:“拔掉保护伞!”国家安监局负责人如是说。但只有拔掉保护伞才能治理煤矿的安全生产问题吗?于是又有问题浮出水面:为什么要进行官员撤资?答案不是有关部门负责人所说的为了“清除违法违规从事煤矿生产企业的保护伞”这么简单,更多的人认为这是为了保护我们国家各级官员,从某种高度上讲是为了维护政府的纯洁和形象。但稍加思考,这样的逻辑显然不那么顺畅,比如仅仅中止了一个惯偷的盗窃行为、将他束之庭院就可以保证其思想的端正吗?就可以维护其所在组织的纯洁形象吗?思想的改造要通过一定的途径来实现,即教育和惩戒并用,单纯的教育无异于溺爱,就象一个母音把盗窃犯儿子的手从别人的口袋里拿出来、领其回家就能保证其绝不再犯了吗?眼前永远放着一份诱人的利益,没有人能保证一个盗窃犯会视而不见。斥令官员撤资,抛开除掉非法生产的保护伞的目的,还要实现改造干部队伍、加强公务员素质建设的重大目标,“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本质就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对这些彻底把为人民服务思想抛诸脑后的政府官员,一味地保护,不仅是对被损害利益的人民群众的严重伤害,对建设高效廉洁型公务员队伍和现代服务型政府更是有害无益的。一则,这些投资参与非法矿产开采的官员已多了一重身份,即大大小小合法、非法煤矿企业的合伙人或股东,在无视安全生产制度后给工人、给企业、给社会、给国家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之后,无论是有限责任还是无限责任,从经济法或刑法的角度上讲,都是一定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二则,不论其所在的煤矿企业是否已经发生了死伤事故,这些投资入股的官员都是犯了错误甚至触犯了法律的,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就不能以撤资了事,这只是救人,救人的前提是一定要治病,病不得根治,早晚还是要犯的,对于“金盆洗手”者就既往不咎不符合我国的法律原则,更遑论还有诸多官员扭扭捏捏、明撤暗持或坚拒不撤——这说明令其损失的成本、代价还不够大,以往打击假冒伪劣产品时提出要重罚、不罚到造假者倾家荡产不足以达到惩戒的目的,在治理煤矿生产的问题上同样可以借鉴。一味地保护无异于溺爱孩子式的姑息纵容,其后果是不言而喻的。

此外,对“红顶煤商”们的保护,还源于封建思想里“刑不上大夫”的惯性观念,每一个公民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当然政府官员和国有企业的法人代表、和非法开采的私有煤矿业主也是平等的,违反了法律,给国家、社会和人民造成了损失,一样是要制裁的。在国家对安全生产强力整顿的劲风下,斥令撤资,“保护伞”会暂时收起来,但此劲风一过,保护伞一定会再次张开的,因为唾手可得的利益是清除不掉的、对不义之财、一夜暴富的欲望是清除不掉的,一定要使政府官员深切体会到敢于给违法违规者撑起保护伞的严重后果和切肤之痛。反腐倡廉如诊治疾病,今日“病在腠理,汤熨之所及;病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他日“病入骨髓,则无可救也”。 

2005年10月21日

  你最喜欢读什么书?

不论是和朋友聊天儿抑或是参加些关心你文化修养的公司的面试,常常会最到这样的问题。其实不单是读书问题,很多包含“最……”句式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一种伪问题,诸如大名鼎鼎的《普鲁斯特问卷》同样如此:“最理想的快乐、最害怕的、最痛恨的、最珍惜的、最喜欢的、最伤痛、最崇拜的”等等不一而足。其实人的生活、经历同万事万物一样都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就象某人迄今没找到终生伴侣一样,旁人绝不能因此而判断此人孤老而终,很可能他(她)的另一半就在下一个路口等着哩。再如最老套的“人的理想”,每个人的理想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变化,从童年时梦想成为一个超人、到少年时期成为心目中无所不能、身强体壮、知识渊博的“宇航员”、到中学时做一个除暴安良嫉恶如仇的人民警察或妙手回春救世济民的良医、到大学时就憋着找一好工作、工作后满世界找自己的梦中情人挣钱养家买蜗居攒坐骑等等,人越来越大、理想越来越小。所以诸如此类的问题并无意义,变化万千的历史、当下和未来的生活怎么能用一个“最”字来概括,非要如此,滑稽之至哈。

再回到题头那个问题,读书的乐趣正是在博览群书的过程中慢慢生长起来的,同样不是能够用一个名字蔽之的。读书的过程,大抵是读者以精神的游离,如读传记以体验别人的生命历程,读娱乐坐观周遭剧幕的明暗开合,读武侠在幻想中进行英雄主义的角色扮演,读生活爱情寻求一时一地的情感寄托,读励志就象渴望一部三藏真经一样作自己的精神圣经,指导思想历程、支撑信仰的天空。当然又或者几者兼而有之,被问及最喜爱的一部时,则要视当时心境、周遭环境和面临亟待解决的问题答之了。

2005年10月08日

        日前偶尔看到一篇论及文革中文斗的文章,对大字报略做论述。突然间觉得Blog的写作与大字报有很多相似之处。有文云“写大字报者,立意明确,一张小小的方块纸,点缀精心策划,经营的构思,跃然纸上,短小精悍,重点分明。当然,它的作用也达到了撰写者目的”。大字报是随意的,有感即发、提笔即书,墙头、黑板、电线杆上随处可贴,人皆可见,有强烈反对者、有热心支持者,都可附贴其后;大字报又是明确专一的,对一定的人、一定的事物发表自己的态度、观点和立场,指向单一、立意明确、态度凸显。耐何笔墨纸张、篇幅场地都有所限,一经张贴,或毁于反对派之手,或终老于日晒雨淋,不得善存。
       同样,Blog也是随意的,不哗众不媚俗,所写即所想,不附广告、不为名利,星点杂感、宏篇大论,皆可示人,争议讨论,皆可留言;Blog也是精心组织的,分门别类、时间为序、精心整理、悉心保存,个人思想积淀、知识积累,言论自留地、友朋通道廊。大字报面临的笔墨纸张、篇幅场地乃至反对派之手眼都不再构成威胁,实托Web之福也。
       当然,大字报的最主要功能,一是揭露,二是批判,前者可以无中生有,断章取义,后者可以随意上纲上线,乱扣帽子。不论哪一种功能,基本表现方式都是片面和不实之词,容不得被揭露、被批判者的申辩与反驳。谭震林在五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书面发言中指出 “……大字报是文革小组强有力的棍棒,文革小组需要打击谁,一夜之间满城大字报。受到大字报揭发、批判、打击的同志,个人任何辩论的大字报,不管写了几张,是贴不出去的,即使贴上了,也立即被别的大字报所覆盖。”所以,大字报赋予人们的话语权是相对的、有限的,进入互联网时代,尤其是在世纪之交的短短几年里,Blog写作的迅速升温、广受热捧,与话语权的草根化、普遍化不无关系,因为想说、因为能说,所以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