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6日

自诩流氓千贴之庆贺
岁在癸未,暮春之末,吾携于家禁闭之余力,以灌水已威望论,祸及网通之论坛,本拟草草潜水以毕,奈何心生寂寞,乃知论坛mm与吾心有戚戚焉,于是乎每日耕作与笔缀,不分昼夜,得几位良朋益友,乃知天下之大无非以己患生之所欲也。
今两千贴已悄然所成,心汗颜,大愧不能,余日翻吾贴,只见昔日文风倜傥已灭,乃于流氓自居称之甚多,虽有自裁之心,但事非有因,岂可驶吾心之悠悠然乎,乃作此文,望众友明灌水之心智,然则莫求于贪多而未塑心也。
理诚然,水自灌,漫与野,达与众人心。以余之卑文,仅恭祝两千贴必。

2004年07月16日

         早晨起的很早,想来生命总在开始和结束的时候辉煌心情逐渐平静下来,但是没有些须安逸。 这几个月的旅行下来我

所领悟的种种能影响我一生的事情,寄存在现实与幻想并存之中,那也许是暂存吧,心情象今天中午的太阳,舒服的让人发

痒,呆在这个安静的小房子,脱离了的思想带给我更多的是一种温暖,我忽然发现自己很爱这个世界。 烦躁不存了,内心一

阵涌动的热情。 伴随着热情逐渐燃烧的,很奇怪是一片安详。 穿着内衣做在转椅上,长发散散的垂着,发着呆看着这片显

示屏,旋转的影子和昨日的劳累已经逝去,只是头隐隐作疼,残存的感冒病菌在作怪。 一片嘈杂声过后,黎明渐渐离我近

了,近了,那片薄薄的秋日的红。 我寄存在这个城市,已经熟悉了她的一切。她清晨迷人的眼睛,她皮肤的淡淡余香,每天

在她的怀里无拘的生活着,一种苍老的心情迫使我说习惯了,准确的说该不是苍老,而是对生活的憧憬而生的责任感罢了。

以前没有目的的生活使我失去了许多,也让我明白了许多,诚恳的看着你的双眼,你该能看到我内心的希望,从来没有过的

平静,这也是我想了很久的。毕竟,这些念头不该在我的这个时代出现,似乎该来得晚些,但是生活本身就是这样,瞬间的

转变让你感觉到无所适从,永久的迟钝让许多美好的事物悄悄溜走。出于一种理智,是应该做些什么。 以前总是过自己的生

活,压抑着而且烦恼着,现在当我明白这一切是那么幼稚而且那么不成熟时,许多过去的经历也随着时间悄悄的呆到另一个

不属于我的身体的我中了。 象一片片秋叶 沉落于那片粗糙的泥土上 安详的静听大地的心声 风儿经过的时候 叶子一阵颤

动 禁不住起舞 旋转于空中 枯黄的秋叶真的死了吗? 我只知道这片旋转的内容是生命 当驻足于一片茂密而新鲜的盛夏之

林中 常能想起这片旋转的枯黄………… 

2004年07月10日
契子
决定 或许说 以为决定
 
有某种想重新拾笔的冲动,或许像从事某些方面的职业,或许想重新再认识一下生活,或许仅仅是听听音乐的感触,或许是迷惑中进入一个误区。

可能会写,可能沉默,仅有的一点冲动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欣慰了,整日沉醉于酒精和疯狂的自恋中,找几本书陈旧的书来读,喝一杯钟爱的咖啡,读读心情,读读人生。

如同聆听的这首《第一片雪花》,比起那首给我冲动的《美丽世界的孤儿》来说,说了一些悲凉,少了一些落寞的感伤。或许是有,或许是无。

写上一笔心情,持于掌中,静静的看……

 
我身怀着一粒种子,步行了几亿年,找不到一个适合它生长的坑,终于在一次酒醉之后我把它丢失了,我的迷醉听不到它的哭泣,其实几亿年间我们有深厚的默契,我依然无法找到他落定于哪个缘定的地方。
我的新生活并不因为找寻它而变得索然无趣,也不因历尽的磨难而充满色彩传奇,每到一处,每到一处,人们象躲避山鬼躲避着我,因为我被人不耻的认为自己没有能力保护一颗种子,整日生存在潮湿阴暗的我没有资格同别人享受同样的阳光,在他们看来我有着丑陋的外表,是造物主愚弄的产物。代表邪恶。
如同时间的歧视,我的行程微不足道,甚至好心也付诸东流。
有一次我经过病毒肆虐的村庄,我不鄙视村长的逃脱责任,但是为丢失孩子的母亲,为无家可归的老人而哭泣,夜晚我给他们搭建房屋,到深山老林里制服猛兽将可爱的孩子归还,祈求上苍救救这些可怜的人,当一切都归于和平的时候,我满心欢喜的站到阳光下祈求得到他们的友情,可是却被认为是瘟疫的传播者而诅咒我,我觉得委屈,我已经不屑于跟他们争辩。太多的委屈总有一天会化作愤怒。这时候种子是我心里唯一的寄托,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将悲愤转化到他们的头上。
时间的漫长不能冲淡我继续跋涉的勇气,虽然对于现实的不满让我更加感到无所适从,但是我独行的时候总会碰到一颗或者两颗种子在风中朝我寂寞的微笑。
于是我选择了接近黑暗,我想知道地狱的深渊与人类的世界有什么区别,幻想和现实的变奏让我的行程更加缓慢,终于有一天,我累了,看见一抹残阳流落在天际,我想取下来当我嗜血的刀,虽然我未曾伤害过一个生命,但是我被称为罪恶的象征,自然有了血腥的成分,习惯于这种称谓,我觉得比勉强认为自己纯净来得更轻松,从另一个方面讲,我麻木了。

依靠在树干上,看着残阳,我听见大地在抖动,如同我疲倦的四肢在黑暗中的抖动一样,显得那么亲和,那么恐惧。我闭上了眼睛,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阵轻盈的脚步,迷糊中发现一个白衣的女子向我款款走来,飘逸的衣衫,蓝色轻快的鞋子,可是我看不清她的脸,我不敢面对她,怕她看到我丑恶的面孔而逃脱,近近的,远远的,她总是在我周围舞蹈着,旋转着,终于我忍不住诱惑窥视她的面容,经历过几亿年时光的我惊呆了,我不能比喻她的美貌,比天使更纯洁,比精灵更快乐。

她在草丛中与动物们玩耍,在池塘中沐浴,光滑的肌肤如同白玉,我沉浸在这一切的美好中,欣赏着几亿年都比不了的幸福中。

突然,一道阳光射下,刺迷了我的眼,我依然躺在草地上看着她跳舞,她依然在舞蹈中没有发现我,突然间我明白了什么,站起来轻轻象她走去,她突然停下来,好像突然发现了我的声音,侧着头静静的听。我有一次惊呆了,她蓝色透彻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神韵,她瞎了,白色的衣裙向一段犹豫的曲子,旋转扫除了我刚才的快乐。我凝视着她,在她已不小心跌到的一刹那,我伸出了手,准备拉她的时候,可惜晚了,她倒下了,如同我丢失的种子,不只在哪个坑中消失了。?

一切都结束了,美好总是消失得那么突然,我傻傻的坐在草地上,缓缓睁开双眼,清醒的感觉和梦中的思绪混杂,我被黄昏的野草的清香所迷醉,可是草地上确有一具蝴蝶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我看着它,把它放到池塘的水面上,顺着微风飘走了,于是我背上行囊继续走路,没有取霞光留给我的利刃。

 
2004年06月30日

风扇在耳边嗡嗡的转,或许他有他孤独的梦想,对于我,也就是一段空洞幻想

吧,当终于想写点东西的念头被一只孤独的蚊子扫乱了的时候。我干涸了的脑袋就

难以抗拒那股怅然的伤了。另人眩晕的电脑显示屏。这,已经是多少个日夜的苦熬

了。究竟为了什么?生命躲进了一个异次元空间傻傻的摆了一个造型,将所有悲情

装入一个硕大的容器中。朦胧中,看到了那只孤单的唯一零挂在夜空中的星星。

奇怪的比喻,有所谓的荒诞和无所谓的荒诞已经和我少的可怜的脑浆融合了

就象初生的婴儿,我把所有的幻想比喻成他们以及包裹着他们心的灵魂。在生命中

徘徊的时候,当正常看作荒诞的时候,他人在混乱,而我却是最平静。这种享受就

象我们抽泣之后片刻的平静,时钟的指针停住了,留下了一个空间的黑洞。当然,

现在星星仍然还在夜空中零挂着,只是多了一分无奈罢了。

悄然而至的一片枯叶已经被我整整保存了5天了,它静静的在墙上苍老的活

着,抑或是死了。谁能读懂他呢?无聊的时候,我就经常和他对话。我知道,夏天

已经过去了,秋天在我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个蜕皮的季节,模糊的概念,淡淡的生

活的滋味,只能这么刻意的玩味了。

抬头看了看星星,不复存在了,一抹忧郁的云遮挡住了他含情的目光,想这

云在白天也是纯净的吧,夜晚黑色笼罩住了他的心,白天淡兰色衬托了他的形。夜

晚他可以放纵,白天他只是忧伤。

2004年06月27日

 

传说有一只猫爱上了整与他嬉戏的蝴蝶。秋天来到,蝴蝶死去,伤心的猫

咪从他们往日嬉闹的山崖一跃而下。上帝怜他,便给了他一双蝴蝶的翅膀。自

此,在天空中便多了一个美丽而又孤独的身影——蝴蝶猫。

是朋友随口而提的一段文字,很美的与我的签名档的《小猫钓鱼》形成了

一个对照,一个是三心二意的普通小学生嘴里的小猫,一个是浪漫的写手杜撰的

千万小猫中最有爱心,最可怜的生还者。

第一个寓意很明显,教育人们做事情不要三心二意,虽然人在生活中很难

真正做到,但也是处世之原则。而蝴蝶猫的传说却让我有更深的思考,一只单纯

的小猫,因为朋友伙伴的离开而悲伤的可以跃下山涧,放在动物身上,也许人们

会可怜它,也许上帝会给它安上翅膀让它做一辈子的异类 。而对于人呢,谁会

为一个没有目标而结束生命的人而哭泣,谁会一个没有原则的选择死亡的人而惋

惜?

原本能编一段很美的故事,构想了蝴蝶猫似的云,蝴蝶猫似的世界,可是

我掺杂更多的的人的理性思考让我无法下笔。我不同情盲目的走向死亡的人,但

是肯定会为他祝福,希望有一个生命不会因此而消失,希望在变成蝴蝶猫之后他

能更加现实的坚强的面对这一切。

猫累了,倦了,也许有一天它的灵魂能对上帝说,我的选择错了,我要更

加勇敢地面对人生,哪怕生活中我会三心二意,哪怕我失去更多的暂时的快乐。

蝴蝶猫也许存在在我们见不到的地方,但是留给它的也许是痛苦的回忆或

者漫无目的的飞翔。。

 

[有一只小猫在河边钓鱼。过了一会儿,一只蝴蝶飞了过来,小猫放下鱼杆去捉蝴蝶。忙了一阵,蝴蝶飞走了,小猫重新回到河边钓鱼。又过了一会儿,一只蜻蜓飞来,小猫又放下鱼杆去捉蜻蜓。蜻蜓跟小猫玩了一阵,又飞走了。结果,小猫辛苦了一整天,鱼没有钓到,蝴蝶、蜻蜓也没有捉到,两手空空地回家。小猫做事三心二意、朝三暮四,最后一事无成。]

2004年06月25日

PART1

这个城市,传闻前两天得人工降雨可是在昨天晚上却成了自然。

记忆中,小时侯的雨是属于我的,我可以攥在手里,幸福的数着一滴滴晶莹的水

珠,抬起头看天边的时候,那阵绯红在我眼睛里燃烧着,给我对长大的希望。

时光如织。。。。。

PART2

长大后才明白小时看大人眼中对雨的的漠然。而充溢于内心的解释,只有了快乐

和悲伤两种不经意的流露。

漫步于雨的间歇期的立交桥下。这个城市仅有的一丝亮光也被桥的躯体遮盖。我

安坐于桥下津河旁边的绿化带的小亭子中。静静的看布满涟漪的河水,身边几个

孩子在嬉戏玩耍着,象是小时侯的我对雨中折腾的再现。有时候沉静中的一丝活

力可以让我畅想,让我发呆于无际昏黄的空。

我想我饿了,朝学校的小路走去。

一股汽油夹杂着城市某种空气含量的味道向我扑来,我本能的躲开。可是没能避

开汽车驶过溅到我身上的积水。一股厌恶从心中产生,天空突然黑暗了,那辆汽

车好象是床下的蟑螂,带着自豪的病菌消失在我的视线。

PART3
暂时丢失了魂的一个,游荡在青石子铺成的小路。。。。。。

我喜欢踏这条路,不光因为它由自然的石子铺成,而是在路的那头有一个不大不

小的荷花池,自从我来到这个学校,我也从没问过这个池塘的名字,我只是单纯

的将它叫做未名湖。小时学过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此池塘亦是我从小的

一个梦,可惜却鲜有了月光和青绿的荷叶。现已盛夏,荷花早就谢了,路过的我

仅仅想提取一点想象得空间罢了。

抬起头,看湖面的雾气。

猛然一阵粉红。在绿色中遮遮掩掩。

当我发现一朵荷花时,我惊呆了,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空中的惨淡。那种鲜明的

对比象是给我眼睛注入了一股力量。童年的感觉在心中洋溢着。那一瞬间,忘记

了学习的压力,忘记了生活的孤单,忘记了马路上的比做的蟑螂。

低下了头,脚下吱吱的响着,远方几个零星的人在即将来临的夜中消失再现。

人生亦如此简单,人生亦如此复杂。

既然我拾得荷香。那理应释然的面对即使不明朗的天。

仅做一个仓皇的人,平息一阵劳累后的迷茫罢了。

2003.7.27 天津某网吧

 

 

2004年05月02日

幽蓝氤氲的水草
爬上她苍白的皮肤
有着天使般双眼的女子
遥远的眺望着彼岸
在风中
自由的歌唱
突然收到朋友从北京寄来的特快专递,薄薄的深蓝色信封内是一张孤独的CD。没有任何字条。
是Bjork的歌碟,双碟装,满目褐青色的封面上是Bjork低垂而安静的容颜,与一只同样遏首的水印的天鹅。

Bjork,冰岛女歌手,对于她的所有了解就如同我迷恋她的歌声一样简单:只是她的歌声。
为了她的歌曾几乎翻遍上海的大音像店,在我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却出现了。
也是那样一个安静的午后,漫无目的的开着电视,只是为了换得沉寂的房间一点点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然后她出现了,她在行驶的火车顶上和着风自由的歌唱着(《黑暗中的舞者》),这个面容平凡的女子带着她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天籁硬生生的挤进每一丝沉闷的空气,没有任何格式的声音把这个空间撕裂了一条缝,如同某些文字,脆弱的、散乱的,却尖锐的直指人心,割开一道疼痛而淋漓的伤口。
然后,唯一一次,我为某种歌声哭了。

无论是Bjork还是那位坚忍而始终沉默的母亲(Bjork在《黑暗中的舞者》的角色),她始终用天使般无辜而自由的歌声在人们感情上撕裂着鲜血淋漓的伤口。
不用任何语言,歌声就足够了。

天使般无辜的女子,她只是自由的歌唱着。

 

2004年04月27日

碰的一下,我摔了出去。
回头看看,空荡荡无一人。


    闻着空气的雨腥,以及在宿舍游荡的片片内裤,突然感觉到已经是夏天了,这个季节,这个
时间。我依然如同往年一样在炎热和蚊虫叮咬中游荡。
    很无聊的翻了翻眼前的书,讲女权的,丢掉。又拿一本,看着精美封面的全裸美女才想起是
前不久刚买的一本古希腊罗马神话史,翻开看几页,满眼的傲慢与乱伦。这个季节,这个时间,我
在失望的心情中要寻找什么呢。
    白天依旧是上课自习,每天都路过许多网吧,可是厌烦进入。
    每天夜晚自己回宿舍的路上,街等都熄了,陪伴我的只有坑坑洼洼的公路和满天的漆黑。看
到宿舍楼底的小卖部的亮光,心中涌起的不是希望,而是平静的淡淡的呼吸中体会一片寂静的心
情。与往常一样,轻轻按了小卖部的门铃,满脸笑容的大嫂递给我一瓶开启了的啤酒,与大嫂寒暄
几句,回到了我的蜗居。床下堆满了杂志书刊,拿鞋架当书架上整齐的排列着一层灰尘的厚书,望
着满墙被我乱画的眼睛,我找寻出没有用处的图钉,挨个按在每只眼睛的瞳孔处,这样做没有什么
目的,也不是追求抽象艺术,仅仅是感觉很快乐。满墙被扎了图钉的眼睛望着墙上乱挂着的卡通公
仔,似乎很讽刺。我珍惜自己的脊背,所以床是最软的,躺在那里的如同小时侯躺在妈妈的怀里,
一天的疲劳可以迅速在那儿得到缓解。
    我喜欢在匆忙的生活中解脱去选择自己轻松的道路。当意识到时间的短暂和生命的珍惜的时
候,已经被自己的随心所欲的心情堵在了矛盾的极端。刻意不去想这些矛盾或者矛盾的根源,暂时
的快乐也会让我很欣慰。
    象这样的日子很平静,我也沉浸其中细细品位。繁忙中感受一下生活的细节,会比较有趣。
面对将来的日子,往往反思之后是空无一物。心中总有一根拉紧的弦,挺好。


    爬起来继续走路,
    抬头是实,回头是虚。

2004年04月26日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夜晚,静悄悄的。
讲一个故事,跨越的一道蜿蜒的河的故事。
尘封了许久的故事
聚满着灰尘与悲伤的爱
矛盾充盈着整体
不信任的源泉
魂 鬼 灵 没有躯壳的游荡

石头上刻写着几行扭曲的文字
一根简单的线,一头断了,就永远的断了
仅仅留下一道简单的弧线
我嘲笑这注下烈火的土地
永远泯灭不了思念的源泉
即使历史留下的创伤太多
我也能平静的生长得到珍惜的一切

苍苍蒙蒙的雾
你的影子飘荡
何方?
扭摆的身躯长出了翅膀
飞向看得见日出的地方

ps.查QQ聊天纪录有感,误会太多,伤逝太少。



 

2004年04月24日

他要延续他不灭的情感于她身上,再度燃起曾截断了予我的爱,或者不能为爱,只因自己也无法解释当初为何两人会在一起。
现在存有的无疑是愁恨,他的虚荣不屑一顾;无责任放纵不羁的心,不注有体谅与宽容的男人,离开固然是上上策。抽调起自己怜悯与爱惜,他的少不经世,看他未来路上荆棘逼人,寒心,哀怜,有想去辅助的冲动。但他是抗拒的,不容别人拦截他面前自认为顺畅的路,丝毫无视劫数的挑拨,自生。
我不过是他年幼玩耍遗下的疮疤,愈合的好,淡忘了跌倒时抑制住的痛,随之伤口的渐渐泛浅,渐渐消逝出回忆里,一挥既去。
无须为他辩解,更不用欺骗自己现在还爱着谁,你与她公开在面前,是要引诱出我的眼泪,可我是如此清醒地看那里的那个女人的影子。当初拥抱我时的不愿靠近,沉默时又那么用心,你的眼睛告诉我你的新的故事开始在春天前上演。我想哭,为你,交代得坦诚,可我酝酿了好久竟哭不出来,是,你不值得。我的泪水无力挽回任何,但珍贵得不忍心叫我轻易呈现。你是不值得,那里有那样一个女人,让她为你掩盖你的不羁,我为何还要袒护这样的你,之前为你爱恋甚或崇佩我要通通收回,我要让你知道,我失去的不过是你,这样一个不爱我的人,而不是我的爱;我还有爱,我还要去爱人,我可以随时为爱我的人献出我的爱。被你作践了的爱,你要庆幸你曾经拥有。
曾在你面前的最至诚的爱为你视作眼中小小的沙砾,既然你容不得它迷失你的双眼,放它远离你桎梏样的双手。要我来追悼你的即将死去的心,默吁你无法重生于人界的天堂,你不值毫厘的情感不要再伤害无知的心灵,你享受的富有为你挥霍得不象话。我不要你死在我的心里,玷污我新生的血脉,被你亵渎过的爱情将在你无情的余生中缠绊你痛不欲生,永远无法找到走向天堂的路。
生活欺骗过我,未来的子要心平气和,阴郁是要为彩虹驱赶走的。对你,我知道我只有微笑,除了微笑,还是微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那是你在神的面前做错了祈祷,想要淹没你的孤寂无聊,不得不去寻找那里的那样的一个人去倚靠,去讨好。她是你排解寂寞的良药,不过是你的又一道伤口,不过是你的氏,你的又一个附庸。你热忠的专制纵着她的未来,大都为你轻描淡写地编排往后的故事,去作你身边的美丽的蝴蝶。
我亦深知你的无助,极力地发泄自己的愤慨只愿让你听见我内心不安的心跳和依稀的烈火挣扎着悸动。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你把我重重地踢出门外,看我受冻,伤心,不予理睬,教我在雪地里凝结冰冻。我无话可说,偷看你包围着暖气温柔地笑,象过去一样,贪婪。
可你是孤独的,即便你徘徊在两个人的世界,而你的世界从你的出现便谱写为哀怨的篇章。你居无定所,游荡在无人的边界,为快乐卖命,作它的囚徒,而你只能作它的囚徒,无法成为快乐的本身。你只是喜好流浪的旅者,身后只伴有自己疲惫的脚印。
我不安心你就这样死去,放弃你的心灵在这样的乐土,而我也无力去挽救谁,问他自己何时认得清方向。
活过来吧,放纵不应是你安身的归属,幽深的灯光下畏惧着高昂你的声响,谁都不愿再听见;莫教你的不快乐一一写在脸上,一柱光线不会照得你支离破碎,你会感到身心的渐渐温热,血液想要沸腾的躁动,我会看着你的成长,祝福你再次拥有为你奉献爱的天使,要让她快乐,别再重倒我现在予你的声讨。
假如冬季的海洋湮灭了整个爱情的计划,生命的海滩上总会有一个独坐的人在祈祷曾经生于人界的感动吧,海风扶过卷起的浪花夹杂着悲伤的眼泪,那种飘扬的动作是梦想中最动人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