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6月26日

天边有片红云
天下有片树林
红云因为夕阳
夕阳的余辉……
林绿因为有根
根的……

心愿如晖
心事如根
晖的灿烂
根的……

根永远看不见,
地上有多美。

愿如红云,有光辉
最好无希望……
最好在天边……

三角的闹钟

三角的支架

三角的充电器上的图形

三角的。。。。。。

突然发现生活中少一些三角

更多方正的东西

如同禁锢在一个密封容器

当我不再留恋

我将打碎

变成一片片三角的愉悦

生气的时候

开水依然在火上坐着

滑落的水珠

柔软的落到火焰上

一声奇异的嘶叫之后

飞落一只阴湿的小飞虫

用放大镜找他们的踪迹

看到一粒粒沙土向我睁着眼睛

2004年06月25日

PART1

这个城市,传闻前两天得人工降雨可是在昨天晚上却成了自然。

记忆中,小时侯的雨是属于我的,我可以攥在手里,幸福的数着一滴滴晶莹的水

珠,抬起头看天边的时候,那阵绯红在我眼睛里燃烧着,给我对长大的希望。

时光如织。。。。。

PART2

长大后才明白小时看大人眼中对雨的的漠然。而充溢于内心的解释,只有了快乐

和悲伤两种不经意的流露。

漫步于雨的间歇期的立交桥下。这个城市仅有的一丝亮光也被桥的躯体遮盖。我

安坐于桥下津河旁边的绿化带的小亭子中。静静的看布满涟漪的河水,身边几个

孩子在嬉戏玩耍着,象是小时侯的我对雨中折腾的再现。有时候沉静中的一丝活

力可以让我畅想,让我发呆于无际昏黄的空。

我想我饿了,朝学校的小路走去。

一股汽油夹杂着城市某种空气含量的味道向我扑来,我本能的躲开。可是没能避

开汽车驶过溅到我身上的积水。一股厌恶从心中产生,天空突然黑暗了,那辆汽

车好象是床下的蟑螂,带着自豪的病菌消失在我的视线。

PART3
暂时丢失了魂的一个,游荡在青石子铺成的小路。。。。。。

我喜欢踏这条路,不光因为它由自然的石子铺成,而是在路的那头有一个不大不

小的荷花池,自从我来到这个学校,我也从没问过这个池塘的名字,我只是单纯

的将它叫做未名湖。小时学过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此池塘亦是我从小的

一个梦,可惜却鲜有了月光和青绿的荷叶。现已盛夏,荷花早就谢了,路过的我

仅仅想提取一点想象得空间罢了。

抬起头,看湖面的雾气。

猛然一阵粉红。在绿色中遮遮掩掩。

当我发现一朵荷花时,我惊呆了,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空中的惨淡。那种鲜明的

对比象是给我眼睛注入了一股力量。童年的感觉在心中洋溢着。那一瞬间,忘记

了学习的压力,忘记了生活的孤单,忘记了马路上的比做的蟑螂。

低下了头,脚下吱吱的响着,远方几个零星的人在即将来临的夜中消失再现。

人生亦如此简单,人生亦如此复杂。

既然我拾得荷香。那理应释然的面对即使不明朗的天。

仅做一个仓皇的人,平息一阵劳累后的迷茫罢了。

2003.7.27 天津某网吧

 

 

2004年05月02日

幽蓝氤氲的水草
爬上她苍白的皮肤
有着天使般双眼的女子
遥远的眺望着彼岸
在风中
自由的歌唱
突然收到朋友从北京寄来的特快专递,薄薄的深蓝色信封内是一张孤独的CD。没有任何字条。
是Bjork的歌碟,双碟装,满目褐青色的封面上是Bjork低垂而安静的容颜,与一只同样遏首的水印的天鹅。

Bjork,冰岛女歌手,对于她的所有了解就如同我迷恋她的歌声一样简单:只是她的歌声。
为了她的歌曾几乎翻遍上海的大音像店,在我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却出现了。
也是那样一个安静的午后,漫无目的的开着电视,只是为了换得沉寂的房间一点点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然后她出现了,她在行驶的火车顶上和着风自由的歌唱着(《黑暗中的舞者》),这个面容平凡的女子带着她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天籁硬生生的挤进每一丝沉闷的空气,没有任何格式的声音把这个空间撕裂了一条缝,如同某些文字,脆弱的、散乱的,却尖锐的直指人心,割开一道疼痛而淋漓的伤口。
然后,唯一一次,我为某种歌声哭了。

无论是Bjork还是那位坚忍而始终沉默的母亲(Bjork在《黑暗中的舞者》的角色),她始终用天使般无辜而自由的歌声在人们感情上撕裂着鲜血淋漓的伤口。
不用任何语言,歌声就足够了。

天使般无辜的女子,她只是自由的歌唱着。

 

1、
我的眼睛常常被显示器的荧光刺伤,然后在以后的十几个小时只能依靠滴眼液代替干涸的泪腺。
这段时间里常常有一朵小花会在我的QQ里不知疲倦的跳动。缓慢而坚韧。
那朵小花叫“药片儿”,很久以前她有个很美丽的名字叫白衣征雪。
一袭白衣迎风立,觅雪只为裘衣边。
我喜欢这个名字。
2、
末,橘子花该开了吧。会是什么样子呢,我还没见过呢……
末,我们这里只有满世界的苹果,可我喜欢吃橘子……
末,再给我说说你那里的橘园吧……

3、
院子里的橘子花已经开的很旺,白白小小的花儿在满树绿叶中毫不起眼的开放着。
但即便是半人高的一株便满院子幽幽的清香,在鼻端韫绕不去。
如果不是这股暗香,我想我很容易就会忽略了它们。
生活有很多细节,我却无迹可循。

4、
她几乎每天改名字,她说她喜欢天天穿不同的衣服。
因为她常年只穿一件衣服,病衣。
很快我却再也不能在一大堆明明暗暗的号码中找到她。
我常常会不经意的丢掉很多东西。

5、
那只是因为你的不在意。眉冷冷的看着我。
你什么时候会把自己也丢掉。

6、
那片橘园很大,怎么个大法我却永远无法说清楚。
孩子的眼中只有单纯形象化的东西,比如你问她到某地有多远,她会回答你很远。如若你一定要刨根问底的问出个多么远的数字概念,其结果不外是她苦思半天,然后仍旧回答你:很远。
所以我永远无法向药片儿解释清楚,那个橘园到底有多大。

7、
橘园三面临水,只余西面一个狭窄的出入口连接着“陆地”,所以我们都叫它橘洲。
当每年夏天来临,满园子的橘子花凋谢以后,枝头便挂满绿油油皱皱的小果子,我们便隔岸眼巴巴的瞅着这些小果子,期盼夏末的来临。
那时,便是橘子最好吃的时候了。
眼见果子一天天饱满,皮孩子们灵活的鼻子已经能嗅到那股子青青的味道。
那2面后挖的河道是很难防到我们这些贪嘴的孩子们的入侵的,于是我们一个个跳入河中,爬上橘树,扯下高高挂在最上方的大个的橘子。
然后在橘园主人的吓骂中跳下河,爬上对岸,在慌张中少不了又有些掉入河中。
而谗嘴的男孩子们常常是摘的最多也掉的最多的。

8、
墨绿的橘皮泛出些许的微黄,光滑而细洁。剥皮时得非常小心,否则那些青黄的汁液便溅满你一身,空气中瞬时溢满新鲜橘子青涩的香味。。。

9、
末,等我病好了,你一定要带我去看看那片橘园。。。
然后,我打出一窜笑脸。

10、
橘子花的花期很短,院子里的那株白花早在一场连绵的春雨后凋谢,坠入泥中腐烂。
而那片橘园,早在十几年前便已不复存在了。

写于4月,橘花漫天的季节

2004年04月27日

碰的一下,我摔了出去。
回头看看,空荡荡无一人。


    闻着空气的雨腥,以及在宿舍游荡的片片内裤,突然感觉到已经是夏天了,这个季节,这个
时间。我依然如同往年一样在炎热和蚊虫叮咬中游荡。
    很无聊的翻了翻眼前的书,讲女权的,丢掉。又拿一本,看着精美封面的全裸美女才想起是
前不久刚买的一本古希腊罗马神话史,翻开看几页,满眼的傲慢与乱伦。这个季节,这个时间,我
在失望的心情中要寻找什么呢。
    白天依旧是上课自习,每天都路过许多网吧,可是厌烦进入。
    每天夜晚自己回宿舍的路上,街等都熄了,陪伴我的只有坑坑洼洼的公路和满天的漆黑。看
到宿舍楼底的小卖部的亮光,心中涌起的不是希望,而是平静的淡淡的呼吸中体会一片寂静的心
情。与往常一样,轻轻按了小卖部的门铃,满脸笑容的大嫂递给我一瓶开启了的啤酒,与大嫂寒暄
几句,回到了我的蜗居。床下堆满了杂志书刊,拿鞋架当书架上整齐的排列着一层灰尘的厚书,望
着满墙被我乱画的眼睛,我找寻出没有用处的图钉,挨个按在每只眼睛的瞳孔处,这样做没有什么
目的,也不是追求抽象艺术,仅仅是感觉很快乐。满墙被扎了图钉的眼睛望着墙上乱挂着的卡通公
仔,似乎很讽刺。我珍惜自己的脊背,所以床是最软的,躺在那里的如同小时侯躺在妈妈的怀里,
一天的疲劳可以迅速在那儿得到缓解。
    我喜欢在匆忙的生活中解脱去选择自己轻松的道路。当意识到时间的短暂和生命的珍惜的时
候,已经被自己的随心所欲的心情堵在了矛盾的极端。刻意不去想这些矛盾或者矛盾的根源,暂时
的快乐也会让我很欣慰。
    象这样的日子很平静,我也沉浸其中细细品位。繁忙中感受一下生活的细节,会比较有趣。
面对将来的日子,往往反思之后是空无一物。心中总有一根拉紧的弦,挺好。


    爬起来继续走路,
    抬头是实,回头是虚。

神话的大漠
被盘古的斧子劈成了
一半戈壁
一半苍茫
干裂的古老的皮肤啊
曾经流淌着怎样澎湃的血液

激荡着远古驼铃的声响的回放
安眠于大漠深处的神之子
遗留在阿波罗箭下的千古驼尸
正以苍白的骨骼呼吸着生命的灵气

眼望去的只剩下一架骆驼的脊梁
为什么
古楼兰会成为神秘的不眠之地
骨架上的那根嫩草足以诠释
裸露的物质
水 沙砾 骼
塞满着黄沙泪水的骨骼
何以延喘活着?
不是为了大地
何以脱离束缚?
不是为了爱情

白骨茫茫已无血迹
迷途的骆驼的脊梁
耗尽了所有的灵气
只是空荡荡的
一个影子——物质的影子

它 甚至不能喊叫
不能抚慰自己的身躯
徘徊于秃秃的骆驼脊梁旁
我找到了安逸
耗尽后的乏力……

2004年04月26日

一个人对着树喃喃自语

碎碎念整个风情万种后的萧然废墟

曾经可以

一只猫猫陪着便无所畏惧

爬过尘埃下全世界的屋顶和楼阁

曾经可以

一把伞遮蔽看整个夏天的雨

笑笑的面对没有阳光灿烂的雨季

曾经可以

一招棋便轻易控制了整个棋局

灿烂的笑容里没有尘世中残留的痕迹

曾经可以

一片落叶就可以作为快乐的道具

微笑着掠过那片安静的熟悉的麦田

曾经可以

一帮朋友在路上张扬大笑扬长而去

从来不会轻易对各种单纯的游戏厌倦

何时 已不再轻易哭泣

何时 已可以笑着面对所有别离

何时 已不再在世界里的风雨拼命逃避

何时 已可以静静体味繁华后的荒凉孤寂

我以为

拥抱之后

全世界就到了我的怀里

原来

过了烟火灿烂的季节

整个天空都将无语,蔓延了空寂

不知所措

红尘滚滚,大同小异的浪漫,不屑一顾

然而,究竟如何

如何掩埋这已经悄然入骨的痛意

好累

疲倦

所有的过往,凝结,憔悴,腐坏

遥远的曾经,黯淡,风干,不再

知道了

纵然我流浪了一世

依然逃不开

这漫山遍野的荒凉,归途不再

眼睛张开

淡淡凝视

这个我深爱的世界,如此,如此,深爱……

身体里,存在着

另一个自己

狠狠的给自己伤害

不屑一顾我重视的这个世界

我痛恨她冷漠的目光

却深知,她就是我自己!

不知所措,一味的想收敛起所有痕迹

哪怕

哪怕必须自私,自私到让所有朋友承受我的离去

知道自己的残忍

但是我真的不愿

看自己沉沦到茫茫人海

所有的锐性都已不在

成为芸芸众生里,毫不需要介意的存在!

一息尚存,便不希望承受失去你们的痛苦!

所以我逃离

一直,费尽力气

才在人海与你们相知相契

而最后,我却必须用自己的手深深将你们掩埋……

无能为力吗……

你告诉我

这一切都可以避免

伤害,离开

都可以选择

可是,如果到了我失去了控制自己的力量

你们还会义无返顾的存在吗……

在我的周围,给我温暖……

铭记了太多了对白

便开始恐惧,那遥远的彼此离开……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夜晚,静悄悄的。
讲一个故事,跨越的一道蜿蜒的河的故事。
尘封了许久的故事
聚满着灰尘与悲伤的爱
矛盾充盈着整体
不信任的源泉
魂 鬼 灵 没有躯壳的游荡

石头上刻写着几行扭曲的文字
一根简单的线,一头断了,就永远的断了
仅仅留下一道简单的弧线
我嘲笑这注下烈火的土地
永远泯灭不了思念的源泉
即使历史留下的创伤太多
我也能平静的生长得到珍惜的一切

苍苍蒙蒙的雾
你的影子飘荡
何方?
扭摆的身躯长出了翅膀
飞向看得见日出的地方

ps.查QQ聊天纪录有感,误会太多,伤逝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