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8月21日
海归月薪仅有1500元 兼职给明星做保安赚外快

2007-08-21 07:30  来源:重庆晨报

  魏理(化名)高中毕业后到德国留学,4年半后,取得卡塞尔大学大众传媒系本科学历。2004年,魏理揣着洋文凭和回国创业的梦想,踌躇满志地回到重庆。他放弃了父母安排好的优越工作,一心创业。创业受挫后,魏理像多数同龄人一样,开始了打工生活。 他努力地适应着有机会接触的一切工作,其中包括给张学友、Vitas等明星做安保。

  海归也要从基层干起

  魏理说,越是在意自己的留学经历和外国文凭,回国后的压力和落差就越大。他刚从德国回重庆时非常自信,回国后的磨砺让他开始反思,出国留学是否是最好的选择。

  “回国后,我至少干过6份工作,其中包括给张学友做贴身安保。我还开过公司,坚持一年半后,公司入不敷出,只得关闭。现在,我是普通的上班族,收入与国内大学毕业生差不多。”记者面前的魏理很平和,他从不主动与人提及留学德国的经历。魏理坦言,他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月薪仅1500元,他说海归和国内毕业生都必须从社会新鲜人做起,起点是一样的。

  “海归和普通大学毕业生一样,拿着文凭找工作。用人单位不会因为你有一纸洋文凭就区别对待,竞争靠的是实力。海归的长处是,拥有语言优势和国外领先的理论经验。”魏理说,留学回来不一定马上就有高收入,只有多积累工作经验和阅历,提高综合能力,尽快成为公司最需要的员工,才能拿高工资。

  做明星安保赚外快

  魏理是张学友来渝时的贴身安保之一,除张学友外,他还为Vitas、超女等艺人做过安保。很多人不理解魏理为什么要做安保工作,因为工作性质与他的海归学历完全不搭调。魏理说,刚开始做安保工作,只是给朋友帮忙。后来发现做安保既能赚外快,又能间接接触演艺事业积累经验,他愉快地坚持做了下来。

  与魏理一起做安保的大多数工作人员,都不知道他曾在国外留学。在工作人员眼中,魏理是个十分敬业的年轻人,工作认真负责。知道他留学经历的朋友,则对他能放下身段,从安保工作做起的务实态度很佩服。

  “我不愿意干那种看似体面,其实内容空泛,学不到许多经验的工作。我宁愿选择苦一点,但是更能磨炼人的工作。”魏理说,他的生活和工作态度非常务实,这是他从德国人身上学到的。他宁可现在比别人苦一点,但他相信总会有成功的一天。

  回国后首次创业失败

  魏理很难适应德国人的价值观,他无法接受像很多德国人那样,在同一个岗位上干一辈子都没有升迁的机会,因此他决定回国。回国后,一心创业的魏理进入房地产公司,开始学习房地产策划。

  半年后,魏理开办了房地产销售代理公司。经历了短暂的红火过后,公司每况愈下,最后只得关闭。魏理总结说,这次创业太急了,自己的资历和积淀不够,注定走不了多远。

  “很多留学生回国后,眼高手低找不到工作,要不就子承父业或是找一份父母安排好的工作,我觉得自己在这一点上比他们强。”魏理说,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他认为自己现在缺的是工作经验和阅历,因此他愿意到工作一线去积累。

  再选一次不一定出国

  “我妈问过我,我现在干的工作即使不去德国也一样能做,我什么时候才能让她看到,留学德国带给我的不同之处?我暂时只能回答她,现在还不行,但留学经历已经在我的血液里了,它对我的影响一定会体现出来。但让我重选一次,我会谨慎地考虑,是不是一定要出国留学。”魏理告诉记者,当初出国,一半原因是家人的要求,还有一半是自己的好奇。如果给他重选的机会,他会考虑得更全面些,会认真考虑出国是不是一定有必要。

魏理出国留学花费了父母数十万元,刚回国时,他很有信心尽快挣到这笔钱还给他们,现在他的还款日期已经延长到10年左右。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由本报记者刘琳实习生胡鹏程采写

  “留学生活太苦,再也不想重来”

  魏理说,在国外学习压力大,日常生活全靠自己,还要忍受孤独的折磨

  “你肯定不能想象我在国外的生活,我再也不愿意出国了,苦得再也不想重来。”魏理告诉记者,出国前,他心中的德国学习生活是坐在翠绿的草坪上,在蓝天、白云下温习功课。然而出国后,他想象中的画面从未出现,学习之外他还要做许多事。

  生活清苦

  “首先,得自己做饭,每天三顿,非常花时间。我曾一顿做了9个人的饭,国内同去的不会做饭的同学,动辄就跟我搭伙。我们吃超市最便宜的菜,用最简单的方法煮熟,能混饱肚子就行。我每天骑自行车去买菜,挑下午5点半超市大削价时采购。”魏理说,刚到德国还没过语言关,每天除了做饭就是疯狂地学习语言,准备尽早考大学。

  学业艰难

  “大一、大二时真是苦,当地人花很少时间就能看完的书,我要看很久。他们很快能做完的实践,我要付出多倍的努力。同样的学习内容,德国人学起来轻松愉快,我却不得不花上所有时间全力以赴。”魏理说,当时他唯一的娱乐就是上网,每天睡觉前上一会儿。“有时候朋友来了,我们会去当地餐馆打牙祭,但因为消费太高,这样的机会不多。”

  孤独折磨

  除学业的压力之外,魏理还要忍受孤独的折磨。

  “德国的冬天,下午5点多就天黑,天黑后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德国人都在家享受天伦之乐。这个时候,留学生成了最孤独的群体,我每晚独自呆在寝室里等待天亮,那种感觉太折磨人了。”魏理说,他很羡慕国内的大学生,学习之余还有许多娱乐和与朋友交流的时间,他说这些对他来说太奢侈了。

  专家点评

  留学生就业应放低门槛

  点评专家:杨东,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嘉华世达国际教育重庆办事处主任,从事出国留学服务工作多年,考察过多所国外一流大学,资深出国前职业规划专业人士。

  记者:你怎么看魏理出国的经历?

  杨东:我认为,魏理的留学过程和目的都比较盲目。出国留学一定要做好自己的职业规划。第一,看所学习的专业是不是国内急需;第二,看学习和工作的背景情况;第三,计划好自己留学毕业后的一个大致发展方向和步骤。

  记者:现在留学生回国就业越来越难,你怎么看?

  杨东:随着中国收入水平的提高,自费出国留学的人越来越多。许多学生投入大量财力和物力,回国后对工作的期待值较高,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导致了一些心理的落差。

 记者:很多没有工作经验的留学生回国后,该如何给自己定位?

  杨东:学生留学后回国,其实面临的是与国内大学毕业生一样的境遇。对于海归人员来说,第一份工作很重要。适当地降低门槛,找到一份有发展潜力的工作,对他们今后的发展很有帮助。一定要寻找各种机会增长经验,持之以恒的人,才有可能取得成功。留学生们应充分掌握国外先进的理论与实践经验,并深入了解中国国情,灵活自如地实现“拿来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