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05日

 

jasperamos | 10 July, 2007 16:49

快樂,是純粹自然的產物,

是自己百分百支持自己、肯定自己的禮物

沒有了自我,一切的快樂都是虛偽的假象

即使人家批評你、否定你、攻擊你,

也不代表你的自我受到否定,

唯一能否定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因此,那些經不起人家批評,

人家說一句,就要難過三十天,

人家說兩句就要打人翻臉的人,

事實上是對自己極端沒信心的表現。

當然了!這種容易跟人家「批評」起舞的人,

注定要跟快樂說拜拜~~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只要人家有嘴巴,就會有意見和批評。

再者,太在意別人想法的人,不僅不能快樂,

也容易失去自己的特色和個性,

更沒辦法發揮自己的潛能。

總之,嘴巴是別人的,人生是自己的,

有習慣性被人家嘴巴「虐待」的人,

請用左腦右腦想一想:

『為什麼我要當人家嘴巴的奴隸?

為什麼要這麼鳥別人的想法呢?』

只要你想通了,就擁有快樂的自主權了!

 

作者:阿如

2005年06月29日

几个月前老婆得了玫瑰糠疹,浑身是红色的疙瘩,去医院诊断的时候,医大的医生说有一种可能需要检测排除,就是二期梅毒,化验结果要过几天才能出来,在等待的那段时间里,我和老婆心里都很紧张

今天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对我自己个人的看法和工作的事情,我在去年秋报摇晃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到现在明天球包又裁员了,我对自己很伤心,对自己的将来感觉一团糟糕。

http://www.tianyaclub.com/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302790&flag=1

2005年06月14日
大学辅导员的沉重来信:是什么让贫困生沉沦

http://y.sina.com.cn 2005年06月13日 10:27 中国青年报
  贫困生们,请为了你们的父母,为了你们操劳了一辈子的父母,好好读书吧!

  我是哈工大的一个辅导员,刚毕业没多久,留校后带一个年级。上个星期把成绩榜做完以后,我给几个学生家长打了电话,邀请他们到学校来一趟,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很沉重。

  当父亲们风尘仆仆地来到我的办公室,我几乎不忍心把现实告诉他们。看得出,他们都很紧张,沧桑岁月磨砺出的坚毅,在我面前几乎就要崩溃。我很同情我的这些父辈们,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没有希望,而当自己一生的希望就要破灭时,我理解那是一种锥心刺骨的痛。那一刻,我的心里也有泪流过。

  我接这个年级时是他们的大二下半学期,到现在刚好满一年了。年级里个别同学因为网络或者小说几乎荒废了学业,我一遍一遍地去找他们,一遍一遍地和他们谈心。但我承认,在他们身上我是失败的,他们没有因为我的苦心而有丝毫地好转。更有甚者,他们开始躲我,平时也不回寝室了,去网吧,去图书馆,去自习室看小说,我几乎束手无策。我想与他们的家里联系,可他们却拒绝说出家里的联系方式,理由是家里没有安电话。我查了他们的档案,发现他们家确实都在很偏僻的农村。

  看着他们越陷越深,不及格的科目越来越多,他们已经在退学的边缘了。按照成绩单上显示的学分,他们似乎已经没有机会了,似乎也只有在那一刻,他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吞吞吐吐地说了联系方式。

  有个学生来自吉林白城的一个农村,是一个特困生,每个月家里给寄生活费200元,加上学校的补助40.6元,原本在学校也只能够吃饭的。但是他却能每月花费100多元去租借小说,经常是一天只吃一顿饭,一个男生瘦得都不到90斤。前几天的一次谈话,他竟然还理直气壮地说,我从小就是这样。那一次谈话,一直进行到晚上12点多。在我说第二天就给他办退学手续时,他才把他三姨家的电话告诉了我。令人气愤的是,他在第二天的第一堂课又开始看小说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给他三姨家打电话了,当天下午他三姨骑自行车走了10几公里山路,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坐第二天的第一班车赶到哈尔滨。

  中午他的父亲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我分明看到了他眼里闪动的泪花,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几次差点跪倒在地上,一身冬衣,满是补丁,满脸的沧桑,双手始终在发抖。他告诉我,他现在的心里只有恨,想死的念头都有了。他全家一年的总收入才5000多元钱,除去购买生产资料的1000多元,每年总共才3000多元,家里还有病重的老母。接到电话时,家里一分钱也没有,借了200元钱高利贷才来的。后来我给他算了一笔账,按他们农村两毛钱的利息,半年以后他就要还597.2元,这相当于他们全家两个月的总收入!

  借小说每个月100多元钱的费用,相当于每天卖8斤玉米的价钱,一年下来差不多2000多斤。这对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能不心痛吗?如果此刻我不是老师,我真想代他父亲好好教训这个逆子。

  在会议室里,当他跪在他父亲面前忏悔,他父亲边哭边打他的时候,我没有阻拦……

  另一个学生家在江北,原先是我同一年级的同学,后来我留校当辅导员,他退学试读一年,休学一年,戏剧般地成了我的学生。每次去寝室,都能看见他躺在床上看小说,蓬头垢面,面黄肌瘦。他的作息时间通常是看一晚上小说,然后白天睡一天。他父亲来到学校后,再三恳求学校能再给一次机会,他父亲有心脏病,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后也病倒了,如果被退学,那这个家庭可就真的完了!可这时候的他,却出去上网,整整3天没回寝室。

  他曾是他们的骄傲,他所在的村子多少年才有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因为家里困难,当地的企业给他出资1万元,作为两年的学费,敲锣打鼓地把他送到学校。去年的学费,家里借了别人的高利贷,后来怕还不上利息,卖了家里的一头牛才把这个窟窿堵上。可他却在休学的一年里,花了家里将近1万元钱,这学期的前两周就花了将近500元,所有的钱都用在了网吧和小说上,他父亲说,至今他还欠着1万多元的债。

  这是一个怎样的儿子!

  最终,他们都留下来了,我想这也是给他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了给他们家里一个希望,一个活下去的希望。今天早上接了一个电话,那个父亲回到吉林后就病倒了,所幸目前来看,他的儿子似乎真的忏悔了。另一个父亲现在天天陪着他的儿子上课,陪着学习,陪他吃饭……

  我想,在这些父母亲的心里,也在我的心里,都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痛,久久都不会散去。

  最后我提一点希望,也算是一点请求,请为了你们的父母,为了你们操劳了一辈子的父母,好好读书吧!

哈尔滨工业大学这位辅导员的来信,在校园BBS上发表之后,立即引发了一场大讨论。一位贫困大学生在网上留言:“虽然这篇文章出来得晚一些,但很高兴我看到了,谢谢你辅导员!我想对你说,逃课的家伙想上课了!”

  老父亲在寒风中赶来,鼻涕冻在胡子上说不出话

  这位留言的学生也来自偏远的农村。目前他的学历在全村是最高的,这也因此成为全家人的骄傲。然而,“上大学之后就失去了拼搏的念头,也很堕落。大一时,第一次考试还可以,平均80多分,在班级排第九。之后就没有好好学了,大二一学期没有上课,仗着聪明没挂科(不及格),后来就开始挂科了。现在想想,把大学的时光都浪费了,特别后悔”。这位同学说,“我的学费是亲戚给出的,看到父母在亲戚面前陪笑脸,我心里特别不好受,继而厌学。回想起来真是不值,越是这样,我就该更努力才对,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记者在其他高校采访中,碰到的情况有些比哈工大的更严重。一位正在读研的同学告诉记者:“寝室的一个哥们儿家里很穷,大二开始打游戏,每次考试时他就坐在我后边,可以说大学里所有科目都是我帮着他过的。作为班长,我劝过他,也和他谈过心,但最终我还是无能为力,看着弟兄们连结业证都拿不到真痛心!这样的同学在我们班有四五个呢。”

  而更令人痛心的是一位大学老师告诉记者的一个例子:有一个学生开学时带来的学费,一个子儿都没交就全给挥霍了。他的老父亲在寒风中赶来的时候,流出来的鼻涕冻在了嘴边的胡子上,看着自己的儿子,嘴唇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出来。“后来这位父亲对我说:老师啊,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孝呢!前两天他妈在家里念叨想打瓶酱油吃,还让我骂了一顿,‘还想吃酱油,儿子的学费钱还差那么多没还上呢!’现在,系里有几个学生的父母把学费和生活费都寄给我,由我定期给他们存在饭卡里,定期给他们零花钱”。

  是什么原因让这些贫困生沉沦

  经济上的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贫困

  这些发生在贫困生身上的故事,虽然是个案,却是那么的真实,令人扼腕叹息!哈工大党委副书记李绍滨痛心地说:“想想他们的父母,勒紧腰带,倾全家积蓄,甚至高利借债,供孩子上学,但他们中确有少数学生沉沦、掉队,甚至走上绝路。每当面对这些情况,我心里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内疚和痛苦,作为教育者,我们应该反思。”

  是什么原因使这些学生沉沦呢?难道是经济上的贫困吗?黑龙江省是欠发达地区,贫困生比例较大。

  据黑龙江省教育厅学生处副处长高铁春介绍,黑龙江省高校大学生月平均生活费低于150元的特困生有5万多人,占在校生人数的12%,而月生活费低于180元的贫困生则占到在校生的25%至30%。这些贫困学生大部分交不起学费,仅黑龙江大学就欠缴学费2300万元,一般院校也都平均在1000多万元,全省累计欠缴学费5亿多元。即使这样,黑龙江省政府及教育主管部门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并采取奖、贷、助、补、减等方式帮助贫困生完成学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学生因为贫困而辍学。

  经济上的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上的贫困。采访中,我们看到相当多的贫困生能够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发奋读书,通过掌握知识来改变命运。但同时也确有少数贫困大学生自甘放弃,沉迷于网络与小说之中。

  贫困生学习成绩两头聚

  最近,哈尔滨医科大学在对大学生学习成绩进行调查时,发现了一个“两头聚堆”现象:贫困生要么成绩特别好,要么成绩特别差。

  高铁春在分析这种现象时说,成绩排在后面的学生一般都有比较严重的自卑心理,平时很少参加各类活动。比如同学之间过生日,一般都是邀请同学到饭店去庆祝,有的还要摆上好几桌。而贫困生出于经济上的窘困,既参加不起,也不愿意被人瞧不起。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一般都采取回避的态度,久而久之就会产生自闭心理,不愿与同学交往。有的同学就会选择在网络和小说中麻醉和发泄自我,寻找心灵的寄托。

  一位大学生坦白地告诉记者,他最多的时候一天可以看十几本小说。“看小说入迷了,你根本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感觉———那种一天什么事情也不想干,只想看小说,就像毒瘾一样的感觉。多的时候我一天可以看19个小时的小说,不眠不休”。

  网络和小说正在侵蚀一些大学生的灵魂,除了大学生要自我觉醒之外,大学教育者也面临着新的课题:如何挽救那些一时掉队的贫困学生———不仅仅是来自于生活和学习上的,更重要的应该是心理方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