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9日

不知道是怎么突然想起这两个字眼来的,只是忽然发现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我又在这里期待春节

今天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霜,去年这个时候已经下了好几次雪了吧,

忽然就感慨了….

2005年01月29日
记一位高中密友


有点想哭
没有理由
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

看到你的一刹那
有点困惑
竟不知道你是谁

下一秒
我想起来
于是
淡漠的表情变得复杂多样

你说你不再想我
其实你没说
也不用你说
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
离开你已经那么遥远

记得你初走时的背影
颀长而挺拔
留在树影斑驳的小道上
我望着它
眼泪润湿了脚尖

记得再次看到你的喜悦
在你的床头
偷偷用剔透的水渍写下自己的名字

也许向往着
透过这双眼
让我看到你或喜或悲的表情

只是
水渍很快干去
还来不及被你发现
就已经消散在我的眼前

然后
剩下长时间的静寂
静静的夜里
没有彼此

然后
你把我忘记
我在梦里看到你颀长的背影
……………
 

还是那么懒

 

用同一句话回了n封邮件以后,我坐在这里.眼睛好痛,睡了一整个上午,还是痛,快干枯了的那种,难受得紧…我开始相信一句出现在好老的电视剧里面的话..XXX不知道哭了多久,终于看不见了..我开始相信眼泪流出去了,喝水是收不回来的,这眼睛不知道会疼多久,但如果,往外流得再多一些,也许真就瞎了..

说了要来取东西的那个人还没有来,然后,我还不能走…听起来很简单,仿佛又很复杂,有时候我会很奇怪地问自己:真的有必要等吗?

其实,我可以把他要拿的东西给送到小平房去,然后打个电话告诉他,接着我就可以继续回家好好休息了,不过我还是坐在这里,有时候,我真的很懒,可以想到一万种方法,实行的却永远是人家为我准备好的那一种….仿佛那样就不需要我思考,不需要我去想结果,把自己放在那里,就象一尊不可少的道具,但如果把道具A换成道具B,对于事情本身则没有任何影响…

唉…怎么满脑袋莫名其妙的问题,也许我该想想过年回家买什么东西,回家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这样才显得比较积极一点…

nod…不写了,看一集电视剧,然后回家.做点好吃的,睡个好觉….

 

不出门

才八点,就睁开眼睛看电视,从来不知道自己不去上班的时候竟能那么无聊,懒懒地躺着,动也不想动一下,,渴了,饿了,也还是巍然不动。。。有时候,真难以想象要是是我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生活,那日子会过成什么模样,连我自己都想象不出来。。。

即便是现在,已经常常中午懒得去吃饭,忘记带零食的那几天,到了该下班那会,一早饿得头晕眼花。。就这么个懒字也没见把我给饿瘦了,,,sigh,,,真不是一般的郁闷。

keep one’s word

洗完衣服出门已是很晚,隐隐约约的太阳,没有风。去连邦软件买那个据说22号全国同步上市的游戏HL2,却被告知依然没有消息,就象之前的每一次去一样,已经在心底,在嘴边骂了奥美多次,还还是很不争气地一再去问,倒也不是我喜欢这样的游戏,只是承诺了老公,就不愿轻易让它变成空头支票。在一起的日子,总会迷着眼睛应允很多的事情,象是呢喃,象是背景音乐,象是一种附加,隐隐约约,却似乎不可少。。。只是有多少人当真。

也许,这样说,并不贴切,但至少,有一部分,是不会有人当真的,也许说的时候也不曾想过履行起来会是如何。轻轻的一句:我把HL2买了给你当生日礼物吧。。。就那么一句话就让我跑了n次科贸。。我不是想说那有多么辛苦,只是,我发现,遵守一个诺言,一句话,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很充实,那种感觉很好,让我理直气壮。。。我为我的这种把鸡毛蒜皮的小事看得十万分紧急的态度感到满意。。。

去到公司门口的时候,里面没有灯光,所有人都没有来,却没有人通知老公。我对那个人有意见,我想说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他做的好多事情确实很离谱。。。今天说过的话,明天就不记得了;周末的计划,临了取消了;这个礼拜休息,不必通知需要知道的人。。。。作为一个普通人,也许这些都不算什么,人都可以改变主意,的确今天想的跟明天再想会有所不同,今天想做的事,明天不一定想做,忽然感觉很累,门口贴上“东主有喜,休息一天”。但当这个人是我老公领导的时候,我有意见,对于老公跟着他团团转的时候,我会觉得不值。。。。

也许我不懂得怎样写一行代码,但是我觉得一个负责人,好象是不应该这样做的。。。

 

终于要放假了,感觉一阵疲惫,好象整个人都要瘫下来,虽说工作并不算紧张,这一天天的早出晚归,到头来还是觉得憔悴.又或者正是太过松闲,每一天才过的那么累,没什么重要的,没什么紧张的,只是一天天的不要迟到,然后呢,无聊…忙着琐碎的事情,今天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不同.这一年下来,发现自己跟去年这个时候,没有一点儿区别,依然彷徨..

昨天老公跟我说,说我一点也不会鼓励他,也许吧.我常常想,一份闲差都让我那么憔悴,那么在他那么大的压力面前,难道我要推得他超负荷运作么?于是,我挂在嘴边的,总是,今天早点睡吧…看着他熬夜是会心疼的,也许他不懂..

半夜,突然,就醒了.那么好几次..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心底忽然有了一丝沉重..这情形让我想起当年擅自决定通学那会儿,半夜醒来听见父母的窃窃私语,只是如今,空荡荡的夜里,只剩下一个、两个、三个自己,在脑海里窃窃私语,一不小心就有眼泪划下来…

我很爱很爱身边的这个人,有时候却难免彷徨,是不是自己的存在给了他太大的压力,在婆婆的眼里,他现在还应该在学校里,过得无忧无虑,,,所以,有时候,我觉得是我亏欠了他的.如果不是我,也许他不需要过得那么辛苦,所以,我只是希望他能过得尽量舒适一些,尽量轻松一些,笑容尽量多一些…

他沉着脸的时候,会让人害怕,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压力,他从来放在心里,我懂,我心疼,可是,我无法表达,除了用没心没肺的快乐来感染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帮他缓解心底的压力..

不知道今天怎么突然就那么多感慨,写着写着,就哽咽了,我也有累的时候,也有笑不出来的时候,可是我常常觉得不能在他面前流露出来,于是就积着,然后再时不时爆发一次,再接着道歉,然后再担心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我的累,不是因为工作的忙碌,而是因为工作的无为,我看不到方向,找不到我要的成就感.在这点上,我想他会有,毕竟他那份工作,而我不能..但是我又不想失业,于是空耗生命的每个瞬间都会有一声叹息出来..这样的压力,谁又能说无关紧要呢,总是郁闷着,怎么能带动别人一起快乐呢…唉,也许,我就是那种想得太多做得太少的人吧.缺乏一点承担的勇气…

其实,我该上进一些,换份工作,换个心情,不用那么压抑,可是,这找工作又谈何容易啊,也许我乐天安命一点,会快乐很多吧…

sigh…说了那么多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吃饭吃饭了先

 

    几年前,读安妮宝贝的《告别微安》,觉得哽咽、窒息,愣是没有眼泪的揪心。到《八月未央》的时候已经读不下去,太多的雷同是一个原因,而没有心神去接纳一波又一波未央的迷失应该就是更重要的一个原因了吧,人是如此的脆弱,当生活不尽如人意的时候,一味尝试各种各样所谓的现实,到头不免迷失了自己。

    事不凑巧,今读到一贴,竟又让我想起那时的感觉,极致的爱与幻觉,那些个独自承担宿命的女子。。。仿佛把多年前企图掉下的眼泪挤了出来。。。若是在人前,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向来不是个很深刻的人,却还愿意相信自己理智,就算实在不理智,装也还是要装的,毕竟已经不是那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为一个虚构的“爱情故事”掉下泪来,理智上来说,该算是幼稚的。

    前一端时间说到爱情,是因为大学的同学忽然说起电视剧《中国式离婚》来,初时不觉得有什么,但把小说,连同电视剧一股脑儿看下来的时候,竟也有心酸,爱情与婚姻,一个什么样的命题,爱情,它是怎么变质的,怎么着,就忽然间,不爱了。朋友说,那个故事很现实,人生就是如此,不管你想不想去面对,它依然是那个样子。

    有一回,我梦到娟子死了。(发白日梦的时候。)她把孩子生了下来,放在刘东北的门口,然后,死了。其实,我更倾向于娟子没有死,她把孩子生了下来,然后就在那个城市里把孩子带大,彼此,再也没有见面。只是这样太难了,记得读到过类似这样一段话:一位已婚男士跟一位智者说,他发现自己爱上了别人,不知道怎么跟妻子开口,觉得很对不起他的妻子,智者告诉他说,应该遗憾的人是他,而不是他的妻子,在婚姻里面,丈夫不爱了,于是他失去了,所以是不幸的一方;妻子还爱着,她是拥有的,所以她还是幸福的,分开以后的区别只是,她把这份爱转移到另一个随意而特定的“他”身上,继续她的幸福而已。

    且不论他的理论是否妥当,然从一个女性的角度去看这些话的时候,是会怒的。对于一个一心一意爱着一个人的一个女人,对于一个相信一辈子只爱一次的女人,你在告诉她,她随时可以转向另外一个人,这明显会被看成一种侮辱。但是,看看现实生活中,看看你我的身边,你确实会发现无数这种活生生的例子。恋爱,失恋,再恋爱,再失恋,还会再恋爱,,,相似的开头,类似的结局,现代的人却乐此不疲。所以会有童话,会有幻觉,相信在生活外面会有这样的人,彻底地爱着,永恒地爱着,即使不能幸福,也还可以凄凉。

    童话,自然不必再说,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只草草一句,便把无穷可能的结尾一笔淡扫而去成就一条通往天堂的光辉大道。天堂什么样,想必谁都不能说个真切,于是,所有的思考与探究都定格在那一刹那的美丽上。记得大学时候同宿舍的一女孩,曾把校园内外能借到的言情小说看了个遍,那种所谓的成人童话不知道是不是在她的心底里一点点勾画了一个属于她自己的王子。也许也曾在某个午后,躺在草地上,想起这样一个人,然后红着脸轻斥自己:怎么可能。

    恐怕是没有的。完美、幸福、华丽的爱情。大多数的人应该都会这样想。于是,披上忧伤的外衣,因为凄惨,竟也能博得几分同情,几滴眼泪。惨烈、彻底、连带着幻觉的爱情,正因为不曾拥有,所以才极力夸大它,正因为生活的清汤寡水,故事就变得无比的跌宕起伏。刘东北用那么短时间爱上了别人,如果让娟子为这样的人死去,有人会不值的话,那么我告诉你,我发梦的时候,让娟子那样死去,从来都不是为了刘东北,是为了爱情,却跟刘东北无关。她应该要生下那个孩子,她曾那么彻底地爱过,而在之后漫长的岁月中,没有了对方,也许不知觉的某一天便能将感情托付给了别人。把这些结局放到那一刻,当她还在坚持她的爱情的那一刻,是多么的不能接受,也许为了避免那一刻的到来,她只有选择死亡,如果她死了,她这辈子就绝对不会再爱上别人,于是,成全了她的爱情,成全了一种彻底的爱情。

    那么剩下的那个孩子,想必会变成刘东北胸口永远的痛,那是一种报复吗?对背叛感情的一种报复?显然是不成立,站在还爱着的角度来看这个背叛了男人,如果要用两个字来形容,是:可怜。那么自然是不屑于报复的。那么如果说,把他生下来,然后再把他带走,那也未必太过残忍了一点。成全了一个人的爱情,却找不到办法来善后。因为到了故事的最后,现实还是无孔不入地搀和了进来。

    以上让我相信,我做不了编剧,原来我只会捣蛋而已。接着让我们来看看今天无意间撞到的这个帖子,我是佩服这个作者的。飘飘然而来飘飘然而去。俗,故事是俗;假,情节是假。。。但是,它还是能骗我的眼泪。娓娓道来,那么长竟不觉得累,大概这便是故事本身的功劳了。每一个男人都愿意相信,有一个女人会致死不渝地爱着他,不论怎么对她,依然死心塌地。如果现实中没有,那就虚构一个吧,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愿意相信,那个故事是一个女性写的(我没有考究过作者)。我还是觉得女人才能欣赏一种这样的感情,如果一个男人把这看成是一种心理上的满足,一种虚荣的话,那么作为女性,是可以同情,可以包容,可以羡慕,可以感同身受的。只有女人可以在揪心以外还能感觉到对男主人公的一种报复的快感。

    现实中没有,就虚构一个。

    童话里的女子,还有吗?当然,那些都是故事,都只是故事而已,再逼真的情节也是有人蓄意安排好了的。对于爱情,在现实当中还能期待什么。一个相恋四年的女友,因为拒绝为男友那位从来没在心底里接纳自己的父亲还那数十万的债务被很快否定。我们先不说那些具体情况是怎么样,也先不谈处事的方式是否恰当。就说说那位男主人公用的标题,用的字眼,用的方式就够让人ft的了。

    当他在用上心寒这样的字眼的时候,我想问他,这四年,你真正了解,真正接纳过这个女友吗?“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是古训。让人动辄便感慨世态炎凉,人心难测。然我以为,不是彼此不能共患难,只不过,用“心寒”这样的字眼,确实让人心寒。相处多年,竟不了解,竟不懂得,竟不体谅,那么跟你挨,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是我,恐怕不是给对方机会心寒,而是独自先心寒去了。就是在可以选择共患难的时候,竟选择了各自飞去,各自逃避。。。

    站在一边观望,竟也不是滋味,便一味唠叨起来。我同情那种失落感,对拒绝二字的现实击中,于是便一味自怨自艾地感慨自己看错了人。于是便搬来论坛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一番,其现实意义不过是推卸责任,在用上“这个女人能否共渡一生”这样的标题的时候,已经否定了对方。不作努力便归疚于对方的男人是让人轻看的。

    所幸,看罢别人,再看自己,轻易就能让自己幸福个半死。别人如何,实在是管不到,管好自己却还是可以的。

    乱说一气,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不适合写这样的文字,写着写着就乱套了,最最这样的时候,感觉到严重的词不达意啊,罢了罢了,,,,只是写到这里,忽然很想跟老公说一句:我爱你。


 

     如果我说我想家,也许你会说我矫情,可是,那种感觉确实就在那里,还时不时地冒出来那么几下。坐在单位的车里,挨个给顾问们拜年,左一张笑脸,右一张笑脸,不曾记得多少,只是坐在那里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寻思着,会不会晕车,幸好那辆奥迪还算宽敞。

     走三环路的时候,路过一家张生记。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嘴谗,奇怪的是,那时候忽然出现在脑海里的并不是菜品,而是一张张脸,我些我从不曾刻意去铭记的脸,一一浮现在我的面前。第一次去张生记吃饭,是同寝室的女孩生日。第一次走进这样的餐厅,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闹了笑话。后来又去过两次,都是班级组织的,毕业那会吃了好几次饭,我已经分不清楚哪一次才是真正的散伙饭了,只是还记得豆泥什么蟹的一个菜,只是想不清楚是豌豆泥还是蚕豆泥,只是还记得那一张张脸,人都说,分开的时候会掉眼泪。可能是我的反应太过迟钝,一年多以后,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面看当初怕的纪念DV的时候,才有哽咽,才有两行清泪掉下来。

      暑假的时候有一个聚会我没有参加,元旦的时候有一场婚礼,我只看到照片上生动的脸,今天回来的时候,刚好遇到班级的群里,有人在讨论22日去参加一同学婚礼。忽然就想,如果我去了,这每一次的聚会,如果我去了,站在那里,一个没有聚光灯的角落,如果我从来不曾离开那么久,也许那些脸永远都不会那么徐徐如生地浮现在我的面前。正如大学那四年,从不曾彼此珍惜过,他们中间有人,一句话也不曾说过,有人,要花两年时间才能把名字和对应起来,也有人,什么时候的眼神看起来,都象在问你是谁。。。

      可是这一刻,我却那么想念那一张张生动的脸。有时候,我会想问,你们还记得我吗?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女孩,在同一教室里,听课。想不想得起我的脸,曾经那么缺乏笑容,默然,沉寂在一边,等待,被发现。

     

窗外阳光灿烂,眉稍三分黯淡….有点不爽,反反复复听同一首歌,竟越发失落了起来,原本人是容易受影响的,哪怕再多的自我暗示也掩不住偶然蹦出的一个念头.闯进你的生活,闯进你的现在,闯进你的未来,却靠不近你的回忆,哪里曾山花烂漫?或者也曾黯淡心酸,只是都与我无关…这一秒我欣喜若狂,下一秒,我失落惆怅,只为一句认定的谁比较残忍.

一斜斜乍暖轻寒的夕阳
一双双红掌轻波的鸳鸯
一离离原上寂寞的村庄
一段段断了心肠的流光
两只手捧着黯淡的时光
两个人沿着背影的去向
两句话可以掩饰的慌张
两年后可以忘记的地方
我的心就像西风老树下人家
池墉边落落野花雨后的我怎么…
啦..
西风老树下人家

 

2005年01月04日

梦醒那一刻,才突然发现离开高中时代已经好远好远了。却还是忍不住闭上眼睛回味一下,梦里有没有色彩。小时侯妈妈常说,童年时期的梦才会是彩色的,有一天,你会忽然发现自己的梦怎么就褪了色。于是,我拼命想,梦里的那个男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羽绒衣,灰的?白的?竟也灿烂不起来。。。

恐怕昨儿个在这边晃了太久,才会有那么奇怪的梦吧,宫崎峻的回忆点点滴滴?有那么点象吧,却又不是那么回事,只是在梦里晃回那段灿烂的岁月,突然跳出一个鲜蹦乱跳的男孩,仿佛是被刻意掩藏的记忆突然打开了伐门。。。。

可终究还是醒了,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张鲜活的脸,还有那个奇怪的名字,一遍一遍地涂写在笔记本上,横的,竖的,斜的,中文的,英文的,,,,突然,都不见了。

记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它只留下你想要它留下的,有时候它却留下那些你想永远忘记的,,,记忆不会消失,只会被埋藏,,,好象是这样说的,有时候,不小心就触动了什么机关,于是,突然间就有什么你以为你早已忘记的东西跳了出来,那么真实,那么清晰,却无法触摸,无法拥抱。

OZ里面那个黑人瞪着眼睛告诉我,金鱼的记忆只有三十秒。于是我问自己,如果人的记忆只有三十秒,想要记住的是些什么?

站在冬日寒冷的风里,会向往春日煦暖的阳光,当酷暑来临,总渴望秋日里一束凌厉的风。。。仿佛人生总是向前的,就如同眼睛长在脸上。当眼光再长一点,长那么一点,当范围再大一点,再大那么一点的时候,我却时常怀疑,生命不过一场轮回,日初走道日暮,从日暮又走回日初,又有多大的区别。

于是,轻轻闭上眼睛,听一听风从耳边吹过,冷得让人不由自主地缩起脖子,愣是将厚厚长长的围巾一圈圈摘下,这让人颤栗的风,正把生命的痕迹一点一点划在脸上,刻进骨髓,,,

冷过吗?热过吗?快乐过吗?幸福过吗?痛苦过吗?。。。。所有的一切的一切,如果少了什么,你还能说完整吗?

记忆不会消失,只能被埋藏,,,,即便被埋藏,却依然伴着你的血液不停流淌,也许你想不起,它就在那,永远都不会离开。哪怕我只记得30秒,哪怕到死那一刹那的记忆只是垂死了一辈子也无法改变曾带给生命灿烂的过往。如此,又何必叹言忘却,感慨生命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