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14日

外婆去世10天了,我一直坚持这个想法,才能让自己忍住眼泪。一直不知道该写点什么,懒得动笔,懒得动脑子,一思考,外婆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眼泪,也止不住地流下来。

小时候和外婆生活过一段时间,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前面狂奔,看着被裹成三寸金莲的外婆迈着又急又碎的步子再后面追赶我。外婆是典型的旧式妇女,没有什么文化,除了数字和家人的名字,认识的字少而又少。最喜欢的娱乐就是看电视,我们祖孙两个最能看到一起的就是西游记,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每次看到唐僧又被妖精骗了的时候,外婆总是作愤愤状,我则在一旁哈哈大笑。

外婆一生就是在为别人活着,儿女、孙儿孙女、直到后面的重孙儿孙女。10年前,外婆有了第一个重孙女儿,她就把当年出嫁时候穿的那条红裙子改成了一条小被子。从我上班后汇给她第一笔钱到现在,所有的钱,她一分钱都不舍得花,一直存着。说要存着等我需要的时候用。

外婆岁数大了,去年一次中风,就一直瘫痪在床,但是经过一年的调养,身体又慢慢好转起来。基本上每月都给外婆打1、2电话,每次她都会重复一句“什么时候放假回来啊”。家人说,外婆脑子糊涂了,很多思维都停留在很多年前了。9月我生日那天,还和外婆在说话,问她晚饭吃得什么,最近身体怎么样,到最后,她又重复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啊。没想到,这句话却成了外婆和我说的最后一句。

10月3号,外婆突然病了,不到1天就去世了。没有见到她的最后一面,成为了我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等我辗转回到家里时,面对我的就是一副冷冷的棺木和外婆的遗像。我在外婆灵前长跪不起,我还没有带外婆在外面的饭店吃过饭,我还没有带外婆出去旅游过……妈妈说,火化的时候,她把我让爸爸给外婆带去的一块月饼放在外婆身边一起火化了,生命的最后,能让我孝敬外婆的竟是一块小小的月饼。

8号,外婆葬在了我家的祖坟中,一抔黄土,埋葬了这个世界上最慈祥的笑容。

外婆在天堂,我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