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6日

メロメロパーク

2006年06月08日

紫魂之仪

纳柊于巫女者 须以生血之朱 死血之蓝相混 作紫魂之墨 以此墨刻柊

紫魂之墨所刻之柊 其念同不遇

其柊转至巫女之身而断念

柊竭之后 紫魂之墨随涯之流水逝去

刺魂之仪

此岸 彼岸 隔岸之想

过寝目而至涯

满常夜海

隔岸之想是为柊 以刺青刻于巫女 为刺魂之仪

已刻柊之刺青巫女 即负其柊为己之寝目 镇常世海

咎打之仪

刻于刺青巫女之柊 化为寝目 蚀巫女之心

柊即忧世之想

以紫魂染之 钉为人形而祀 吟唱镇歌 祈巫女之安宁

此咎打之仪为镇女之职

身切之仪

终仪之刺青巫女 以柊所映之蛇纹 启通涯之门

柊所映之砌之蛇纹 当于砌之祠亲手碎之 是为断念

断念之刺青巫女 过终路 降于奈落 闭于棘狱 永眠不醒

戒之仪

乘驾笼舟 摇之 祠于久世之宫

行生肌断 刻之 纳诸柊

刻声于蛇纹 亲手碎之而断念

刺魂之仪毕

则以刺青木穿之 行戒之仪

永镇之 眠于狭间

于棘狱闭之 永守柊

逆身剥

尚余残念 不能入寝目之刺青巫女 将逆剥刺青 流于涯

逆剥之刺青 当祭于镇石之祠 吟唱镇歌 祈柊之竭

不能入寝目之刺青巫女 不能完负柊之任 囚于忌目 落于狭间

破戒

巫女之柊 映入砌之蛇纹

穿戒于无目

刻刺眼于巫女之无目时

无目以蛇纹之姿 归返众柊

戒破而巫女醒

门开 棘狱自狭间溢出

溢出之狭间 籍由寝目 溢于忧世

是为忌目 噬诸念

终仪之刺青巫女 以柊所映之蛇纹 启通涯之门

柊所映之砌之蛇纹 当于砌之祠亲手碎之 是为断念

断念之刺青巫女 过终路 降于奈落 闭于棘狱 永眠不醒

戒之仪

乘驾笼舟 摇之 祠于久世之宫

行生肌断 刻之 纳诸柊

刻声于蛇纹 亲手碎之而断念

刺魂之仪毕

则以刺青木穿之 行戒之仪

永镇之 眠于狭间

于棘狱闭之 永守柊

逆身剥

尚余残念 不能入寝目之刺青巫女 将逆剥刺青 流于涯

逆剥之刺青 当祭于镇石之祠 吟唱镇歌 祈柊之竭

不能入寝目之刺青巫女 不能完负柊之任 囚于忌目 落于狭间

破戒

巫女之柊 映入砌之蛇纹

穿戒于无目

刻刺眼于巫女之无目时

无目以蛇纹之姿 归返众柊

戒破而巫女醒

门开 棘狱自狭间溢出

溢出之狭间 籍由寝目 溢于忧世

是为忌目 噬诸念

2006年04月27日

家庭和睦,家人无病无灾,每月有薪水入帐,不考虑未来。

有时间就打游戏,睡前一定要看书。

心情好了找人逗咳嗽。

偶尔有朋友打打电话。

所以说这就是幸福。

2005年09月18日
第一次爱的人  
歌手:王心凌 专辑:爱你



 

灰色的天你的脸
爱过也哭过笑过痛过之后只剩再见
我的眼泪湿了脸
失去第一次爱的人竟然是这种感觉
总以为爱是全部的心跳
失去爱我们就要~
就要一点点慢慢的死掉
当我失去你那一秒心突然就变老
the day you went away
喧闹的街没发现我的泪被遗忘在街角
the day you went away
我看着你走过街
还穿着去年夏天我送你的那双球鞋
银色手炼还耀眼
你的世界似乎一点也没有因此改变
总以为爱是全部的心跳
失去爱我们就要~
就要一点点慢慢的死掉
当我失去你那一秒心突然就变老
the day you went away
喧闹的街没发现我的泪被遗忘在街角
the day you went away
总以为爱是全部的心跳
失去爱我们就要~
就要一点点慢慢的死掉
当我失去你那一秒心突然就变老
the day you went away
喧闹的街没发现我的泪被遗忘在街角
the day you went away
有一天也许我能把自己治好
再一次想起来应该要怎么笑
第一次爱的人它的坏他的好
却像胸口刺青是永远的记号
跟着我的呼吸直到停止心跳
——————————————————————————-

八月十五我听这歌,完全拜刺青之声所赐。真的。

第一次爱的人么,那是什么。默~~~

2005年09月17日

萧亚轩  突然想起你

萧亚轩 最熟悉的陌生人

羽泉   这一生只为你

飞儿  我们的爱

飞儿 千年之恋

王心凌 第一次爱的人

张敬轩 断点

光良 童话

勇敢的心

DEEN  宛如梦幻

花*花 再见了,最爱的人

大塚爱 金鱼花火

友坂美香 Life Goes ON

友坂美香   月迷风影

garnet crow   N首

        

さよなら大好きな人
さよなら大好きな人
まだ大好きな人
くやしいよとても
かなしいよとても
もうかえってこない
それでも私の大好きな人
何もかも忘れられない
何もかも舍てきれない
こんな自分がみじめで
弱くてかわいそうで大嫌い

さよなら大好きな人
さよならだ好きな人
ずっと大好きな人
ずっとずっと大好きな人

(music)

泣かないよ今は
泣かないで今は
心はなれていく
それでも私の大好きな人
最後だと言い闻かせて
最後まで言い闻かせて
涙よ止まれ
最後に笑颜を覚えておくため

さよなら大好きな人
さよなら大好きな人
ずっと大好きな人
ずっとずっと大好きな人
ずっとずっとずっと
大好きな人

再见我的爱人.再见我的爱人.可是你还是我最喜欢的人.

非常遗憾.非常难过.已经不再回来了.即使如此还是我最爱的人.一切都不能忘记.一切都不能抛弃.讨厌这样惨痛的.软弱的.可怜的自己.

再见我的爱人.再见我的爱人.一直是我最爱的人.一直一直一直是我最爱的人.

到现在就不要哭了.到现在就不会哭了.心已经离得远了.即使这样还是我最爱的人.告诉我结束了.告诉我直到结束.为了让你记住最后的笑容.止住眼泪.

再见我的爱人.再见我的爱人.一直一直一直是我最爱的人.

一、红颜多薄命。

路克 终年32岁。

二、城市的文化。

街头的书报亭比衣服的品牌数量更能反映出城市的素质。

三、……

今天把钱给老大打过去了。

2005年08月14日



  全国大赛结束后,青学三年级集体退社。

  桃城一把抓住大石喊,喂喂你们几个不是直升高中部吗那退社了怎么办网球社就我跟海堂蛇还有越前我们怎么混啊。菊丸眨了眨眼睛,momo一年级还有很多有潜力的你和小不点联手把他们挖出来不就是了吗,大石拍了拍越前肩膀,以后青学就拜托了,乾眼镜寒光一闪,以后谁想尝我的蔬菜汁可以来高中部……

  大家吵吵闹闹了半天结果决定去河村家吃散伙饭。席间桃城提议,要河村去开瓶酒,河村唯唯喏喏地说大家都还未成年,喝酒不太好吧……然后不知道谁塞到河村手里一支球拍,河村大喊“burning!不就是酒吗,去把柜台上的都拿来!”

  酒过三巡,每个人都醉意渐浓。年幼组的越前揉着菊丸的头喊卡路比,乾趁机往众人空了的酒杯里倒蔬菜汁,桃城和河村开始猜拳,大石拉着海堂和不二絮絮叨叨,看局面越加恶化,唯一清醒一点的手冢站起来一挥手喊:“全体解散!”

  大家怔了一下,没有人动。

  手冢拎着书包:“不服从的人绕操场50圈!”

  大家这才慢慢站起身拎着书包往外走。其中已经走不了的越前和菊丸被人连架带拖的拉出店门。

  “喂”

  众人回过头,看着站在身后的部长。

  “请继续,全力以赴!”

  

  帮河村家人致谢后,最后一个出来的不二转过街角,看见手冢望着远去七个人的身影沉稳如山。

  不二微笑着,安静地站在手冢背后,一直看着夕阳里的影子们各分东西。

  青春学园网球部

  不二重复地在心里写这几个字,一遍一遍,写的心里硬生生地痛。

  “不二,回家了。”

  不二抬起头,依旧微笑着不说话。

  “喂,不二,绕操场50圈。”

“ne tezuka,那我们只好先回学校了~”

“算了,”手冢不经易地拉过不二的手,“我们还是,回去吧。”

Tezuka,Tezuka,不二默念着,那个人的感情顺着手臂上的血管一直流到自己身体里,一样的痛,或者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痛。

“Tezuka最爱的就是网球了。”不二想起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以前也是,以后也是,永远都是。

“不二”走着走着,手冢突然停下来,“我明天去学校办手续。”

“嗯”

“机票已经订好了。”

“嗯”

“那天你就不要去机场了。”

“部长”,不二挂着万年不变的微笑摆脱了他的手,“部长你今天真是格外多话呢,是河村家酒的关系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会汇报给乾让他好好研究一下……”

“两年。”手冢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我两年后就回来。”

不二看见自己栗棕色的头发随着风扬起来。

“所以,周助,请在青学,等我回来。”

不二周助,再一次微笑地伸出手。

“Ne,Tezuka,说定了,是男人的话不可以言而无信的~”



春天再开始的时候,青学三年组“顺利”地升上高等部,当然如果不算菊丸河村联考前几周忙得手脚并用。

越前、桃城和海堂经常跑到高等部抓学长们去餐厅“叙旧”。去的次数多了菊丸就做悲愤状说“MOMO chan,你们这根本就是变相剥削!”。越前压压帽沿顺口就来了一句“madamadadane。” 菊丸同学顺水推舟地做昏死瘫倒在大石身上。

酒足饭饱之后,桃城偶尔会说,不二前辈,部长走的那天你没能去真是太可惜了,部长登机前一直板着脸好像是跑了老婆的男人。然后不二微笑地看着越前猛地给桃城一个爆栗,看着大石苦笑着左右言他。

不二有时候会想,他们其实是知道的,自己和手冢的事情。只不过不说。同样是生存在名为“伦理”的空气里。

挣脱的人便会窒息而死。



同一年,青学高等部开设了网球社,并且和初等部合并,只不过在参加比赛的时候有区别待遇。

大家热热闹闹地挤在社团门口领申请表的时候,菊丸忿忿不平地嘟嚷“退了又申申了又退的真是麻烦”,众人听得一头雾水。

后来继续担任青学保姆的大石秀一郞只得同声传译说“EIJI的意思是早一点合并就好了,退社几个月又要重新申请很麻烦。”

擅长“玩弄”数字的亁,不久后便被提升为社团经理。据不可靠消息说,这个任命还处在“内参”状态时,就有几位学弟颤抖着填了退社申请在下面私藏。后来亁上任后,凭借着改良版亁式彩虹蔬菜汁,成功地证实了这一小道消息纯属造谣生事。



不二没有再申请。



两天后,同样直升了冰帝高中的迹部开着华丽丽的BMW夹带着其他六校的群众意愿杀进青学,抓住了不二的领口兴师问罪。

不二依旧笑得云淡风清。话同样说地不着边际。

“小景,会有老师看到你使用暴力噢~”

迹部的眉线拧出一个近似狰狞地角度,带出右眼角的泪痣细微的颤动。他着力的右手一推,转身拉开银色的车门。

在他看不到的角度,不二一个踉跄,扶住背后冰冷的墙壁。

迹部取出球拍。

“不二周助”

他认识了他十年。生气的时候他叫他“不二”,戏谑的时候叫他“熊”,别的时候叫他“周肋”。

他说:“不二周助”,他举起球拍,端端正正地对着他的眉心,“跟本大爷比一场。”

不二靠着墙,钢筋混凝土的温度顺着他张大的毛孔乘虚而入,全身的经络开始战栗的疼痛。这种熟悉的痛楚在过去三个月里连绵不绝。也是过去的三个月里,他每一次握住金色的球拍,这种感觉从右边膝盖开始,蜿蜿蜒蜒地遍历了全身。就像是有人用纤薄的刀身,温婉细致地划开他新鲜而绷紧地韧带。

“KEIGO”他艰难地吐字,他的声音因为空气在咽喉外迟疑不快而显得哽咽。三个月前,他也是这样艰难地拨通了刚到德国的部长的电话。

他说“Ne,Tezuka”,一瞬间,不二以为自己会哭,只不过他的气力已经在刚才的手术和伤痛的摧残下消耗殆尽。他只是习惯了微笑,就算后面任何一个音节所描述的事实足以将他的世界抨击的支离破碎。



那个被称为“天才”的网球选手,梦想着有一天足下会是温布尔敦的绿草坪的,十六岁的孩子,挂断了电话,微笑着对自己说,“Ne,Tezuka,我再也不能打网球了。”




02
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是呼啸而来的菊丸。

红发猫咪带着颤抖地声音大喊:“跡部!你要是敢碰不二一下,我、我、我们跟你拼了!!!”

不二在惊愕与无奈徘徊之际,听到后面接踵而来的脚步声。



伸开双臂挡在他面前的菊丸英二;

拉住菊丸一只手的大石秀一郞;

已经攥紧拳头的桃城武;

神色紧张的河村隆;

左手握住球拍压低帽沿的越前龙马;

微微低着头正向前走的海堂薰;

站在最后眼镜反着白光的亁贞治。



不二闷笑到内伤。

他不二周助这一生,怎么能遇见这样一帮人。



眼看着跡部的脸色由白到青再到黑,他一甩头,撸了撸右边的袖子。

不二看到前排的菊丸和桃城身体紧绷。

跡部猛地拉开车门,头不回地扔下一句话,“不二,周末带上佐伯来本大爷家解释清楚。”

天塌下来青梅竹马还是青梅竹马。

“呐,小景要请我和小虎吃饭么?”

冰帝的华丽丽了十六年的部长,华丽丽地发动了BMW,同样华丽丽地咬牙切齿。

“本大爷请的是我那十年的交情!”

苦笑,他不二周助,这一生,怎么能遇见这样一帮人。

他不二周肋,三生有幸,可以遇见这样一帮人。



高一那年寒假,不二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内容是“一切安好,勿念。”

古板无趣到信如其人,连署名T.K.都不用看。

10:00PM,FUJIKO同学有的是时间和闲情逸致,陪德国那一只慢慢玩。

“Ne,tezuka,听说德国那边报了案,说你被绑架失踪。龙崎教练正准备组织青学去那边旅游,不是,去那边要人。”

“……”

想像着那边手塚头上布满过街天桥,不二笑得很是舒心。

“部长是作了一年义工,赚够赎金才放人的么,真是辛苦。”

“……”

不过,被摧残的对象没有一点反抗,也让人扫兴。

“难不成被黑社会把舌头割掉,不能说话了,好可怜……”

“……”

“……”

“……”

不二有些生气,碰上这种不懂人情事理到三棍子打不出一个X来的笨蛋,连好脾气的不二都开始生气。

“手塚国光,如果你没什么可说,那我下了。”

“……”

不二的手指放在POWER上。



东京到慕尼黑隔了八小时,我已经等你一千多个八小时。

最后一次机会,再给你八小时。



这一次没有到八小时的六十分之一,那边来了消息。

“済みません”



不二心里某一个角落迅速的溶化,他把脸埋在臂弯里窃笑。这个骄傲得如帝王一样的男人,对他一个人,只对他一个人,低头。



在德国,一定是环境不适应,交流有代沟,因为时差的关系休息不好,那里的食物又不如日式料理。手塚去的时候才15岁,又不会照顾自己。

不二一条一条地找理由,替这个人向自己开脱。

所以,不二笑得阳光灿烂。

“你平身吧,暂时不和你计较=^_^=”

手塚黑线。



手塚说我在德国恢复得很好已经开始职网的训练偶尔也会参加小规模地比赛;不二说很好很好青学这边也被大石和亁调教的前途无“亮”;手塚说大石上次打电话告诉我了;不二说呵呵你先和大石联系过了么什么时候的事放心吧我不会计较呵呵。

当地时间下午2点,手塚国光对着17吋的液晶显示屏,没由来地一阵胆战心惊。





下一年再开学,桃城和海堂也"光荣"地成了高一学生,再来串门的就只有越前一个人。有一次桃城说,再呆一年越前升到高中部,部长从德国回来,我们不又和以前一样了吗?接着越前又是一个爆栗,这一次是大家一起笑得前仰后合。



不一样的就是,我,不再打网球了。这句话不二憋在心里没说。快乐的时候,这种有点悲哀的实话说不出口。



夏天的时候,手塚发来邮件说不二,等你考上大学,就搬出来住吧。

不二回信里写租房子很贵的,我掏不起房租怎么办呃?~

等了两个多小时那边毫无音信,不二索性关了电脑回去睡觉。

第二天晚上手塚发邮件说,等我赢了职网联赛用奖金来付。

不二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Ne Tezuka,你开玩笑的水平还停留在当年的罚跑50圈改成49圈好了。

手塚再也没有回信,不二心想他一定是生气了。小心眼的男人。

2005年02月11日

柳生(やぎゅう)
野獣(やじゅう)

作者也是费了不少心血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