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 6, 2013

iDoNews 小牛注:微信被腾讯当宝贝孩子疼的时候,又生怕一个发展不留神给折腾坏了,按作者三表的说法“杨振宁恋上翁帆你在旁边担心不举——瞎操心!”

一日不喷如隔三秋裤,我想死你们了!前天本该更新的,但公众平台大姨妈来了,你们懂的……这可把我们自媒体人急坏了,眼睛瞪得溜圆反复检查文章里是否有敏感瓷,一宿下来都能变成插件卖给方滨兴了。想想4号雷电交加的夜晚,自媒体人像打不死的星矢一样疯狂点击后台的发送键,跌倒了再爬起,手指已痉挛,IP都换到索马里了,听着12点的钟声敲响,嘤咛一声,虎躯一震,怀着对「每天群发一次」的眷恋躲进老婆的怀里沉沉地睡去。同一时刻神经高度紧张逡巡在天安门的国保们也手手睡了,同一片霾天,不一样的中国梦。

昨天一位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教授朋友对我说「如果你的文章不带脏字也一样精彩」(歌词大意如此),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很久。搜狐新闻客户端的朋友前几日邀我入驻让等邮件,我焦躁地好比王宝钏苦守寒窑盼薛平贵,结果也没等来。假以时日你们在慈云寺桥看到一尊男性石像不要感到惊讶,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望狐石。

想来是因为我的文章在自媒体中属于「洗剪吹」一型的,脏话又多还喜欢踩政治红线,加上我国互联网评论还没实施分级制度,放弃是必然的。我真的不是故意想用脏字,脏字之于我的文章就像宋玉跪舔白富美东家之子时所说的那样「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我

想让大家看文章时能感觉到有个年轻的喷子躺在浴缸里给你读出来一样。擦,像不像《朗读者》的情节?那种速度感、快感像不像啪啪啪?但你要是看一篇《优酷土豆与人人合作:一场乌龙》这样的文章读出声来的话就太傻了。我喜欢语言暴力,这样表达起来直截了当,生活里我脏话很少,毕竟也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即使在东北浸淫了六年。情绪异常激动或常用词难于表达自己情绪时一句「操」是多么的掷地有声啊!我也观察了,除了那天我上传了自己的侧面照导致大面积掉粉外,还真没有人因为脏字离开的。

其实在「脏字」这条路上吾道不孤。我他妈真想抽你,这是冯小刚说的;文坛是个屁,谁都別裝X,这是韩寒说的;我X,我晕船晕的紧,这是厉娜说的;我操,再说你的小X也挺紧的,这是赵忠祥老师说的;没关系啦,这里只有我和你,没他妈什么人知道,这是克林顿对莱温斯基说的;我想X他妈的不会下雨吧,你说呢?这是圣女贞德说的。和他们一比,我真是东四环的郭明义。

昨天腾讯找了一帮自媒体人「把脉微信」,不知道是喜脉还是滑脉,我既不是祖传老中医也不是大咖,人家也没邀请我,没邀请我那话自然就难听了。微信产品总监曾鸣说这是微信团队第一次对外交流活动。合着以前都是托人带话的,带话既浪费钱又容易跑偏,自己再不站出来说,前列腺都要憋的肥大了。

曾鸣说了一大堆,人们就记住了「公众平台不是营销工具」。此话一出,全国跑二三线城市忽悠小商小贩的培训师们连夜边骂边改PPT,中国人讲究「看破不说破,面子上好过」,这下坑爹了。

在探讨微信公众平台到底是不是营销工具之前我先讲个故事。有一天薛蛮子登瘪山与老和尚喝茶。薛说:我有1100万粉丝却进不了李承鹏的签售会现场。老和尚说:没有什么是进不去的。薛说:可我就是进不去。和尚说:你不是喜欢粉丝吗?接着就递给薛一车皮粉丝,直到他被压趴在地上。和尚说:粉丝不是营销工具啊,把粉丝放下,乖乖排队就能进去了!

话分两头说,曾鸣就像这老和尚一样,无穷放大某一因素,夸大后果,顺带挤兑新浪微博。但公众平台是不是营销工具你们说了不算。

腾讯现在有点中年得子的感觉,太过溺爱微信这个孩子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裆下怕潮了,怎么摆弄都不是。但是你们已经创造了一个牛逼的产品,制定好基本的游戏规则就好,手伸的太长,管的太多,最后既不是营销也不是crm那是广播体操。

每个人对平台的理解不一样简直是大象的脑袋不长毛——太正常了!有人拿微信约炮,你要不要申明微信不是约炮工具?有人拿微信发心灵鸡汤,你要不要申明微信不是餐饮工具?有人拿微信出轨,你要不要申明微信不是交通工具?有人的地方就有欲望有欲望就有需求有需求就有市场,微信朋友圈都开卖了,公众平台上除非你像政府一样出台“十不准”否则抵挡不住商业的洪流。

限制太多就是把用户当弱智的行为,过度营销必然会遭到抗拒,用户会自己投票,企业会根据市场的反应来调整自己的营销策略,优胜劣汰最终留下的是能产生优质内容、提供更好服务的商家。就像刘胜义所说那样,展示广告这种传统模式并不能够充分体现移动社交平台的价值,营销信息需要向“服务型的内容”升级,营销节奏需向“实时响应模式”升级。

曾鸣在把脉会上给微信公众平台的用途下了三个定义:互动沟通、用户管理、服务定制,这些无一例外都属于营销范畴。各种沟通、各种服务、各种管理我揣摩我,忽悠来忽悠去不为赚钱的话你当商家都是白求恩么?

但微信公众号后台的设置有够糟烂的,腾讯鼓吹的案例什么南航、招行这都属于样板间,不足信。Scrm管理目前看不可能实现,就我那点听众按男女分组都费劲就更别说三围了,想回头找个妹子,对不起,不支持搜索,你得「硬着」往后翻几十页。

越写越生气,企业就他X的愿意推送詹姆斯梆梆硬的广告,你丫管得着吗?你不服你帮他讲故事做内容啊!都像曾鸣说的对用户需求把握的那么精准,世界上就没有失恋这回事,我他妈加杜蕾斯公众号了,我烦了就取消呗,我独立思考我自己决定。也别总听那帮庸众叫唤,这和垃圾小广告能一样么?那是不小心撞进你眼帘的,微信上是你自愿自挨的。你得允许一个平台上出现三六九等、参差百态的用户,我真怕你们就自媒体文章类型出来说三道四。杨振宁恋上翁帆你在旁边担心不举——瞎操心!

Tags: ,,,.
05月 23, 2013

iDoNews 小牛注:程苓峰做自媒体半年挣50万,一堆码字的自媒体人也抡起拳头文人相轻。自媒体人的路数该怎么走,来听作者三表闲扯。

据说最近北京德胜门中医院精神科又接收了一批自媒体人。还有部分被「搜狗卖身事件」折腾到分裂的自媒体人在经过几轮电击缓过来后又进去了。张晓龙同志前日连夜召开会议指出,要高度重视自媒体人生命健康,在互联网环境极端多变的情况下,针对病情防控方面,做到科学有效应对,公开透明防控,要求确保每一位自媒体人得到及时救治,绝不能出现因费用耽误和放弃治疗的情况,并与line\FACEBOOK等国际组织进行密切合作。

想到抗日战争时期,澳门妓女都联合起来加入四界救灾会为抗战筹募,作为至今未被任何自媒体组织接纳的我尽释前嫌高度关注此事,尽管他们歇菜了粉丝也不会转到我头上。于是我托在德胜门当保安的大表弟打听后才得知,他们被程苓峰伤着了。

病灶是这样的。I黑马前日放出消息,程苓峰做自媒体半年挣了50万,还在东莞的一个幽静的森林公园里买了一套房子。这事一出也不怪我们自媒体人生气。我们牺牲了大量业余时间顶着老婆的埋怨、父母的责骂、朋友的不理解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文章连奶粉钱都没换到,人家早已赚的盆满钵满了;我们点灯熬蜡美滋滋的当个键盘CEO就为哪天出人头地去东莞享受一次传说中的ISO服务,人家已经近水楼台了。货比货扔,人比人死,所以德胜门医院发生的一幕就可以理解了。

文人相轻是咱这「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到澎湖」祖国的优良传统,古书里有这么一段:「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傅毅之于班固,伯仲之间耳,而固小之」。说的是班固这厮心眼小瞧不上傅毅,其实他俩:胡锡进与司马南——一个半斤一个八两。有个叫朱尔•勒纳尔的老外也挤兑过咱中国人:“文人之间的事真是奇怪,他们彼此敬重,又互相攻击。”

皮裤套毛裤必有其缘故,程苓峰能挣到钱你得承认他有本事。猫有猫道狗有狗道盗亦有道,你先按下那颗充满嫉妒pongpong乱跳的小心脏,想想自己走了什么道?据说程苓峰创造了「80后」概念,是「80后之父」,咱们当谁的爹这事还悬而未决呢;程苓峰还当过腾讯网科技中心总监,对互联网的洞察甩一些看几篇外文就意淫三五千字文章的自媒体人好几条街;程苓峰现在和蔡文胜、张朝阳、贾跃亭谈笑风生,咱们很多人还匍匐在二手信息堆里做深加工呢。程苓峰又看「道德经」又打坐晚上还要看看肥皂剧,你生气也没用,你上学时那些考试总前三名的同学哪个不是天天晃晃悠悠的还得跟你说——这次又他妈没好好复习。你别管人家是不是装的,你也看不到更多了。

程苓峰在APEC青年创业家峰会说过一句话:“自媒体人要先做记者,做传播,不要先尝试去做评论人。”这句话像一杆标尺界定了程苓峰与其他自媒体人的区别。他自身不断扩展的人脉、不断累积的影响力,给进入事件中心,掌握一手信息,形成独特的话语权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性。富者愈富,赢家通吃的马太效应已经形成,程苓峰在自媒体圈中领跑者的地位目前看不可动摇。程苓峰觉悟早、发育快这是事实,我们很多自媒体为了评论而评论,信息不对称导致在外围打转,缺乏深入思考,这也是事实。

那么到底要他妈的怎么办呢?难道我们就这样认输吗?黑压压的自媒体人就像在叹息之墙前捏起拳头的青铜圣斗士一样发出雷鸣般的呐喊!三表老师觉得做不了程苓峰就当个梅超风吧!梅超风这个人阴森可怖外号「铁尸」,但能把黄药师迷得死去活来写下「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断肠诗句,证明此人绝对有两把刷子。

自媒体人要像梅超风一样「善于学习」。梅超风只窃得「九阴真经」下部,但她加入了自己的理解,虽缺乏玄门道学的底蕴,却知变通,巧妙的通过服食砒霜来解决,最终把光明正大的「九阴真经」炼成阴狠毒辣令江湖闻风丧胆的神功。咱们有些自媒体人读书就不求甚解了,写东西也是「文抄公」,缺乏与现实的联系,没有故事性,还他妈洋洋自得说是晒干货,你这么爱晒怎么不去吐鲁番倒腾葡萄干呢?

自媒体人还要学习梅超风的风格塑造,梅超风一身黑丝、披头散发,愤怒值极高,放在80年代末的春夏之交绝对是第一个冲上街头的进步青年。再说她的九阴白骨爪不仅犀利而且辨识度高,杀完人看看头骨上的窟窿就知道谁干的,根本不用把食指咬破在墙上写个:

「杀人者,梅超风也,不服来干」!咱们有些自媒体人就缺乏个性,一大早打开微信看他们推送的文章闻起来都一个味儿,「李瀛寰」的文章放到「李甄嬛」号上来发送,外人也看不出来(绝对没有得罪瀛寰大姐的意思,我就是举个栗子,个人很喜欢瀛寰的风格)。

你是「喷子派」,你得喷到我高潮迭起、欲死欲仙;你是「王二小派」,你得真拿出点小道消息出来让我感到我他妈就是井底蛤蟆;你是「理论派」,你把逻辑圆好了我做PPT出去吹NB还能借鉴的上;你要是「标题党派」,你真能让我发出「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的哀叹也算服了。

有些自媒体连微信标题超过13个字就不完全显示了都不知道,真让人桌急。虎嗅网今早7点来钟推了一个,显示的标题是《这十大尖端技术将把我们变成…》。 变成猴啊?变成鸡啊?变成郭美美啊?看这标题一丝点击阅读的欲望都没有,何况还有十几个微信公众号的信息待阅读呢!就在三表老师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虎嗅网又发来一篇,标题依然因字数多溢出了,只能显示《中兴亏损探源:比商业失算更…》,更划算啊?更屌爆啊?我有点心虚了,是不是我屏幕不够大啊?你们能完全显示么?

话说回来,三表老师还有一点可贵的品质就是能辩证的看待一个人。其实我是不喜欢程苓峰的,因为他痴迷中医说明智商和世界观有缺陷,他同时信老子信佛又信上帝,这简直就是信仰界的三姓家奴吕布,他推送神神叨叨的文章时我真的很想喷他一脸,他批判马云,但他心里住着一个马云,现已开始东施效颦,估计离开坛弘法不远了……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