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说  sayonly.com
 

早期的媒体效果的研究,均出于对新兴媒体的敬畏
得出的"子弹论",媒体膜拜可想而知。而之后的"小效果理论",如耶鲁学派,强调阅读人的权力和自我控制,仍然对媒体的传播敬畏有加,甚或替之洗罪。之后
的宏观效果论,重新强调媒体的强大效果,并认同大众选择时的趋同心态,个人观点孤立时的孤独感。而当媒介理论的发展,提出了所谓泛效果论和下意识传播的观
点。


在这个论点中,首先是媒体概念的变化,媒体本身不必有媒体实体的支持。也并不支持麦克卢汉所谓的"媒介即信息"以及基于它发展起来的"信息沟",以及在数字网络上和数字化生存时代所言说的"数字鸿沟"。相反,也并不追捧所谓"技术决定论
"的论调,影响受众的不是信息而是媒介本身,它更强调作为信息产生者的人,而由这些个人引起的效果称为泛效果。



在媒体中的个人未必有意识进行传播,也并不关注传播效果,从
柏拉图到亚里士多德,从孔子以致诸子百家,无一不考虑如何说服听众,传播学说和见解,孔子弟子三千,达者柒拾有二,媒体中的人不必成为今日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也不必成为今日的孔孟,他们的传播都是下意识中的。




在传播链中的每一个人,他们不必是信息富有者,也不会产生富者恒富、穷者恒穷的马太效应,最终的效果是共赢。在泛效果论中,议程设置的观点(
agenda setting)可能会深化,展现出不同的方向和发展,从而出现了公众议题在泛效果论中的生命周期的讨论,我们将在接下来几天内谈论到这个问题。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9条评论

  1. 在空中飞舞的只说,何时能落地?

  2. 空中飞舞?

  3. 1 只说目前是中文BLOG中非常优秀的一位BLOGGER,应该让自己的文字出版

    2 只说的文笔学术化、专业性很强,在落地出版时要遭遇喜欢轻松读物的读者忽视,所以,一旦决定落地,就不要丢掉你的辣椒劲儿。

    这就是花夫子的留言的意思。

  4. 只说是很懒的人,而且,只说言语中或者有些思考所得,杂草也挺多。怕不适合很多人的胃口。

    写blog都是犹豫再三才定下来写的。

    不管怎样都谢谢花夫子了。呵呵

  5. 个人的传播很有可能下意识的

    但我觉得在大众媒体中始终存在有意识的媒体宰制

    还有希望接下来你能说说个体信息传播中的可能存在的博弈现象

  6. 谨遵法旨。

    不过似乎还要过2天。只说要稍微简单说说下意识传播和blog交流。undersound思维比只说快多了,确实应该有这个博弈现象存在的可能。因为总存在非商业的自由表达的诉求,而它将会使得有意识媒体宰制导向消极的控制。

    只说觉得这部分可能的弱势,而即使“病毒式”传播也是一种有意识的控制。undersound觉得呢?

  7. 任何传播方式的终极目标都在于话语权

    在一个大众传播的年代这确实无法拒斥

    弱势表达和主流商业表达之间存在一种竞争+合作的关系

    比如frjj,她在走红之前是弱势的话,在传媒跟风放大无数背后却成了互联网的主流表达

    这是一个很流动的互相博弈的过程

  8. 咦,怎没看到这条回复的更新。

    blog所代表的自由表达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获得了主流媒体的认同,至少在国外是如此。你所说的情况很大程度上由性质决定,主流媒体不大可能关注在“培育期”的话题,它的生命期相对短,是快餐式的。在它的生命期已过,或者培育的话题,正是“弱势表达”空间

  9. 8错8错~~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