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说  sayonly.com
 

我们首先接受我们头脑中blog与专业媒体的分别,虽然我们认为blog与专业媒体其实本质相差不是很远旧烟斗持有异议),并假定他们均具有相同的公共媒体特性。



然后来比较它们怎样将内容传递到用户小A手中。

很显然,专业媒体一马当先,依靠它的发行渠道,就送达了阅读人小A的手中。而blog,有可能这个小A并不读他的blog,怎么办呢?可能该blog的用
户读到这篇文章,然后然后收到自己的网摘,或者在blog上作了推荐,而这个人的blog,正好小A在读。那么blog内容传递到小A手中的目的终于达
到。


我们再比较它们如何吸引用户小B让他成为其读者的。

专业媒体依靠其强大的宣传力度,在媒体上曝光其广告,小B看到,立即就跑去阅读看看。这个小B就成了它的用户。而blog,也许小B的朋友小C正好在文中引用了这个blog的文儿,小B不小心点过去,发现风格不错,先定下来看看。于是小B城了它的用户。


看起来,就像是blog走小路,而专业媒体走大路。前者弯弯曲曲,后者却需要很大的成本来铺路。blog基本采用手口相传病毒式传播来达到受众的,而专业媒体则不同,它更愿意搭建自己的渠道和平台,形成稳定的传播通道。信息在blog中传播,可能很大程度上都是
下意识的,而专业媒体的传播肯定是有目的性的。


从这个角度看,blog如何能获得与专业媒体相比较的地位,甚或成为专业媒体的补充呢?

在长期对于媒体的观察中,我们看到媒体会常受着某种利益集团的影响。媒体越集中,它的话语权就越强,利益的冲突就变得越加重要。媒体和话语权的集中会隐藏
某种东西,商业化的媒体会使它追求利益最大化而尚失一定程度的公正和责任感。这时,总存在某种非商业化自由表达的诉求,它将会使得有意识媒体宰制导向消极
的控制。为什么这种控制中存在的不安分因素是我们的blog,而不是其他的专业媒体呢?事实上,blog已经成为某种自由表达的代表,毫无疑问的成为未经编排的最重要的公共语言。这种未经编排,而非层层审稿,就是自由的声音的孕育。


也许很多人(很多blog)会不屑,他们怀着去中心化的憧憬,自由表达的理想,坚信blog将取代专业媒体成为网上出版、在线审稿的方式,从而形成新型的媒体。可是,任何传播方式的终极目标都是话语权(引undersound),社会行为熵增特性使得权力的分散是不稳定的,它未必会形成又一个"无冕之王",却试图获得长大和增强。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它引发的这种变化才刚刚开始。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11条评论

  1. 一个顺着一个走,路只有一个人宽,是小路

    所有人并排着往前走,人越多路越宽,就是大路了

  2. Blog将取代专业媒体,那是遥远的梦想,也只能是个梦想了,(怎么,还有人做这梦的?)就我而言我可以允许他们共存但我不能允许blog取代专业媒介,因为那将意味着我的眼睛和耳朵将承担一个巨大过滤器的功效,那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先是塞选掉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东西,然后找出重要的东西,接着再分辨真伪虚实,塞选掉一些无足轻重的言论,然后纠出写得比较分析到位的…..一句话:“有限的生命浪费在了无限的时间上”因为Blog伴随的将是言论极大自由话,那么究竟是孰轻孰重,孰真孰假,孰对孰错又是个问题了,因为每个人都在极力的说着他是正确性真实性重要性,你要做的就是用你有限的知识和能力去判别然后得出结论,然而还可能得出"喜剧"结果,其实个人感觉可能他们本质没什么区别,可是实质和实力却相差巨大,如果非要在2中选1我会选择专业媒介,因为看他们的东西可以减少掉我很多时间和精力,他们充其量不过是让我们少知道了一些东西,误倒性不是没有,不过不是很强而已,有时候还能凭着自己的知识来揭破,其实那些誓言想取代的人喊口号的同时是不是忘了"专业"这个词的由来和背景呢?当然最好是能共存,因为我们不能否认一些非专业的人的思维的敏锐性和思考问题的能力足以达到和专业相媲美的水平,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来到媒介这个行业,我觉得这才是Blog存在意义的精髓所在,因为我没有兴趣知道别人的隐私也没有兴趣知道一个不在视力范围内的人有多漂亮更没有兴趣听一大堆人对现实的不满和憎恨因为你有时间在这边写还不如自己动手做点什么来得更实际,难道非得搞得整个世界跟在你屁股后面悲哀,那我们也就没什么生存的必要了,留下一纸遗书,约个时间,集体自杀算了,这样还能为以后生物种研究人类是怎样灭绝做点贡献,至少他们不会象我们研究恐龙是怎样灭绝的那样费力。呵呵:D为什么非得取代,看来这些誓言要取代专业媒介的Blogfans们一定没学过生物,其实我们可以本着“互利共生”的原则吗,呵呵~~~~

  3. 人踩出来的大路和修出来的大路是不一样的。

    因为有可能它在某个位置还存在一个凹坑,需要走这条路的你自己去填。而它更可能当急切想要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位置比你需要的要窄。

    其实就是说,手口相传的病毒式传播,有着不确定性和不可预知性。它是不能完全满足一个彻头彻尾的思想灌输的,就像传统媒体想要作到的那样。

  4. 这样说就跟xeni理解的不一样了。xeni说专业媒体“他们充其量不过是让我们少知道了一些东西,误倒性不是没有,不过不是很强而已”

    别误会,只说不是一个有争论嗜好的人,总是反驳某种观点。我跟xeni想的一样,专业媒体重要的是“省略人们怀疑并且去核实真相的时间和精力”,呵呵,看来是英雄所见略同。(远处飞来一个鸡蛋,什么,这句话其实是一位guest说的?)

    http://blog.donews.com/sayonly/archive/2005/07/13/464124.aspx#464556

    大不了只说不称英雄好了,也用不着用鸡蛋砸我呀。

    只说是不是因为媒体实体的商业化,过分强调专业媒体的利益冲突了?以致于有失偏颇。国内的不说了,举个国外的例子看看,美国在政治上分为自由派和保守派,自由派读《纽约时报》,保守派读《Fox News》,他们各自拥护着自己的真正的媒体,他们的媒体也没有让他们失望,一件时事,可能在两个报纸上能得到完全相反的解读,因为他们代表着不同的利益集团。你觉得你可能只是有些东西没有看到,而完全没有想到,媒体不是反映了这些读者的意愿,写他们希望看到的解读,而媒体的解读,是误导读者不同倾向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元素。

    这也是自由表达论者(只说算一个?)批评专业媒体的一个最重要的方面。

  5. 呵呵,好玩~~~~举个例子吧,我忘了是哪个国家的Disney乐园开业的时候原来是只有草坪没有小道的,因为建筑师实在不知道从哪边着手来修建小道,可是这个建筑师很聪明,让它先开张然后几个月后根据别人踩过的草坪的痕迹建造了一条条让人惬意的小道,我想专业媒介这条小道因该已经经过无数人的贱踩后才形成的吧,难道我们现在又要反其道而行之?拆掉它重新铺枰贱踩?难道现在的这条小道真的已经不堪一击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好大家集资拆掉它重新踩重新建造吧,不过千万注意的就是不要有痕迹的地方就造路,这样很容易造就的不是通往出口的大道,而是违背初衷的迷宫。其实说句我理解的吧:一些人的一生都是在追求更多的跟随者,都希望那些跟随者跟着自己的思路走,都希望能创造一群有着共同思维的人,有一点我可以很肯定我们很容易会有意无意间进入了一个派别,这个派别里没有争端,因为我们思想是相同相溶的,理由是我们可能接受了来自同一理论的熏陶,而我们觉得这一理论无可挑剔,事实上是因为没有人能说服我们得到挑剔的理由,这让我想到了以前长争论的Blog命名的问题,进而让我想到了我很早很早前讨论的世界语和大同语的问题,其实人类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思想和语言的统一化,不要否认你仔细想想你就会知道其实我们现在所争论的某些东西总是有意无意的往统一上靠而非真正大度到思想自由,看看我们现在在做什么?我们现在正在做着说服别人接受我们的理论和思维的正确性,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也希望有统一的思想。我们也希望对方能接受自己的观点并且成为忠实追随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时候会一个问题争论面红赤耳甚至反目成仇的原因,然而专业的本质就是有着大部分人的追随和景仰,还有小部分人我也有定义,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悖论不能得到专业人士的很好解释,我也是很喜欢“悖论”的一员,比如说哥哥和弟弟哥哥在太空中以光速在饶转着,几十年后哥哥看上去比弟弟年轻一半等等,此问题用爱因斯坦相对论来给我解释我总觉得得不到满足,所以即使现在推翻了专业,继承了草根,以后还会出现专业的,你举美国政谈那好我们来说说,为什么会分成民主和共和2党,追溯他们形成2党的原因是因为思想上的不同,而且协商接触后互相都找不到说服谁的理由。你能保证以后不会有更强劲的第三势力的出现,如果出现了我们只能说又出现了一组不同思想的人马,而非不专业的人马,当然不专业的也不会形成气候,当出现这个情况的时候我们老百姓唯一能做的是什么那就是研究研究他们派别的内容哪个我们更能接受,然后投票,如果你觉得都有漏洞,你可以做得更好,那么,兄弟,恭喜你,你看见前面胜利女神向你招手了吗?别犹豫,我刚刚用望远镜帮你视察了一下,现在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一个答案那就是———:她不是恐龙~~~~~哈哈哈哈~~

    还有你提到专业媒体的利益冲突,我觉得有冲突才会有完善,这样不是更有利于我们更好的判断其存在的不足和优势,不是吗?判断一样物品差我们不能连其优点一并否决吧~~~这样就有点不道德吧,****还是我的思想太纯真了?哈哈哈哈哈哈

  6. 话说回来了我还是很赞成Blog在中国落地生花的,因为中国传统媒介统一得让我有点可怕,可怕来自于他和国外媒介的不统一性以及差距性太大,而我们却需要几经周折才能知道外界的和中国媒介有差异的评价,事实上有些评价确实是真实有用的,所以中国比任何国家都需要Blog,不过我却不赞成它取代中国传统媒介地位,可以赞成分成对立的2派,不过前提是都需要专业性较强的不同的2派。:D

  7. 你说的在美国仍然已经做到。

    在上届大选期间,认为bush是一个“沉湎战争的语无伦次的人”,会去DailyKos,否则,会去Free Republic,这两者都是blog(群)。也许是xeni的期望看到的形式。只说突然注意到举的都是政治的例子,这显然有偏颇。那么举一个非政治的。

    Fark.com不完全算是一个媒体,他们以有趣的内容吸引观众。但是它有着审查系统称为"greenlight"(亮绿灯),可以作为互联网出版的雏形。虽然没有Slashdot的moderation system系统那么典型。这次争论的话题是谁的“photoshop幽默”更有趣,2002年,他们与后来的竞争者Somethingawful.com之间进行了一场比赛,邀请Wil Wheaton作裁判。当然最后的结果没有让固执的他们认为别人的作品超过自己的。

    好了,别扯远了,利益冲突不是指两个媒体之间有利益冲突,而是说,利益与职业责任感之间的冲突,假定我是一个有尽职尽责的记者,我花了1个月调查了某个事件的真相,在我所属的媒体上进行披露,结果,事件涉及到的那个人,竟然是我们媒体的资方。nnd,你还梦想它能发么?这个例子还是针对单个媒体的,在国内,所有媒体都噤声的例子还少了么?

    让我站在与xeni的对立的立场上把这个争论进行到底吧(虽然我未必支持这个观点)。挑一个方面来看:事实上,媒体话语权和商业话语权是不一样的,媒体话语权是说我可以阐明某个意象,实在点就是我可以替你宣传,但是商业话语权,要求替你宣传之后,还要不出现负面报道。媒体就这样被扭曲。

    回到你所举的草坪上小道的例子,假定草坪本来最近的道一边挺远的地儿有一颗桃树,大家都喜欢到那边去摘桃子。所以,路就偏到那边去了,而且偏挺多。聪明的建筑师,他该怎么做呢?

  8. 个人认为只要商业之间有竞争那么媒体话语权和商业话语权甚至职业道德之间就能找到平衡点,关键取决于你如何处理,你可以选择当新闻界的“深喉”,也可以选择沉默,这取决于新闻传播人的价值取向,这可能就是你说的利益与职业责任感之间的冲突,所以我也说了这是Blog存在的精髓,其实你们是专业的只是存在的形式不同而已,这样的资料对于我们来说可以不必去花太多的精力来否认它。

    再回到你提出的桃树的问题,我会把那棵桃树砍掉,然后在Disney隔壁开个桃园,从此以后这位聪明的建筑家有个个不错的第二职业,不过话说回来了你的假定的存在条件几乎为零,对于我来说一个假定条件几乎为零的假设是个失败的假设。

    再澄清一点我的观点是Blog和专业媒介“互利共生”,就象那位建筑师的桃园可以和Disney工存一样,我相信那位建筑师不会深更半夜开个推土机把Disney铲平吧,那样他就只能亏对“聪明”这一词了,毕竟是Disney造就了他的桃园。呵呵。

  9. 我喜欢“互利共生”这个词,聪明的建筑师建立了桃园,让大家来摘桃。

    这对于建筑师这个职业来说,确实很容易是接受这种共生。正如我们在“媒体的朋友如何看待blog”那个文儿中提到的,这位建筑师不妨在disney里面工作,不妨在家里种桃,他可以认为blog是他的补充。

    然而,这些经常到disney去玩儿的朋友,会不会也同样认为桃园是补充呢?

    我们聪明的建筑师突然得到神示,学会了disney的运作方式,桃园也被冠以“关公园”。

    你还认为是blog和专业媒体共存?那显然是另一个专业媒体。

    当然这也符合xeni的要求,只是只说现在代表的观点比较激烈,在这个角度不承认任何脱离“自由表达”精神的,怎么说呢,“媒体”吧。

  10.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也不会有绝对的“自由表达”,这点我们可以仔细研究一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就不难得出,所有的自由都是一种虚拟的假设存在,所以面对无绝对自由我们就只能选择参照物。你理解的没错如果说blog要在媒介有一定的作用和发展的话,那我希望是另一个专业媒介这就是我的意愿。但是我想这种媒介的表现也只是表现于Blog的一种形式吧。

    还有你提到的:然而,这些经常到disney去玩儿的朋友,会不会也同样认为桃园是补充呢?

    不能完全说是一种补充心态但是能肯定的说是他们多了一种自由的选择,但是这和Disney的补充并不矛盾,只是他存在于Disney外部而已,同时我们也不能肯定精明的Disney不会来收购这个桃园,这又要取决于设计师的做法了,而在这时候设计师的决定也就显得格外重要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这个桃园由于长期受到种种害虫侵害而导致了桃园常年处于糜烂状态我想也不会有人对此桃园感到有兴趣,所以这时候专业的园丁和技术人员也就非常重要了。不过在此同时我却又不能否认这个世界还是多采多姿的,我们还可以把他叫捕虫园,同样我相信可以吸引来很多游客,但是问题来了这是不是有违我们的初衷呢?

  11. 只说真的花时间“研究”(应该是了解,哈哈)了一下相对论,如果我没有记错,狭义它得出的是一个相对的时间和绝对的光速。

    在我们没有考虑清楚自由的本质之前,我们最好不要“绝对”的把它等同于时间,而不是速度。

    呵呵,不闲扯。补充的心态应该完全是从写作者角度来看的,多一种阅读的选择,也许正是一种健康的阅读心态。我已经完全从blog和专业媒体概念推出了一个blog媒体悲观论,以及用完全错误的推断得出一个“反媒体”的结论。这时候应该有一个人来说:只说你担心太多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