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说  sayonly.com
 
传统媒体和杂志编辑都是长期慢性焦虑症患者,媒体需要持续表现,读者和浏览者都需要持续的刺激,否则,收视率,读者覆盖率,点击率不断下降,甚至仅仅起伏不定都是媒体的大敌。媒体人背负压力从编辑到资深编辑,再到副主编,再到主编,依次递增。抓狂程度也依次递增。


自由创作者,自由撰稿人,还有所谓soho族(指其中写作为生的),他们也是轻度的焦虑症患者,尤其是接近的截稿日期。我认识的一个漫画作者,拖到截稿日期,彻夜赶工甚至还找人代笔,每个月都要来这么一次,在那几天可是千万不能惹他的。


现在的专栏作家其实已经不能等同于作家了,网络上的还好,自由更新,没有更新大不了看到的还是旧的。媒体和创作不同,记者比的不是写作技巧,不是文字技巧,创作需要这些。作家的艺术创作可以允许低潮,然而专栏作家不允许。


可以预见的是,这种焦虑症将在blog中蔓延,当写作blog的人还没有足够心理准备面对持续写作。新闻是时间的易碎品,blog内容也是,虽然明显要抗
摔打一点。这就像日常用来谈论的话题,又象是咀嚼的口香糖,逼着你产生新的东西,不然,明天的就是别人的声音了。而我们中的大部分皆不能安于冷清,必然徘
徊在订阅人数和访问量之间,焦虑的等待着“突然失语”。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条评论

  1. 可以把焦虑症扩展到整个社会吗?一直以为对付焦虑的心情的办法是读书。个人喜欢读Zweig和Rilke,读一遍昨天的世界,活在别人的现实和回忆中,也会有幸福的感觉。

    还有沉默和消极逃避——其实暂时离开或者永久离开,世界都不会有什么不同哦。与其说是突然失语,不如说是习惯性沉默——先别忙着说这是不做媒体工作的人的傻话。随着年龄增长,世界慢慢演变成为semantic的,一切工作都需要某种语言来解决,感情和理想化的东西都成为艺术家的专有(你也可以偷偷地做一个艺术家,可是千万别像凡高一样一直以为艺术应该和面包有关系)。哦,不想说了,其实我喜欢看别人的言语多过喃喃自语。

  2. 跟nicotine不一样,我更喜欢梦呓一样的语言。

    我甚至觉得这才应该是整个blog语言的特质。而非semantic。

    我甚至觉得这种语言特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些媒体的朋友。如同一种慢性病。

    一切需要用语言来解决。当准备偷偷的成为艺术家时,你决定用什么语言来描述这个决定呢?。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