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用薛兆丰“让市场决定网络使用权”原题,在政府是否应该调控这点上面,自由市场的拥护者很自然坚持并不需要任何调控,就像“pencil”(参考I,pencil) 一样,没有人能一个人生产铅笔,但是市场那看不见的手,却让成千上万的人包括采矿者、伐木者、炼制者、运送者都自发的参与到这个制作过程,生产出廉价的铅 笔,满足用户的需求。政府介入只是单一的力量,单一的力量并不能促成与“pencil”相似的良性产品市场,所以,自由市场拥护者才要让市场决定网络使用 权而不是政府。

说明需要依靠市场“看不见的手”一般方法是,举出良性市场的例子和批驳现有市场的问题。这很有趣。所以,对电信行业,最首要的问题是政府准入,它造成了垄 断。政府准入造成的垄断的问题,在众多批评(包括自由市场和非自由市场者)和政府反思之后,政府解决的方法就是对政府准入的垄断企业实施管制。这些管制包 括“谁是下游服务商”、“网络提供何种信息内容”、“服务收费的上限应该多高”(奇怪的是,政府并没有措施让资费下降)、以及“如何追加电信网络基础设施 投资”。让市场决定网络使用权,就是反对政府对于“网络使用权”的管制。任何单独看待一个“反对”都可能偏颇,把反对政府管制网络使用权放在电信行业里面 去看,就比较清晰了。

其实我的观点是希望政府管制网络使用权,但这个管制,并非是“网络提供何种信息内容”,而是应该管制获得电信运营资质的运营商,不应该限制其他服务商对于 网络的使用。也就是说,网络是公共设施,政府既然已经设置了准入,那么对于,政府有责任监管这些有准入资质的运营商对于网络的使用,使网络(包括互联网、移动网络)开放,不能对于任何服务商、应用、 内容实施歧视政策。(参考网络是基础设施而非运营商财产网络作为公共资源网络如何被使用

我个人并不排斥政府介入,关键是政府如何介入。如果政府介入是让每个人都能用到快速的网络,让网络的每个内容都可以自由访问,那么,我希望政府多介入,多 调控;如果政府介入是让网络慢,封闭网络,保护网络拥有者而损害网络使用者的利益,那么,我希望政府少介入,少调控。政府也是自由市场必然存在的一个角 色。当然,政府介入对整体市场来讲,只是单一的力量,实现的是单一的目标。如果这个单一的目标是让宽带连接到每个家庭,让无线连接到每个个人,那么,我认 可这个单一的力量。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3条评论

  1. BLOG CSDN都在给你打广告

  2. WIPO Broadcasting Treaty

    http://www.eff.org/IP/WIPO/broadcasting_treaty/

    也许,您会有兴趣…,我不知道。

    虽看不懂,大部分的专业术语,佩服IT人的专注。

  3. WIPO Broadcasting Treaty

    http://www.eff.org/IP/WIPO/broadcasting_treaty/

    据说事关重大,也许,您会有兴趣…,我不知道。

    虽看不懂,大部分的专业术语,佩服IT人的专注。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