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28日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听很多VC、从业者、热情参与者说过这样的话:有人在做无线的P2P,其中包含很多是专业人士,很奇怪的事情,也许现在拿这个概念来忽悠人的确实太多。但事实是,即使移动网络上了3G,仍然没有P2P。这是移动网络的结构决定的。

按照移动网络的结构,两个手机相互通讯,传送数据,都必须通过核心网,也就是说,移动网络是一个中心式的结构,两个手机之间是不能直接通讯的,点对点从来 都不存在。当然,点对点可以发短信,但是,短信都是通过服务器的,任何短信在移动运营商那儿都能查到记录。点对点和点对服务器之间的速度并没有大分别,带 宽瓶颈都在于手机到核心网这一端,所以,真正的点对点并不存在。

中心式结构从来都与控制相辅相生。所以,改进的根本办法就是改进整个结构成为分散式的结构。我们这几天在说频谱分配网络特性、以及网络发展, 都说到,技术带来的改变,会引发在各个环节的改变。只有在分散式结构下,P2P才是可能的。

1,mesh network
无线的mesh network其实有一点与wireless lan相似,这是一种传输层的去中心化,通常指在基站之间可以互相连通,就像互联网一样。典型的就是wimax node,或者接入互联网的多个wifi hotpot之间。

更大胆的预测来自于Paul Baran,最初开发分组交换的牛人,预言每个手持设备都将成为一个“base station”,能收和发数据包,这样整个手持设备网络可以组成一个更大范围的mesh network。当然,这并非那么遥远,只要intel把wimax的芯片价格降到几乎为0(intel对媒体这么说的嘛)。

当然,若近距离的话,也可以用wifi,记得那个$100美元电脑否,用的无线网络连接就是这样的方式,单个电脑可以接受数据和转发数据。

2,FCC变成一个设备
原话是FCC in a box。FCC是美国管理电信等行业的官方组织,类似于信产部。FCC in a box应该是2003年James Johnston说的,概要是FCC频谱分配等调控方式太陈旧了,应该有更好的方式。就像说话一下,大家用同一个频率,只是一个人在说的时候,另外一个人 在听而已。

对了,这里稍微提一下,似乎FCC有一个专门的技术委员会在作电信技术相关的工作,委员会都是各大大学、科研机构以及业界知名的人物组成,他们会提供电信业方面比较权威的技术发展方向给FCC。相比起来,其他的国家更倾向于不作为。

3,e-book
相比手机来说,手持e-book更倾向于使用这种点点交流方式,类似于蓝牙,但是却能够多台互相连接。

对了,谁说其他的手持设备不可以具备通讯功能甚至电话功能的,例如e-book、ipod等。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6年08月27日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注意到,我们是在谈政府不应该只是负责资源层面的调控,例如分分频谱,发发牌照,而是,既然已经作了资源方面的调控了,那么就应该做到资源使用层次的调控。所以有了" 网络是基础设施而非运营商财产"、"网络作为公共资源""网络如何被使用"等几篇文章,在" 政府准入和市场准入"文章中又提到在政府准入之外,又存在垄断设置的市场准入,这也是提醒应该在资源的使用层次进行调控。这其实并非本系列("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系列)的主要议题,本系列主要议题是,即使政府不在资源使用层面调控,运营商把网络资源作为自己的财产,运营商也需要开放网络资源的访问,因为开放可以促使其商业模式的建立。对于这些日子的随便跑题深感抱歉,敬请留言或者发mail跟我讨论。过两天后会回到主题。

"内陆咔咔"在我的文章后留言,希望看到频谱的经济学思考。看来今天又继续跑题了。我先说明我的意见,也希望大家能看到如何跑题的脉络。频谱作为一种自然资源,政府应该推行政策使得资源得到最大化的使用,若需要推行牌照制度,也应该规定厂商可以利用频谱作什么,而非限制不能使用频谱做什么,也就是说,牌照制度并非为了准入而设置。这并非经济学的思考,或者并非仅仅是经济学的思考。

1,准入策略本身是诡异的策略
频谱的本质是一定波长的波,规定频谱不能被使用,就有点类似于规定,你不能说话。人有自由说话的权利,当然也应该有使用频谱的权利。当然了,为了通讯或者 媒体的需要,政府将某些特殊频谱租用来使用,分配给某些厂商来运营,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就限制了其他的频谱也不能使用,或者不能用来用作通讯或者其 他媒体的需要,就比较诡异了。

在早期的broadcast的发展历程中,我们注意到,运营者大都采用增加信号发送强度方式,就像比谁比谁说话声音更大,就能获得更多的注意一样。

2,广播和通讯
移动网络天生具备广播(broadcast)特性。但是,用于广播,和用于通讯,两者是不同的使用方式。通讯本身是一个双向的交流。所以,其实对于通讯而言,设置准入更加没有道理。

3,频谱资源稀缺?
与煤和石油不同,频谱资源是可更新和恢复的,永不衰竭。数字媒体使用时最大的问题是频谱资源是稀缺的,这也是政府准入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然而,技术进步 必然会改进这种状况,wifi、wimax等技术,以及SDR(overlay)等技术的发展,所谓频谱资源的“稀缺”,正渐渐成为次要考虑的问题。

4,是谁在限制技术发展?
准入制度,频谱分配制度逐渐成为限制技术发展的因素。

5,相关讨论
频谱资源的讨论在国外已经很多很清晰了。无线的自由使用已经基本大众接受的观点和不可逆转的趋势。

频谱资源是否可以作为财产?这也使牌照是否可以拍卖的问题。Coase在早期有一个提案,是关于频谱资源市场化的问题。建议频谱可以在市场中拍卖。也可以参考Spectrum Trading

The Wireless Bill Of Rights,这个是参照权利自由法案提交的。说的是频谱自由使用权利的法案,所谓unlicenced wireless。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强调频谱的自由使用,第二部分是保障不侵害其他人使用频谱的权利,其中第三个部分可以保障一些优先分配的频谱资源。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6年08月23日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在一个市场里面,若政府调控导致一个或者多个厂商进行经营,形成了政府准入的市场,例如电信市场,牌照下发之后,其他厂商没有经营的资格,否则政府会告诉 你,你若想经营,就违反了政府的规定。政府准入形成了垄断,这样的厂商是垄断者,或者称为觅价者“price-searcher”。垄断并非完全来自于政 府准入,在某些领域,由于边际成本很小或者几乎为零,很容易形成自然垄断(前两篇文章有提到)。

自由市场的拥护者认为,政府准入是唯一应该消除的垄断方式。不过事实上,基本上容易形成自然垄断的领域,都有政府调控,这些调控大部分方式都是政府准入。 哈耶克是自由主义的代表,在自由主义被冷落的时代创建了The Mont Pelerin Society协会,而今即使自由市场观念几乎完全被接受,政府准入仍是普遍现象,就是弗莱德曼所谓:赢得了观念,却输了现实的感慨。自由市场那么不完 全。

不管垄断如何形成,垄断的企业都会在一定程度上设立壁垒,形成市场准入。这很容易理解,因为在这个市场里面,垄断者是觅价者,他降低价格,用户就多一些, 他提高价格,用户只会少一些,不会说,用户都跑到另一个厂商那里了。垄断者通常又是一个控制者,在这个平台上,他可以设置市场准入,只允许一个或者多个厂 商进行经营。

例如,PC操作系统市场需要杀毒软件,那么操作系统的垄断者微软,就可以设置杀毒软件的准入规则,只允许符合他们认证的几个企业进入这个市场(虽然事实并 非如此)。按照自由市场的拥护者们的观点,这个市场本身就是微软的,那么它来设定准入规则,就是很正常的经济行为了。但是事实上,杀毒软件和操作系统本身 是两个市场,只是杀毒软件必须依赖于操作系统的市场而已。这很诡异。

是否真会发生这样诡异的事情呢?来看真实的例子,依赖于电信行业整个网络的市场,经常会看见这样那样的准入规则,其中就包含白名单制度,这跟政府设立运营商准入资质的思想一脉相承。运营商同样有理由,他们有监管职责嘛。

电信行业的这种”市场准入“,在我理解起来是对于运营商网络的”资源准入“,是运营商网络是否开放访问,运营商对于网络这种“公共资源”是否合理使用的问题,如果公共资源的控制权在政府,那么政府应该在调控这种垄断市场中厂商的选择。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6年08月19日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说了这么多理论,说点实际的。但是首先声明一下,本人并非为什么利益集团说话。

网络(包含互联网、移动网络等)是公共资源, 对这个公共资源进行运营的运营商,是否有把网络作为可以开放访问的公共资源的态度呢?我们再次强调,这个“开放访问”,指的是,网络的使用不会因为最终用 户和最终使用方法不同而有不同,网络运营商不能用这些信息来判断是否可访问, 是否给与不同的价格等等操作,也不应该为某些特殊的用户和特殊的使用方法来部分的优化网络。

1,IPTV
有趣的是,推动IPTV主要驱动力量的不是拥有内容的广电,而是拥有网络的电信。IPTV的最大困局是谁来主导运营,而业内人士很大程度上把这个理解为广 电和电信的正面竞争。实际情况则应该这么来分析,广电拥有的是内容的审查权(其实也可以说是控制权,前几天风传的广电发文要视频网站需要备案,就是“控制 权”的体现),而电信,只是拥有网络的使用权,这样的话,IPTV这事情才是回到本位。

政府必须作出的选择是,IPTV的网络是有线电视网络一样的封闭网络吗?这决定了政府是将网络公共资源的控制留在自己手里,还是交给IPTV运营商。

我不在这里帮政府下这个结论,但是,我唯一想提醒的是,希望不要重蹈电信业的覆辙。IPTV的行业将会出现大的虚拟运营商( 也可以称为内容或频道运营商)。

2,VoIP
相比IPTV,VoIP对电信的冲击大一些。我们说网络开放性不应该因为网络承载的内容給予不同的定价和服务质量,视频内容不能,语音内容也不能。而语音内容却是电信的核心业务。

所以,当电信优化网络资源用于TV应用,这其实并不是对于网络的合理利用(不符合对公共资源的开放性原则),但是其他服务商和用户并没有特别敏感。然而, VoIP就不是这样了,用户通过VoIP享受到了切实的利益,VoIP的服务商也为了自己的投资能够得以收回。运营商优化网络资源为了自己的语音网络(也 可能是自己的VoIP),或者为了保护自己的核心业务而禁止VoIP的使用,则会遇到极大的指责。

3,移动网络流量差异化收费
昨天提到在网络容量不够时候的选择(参考链接的第6点),移动运营商的选择是选择按流量收费,降低单个用户的使用。

如果实施差异化收费,就不是合理的网络使用方式,访问某些应用(针对freewap等)收取更高的费用,明显是为了保护移动梦网的应用。

4,网络的使用licence
网络运营商对网络服务商的使用资质,其实与政府给网络运营商的运营资质的思想一脉相承。所以,这几乎不可避免。但是,这也是属于对于网络的不合理使用。

打个比方算了。

用公园的长凳来作比,所有的人可以坐,那么就把长凳当作公有资源;如果公园规定,只有公园的VIP用户才能使用,那么就把长凳当成了私有财产。如 果长凳是公园的私有财产,公园可以规定这些公司的注册资本必须达到1000万元,才能拿到公园的一个"全网号", 也可以规定这些这些拿到"全网号"的人里面,只有给公园高层送过礼的,才能进入VIP用户(或者叫做白名单)。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6年08月18日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网络(包括互联网、移动网络)不仅是基础设施,而且是公共资源,而非运营商财产。这个说法还用在这里详谈么?

1,公共资源
好吧,从头说起。Lessig在 The future of ideas一书中说:决定什么是公共资源的,不是资源竞争性的简单测试

,而是根据资源的特性以及与使用资源的集体相关特性判断。简单从两个方面看

首先是非竞争性资源。非竞争性的资源是说,资源可以被多用户使用,之间不构成竞争。如果你用了,我就不能用,就像一个苹果,你吃了,我就不能吃,这当然无法成为公共资源。当然,这也得看供给的方式,例如空气,同一块空气,你吸了,我就不能吸,但是空气自然流动,总有空气给我吸,那么这也是非竞争资源。网络的特性有点特殊,这有点像高速公路,当没有到达一个临界值的时候,用户之间是没有竞争性的,或者说,增加一个人,边际成本为0,而当达到饱和的临界值的时候,每增加一个人,都必须付出额外的费用去扩展容量。所以,网络是只是部分具备非竞争性的资源。

并非所有的非竞争资源都是基础设施,只有当竞争资源可以作为输入,可以使用它作为输入资源来产生其他的产品或者资源。例如,高速公路可以用来运输、交通等。网络同样可以被下游用来产生各种各样的产品,商业的、公共的、社会的,以及信息经济。

2,自然垄断
这里并没有随便把话题往大的方向走的意思。
非竞争性的资源在市场里面,就比较容易形成自然垄断。也就是说,边际成本为零,或者几乎为零。这样,市场规模越大的公司,生存得越好,也越容易对于利用资源使用户获得最大价值。不过,也正因此,给了后续公司的准入成本。这就像在19世纪的英国水资源的市场。

3,政府介入
这几乎可以成为政府介入的原因。因为垄断者并没有道德为用户谋求最好的服务,给社会最大的利益。于是,Fiedman在Capitalism and Freedom中说只有三种选择:私有的不管制的垄断,政府管制的私有垄断,以及政府运营。free-market的拥护者们会说,只说你思想完全还在计划经济的范畴。当然了,某个资源(或以这个资源为输入作为经营的市场)是否自然垄断,与产业的费用结构有关,而费用结构又会随着技术进步而发展。所以,政府不用介入,技术进步最终也会使市场得以弥补。

4,先暂回到网络的话题
说道这里,与我们的主题太相关,还是先返回回来说两句。我说了,移动网络最终也会由中心化的结构变成分散的网络结构,那离有线网络和无线网络的融合不远了。然而,明明政府将牌照发给单个的垄断者,最终却要市场去校准,这中间很长一段时间,需要消费者,普通用户(他们其实也是频谱资源的所有者,因为建立网络的频谱资源是国家的)来为了政府的不作为承担损失。

5,对公共资源的态度
别把理论分析和个人感情上认为“理应如此”混淆了。我们还是继续回到公共资源的话题。虽然在这里做这些理论分析都可以换成网络(包含互联网和移动网络)如何如何,也很容易看出带有个人情感因素。但是,从我写作的个人情感出发,还是不希望直陈其词。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公共资源都需要使用开放访问的态度来对待。学者们大都很理性,Wu和Lessig写给FCC希望互联网作为公共资源,保持开放可访问 的信,也只是提到网络开放,可以促进创新。后来又更深入的讨论,才会有学者们站出来说,是社会需要(demand-side)决定了应该开放。这不是对和 错的问题,是有利于和不利于的问题。

这里的开放访问,也就是所谓的“网络中立”,指的是网络的使用不会因为最终用户和最终使用方法不同而有不同,网络运营商不能用这些信息来判断是否可访问, 是否给与不同的价格等等操作,也不应该为某些特殊的用户和特殊的使用方法来部分的优化网络。简单的说,不应该对网络进行分级,也不能对网络上的应用分级, 不管分级是为了价格控制,还是访问控制。

6,态度都在于“选择”
“选择”(提起这个词,我印象比较深的是matrix那个电影啦),任何事情到了最后都是在“选择”。门可以选择让它开着,关着,也可以在半开半关之间。

选择,又有很多的现实条件。例如,网络的容量不够,你是选择按照流量来收费,降低单个用户的使用呢?还是选择让一部分用户不能使用,以防止达到临界值呢? 还是选择让一部分应用不能被使用,可以降低带宽消耗,使得网络在更多的用户才能达到临界值?还是不断扩大容量,改造基础设施?

这都是“选择”,选择决定了态度,而态度都在于“选择”。

7,价格歧视并非歧视
晚了,以后再说。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6年08月16日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我们前面说过,现在的移动运营商其实将潜在的政府租值,变成真实利润,是一个公司行为,而非大公无私的建设国家基础网络。所以,不应该问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而应该问移动网络是否需要开放来支持其商业模式。继续这个话题的过程中,因为我觉得(我一直认为)移动网络能保持开放的关键因素是有竞争网络(并不是竞争的运营商)存在,所以中途跑去 谈wifi,希望移动接入技术的不断发展,产生真正类似于互联网的分散式移动网络,而非延续现在的中心式网络,包括3G。移动网络的桎梏必然使得分散式移动网络的技术加速成熟,从而使得昂贵的3G网络成为一个笑话。

朋友说,等等,你太天真了。政府行为既然可以延缓3G的上线,同样能封杀分散式移动网络的使用,原因当然很冠冕,为了既有投资能够得以收回。到时候自然会有一帮人到国资委去哭穷,就像现在3G网络会降低语音收入,2G的投入需要收回呀,分散式网络更加如此,你还敢说3G是笑话。

我了解朋友的意思,大概是认为,我需要强调地方错了。所以今天再次跑题,来谈网络是国家的基础设施,就像是铁路、高速公路一样。政府应该监督获得牌照的网络运营商,不得将其网络作为其财产而非公共资源,任意按照私有的限定其中的某些网络应用,使用特殊的收费模式或者经营模式打压某些网络中的服务提供商而扶植另外的服务商(例如,白名单通道)。本文后面部分是跑题之上再跑题,详情请参阅明天的文章,我肯定那比较象人话一点。

网络(包含互联网、移动信息网络)是国家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支撑全社会交流活动的公共平台,是提高国家稳定、人民团结必要的物质技术基础条件。它具有基础性、战略性、连续性、公共性的特点,是国家继水、电、气、路之外的第五项基础设施,是国家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公共财政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当前,我国面临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建设信息化的历史使命,面临经济全球化和新科技革命带来的新机遇和新挑战,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可持续发展战略是我们党和国家在新的战略机遇期做出的重大决策。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推进经济增长方式的根本性转变必须与时俱进,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建设国家基础网络建设,提高网络基础设施的稳定性、开放性、可重复利用性以及经济性的根本性质, 逐步实现从引进、跟踪、学习为主向自主创新为主的战略转变。这是党的十六大和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的紧迫任务,是保证国家安全、国家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必然抉择,是提升我国综合国力的必由之路,是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具体体现,是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推进经济增长方式根本性转变的重要举措。加强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是贯彻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实现国民经济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一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必须围绕有中国特色的网络建设、提高国家在网络(包含互联网、移动网络)的综合竞争实力、保障网络的可持续发展的总目标, 统筹规划、整体布局、远近结合、突出重点,推进国家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工作。

1,国内发展状况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国家创新能力基础设施建设,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财政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为发展我国 的"两弹一星一艇"建设了一批重要科技设施,并长期发挥了重要作用。改革开放后,又相继建成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兰州重离子加速器等一系列重要的创新能 力基础设施,极大地振奋了民族精神。特别是"九五"计划以来,国家基本建设投资中对网络基础设施的投入大幅度增长,为支撑网络竞争力不断提高,解决经济建设中的重大技术瓶颈,保障国家安全和社会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一是促进了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建立了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网通等一批既具备自主创新能力,又具备了极高的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能力的龙头企业。二是聚集了一批高水平的人才队伍。

2,国外发展情况
近年来,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将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摆在了重要的战略地位,纷纷在相关计划和政策中予以倾斜。美国政府为了保持其在网络设施方面的优势,建立了由总统主持的统一协调管理机构(简称FCC),发布了"服务于国家利益的科学"的科学政策文件,增加了投入力度,为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创造了有利条件。

日本政府同样重视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政府的宏观调控促使了网络建设的激烈竞争,也激发了运营商的创新能力,于是产生了一个高速的、廉价的互联网和移动网络,更促进了其基础设施之上的服务的繁荣。

更不遗余力坚持"网络中立"原则的还有法国,在法国,由于政府坚持投入基础网络建设,用户使用基础设施的费用,基本达到了使用20M/s的带宽,只需要300元月费的程度,相当于15元/M带宽。

 3,挑战
目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们面临着极大的挑战:一是信息化发展对网络基础能力的挑战;二是科技基础设施难以适应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要求;三是企业创新能力还需加强。

4,指导思想
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科学发展观,贯彻科教兴国、可持续发展战略,紧紧围绕走信息化道路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以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为主线,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科技进步、国家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的需求为导向,以改革为动力, 以建设中国特色国家网络体系、促进信息化为主要任务,建设形成面向长远、特色鲜明,布 局合理、层次清晰,机制灵活、装备先进的国家网络基础设施。

5,建设原则
"整合资源,突出重点,远近结合,多元投入"的十六字建设方针。

6,建设目标
法国的价格,日本的品牌,再加上美国的规格。建设中国的Google、微软。

7,重大建设项目
略。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6年08月06日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有时候在家里用windows"查看无线网络"刷新着无线网络玩儿,能刷出来十多个,不禁惊叹现在wifi发展之快。不过大多数都是加密的,偶尔找到1-2个,感受着穿墙盗网的快感,确实不很容易。有一次在出租车上,司机停路边下去问路,我竟然还刷到一个wifi ap,居然还赶得及登录msn说两句话,顿时有被XX砸着的感觉。显然这里很多的资源都是浪费的。

西班牙的FON公司,正是看到这样的状况,开始了一项计划,他们开发了一个软件,用户安装之后可以用来分享自己的wifi网络,有两种方式,
1,linus方式,得名于linux的创始人Linus Torvalds,可以将自己的带宽分享出来,无偿给其他人使用;
2,bills方式,得名于windows的bill gates,其他使用网络的人,需要共同支付相应的网络费用;
使用这些用户共享出来的wifi的人称为aliens,嘿嘿,不要用电影的那个异形来理解。

不管这个方法是否管用,FON这个"social router"的概念得到了Google、Ebay、Skype等公司的支持,并且跟ISP签约可以让用户分享wifi网络。当然也有反对的,例如英国的Virgin。

国内有一家aBitCool也在干这事儿。创建所谓"无线共享主义",不过稍微看了一下,其"伙聚公社"的所谓18位社员元老社员是"十八罗汉";108位资深会员是"一百单八将","享有一定的股票期权";还有1000个最开始参加的会员,"终身享有不断增加的回报",可见其格调不高。FON大概 于9月进入中国,合作的是Outblaze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我一直认为移动网络能保持开放的最关键因素是有竞争网络(并不是竞争的运营商)存在,正好昨天提到wifi,顺便多说几句,稍后再继续谈移动运营商是否需要开放来支持其商业模式

Wi-Fi是基于Ieee 802.11协议的网络接入方式,就是我们现在比较通用的笔记本无线局域网,在局域网中放一个无线接入的node(AP,access point),几十米内的笔记本就可以通过这个接入点接入到局域网中,并通过局域网的网络访问互联网。笔记本无线上网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无线modem, 用的是移动(GPRS modem)或者联通(CDMA modem)。这算是wifi和移动运营商网络的一点小的重合,还算不上竞争。有比较3G和wif网络,提到之间竞争的说法是在3G移动计算机出现之前出现wifi移动电话

当然,Wi-Fi作为3G这样大规模商用网络竞争者还是不太够格,鼓吹的Mesh network,也一定程度上存在信任危机,因为:
1,无法在两个wifi接入点之间漫游
2,数据安全问题
3,一个wifi接入点覆盖范围太小,无法大规模组网(还真有一个名叫FON的运营商,明天来介绍)
4,可用频谱比较少(甚至在某些地方与无线电玩家共用)
不过,wifi可以在小范围内(几十米)使用VoIP、高速互联网嘛,依附于二级的骨干网(fixed mesh network),而更具备竞争性的是WiMax。

WiMax是基于Ieee 802.16协议的网络接入方式,比Wifi范围大,可以达到几十公里。也就是说,在北京门头沟的笔记本,可以通过昌平的node(AP)接入互联网,同 样,上海宝山的一个办公室接入的WiMax voip电话,可以一直讲着电话走到五角场。一个WiMax node基本可以相当于一个移动网络基站(base station)(甚至可以是一个订阅中心,或者两者混合体。这里说的是subscriber station,我不知道这个网元的技术术语怎么说),甚至可以用来连接Wi-Fi的hotspots,移动网络原来的用户注册等等系统,都可以以 Google Talk和Skype的登录模块替代。

技术的改进必然使得移动网络本身发生变化,从原来的移动无线传输部分为组网重点,即将变成了无线传输形式多样、简便,甚至只需要最后一公里(last mile)使用无线传输。当然了,移动终端到基站这种结构基本使得移动网络形成一个中心化结构,所以我说过,移动网络没有真正意义上的P2P。不过,移动 网络本身结构变化,利用WiMax等技术,已经形成一个类似于互联网的分散式结构,这样的话,基本离无线网和有线网的融合不远了。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6年08月05日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strum昨天文章下 留言说,“试图长期孤立于Internet信息海洋之外的模式,不大可能成功,或者持续成功。 ”。呵呵。据我所知,比较有名的这么干的运营商倒还真有,例如Hutchiso的3运营商,对,名字就是“3”。这个运营商在十多个国家有3G牌照,在香 港也有运营3G网络。不过人家就是牛,他不开放对internet的访问。并且跟你说“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络(welcome to our network,他们的slogan,类似于,我就是m-zone人)”,哈。3公司的COO Gareth Jones在2004年,在手机上希望获得开放的互联网访问纯属胡说。他们的网络被称为Walled Garden。

移动运营商限制访问互联网一个可能原因是保护自己,不希望出现类似于固网运营商提供服务的google一样的大公司,或者希望复制I-mode模式。然而,事实上,I-mode并不是容易复制的,有着时机和条件。3的政策在2005年9月份有一个比较大的调整,已经允许部分受限的站点允许访问。

限制访问互联网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为了维持内容收费模式,因为互联网内容是免费的。限制之后,内容就是稀缺资源,也方便卖个好价格。

T-mobile是的开放互联网访问的另一个极端,他们提供了自由的web访问。甚至提供了大量的wifi热点(HotSpot), 也包含企业应用,例如starbucks(他们购买了一家做这个的无线公司)。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6年08月04日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移动网络是否会开放?
 
前两天猜测道,移动运营商基本认同移动网络须独立于现在的互联网,他们的认同基本源于I-mode模式的巨大成功。

I-mode是日本NTT DoCoMo的服务品牌,包月300日元(约合日本一个冰激凌或奶茶价格)获得邮件、访问网站(专门)、电子支付等服务,速度大概在200kbps。到了现在,I-mode不仅仅是一个品牌,而是一个生态圈("The i-Mode Ecosystem",这材料是付费的了),在日本拥有4500万订户,约有9000家站点,其中一半左右是企业站点,也有个人站点(当然不是拥有个二级域名的那种),I-mode官方制作网站目录。

I-mode不能访问互联网,但是内容、服务众多,DoCoMo并没有限制终端信息(User Agent,简称UA,由手机终端访问网站时供网站适配屏幕大小),企业及个人都可以建立网站并适配相应的终端。I-mode也不存在中移动的“绿色通 道”,供某些特殊企业和应用使用。

I-mode的成功可以复制吗?即便I-mode在国内的巨大成功,I-mode在日本之外也没有取得预期的成绩,与其国内用户相比,加入I-mode联盟(i-mode Alliance)十多家运营商的用户总数只有日本的10%左右。

Mike Gauba在谈到I- mode时,就说I-mode是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作了正确的事情,所以成功了。其实具备了很大的偶然因素。在I-mode推出的时候,日本互联 网基础设施还很缺乏,所以I-mode的网络和互联网是同步成长的,而且日本在数字技术上的广泛采用,例如在马桶都是数字化的,所以技术的快速采用不是问 题。在另一方面,日本社会氛围具有浓厚的集体主义特征,“别人有,自己也需要有”这种现象比较普遍,这也是I-mode快速使用的原因。

I-mode模式的不可复制,还表现在DoCoMo作为一家运营商,在不断的推进技术改进和用户体验。这跟亚洲其他运营商在技术上不作为经营上胡乱作为不尽相同。运营商并非不能制定规则,而是应遵守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