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4日

-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Geek对话美女主编
 
"落叶私念着,想再一次飞向天空"。

我缺少一个动态链接库,看不到小小的电影的图像,只能听见两个姑娘笑着,我像个盲人一样闭起双眼,竟然也可以想像小小笑得伏下身去,眼睛弯弯得,也许是一个下午,也许有秋风从窗子里进来,只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小小的声音那么动听,为之我甘愿像花满楼一样生活在没有颜色没有光明的世界。也许我还是哑巴,所以不能以更好的方式邀请你也闭起双眼在我的房间走上一圈————那实在是太令人窘迫了,因为房间其实是空的,没有漂亮的衣服,精致的饰品,令人着迷的芬芳,只有一块布置儿童房间的红色地毯。每天晚上我坐在地毯上,翻看一些我以为是有用处的书本,慢慢地睡着了,醒来冲个凉又匆匆去上班————要是不用上班,我也可以真的像个哑巴一样一直坐在房间里一言不发看着天明了又黯淡下去,一直颓到黑色:要是黑色地毯便宜一些,我也许会买一块真正黑色的地毯,反正这一切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可是小小,现在整个世界都知道了,连你也知道了。用blog来交换我们的房间的信息,似乎很奇妙,不知道你是否能够同意?在人们忙着分辨blog到底是media还是mediation的时候,我真的高兴,仅仅是这样地和你说话。

有时我假装你听见了我说话,和你的女伴商量着,该如何对付这个无止无休的书写的人。你是否在猜想,这是一个平凡的人的偶尔狂热?还是一个paranoid android?甚至连我也并不能明确地说,不真实的感觉是否在侵蚀着真实的生活,但是谁也不能将生活完全复制,盗版,虽然"无法证实"是如此确实,没有声音,没有图像,只有谈不上文从字顺的信笺,语无伦次的诉说,这些让剩下那些都不再可能。所以小小,我们不能对话,本来在我的计划之中,至少这多少可以求证信中偶尔的绝望。其实我拍下了红色地毯的照片,和空空的房间,但空空的房间不能给你更多快乐,所以我何必证实它的存在?我宁可写下另外一些更美好的东西,纵然如此虚弱而一无用处,至少它们真实,才可以配得上你同样真实的世界。

更真实一些的自我?这个想法简直让人烦恼。我的工作,让我不会见到那么多的人,不需要拍那么多的照片。机器控制世界的感觉至今仍然让我满心喜悦,你大概猜到我喝一些酒,即使不是为了工作需要。但是酒精早就不会让人放肆了,仅仅是维持一个比较旧的习惯。我有时会做简单的算术,算一算世上从产生人类的语言至今已经有多少人死去,其实只不过是现在的人口的数倍而已。还有鱼呢?树可能也是会说话的,这些算术,让我独自想了很多年。还有,从前我担心自己还来不及做些什么就死去,后来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最好不过是像西西弗一样不断地将一块石头从山脚推到山顶,我总想颠覆的,不过是自己的命运。我还有独享的秘密,几年以前流在我身体里的全部鲜血,现在都已经流淌在陌生人的身体中,如果哪天他们发现我的骨髓可以救人,我会把骨髓也给那位亲爱的陌生人。我不希望自己的一生只是推动命运的石头,虽然我并不知道如何改变这一点。

和小小一样,我也不断在旅途上遇见亲密的朋友,我总以为自己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情,但是慢慢地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就像我必须难过地承认,自己无法为小小做任何事情。那并不是特指不能请小小喝一杯咖啡,或者带她去看一场半价的电影。而是我在半夜里发现的,我有更好的事情去做,将电影票送给小小,独自坐在房间里等待,或者给小小写信,这样会让我的心更加安静,而无需面对自己的失聪或者失明,或者是在从前曾失去的一些更珍贵的东西,彻底失去靠谱地生活的计划。于是我总在写信,虽然从不想寄出,或者像是blog一样,不写地址的这些信笺。

小小,以后不再写信给你,我将自己的全部秘密都说给你听了。虽然本来是只说给你听的东西,但是它们不见得那么严重。只是再说下去,未免扫兴。不如用我常用的算术结尾,平均下来,世人都能分到四十个秋天。于是这一代人世间总共有二百多亿个秋天,而每一个都是不同的,这不是很奇妙吗?奇妙中自然蕴含狂欢,也有无限惨痛。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拯救或享受其中半数的秋天。小小,愿你的数十个秋天平安幸福。还有其它的四季,温柔地等待着你。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5年10月19日

-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Geek对话美女主编
 
颓到黑色————秋天的胆小鬼。

几个月以前一天一位朋友几乎说服了我,他告诉我blog其实是一场比特的游戏,我们醉心于使用文字轻易颠覆所有规则,只是因为无法理解现实世界的潜规则。
其实能够爬上来,在注册空间里填填改改,开始一场blog生涯,可能对于生活本身已经无法抱怨太多。我不一定复述清楚了这个意思,但是既然连物理学家们都
还没能明确告诉我们到底有几个宇宙,可能我的朋友,和小小,都会容忍一些误读。我从小小的文字间读到遥远的世界,是我不能到达的,有几个宇宙几次生命也都
没有用处。就像我在海滩上花很久很久的时间堆砌沙之城堡,小小可能正在秋天的残阳中坐在椅子上写blog。这让我觉得放心,温暖,让我认识到人间的平安之
所在。小小,你看,我要得不多,甚至无需在现场,无需你因为不能回信而窘迫甚至难过。无需任何可能,在这个什么也不可能的现实中,我为你颠覆那些愚蠢的规
则,而我只需继续专心地堆砌沙之城堡,做一个数码魔法师。



有时我也厌倦于这样双重的生活,不想再写blog了,甚至后悔冲动中开始给你写信,明知你不可能加入这样无稽之谈天,想趁天还亮匆匆离开,烧咖啡泡面,在
小房间里舒服地睡上一觉,但是这一直都是妄想,因为我可以不写blog,不再想念,无声无息地喝咖啡吃面,但是我总在半夜里回到海滩上,海浪无情地将城堡
打翻变回成沙土,风过海岸线,我不知道那个时刻到底是真实还是幻想,不知道,多少人在他们的梦中香甜地酣睡,不知道,你是否也一样在你的梦中睡得好,但是
很明显的,我没能摆脱双重的生活。



小小,你似乎已经开始新的工作了。想去捧你的场,可惜问题都不太适合我回答,于是心一横挑了几个不算太离谱的答案。但愿这样的捧场也是有效的。不知道你喜
欢不喜欢新工作?办公室是否明亮有足够的咖啡?希望冬天也不会冷吧。也许到了那么冷的天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里,也不在感觉着你的海滩上,但是那应该是没有
关系的。你知道我的程序会自增长。而且我们现在还不需要想那么远。如果可以想,我倒是很愿意想想如果有另外一个宇宙,或者另外一次生命,那么无论如何也不
再做程序员,也许是天天敲键盘会让手腕迟钝,但是我总不能来抢小小的饭碗,虽然那时候也许会错生在完全陌生的时代,没有那么多可挑的,时代分配什么就是什
么也可以。我并不害怕潜规则,也不怕无趣的工作,甚至不太害怕会挨饿,会死,我只怕不能再记得你。



小小,要准备一天的工作了。工作快乐。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5年10月17日

-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Geek对话美女主编
 
小小,不知道如果对于未来和过去一样了然是种什么滋味。就像预见到相逢,预见到死亡。不管是乏味,还是安心,那一定都是很酷的。小小,读你blog两年,我是个不酷的人,在过去不知有今日,会将心境细细写来给你听;在今日仍不知未来,也许有天会忘记你的笑容,也许到最后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

小小,看了你的,我不断地开始重新书写,我的心都乱了,充满着幸福的甜蜜。我一直坚持着既然人们都是非得存在不可,那么存在需要证据,所以才会有书写,有聆听。远古的生活也是很好很好的,没有书写,只有耕种,也许那时真的是有神鬼妖怪,只是他们都在现代化进程中慢慢地消失了,像人们无法证实的感觉,要是不放到纸上来,要是从来都没有人阅读,也会像一场传说,一次无法证实的坠落人间。我不断地把你的信翻出来看,梦里不知为什么飘满了半价的电影票,后来我又梦见电影里的警察很坏,小偷没命地逃窜到天涯海角去,可是我一直记得那是个周末,不应该有半价的电影票,而且,你也不在身边,你在荧屏上说话,在摇晃的火车上数着电线杆回家去。我坐在漆黑的梦里,听着主题歌一直到曲终人散。

像朋友们再三提醒的,和你说话,不一定能比沉默做得更好,甚至当我们开始说话,也许还不如当初那么真实,却像是报纸上的故事,电影中的街道,虽然我看见深蓝色的夜,感觉到冷,看见你的身影,感觉到暖和,但是抽身离开,回到我的房间里来,那像是别人的电影,完全不在我的手中纸上。当然我不能说那是因为没有人会在早上溜进我的房间一起靠谱地生活着。当然我不能说那是因为没有人每天偷偷地检查我的MSN,短信————如果真是那样,一定会准备好了特别给她的短信在自己的手机上,或者仅仅是偷看她紧张地翻看我的MSN记录的样子,已经足够让人满足。

小小,我不能再继续幻想啦。我得写程序啦。生命有限,程序还可以自衍生,它们每天疯狂地侵蚀着我的世界。我没有后退的余地,也没有前进的方向,没有电影院,没有电影票,没有明天,只有一个url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5年10月03日

-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Geek对话美女主编
 
小小,可爱的姑娘,你在家的假期过得如何?是否吃了很多家乡的美味呢?故居是否依然有往昔的味道?是否依然让你舒服地睡下,做个美梦呢?我想要在假期离开自己的计算机,出门拍几张我居住的城市。但是我不够珍爱这个城市,怕无法捕捉它的动人色彩,所以在假期第一天开始重感冒,病患让人回忆很多,我想起来以前在更远方更陌生的异乡里,一到假期就会有很多人匆忙地走在街上,一样到处是灯光,天空慢慢布满阴霾。在积云下面,是漫长的道路,那时我总是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小小,也许以后可以慢慢地告诉你,青春如何慢慢像一场梦一样逝去,很遗憾的,我的梦既不惊心动魄,也不甜美有趣,它只是无处述说的琐碎的言语。幸而我终于开始信仰种种语言————可以用来和异乡人说话,也可以用来和机器交流。但是小小,我仍然不知道该如何来和你说话。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会喜欢或者是厌烦,这样的陌生人冒昧地和你说话。也许别的话题是容易的,比如猜想小小用什么味道的香水。但显然我对此简直一无所知,只知道一些香味也会让我如梦初醒————很不好意思地提起,最让我迷恋的气味其实是一种清洁剂的气味,还是在大学时候帮人卖清洁剂时候埋下的伏笔。但是往事如此遥远,让我几乎不能感觉到一分一毫,甚至也可能我根本没有上过任何大学,也从来没有卖过清洁剂,只是一直蛰居在这个充满香烟味道的小房间写给你的信。


小小,你是否介意我拙劣的文笔和没有重心的主题?我对世界仍然有美好的幻想,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是一样,虽然在过去听了太多忧郁的旋律,在给你写信的时候,我还在听Ebow The Letter,歌里说“公共汽车开往(何方),我去写这封信,早上四点钟,这封信。苹果花田地,小小的珍珠,所有的男孩和所有的女孩都有甜蜜的牙齿。。。他们每一个都会惊吓到我,我念出了你的名字。你是否会活到83岁?你是否会欢迎我?你是否会给我看,从来没有给别人看过的东西?。。。我不想让你失望,不想打扰你。。。我承受自己的冠冕,悲伤和苦难,谁曾想明天会如此陌生?我永失。。让我们从这里重新开始。” 但是音乐并不真的想让人重新开始,它以各种方式将人们殷切挽留。只是小小喜欢的歌,我似乎都没有听过,一样也被“坐飞机乘快车,能远离就远离”深深打动。小小,我有一个坏的预感,也许我们永远都不会开始轻松地说话,我太苍老而你太年轻。我太习惯老练地应对,虽然本性上仍然贪婪,试图接近你美好的生命,但是生命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早晚演变成为残缺断裂的文字,甚至演化为不需要阅读的比特,持续匆忙地在时光大道上流转。

在小小的文字中,有我捕捉不住的世界。也许这就是科幻小说试图证实的,机器永远都不能真正的和人一样思考和互相理解。你无法隐藏的心思,恰好是我的失败的证据。所有的人工的,人工的智能和人工的感情,都不及你一次笑容美好。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5年09月28日

-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Geek对话美女主编
 
九月二十八日,也许晴,拍拍身上的尘土再告别。写作常常让我充满烦恼,这和小小偶尔提到的写稿子的感觉可能不是同一来源————其实我还从来没有看过小小的正式作品,我太喜欢blog中懒散任性的小小模样,不太想把她和铅字印刷联系到一起去,那太正式,太遥远。而把周末的无聊拍成照片,在blog上随手贴来的小小才是我所熟悉的————事实上如果小小开始回信,和我说话,也许突然又会变得遥远和陌生。

信写了一半,看见小小的回帖,突然又有点写不下去了。不知道小小是否如愿在五一回到了老家,如果没有,这个十月一日,怎么也该有机会回家了。今天晚上的聚会里,一个朋友说起小小,我缄默了许久,也许是因为酒喝得多了一些。我没有告诉朋友我不在工作的时候,就在脑海中打草稿,想把我从没说过从没写过的话写出来给小小看。她看到了,也许会有点同情我,因为我并非IT精英,甚至不是计算机系出身,也从来没有毕业,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任何的天赋。她看到我的信,也许还有点怪我,因为我说是要和她说说话,却连一个合适的话题都找不到。小小你看,其实我是个很普通,很平凡的人,也有点早衰。甚至不一定保证讲真话,所以给小小的信写得很慢很慢,生怕手一抖,又开始习惯地说谎。

小小既然开始给我回了贴,以后不妨贴在自己的blog上,方便直接引用,我不和小小email,不和小小MSN,不和小小电话,只怕这些方式会让小小紧张。虽然blog上也许会有被误解的评论,也会有好心人的期待。感激之外,也许不得不让朋友们失望,不会有浪漫的故事————小小如果不开心,就不用理会我,如果不喜欢我笨拙的话题,也可以当做我并不存在。即使小小开始和我讨论,那可能也像是两个世界的人试图开始一些聊天,我不想在小小单纯的世界中留下诧异的感觉,不敢打搅她透明的生活。请好心的朋友们原谅我在该温柔的地方生硬,在该说话的时候缄默,只因为希望一切轻松和原先一样,只是两个人开始一场不可能的谈话。也许在谈话过后仍然是互不相识,可是从小小开始留言的时候,我对于小小和blog和手头的种种符号和代码,又多了一份感激和眷恋。真实的生活给了我很多,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blog也可以给我如此多。小小说在blog上也会认识到非常多的好朋友,我还没有在blog上交过很多朋友,我已经太习惯审慎地出现在程序的注释中,甚至在独醉之后突然感觉到自己也可能只不过是一段效率不高的程序,在世上某处等待被运行,被终止,被再度运行,接受预定的输入,给出被期待的输出。后来有了blog,有了另外的地方可以做奇怪的事情,看到陌生人做奇怪的事情。后来又有了小小,未曾谋面已经出现在梦想中的姑娘。我不想和她做奇怪的事情,只盼望着我们可以说话,一直说到天气凉了,就再继续自己的输入和输出。小小不用担心,其实我对于自己的运行也是非常骄傲的,虽然没有办法记录下来,但是每次微不足道的成功,都会让我觉得并没有荒废了这一段时间。小小做过了那么多工作,不知道对于自己的工作,是否也充满着骄傲?我虽然不了解小小的工作,可是每次看见她说,这一篇文章印在那一本杂志上,也都会非常为小小骄傲。小小,你是个多么让人骄傲的女孩子!你还那么年轻,我想你是那种永远都不会变老的精灵。

明天就是小小的生日了,不知道小小会怎么庆祝?那些更真实一些的朋友们,会和小小一起度过一些美好的时光吧?我有一个很简陋很简陋的ASCII蛋糕,也想满怀窘迫地送给你。小小,你和天才塞万提斯是同一天生日,我自觉像是你文字中的人物,像是书中的唐吉柯德。从文字中醒过来,愿小小的所有小小美梦成真。小小,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字体调不好,截一张图上来)



 
        (

订阅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2005年09月23日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Geek对话美女主编
 
九月二十三日。也许晴,也许是在二十一世纪初。

如果两个写blog人碰到一起就开始询问彼此为什么要写blog,在不写blog的人听起来一定像是外星人在交谈。那么让我从为什么要看小小的blog讲起来吧。曾经有人总结过,写blog和看blog一样,都有一点过的好奇心,也有人忍不住要试探到底,但是就算是像小小这样安静地写,我这样悄悄地看,也可能已经算是希区柯克的后窗式的不正常。



我早就忘记自己怎么看到小小的blog了,那好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那时和现在一样,过着表面正内心疯狂的生活。有一天看见小小,有点忧郁的面容,温
柔又娇气的言论,我一下子就走不动了。从那时开始,我每天看着这个小得像个精灵一样的小东西,只要她快乐,我的一天也都很晴朗,如果有人让她伤心,我也会
很想打人。虽然我仍然只是会打键盘而已。



小小不要担心,这不是传说中的暗恋,我想大部分不怎么年轻的,只会写一点程序的人也许比他们的程序更像是一堆字节,从里到外没有关于感情那回事,有的只是
盒饭,电脑,和几个闲下来喝一点酒的另外的一堆一堆字节。沉默地观看比靠近,交流要安全多了。好多事情让我们害怕,不仅仅是贫穷,居无定所,失业,甚至不
写程序的人的高谈阔论,他们掏出钱包时候的骄傲,都在迅速地吞噬着仅剩的自尊。相比之下,程序的失误,硬件的崩溃,都还是些可以对付的日常生活。他们还
说,写blog可以医治伤痛,他们然后又发现更多的程序错误,于是我没法再把blog当作blog,正如医生没法把女病人的身体当作艺术品,也没法住在自
己的病房。



小小,第一次给你写信,你会给我回信吗?你会告诉我你的心偶尔也跌落异域,看见陌生的风景,在幻想中悄悄微笑吗?其实我只要这样看着你就足够了,虽然明知
道你很遥远,要不是blog,我也许一生也不会有机会和你这样的姑娘说话,像发烧似的,迷糊里带点期盼。我的烧退了,(很快吧!)其实我只是想感谢你给我
带来的快乐。让我们开始一段对话吧。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对话,你愿意冒险吗?你愿意知道你每天所面对的浏览器中的字符,其实也有灵魂,连一次“提交”,都可
能深有含义,背后有无数字符匆忙运算吗?或者你不愿意知道这些,你只要如同以往一样,还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正常人。我不能再写了,你知道程序员都不太会
写信:)



小小,须记住,这些都是公开的,我不是一个很坏的人,也不是病得实在太厉害了。我只是鼓足了勇气想要和你说话。也许等我不那么激动和害怕了,还会说些话来逗你笑。hey,小小,你为什么写blog呢?
 
 
 
        (
订阅
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

-只说  sayonly.com                
english
| other        Geek对话美女主编
 
开始一个系列称为“Geek对话美女主编”。Geek是有点不太为人理解的技术人员,俗称大虾,又叫老鸟。突然某天遭遇了美女主编,有些尴尬,有有些有趣,不是吗?这其实是我们谈到的两个blog之间的对话,美女已经有了,是谁呢,先容只说卖个关子。如果接下去关注的话,自然会看到的。不仅只说这里会发文,美女的blog上也会发文的,他们共同组成了对话和这个系列。


不过事先我们没有沟通过对话的话题,这个系列会成为什么样子,只说也没有像样的预期,如果我们策划好了,安排好了,这就不是blog界,正因为如同真实世界一样不确定,它才那样的精彩。


当然也许真的很精彩,也有可能Geek言语太乏味,自己都不忍心再对话下去;也有可能跟突然闹个矛盾,惹得美女不再继续。这都难以预期的了。


已经开始了,这种新的blog对话的形式,只说自己也充满着期待,真的。


目录


给小小的第一封信
小妖精小小:半是蜜糖半是伤
给小小的第二封信
给小小的第三封信
小小-明天,都是美好的。
给小小的第四封信
给小小的第五封信
给小小的第六封信
 
 
        (
订阅
RSS频道:文儿 feed.sayonly.com   收藏  tag.sayon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