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HeaderIcon 买断工龄 违法!

维权先知

“买断工龄”,通俗地讲,就是企业让那些几乎干了一辈子的员工拿点“遣散费”走人。

前几天,某国有大型石化企业的孙先生愤愤地告诉记者,该企业因机构精简、准备上市等原因正与一大批员工办理实质上是“解除合同”的“买断工龄”手续。

一位已经“买断工龄”的许先生离开公司后才发现,留下来的员工待遇更好了,想回来却发现手中捏着自己已经签字的协议,上面并没有“买断工龄”的字样,欲告无门,后悔莫及!

然而,劳动者须明确的是“买断工龄”是违法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16条);“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制度,缴纳社会保险费”(72条)。可见,企业必须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并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保险费。如果企业与员工解除劳动关系,员工即使不能迅速重新就业,也能依法享受失业保险、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待遇,而不存在员工离开单位就没人管的问题,因此也就无须“买断工龄”。但现在仍有一些国有企业无视国家政策法规的明文禁止,在安置富余人员时还采用“买断工龄”的做法。针对这一现象,为了保障员工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法制的统一,国家有关部门在制定劳动和社会保障政策时,严格禁止企业采取“买断工龄”形式将员工推向社会。

1999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颁布的《关于贯彻两个条例扩大社会保险覆盖范围加强基金征缴工作的通知》规定:“任何单位都不能以‘买断工龄’等形式终止职工的社会保险关系。”1999年国家经贸委、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出售国有小型企业中若干问题意见的通知》也强调:“确保企业职工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出售方应在申请出售前征求职工对出售方案和职工安置方案的意见,任何部门和单位不得在企业出售中终止职工社会保险关系,不得借出售之机,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对职工‘买断工龄’或为职工办理提前退休把职工推向社会。”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失业保险条例》等一系列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律、法规已经颁布和实施,我国已基本建立起一套较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之后,“买断工龄”一词就应该退出历史舞台,在现实生活中也不应该发生“买断工龄”这类事情了。

时至今日,“买断工龄”是国家政策法规明令禁止的,如果仍有企业在通过“买断工龄”的形式与员工解除劳动关系,说明这个企业没有依法为其员工缴纳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养老保险,员工可以依法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行政主管部门也应当依法对企业进行制止和制裁。

相关知识

“买断工龄”是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一些国有企业在改革过程中安置富余人员的一种办法,即参照员工在企业的工作年限、工资水平、工作岗位等条件,结合企业的实际情况,经企业与员工双方协商,报有关部门批准,由企业一次性支付给员工一定数额的货币,从而解除企业和富余员工之间的劳动关系,把员工推向社会的一种形式。

在当时,企业与员工之间一般没有劳动合同,所有国有企业的正式员工都是“终身制”,我国的失业保险、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制度尚未建立,国有企业员工的医疗、养老保障完全依赖于企业,员工离开企业则不能享有医疗、养老、失业等社会保障,同时,一些国有企业在合资、改制过程中,又急需解决大量富余人员的安置问题。因为社会保障渠道单一,员工离开企业难以生存,企业不能无条件地把员工推向社会。但如果企业继续负担大量富余人员的医疗、养老问题,企业将被托垮。面对这些不能退休、不能继续留在企业、企业又不能妥善安置的富余人员,经国家有关部门同意,一些国有企业采取了“买断工龄”的形式,解除了富余员工与企业之间的劳动关系。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很多国有企业采取了“买断工龄”的办法安置富余员工也只是权宜之计。可见,“买断工龄”是建立在国有企业员工“终身制”,且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等基本社会保障制度尚未建立的基础之上,企业支付给员工“买断工龄”的货币,应该视为企业解除与员工之间的劳动关系后企业支付给员工的经济补偿金。

改制职工出路何在在中小国企改制中,职工出路何在?王瑞表示,国家政策一直以来不允许“买断工龄”,现在也不鼓励员工持股,主要是考虑到职工社会保险等问题关系到社会稳定。现在正尝试用“净资产存量期权”方式解决改制企业职工出路问题,前期已经在河北、东北等地试点,基本可行,近期可能出台办法在全国推广。  所谓“净资产存量期权”方式,国资委官员解释,就是通过第三方机构评估企业净资产,然后按职工工龄等指标分成若干份期权,分配给职工与经营者,同时保留职工与经营者在企业中的工作岗位。  “这种方式解决了改制企业职工两方面的顾虑,一个是岗位,一个是补偿。”杜崇敏分析,此前的企业改制中,这两大问题是出现纠纷最多、社会影响最大、相关部门也最关注的问题。在国企改制的第二阶段中,改制焦点要从解决企业经营效益转变到如何体现公平性上,“净资产期权”这种方式在体现公平性上具有积极意义。国资委官员表示,与以前的买断工龄相比,这种方式的改革成本要小,而且效果更好。 [
©早在1999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就发出《关于贯彻两个条例扩大社会保险覆盖范围加强基金征缴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任何单位都不能以‘买断工龄’等形式,终止职工的社会保险关系。”随后,国家经贸委、财政部等也发出《关于出售国有小型企业中若干问题意见的通知》,要求“任何部门和单位不得在企业出售中终止职工社会保险关系,不得借出售之机,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对职工‘买断工龄’或为职工办理提前退休把职工推向社会。”

 权威部门对“买断工龄”表态 工龄根本不能买断

中新网北京12月27日消息: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首次对“买断工龄”给予明确说法:“工龄根本不能买断,职工进了新单位,该职工社会保险一分都不能少。”

据悉,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工资处副处长李长保说,“买断工龄”一词在国家规范性文件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买断工龄”的说法是不规范也不准确的。所谓“买断工龄”的做法,充其量是一种企业支付高额经济补偿、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它对职工未来就业和社保缴费不产生丝毫影响。至于“买断工龄”的价格,完全由企业根据自身承受能力决定,国家并无限定。

北京晨报报道说,由此来看,工龄是根本买不断的。“买断”只是说明职工与原单位脱离了关系,有了新单位,新单位仍需按国家有关规定为职工足额缴纳各种社会保险费用。(王建兵)

让人心酸的“买断工龄”
2003年12月04日 17:11

凤凰卫视12月4日消息 据人民网, 一位在基层县支行的朋友打来电话说,他刚刚办理了“买断”了工龄手续,拿到了八万块钱,现在正式成了一个无业游民。言谈中,朋友流露出了淡淡的悲哀:自己的最高学历只是一个函授大专,年龄也三十好几了,再想觅一份体面的工作恐怕是很难了,现在生意也极不好做,老婆的单位也不景气,孩子升学还要缴学费,8万块钱用不了多久就会坐吃山空,现在非常害怕将来万一生灾害病该怎么办。

我说,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买断”呀?朋友叹了一口气道,不买断就要竞争上岗,支行营业网点还要大范围裁减,而且规定员工年龄超过35岁后就不允许再临柜了,将来等待自己的也就只有下岗一条路可走,到那时就只有靠行里发放的最低生活保障或社会救济生活,再想按现在的“价格”买断工龄也不可能了。

朋友的经历让我感慨世界变化之快,就在两三年前,能进银行系统当差,还是人人羡慕的好工作,要托关系走后门才能行,没想到命运真的会作弄人。到底是谁动了他们的“奶酪”?这话题扯开来谈恐怕就长了,只是这“金饭碗”突然间就变成了“泥饭碗”却是不争的事实,这正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国有银行自毁长城?

有比喻说,国有银行是准行政机构,实际上已形成了四级管理、一级经营的官僚体系:总行、省分行、地市二级分行、县支行都是管理部门,真正在市场一线打拼的就是最基层的营业所、分理处的员工,而现在的机构改革,往往就是要拿这部分人开刀。难怪在国有银行基层行的员工中普遍存在这样的观点,改革就是管理行整治基层行、当“官”的整治当“兵”的。朋友打电话说:由于一线人员裁减太多,一些网点已经拉不开拴了,有的分理处仅剩下2-3人,每天要连续工作10个小时以上,而且天天如此,没有任何节假日。

国有银行管理机构的臃肿是十分惊人的。仅以豫南一家国有银行中等规模的县支行为例:仅支行机关就设有办公室、信贷科、保卫科、审计科、监察室、会计科、计划科、人事科、基建办、党办、工会等五花八门的管理部门,人员有30多人,人工工资、办公费、车辆运营费、工杂费、水电费、差旅费、招待费等行政开支巨大,每年要数百万元,这和股份制银行一个支行从行长到柜员全部人马仅十余人的队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于历史上实行过安排配偶及子女入行的政策,该行内部一家数口甚至十余口人同在支行工作的现象极为普遍,这些人的文化程度大多只有初中水平,并且难以管理。国有银行省分行、地市二级分行的官僚队伍更加庞大,庞大的管理队伍并未产生高效益,机构臃肿的结果是相互推诿扯皮、效率底下、人浮于事。不仅如此,有许多人还在削尖脑袋往机关里钻,奢望过上光拿钱不干活的舒坦日子。

当前,国有银行的机构改革不是以各级管理机关作为切入点,反而首先拿基层经营单位及一线员工开刀,有人形容国有银行是在自毁长城,这虽然有些危言耸听,但是不能不引起国有银行的警醒。

优秀人才悄然流失

在某行省分行工作的一位朋友说,许多正值青壮年、有能力、有学历的同事正美滋滋地怀揣着买断工龄的巨款,跳槽到了股份制银行,有的去了中信、有的去了浦发银行。许多人走后,还留下一屁股不良贷款无法清收,这部分贷款肯定会随着贷款责任人的远走高飞而变成死帐。

根据管理学理论,企业裁员,首先淘汰的应该是最差的10%,但国有银行的裁员却形成了一道奇特的景观:老弱病残可以提前退休,甚至还可以比在职时拿更多的工资;靠走后门安排进银行、素质较差的员工没有一个愿意走;对买断工龄积极性较高的倒是那些较为优秀的员工,许多人甚至做工作要求买断走人。

据统计,1998年~2002年,四大行人员净减少25万人。有人认为,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优秀人才的走失,倘果真如此,这就不能不说是国有银行的悲哀了。

裁员成本从何而出?

如果从“精简人员,利于管理”的角度来理解国有银行的裁员改革,那么,流失一部分优秀人才也许是人才流动的必然现象,但是,银行哪来那么多的钱来“买断”职工工龄?改革的成本到底从何而出?这倒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一个大问题。

四大国有银行目前的不良资产大约为25%,这是官方公布的权威数据。有分析说,国内银行的存贷款利差只有大约不到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银行的利润率只有大约2%,若银行的损失类贷款达到2%,银行一年的经营成果就要化为乌有,若贷款不良率达到15%,那么银行的一切开销都要靠储户来垫支了,虽然我们有庞大的国家财政作为后盾,虽然国有银行都有宏伟的上市计划,虽然这部分亏空最终完全可能由国家财政或股民来买单,但目前的情况是,储户已经把这部分钱垫上了。

那么,国有银行员工“买断工龄”,又要靠谁来拿钱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