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再次去吃西门鸡翅!叫了两个老同学,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也。

  我们去的时候,恰逢高峰期,除了桌上坐的,旁边还有“伺候”的,那架势比皇帝还威风!不幸的是,我们先得伺候别人。要说什么时候最饥饿,此时的最佳答案是:看着别人吃,还很香,还慢吞吞的。其中有西洋鬼子叁,正是我等“谋位”之对象。奈何侧目复侧目,他们泰山不动;室内喧哗嘈杂,此等异国绅士淑女竟安然毫不介怀,其入乡随俗素质不可等闲观。我们无可奈何,只好自个聊天,由于他们的中文水平肯定不错,我们用的是粤语,不断诅咒,而且满面笑容!后来一想,不对,难保这些人受的中文启蒙不是粤语,念及此,冷汗涔涔下。

  待我们成功登位,一如做上了龙椅的农民,再不顾天下百姓死活,一心想的是挨得多久就多久。果然我们吃了一个小时,对比于等的三十分钟,太短了。可见我们言行不一。素有才女之称的阿戴分析道:西门鸡翅为何盛名大大?其一,食客们看着别人吃的时候加重了饥饿感,进而饥不择食;其二,吃了烧烤的肉,要喝更多的饮料;其三,吃的时候被旁人行注目礼深感成就,身心愉悦;四,由于人多,大家觉得,服务态度差是可以原谅的,可以忽略不计。你说,能不香吗?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