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也是清明雨纷纷的时候,除了非典,还有并不愚人的愚人节。对观生来说,还有更重要的记忆碎片。

  少不更事,加之雄性激素作祟,观生用尽地下党的手法投了一封问路信。后来,后来的事情就是一错再错,错到不可收拾。直到今天他也没想清楚当时是怎么狠下了心的。

  当时他想去死。而且计划去了。当然没有得逞。

  后来风平浪静,他自己不提,别人不提,似乎真的没事了。然而他心虚,无法面对她,至少底气不足。他只有一个选择:逃避。

  他逃避成功,文理分班,然后是高考,这次彻底了结了。

  夜是容不得人的虚伪的,在夜里他能够很坦诚的忏悔。幸好他自出事以后就很能睡,失眠的日子寥寥可数。

  四年了,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足够释放,足够重生。

  偏偏是愚人节,偏偏是轮回。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