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4月22日

得知确切消息的那阵,我惊诧不已。天啊,王小峰竟然是政法大学86届的!这是今日去王府井参加“王小峰与老六扯谈会”的最大收获!

  知道有王小峰这个人一年了,那时候老有报道,说“带三个表”愚弄了西方媒体,特别记住了这个名字,这个三联记者,现在是三联生活周刊主笔。在网上混得越久,越觉得混网络的人都绕不开这个男人。后来还拿到全球中文博客第一的虚名,比老徐的牛逼多不知多少倍,那是文字的力量。后来就迷上了他的博客,上网习惯性到那块地走走,每次都能满足而下网。因为文字好看,精彩,道人所不能道,吐人体内污浊,博主又更新勤快,一天两三篇是常事,真的爽歪歪。他有一特点,就是爱骂留言的某些人傻逼,呵呵,所以我从不留言,还有深层次的原因:留言的真傻逼和假傻逼把话都说完了,我不好重复,浪费版面啊,那么长的文章加上那么长的留言,看着多累。还有,我只喜欢在那些没有人留言的文章上留言,正是开垦处女地也。文及其人,尝了一个好蛋,自然想要看看下蛋的究竟啥模样,何况他下了那么多好蛋。所以每个看他博客的人心中,早已先行勾勒了一个王小峰,我的王小峰是这样的形象:一副老流氓样,再加一副无辜样。

  近来姓王的实在拉风,现有王朔,清明又有王小波纪念,王小波哥哥王小山的文章也猛,我心中又有王小峰,不仅是祖宗葬得好那么简单咧。

 

  出门非常顺利,倒两次车,到德胜门,过安定门,就到了王府井,在灯市西口站下车,对面是赫赫有名的商务印书馆,涵芬书店就在它的大招牌下。扯谈会就在涵芬书店二楼举行。我小心翼翼的进门,惶恐的上楼,发现已经有不少读者了,抢了沙发又抢板凳。还有少数几个位子,我暗喜然后狂喜。此时是两点左右,还有半分小时小峰才来。

  我小心的观察四周,还是男的多,而且来得比较早,大都有座,多数是毛头青年,一两个白发,没有小孩。周围都是书,我就坐在书旁,随手拿起来看,是讲设计的,摄影的。前面书店主办方美女们张罗着现场。看上去大家都有点着急。

人开始多了,派出目光小分队巡逻,脂粉还不少,很多站着,哼,又不是和你家男人约会,迟到了就得站着呗。

  大约有两百人吧。主办方应该偷着乐了。

  我一不留神,两个男人就出现了。小峰和我想象中的一个样,小板寸,瘦削的脸。老六较小峰壮了点,长方脸,发疏少,嗓门大。老六原来叫张立宪,他作了开场白。然后两人就开始侃下去。详细内容没记住多少,话题不离博客,音乐,大学生,人生。笑声断断续续。

  一个小时后是互动环节,提的问题都比较有趣。看着别人提问,心痒,我就使劲打腹稿,怎么开始,怎么进入,怎么结束。却怎么也不完备。在最后关头,我拿到了话筒,手仍然是抖,依然拗口,终于还是让大家明白了怎么回事。我的提问和学校有关,他说常回学校来看了,因为那个校园歌手大赛,回来做评委。反正对自己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大家的傻笑就是明证。

  最后是签名售书,我为了得到签名,买了书。字不错。

  和偶像的亲密接触就这样结束鸟。我是很开心。

2007年04月06日

  发现这个词时,我兴奋得要感谢上帝,这个上帝可能是我自己。谁都会用顾影自怜,有几个用到顾影自雄呢?李敖!唯Proud Lee有这样的气魄,亦唯有它才能表达PL遗世独立的狷狂。虽然摆渡的结果是很多人用了,但我相信,那都是李敖大放光芒普及的结果。

  大多数时候,我认为个人性质的剥壳偏于自恋的爆露或顾影自怜。玩剥壳也有年把了,换过好几个窝,其中有几个月我不敢更新,因为事情多磨,事难尽意,落笔惊鬼神,自己都怕看,何况旁人呢?学商的就要处处方便顾客;不能娱乐大众也别糊弄大众,是不是?后来明白了,我等写剥壳不是为了娱乐看客,更休提教化征服等狂妄话,最简单的理由,那便是自娱自乐。这个多好?我不妨碍谁,谁也别想妨碍我;我与自己沆瀣一气也好,我与自己狼狈为雄也好,都是自愿的,成功成人不在话下。所以,我说,摒弃顾影自怜,光大顾影自雄!

  顾影自雄需要一些必要条件,比如——相信自己是对的,相信别人不是不错的,对自己实行伟大的独裁,对外实行不合作主义——其他有待补充。相信自己是对的好办,自有我的一套规则去应对。相信别人不是不错的,也容易,不停的鉴定,灌水还是水货,深究便知。对自己实行伟大的独裁,就是用铁的纪律维护自己的聪明才智。对外实行不合作主义,据我理解,就是先藐视你,然后试图证明你不值得藐视或不应该藐视,或者相反。当然这些操作难度是有的,做到一点两点耶就可以了,已经很了不起,无谓再强求。

  我努力的寻求证据,证明我可以宽恕我可以自乐。在寻求的过程中我得到了满足。有困难我和自己商量,然后再和别人商量;有喜事我自己乐个够,乐傻了再分享。所以我的反应速度慢了点,因此变得有些傻头傻脑的,熟悉我的人说我大智若愚,不熟悉我的人说我痴线。同时我也在证明傻人究竟可以得到多少傻福,尽管主观上我希望得到,客观上我还是被动的。这点我深深理解并消化最终成为一条线。

  鲁迅主张一个也不宽恕,我主张一个也不需要我宽恕,因为我没有时间去考虑,就不能做得比别人自己宽恕自己更好。因此我主张,我们自己宽恕自己。

  有感而想,无法不发,就算是东施效颦,我也认为自己瓢画得好。有样学样,无样自己撞,即是这个道理。

2007年04月02日

全世界网站数量已超过一个亿,各行各业争相上网,除了极少数例外,网店一般处於大把大把撒钱的阶段。只有色情业是例外,不仅生财有道,而且还开创了网路商务的新局面。

  一马当先,铺天盖地

  当大部分商家还不知道网路为何物时,色情业已经全身拥抱网际网路这个科技新浪潮。毫不夸张地说,网路的普及有色情业的一份功劳,而美国色情出版业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行业,1998年收入达41亿美元。

  1980年代初,录影机的出现导致色情电影业的崩溃,但快速的市场转移为它带来了另一个更加灿烂的春天。如今,网路的互动性更为它呈现出无限商机,浏览色情网站跟租借色情录影带相比,缺少的只是一份尴尬。

  色情网站乃网上电子商业主力军,根据Forrester研究所的数字,该行业的营收超过十亿美元,估计至少有叁万个站。一家经营良好的色情网站可赚净利30%至35%,年成长率20%左右。订户不足一千人的小站每天点阅大约在一万左右,月收入达3000美元;订户达六七万、日点阅上百万的大站每月可进账数百万美元。最大的两个站── WebPower.com和Sex.com,年营收都在一亿美元以上。

  几乎人人都曾光顾色情网站。像Sex.com这样的大站每天点阅可达到7000万至1.2亿,直逼雅虎等超级网站。

  色情网站客户分析

年龄: 18-25 11% 26-30 17% 31-35 19% 36-40 25% 41-45 15% 46-50 10% 51以上 3%
性别: 男:99% 女:1%
年收入(美元) 20000以下 7%    21000-30000 11%      31000-40000 13%
41000-50000 16% 51000-60000 21% 61000-70000 12% 71000以上 12%
上网地点 :公司 58%      学校 7%       住宅 33%       其他 2%
客户最多的国家 : 美国、日本、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

(资料来源:Tiarra Corp.客户调查)

  色情网站可分为两大类:收费站和免费站。收费站的收费范围很广,从每叁天3.95美元到每月85美元不等。订户的平均订阅周期为叁个月,即每个客户消费40-60美元。免费站属内容集大成者,靠横幅广告及赞助生存,一般每传送一个点阅用户可收2-5美分。

  黏人有术,欲罢不能

  许多人认为,色情网站的最大贡献是开创了电子商务的新技术。比如,根据横幅广告点阅率收费的推销法首见於色情网站;另外,网路安全付费系统、每秒叁十格的视讯会议、音讯直播(live streaming audio)等「高明」手法均由色情业首开先河。

  有人做了一项调查,发现上宽频的网友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拜访色情网站。

  色情网站为普通商务网站开路,它发明的种种做法已得到广泛使用。以下「发明」是否也能进入主流,目前还不得而知,但至少值得主流网站参考。

  网友的朝叁暮四、见异思迁是网站经营者的一大头痛事。色情网站的做法是大门小门、暗道机关一齐打开,但让人进得来出不去。当你想退出某个网站时,其他有关网页自动打开,有时甚至一下开五个色情网页,大有在红灯区被人包围、不破费不得脱身的感觉。 这种做法不乏骚扰用户的意味,主流网站若采用此招恐怕吓跑的顾客比招徕的还多。

  许多色情网站最大的资源是图片,但图片一旦出门,要保护其版权恐怕比登天还难。有些网站可谓独具匠心,先在免费网页上刊登「美人玉照」,但「关键部位」已被处理成模糊的「印象派」效果。用户若想探个究竟,对不起,必须递上信用卡才能看到大幅的「写实派」真迹。若怕「写实派」被人买走後转手倒卖,有些业者在图片上加上网站的「水印」(watermark),要比电视台的台标更显眼,有时甚至充斥整个画面。这虽然破坏观赏兴致,但却能有效地遏止盗版。

  色情网站的另一个特点就是非常团结,在草根阶层有United Adult Sites这样的网络,把很多小站联合起来,互相介绍生意,一荣俱荣。上任何一个色情网站,网页四周有大批网站广告,比一般的横幅大得多,似乎是本站内容的一部分。这种互助合作精神不仅使整个行业欣欣向荣,而且可以淘汰不守行规的业者。这比网路音乐界互相拆台的局面似乎更为健康而成熟?

  网友想吃豆腐,网站怎麽办?

  对於商务网站来说,成功而安全地处理大笔网上买卖乃後勤支援的重点。网店客户害怕输入信用卡号码後被人欺骗,网路商家也害怕寄出货物後信用卡遭到拒付。在这方面,色情网站的经验要比其他网站丰富。

  首先,色情网站若觉得自己的伺服器安全性能不足,或者跟信用卡公司打交道的经验不够,往往会把收钱的工作转交给一家网路收款公司。这些公司会接管商务网站的收款工作,并跟银行中心数据库相连。整个收款过程只需要15至20秒钟,标准收费是收款的10%至15%,要比信用卡的3%-4%手续费高得多。

  这些中介服务的作用是减少赖账。赖账是色情网站的头号大敌,色情网站客户的赖账率高达6%,一般来说,当一家商号的信用卡赖账率超过2.5%时,威士(Visa)或者万事达(MasterCard)会强迫银行停止跟该商号的信用卡业务。

  根据网路色情业少壮派人士Seth Warshavsky称,大部分赖账发生在男人遭到老婆质问开销时。老婆收到帐单後问:「咦?这是买甚麽东西?」老公一脸纯真无辜地答:「我不知道。听都没听说过。一定是信用卡公司弄错了。」於是一个电话让信用卡公司取消这笔收费。

  另一个赖账的源头是国外的假信用卡,尤其是来自日本的客户,不知是怕老婆的人特别多还是造假特别猖獗,使得许多色情网站索性切断出自日本的客源。

  费用可以赖掉,但该信用卡的号码却从此进入一张「黑名单」。人都有习性,一次赖账成功,下回就会心##。这些中介收款公司的秘密武器就是这张名单,它把每一个新客户进行对照,榜上有名便会吃闭门羹,由此赖账率可大大降低。

  洛杉矶地区的San Fernando Valley是美国色情业的心脏,当地的Charter Pacific Bank便是一家为该行业服务、具有中介人色彩的银行。信用卡部门经理Norma Khatib说,该银行46%的信用卡业务来自色情业,每月处理金额达1150万美元。她盛赞:「色情业是收集网路客户资讯最有经验的,当其他行业还不具资源或想法时,它们已经想出对付种种问题的新方法。」

  想开网上「亚当夏娃店」,谈何容易

  网路色情业给人的印象是进入市场没有障碍──无需大兴土木建造仓库,无需倚赖快递公司在节日前争分夺秒送货,总之,不需要投入两千万、等待数年、日夜祈祷有朝一日能得到华尔街的青睐。只要买一台扫描器(scanner)和几本杂志,最多就是装上Logitech QucikCam配上英特尔的Create & Share──那也只有一百美元,就可以开张迎客了。

  只要有人类的地方就不乏资源,再贴上一个「爱情俱乐部」(Club Love)的横幅,每一次有人点阅就可以赚几分钱。更美的是,「爱情俱乐部」还主动提供逆向连接,为你引荐客源。找几十家这样的合作者,每月的吃喝就不用愁了。

  根据统计,一个典型的小型色情网站,每月客流量1000人。收支如下(美金):网站设计费:2000元;购买内容:每月200元;代管费:每月75元;电子邮件广告:每200万个名字使用一次为300元,如果是有针对性的客户,每个名字使用费4美分;行政费用:每月200元;聊天室服务:每月299元。比较一下收入:横幅广告每月可收300-500元。

  这显然不像是摇钱树。跟所有行业一样,「大者恒大」是灵验的真理。有规模的网站不断更新内容,大量购买高级路由器,把顾客基数慢慢扩大,直到拥有好的口碑,生意才能稳固上升。在这些网站,订阅收入往往占90%以上的比例,其他如广告、产品销售等只占一个零头。

  超级色情大站业者Warshavsky说得好:「在任何行业,成功的关键是抢在别人前面,具有独家内容,占领发行管道,夺得顾客欢心。」

  他的网站启动费就达到350万美元,而且每个月需要25万的宣传推销费。他的资金来源於私人投资者,这些每人至少投入5万的创投人并不清楚这家叫做「网路娱乐集团」(IEG)的企业真面目,但能拿到20%-30%的年回报率,很多人也就心满意足了。

  但Warshavsky并不满足,他期盼高速成长率。他的心愿是将公司上市。但业界人士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首先,Nasdaq从政府条例的角度,会对它有诸多刁难;其次,权威的承销商不会为了多赚几个小钱而「玷污」自己的名声。

  重重肉弹应付重重阻碍

  当然,该领域的大部分创业者并没有IPO的美梦。他们所关心的是更为实际的问题,比如如何在现行法律的框架里发展壮大。

  首先,在许多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色情出版为非法产业,尽管色情业本身往往是地下经济的一支主力军。在美国,反对色情出版物的人士经常和某些政治势力结合在一起,试图通过立法来扫除这一「伤风败俗」的社会现象。但是,前几年美国立法机构针对网路色情资料的「禁令」被法院判为违反言论自由,未能全面执行。

  如今有一条不成文的共识,即只要不涉及未成年者,包括不向未成年者推销及色情图片中没有未成年者,一切似乎都没问题。从受众方面看,上网电脑可以安装某些过滤软体,将色情网站拒之门外。

  色情网站的无序竞争是该行业的内在致命点。尽管有些网站采取自我保护措施,但色情网站普遍没有版权意识,目前的状况是天下裸女一大抄,原先《花花公子》等内容供应商似乎不再有明显的优势。这跟其他类别的网路资讯并无二致。

  色情网站在宣传推销中普遍不具有职业道德,如在向搜索器发送的metatag中大量放入名人的名字,甚至不惜「张冠李戴」制造假的明星裸体照,以吸引网友。美国溜冰名将Nancy Kerrigan已多次控告色情网站借她的名字,她的律师表示,虽然每次都轻易能胜诉,但打网路官司非常得不偿失,通常得不到甚麽赔偿,只能让该网站停止使用原告的名字。

  最近佛罗里达出现的「女生宿舍直播」(Voyeur Dorm)案件,更说明网路色情业无孔不入。某网站业主到当地大学女生宿舍,提出支付她们的学费,代价是在她们宿舍里装满摄影机。这些女生非但不觉得不安,反而积极配合,倒是当地执法部门认为这已踩入娱乐业的界线,因此以业主没有娱乐业执照为理由加以取缔。

  这项创意可谓不乏新意。新奇的点子对於人人都可以开张营业的生意的确非常重要,但网路色情业面临的是整合压缩,以减少竞争的无序性。由於大站已占领市场,新人若要崛起,投入的资金和技术设备非一般个人所能承受。Babes4U的业主说:「淘金热已经结束,接下来是清除杂草,最後只会剩下大的玩家。」

  从一方面看,色情网站满足某种市场需求,缓冲了孤独男人向强暴犯的演变;从另一方面看,它对社会道德规范的影响也不可忽视。这些都不足为奇,真正出乎意料的是,网路色情业造就了一批女性创业者,并且促进了她们对电脑的掌握和利用。

  一般认为,传统的色情业在行为上是对女性的利用,在经济上是对女性的剥削,因为这些行业都控制在男性手里。如今有了网路,这些女性无需改行,便可以独立自主,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像Babes4U等许多色情网站均由女性创立,她们自己学电脑操作,自己当老板,把以前的面对面服务转变为付出较少的虚拟服务。

  从《红楼梦》中贾府传出春宫画到今天,科技已将原本偷偷摸摸、遮遮掩掩的「私事」发展为视觉「卡拉OK」,专业、业馀均可参加,自娱、赚钱甚麽目的都可以。宽频的普及将为色情网站带来柳暗花明又一村,但网上色情业的最终突破,将出现於「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技术成熟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