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这个词时,我兴奋得要感谢上帝,这个上帝可能是我自己。谁都会用顾影自怜,有几个用到顾影自雄呢?李敖!唯Proud Lee有这样的气魄,亦唯有它才能表达PL遗世独立的狷狂。虽然摆渡的结果是很多人用了,但我相信,那都是李敖大放光芒普及的结果。

  大多数时候,我认为个人性质的剥壳偏于自恋的爆露或顾影自怜。玩剥壳也有年把了,换过好几个窝,其中有几个月我不敢更新,因为事情多磨,事难尽意,落笔惊鬼神,自己都怕看,何况旁人呢?学商的就要处处方便顾客;不能娱乐大众也别糊弄大众,是不是?后来明白了,我等写剥壳不是为了娱乐看客,更休提教化征服等狂妄话,最简单的理由,那便是自娱自乐。这个多好?我不妨碍谁,谁也别想妨碍我;我与自己沆瀣一气也好,我与自己狼狈为雄也好,都是自愿的,成功成人不在话下。所以,我说,摒弃顾影自怜,光大顾影自雄!

  顾影自雄需要一些必要条件,比如——相信自己是对的,相信别人不是不错的,对自己实行伟大的独裁,对外实行不合作主义——其他有待补充。相信自己是对的好办,自有我的一套规则去应对。相信别人不是不错的,也容易,不停的鉴定,灌水还是水货,深究便知。对自己实行伟大的独裁,就是用铁的纪律维护自己的聪明才智。对外实行不合作主义,据我理解,就是先藐视你,然后试图证明你不值得藐视或不应该藐视,或者相反。当然这些操作难度是有的,做到一点两点耶就可以了,已经很了不起,无谓再强求。

  我努力的寻求证据,证明我可以宽恕我可以自乐。在寻求的过程中我得到了满足。有困难我和自己商量,然后再和别人商量;有喜事我自己乐个够,乐傻了再分享。所以我的反应速度慢了点,因此变得有些傻头傻脑的,熟悉我的人说我大智若愚,不熟悉我的人说我痴线。同时我也在证明傻人究竟可以得到多少傻福,尽管主观上我希望得到,客观上我还是被动的。这点我深深理解并消化最终成为一条线。

  鲁迅主张一个也不宽恕,我主张一个也不需要我宽恕,因为我没有时间去考虑,就不能做得比别人自己宽恕自己更好。因此我主张,我们自己宽恕自己。

  有感而想,无法不发,就算是东施效颦,我也认为自己瓢画得好。有样学样,无样自己撞,即是这个道理。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