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微风照面

依然是下午三点

依然是你踏踏的碎步

依然是你默默的发辫

你慢慢儿走,在我仍是快了.

柳树梢欲言又止

远云若即若离

喷泉浮起点点冲动

我为扬尘点一炷香

依然是不远的距离

依然是不浅的忧伤

你象航船淹没大海

隐入静静的街角

隐入眼睛的身后

能听见水滴落土的声音

听不见街角若丝的回声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