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11日

~~~虽然很多朋友说还是喜欢这个小舍,例如小凡.

但是花心的米还是忍不住喜新厌旧,

seven中毒了,索性还没有死掉

2005年04月02日

“梦做的太多,所以难过”,

                                                                 蛙,我也是。

2005年03月31日

 想和自己说说话,就这样。

谢谢胖子,谢谢猫猫,谢谢老妖,谢谢蛙。                                 

还有今天成功的文,祝福你,只是我们,好象真的没时间去实现那个诺言了:)    

2005年03月26日

              aex-%^!?>               ,,R?      w.her.e  u。          ** #             

2005年03月21日

还是公主,蛙说的,记住了,想她了:)

老了,跳不动了,改瑜珈。

誓当漂亮的老骨头一把。

安静下来。

给小鹉道歉,

你也得道歉。

过分。

比我说的还过分.

怎么搞的,人老了嘴巴反倒那么利。

和好和好,10年的老脸了哪有那么容易跑掉,回来回来。

让我再折腾一下,还等着你老婆以后报复我呢,呵呵。

公开道歉了哦,

给你台阶下快给我留言笑一笑:P

2005年03月16日

公主。

2005年03月14日

3.14.

3.13。2005。

听说樱花又开了……

再没听说谁回去过……

2005年03月12日

2005年03月11日

我有一个梦想,睡在地上。
从小就想。
第2次搬新家的时候爸爸让我自己挑家具,
我说我要睡在地上。
却在三天后咯吱的蹦上那张红色小床,
吧唧吧唧的欢喜了半天。


有个爱吃零食的女人,
每次打电话给我的时候都在呱嚓呱嚓的咀嚼食物,
她喜欢硬东西,各类坚果以及豆子,
晚上还磨牙齿,这是我童年的噩梦之一,
在一个孩子对母亲和鬼的概念还很模糊的时候。
我坚信她的牙齿和她的声带一样发育不良。
因为她有时说话。
这常常让我做贼心虚的把所有坏事叽里咕噜的全盘交代。
然后她开始清理嗓子。
非常可怕。
这样一个女人,被周围所有的人赞为贤惠温柔
我是唯一知道真相的小俘虏,隔着媚笑看到獠牙。
一个寒战

她是我老妈,惨吧,可我爱她。

忆起上形体课的片段,恶毒的老师拔我的脚踝:再上一点,手跟上。
痛得要命却笑得要死。然后轻托后膝盖窝:角度角度……
终于笑趴在地上。
老师的右眼角有新鲜的眼屎。

幼时吃饭的时候妈妈在汤里放了一勺雪白的猪油,
原因至今不明。
有双筷子在里面捞了好久,直至油完全融化。
他尴尬的说:我以为是块豆腐。
那是我爸爸

上课没带书很无聊开始欺负同桌,后被科任老师点名,班主任来人。
我们并排站了起来。
科任老师长的很丑,有口臭还爱喷射水弹
他说:这两个。
我的脸星星点点泛着凉意,怕长藓,想擦,又不敢擦,
很矛盾,然后开始笑。
班主任一向很疼我,指着乔:你到底找XX说什么!·#%…*…*
我快笑喷,后排男生搓我的背:嘿,坚强点,别哭……

又长了一颗豆豆,没来得及编号
它们很团结,长得很象靠得很近,我很快就忘了哪颗已经记录在了黑名单。

结尾了,实在是太饿了,听说以后有人要我食物的柜子,不锈钢的。
我有两条路,一条学开锁,
另一条,
抓紧现在,

2005年03月10日

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窝居在软软的床塌上写字。
因为陌生的气味,这个曾经的房子。
洗干净的窗帘揉着淡淡的嫩嫩的黄,点点的风就可以轻扬。
玻璃上残留擦拭的痕迹,就是这样,才安心。
让我相信是我触过。

所有的物品,都一丝不苟的清理,
用平日积攒的棉布或印有柔软图案的毛巾一层一层的铺盖,
右手扶平,顿时温暖。

喜欢格子的布,床前的小木柜子上是前年在小店淘来的深色格子方巾,
有旧旧的味道,衬上古蓝的格子床单。
刚刚好。

故说喜欢格子的女子敏感,
执戴银镯的女子缺乏安全感。
在袖口抹点点的绿茶香
而然的,两样也就都收下了。

突然想要照顾一株生命在窗台,不要太高,要绿,单薄点好。

买了菊花泡茶。
还是喜欢在这样的春或是那样的秋换上呆呆寄来的大大的,大的要命的,
T恤。身体躲在里面空荡荡的游走,很,很想依靠。
喜欢大衣服在家里,纯棉的质地,越大越好,蜷坐着的时候膝盖亦可以一齐缩进去。

隐约渗透去年狠狠跑步的味道。

收到以前的人寄来所需的物品,
看到他或她用曾以相赠的心意充当泡末棉块包裹主角。
无奈,
如此的人,定是要耗尽余生去学习如何珍惜

在床头与书夹的间隙钉上自己做的简易相框,黑色的底,里面是个苍白弯腰的女人,
隐隐灰蓝的调子,刚刚好现出一饶黑边,站在白色的墙。很好看。

开始渴望夏天,白色的球鞋,七月,或是八月。
生命中的等待如同蔷薇般的流淌。
一泄永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