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届中国新闻奖揭晓,我逐个点看了一下,报刊类、广播电视类、新闻论文类……但仍然没有发现“网络类”。在我的收藏夹里,还放着一条不舍得删除的旧闻,称中国记协正计划将网络新闻,放进2003年“年度新闻最高奖的评奖系列”——不是小道消息,是新华网“2002年12月12日电”。

  咋不舍得删除呢?因为它所传递的信号不言而喻。我猜想,在这之后一定又有过一次专门的会议,主办者打算撤消曾经告诉记者的那个决定。但他们似乎没把这个撤消再告诉记者,此后我未能看到任何追踪报道。

  其实即便不撤消,大概也得首先解决一个明显的悖论。

  都知道记协虽然也叫个“协”,但这协不等于中华月季花协会、老干部钓鱼协会的“协”。它承认网络新闻的候选资格,就等于承认网络新闻本身。接下来的推论顺理成章:承认网络新闻,就等于承认为网络新闻进行的采访活动。但问题是此时,国内的新闻网站还没有取得第一个记者证。很显然,新闻总署不发记者证,就等于没有在法律上承认网络记者,或者承认他所产生的新闻业务。

  2005年7月,中国社科院公布“互联网调查报告”。其中有数据证实,网络新闻的重要性,可能超过了我们此前的直觉和预想。在全部的网上行为中,网民使用最多的服务就是网络新闻(65.9%),而在美英等西方国家,90%以上的网民把发送email作为首要的上网活动。网络新闻,已经成为中国网民上网的明显特色。别忘了中国的网民数量,最新报告显示已经超过了1个亿。

  陈彤回答网友提问时说,采访权目前对大多数网站不重要,原因采访是需要很大的成本。我认为这不是事实,或者说,如果是事实很叫人哭笑不得。不过有一点新浪可以放心,假如以它为旗手的web1.0真的就要过去,在2.0到来之前,他们没有机会再为获得采访权而觉得浪费。

  对于采访权的限制,似乎并没有专文解释不适用于官方网媒。但显然对于新华网与人民网并不构成现实障碍。也许这样是被默许的:利用通讯社或者同系的传统媒体共享采编资源。千龙网和东方网,是介于官方网媒与商业网媒之间的一个妥协形式。相比搜狐和中国江苏网,它们的第三种特点充分反映了足够的圆通和急智。

  2004年中国换发新式记者证,但网络记者仍然未能被纳入序列。但我不相信,主管部门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讨论过。一定有一个充分理由使他们断定,给例如林木女士发一个记者证是不合适的。我们就这么玩下去吧。默许未必是一个成熟的模式,但可能是最现实的一个模式。

  我的学生中,有两届的专业是所谓“网络新闻”。从这个出发的推论,又是一连串有意思的结果。即将跟刘韧合作的新书“教程”中,我不知道是否还需要有“采访”这一个专章。

  网络新闻的主流化,必然会带来中国新闻奖的边缘化。它不承认它,就等于它也不被它承认——虽然它们都不需要单独发表一个这样的声明。但这也许早已经就是常识,我们可以也都点看和学习一下获奖作品:反正15届新闻奖开奖的消息,可以在差不多所有的新闻网站上看到。


9条评论

  1. 妈的,能不能这么搞文言文?显得自己很有文才?

  2. 呵呵

    不是搞IT的就别研究IT,会“受伤”的

  3. zha照你的意思,李银河研究同性恋不是伤痕累累吗?

  4. 中国的大背景决定了网络新闻的道路。

    没有采访权,并不代表网络新闻没有出路。

    实际上,通过对传媒稿件的加工、分类,网络媒体其实已经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前一段时间,南京政府出台规定,对新闻媒体批评给出一些管理规范。

    对于这个消息,网络媒体很难评论,或者加工,但是什么都不用说,只需要把这个消息放在新闻中心头条或者很高的位置就达到了效果……

    表整天幻想什么采访权,那个东西很危险,很难把握。

  5. 虽然中文blog不是从2002年开端的,但是无疑2002年是里程碑式的一年,在这一年,中文blog在浑浑沌沌中摸索前进,争论不多,讨论不少,比和谐社会的定义提前三年实现。大多数中国blogger还是在blogspot提供的服务上,建立自己的blog,年末blogcn和blogbus提供了blog托管服务。

  6. KESO摘这篇东西,至少说明一点,KESO看得懂这篇东西,而在这篇东西的回帖中好象有几个表示看不懂,其实我看着也挺费劲的。

    仔细想了想,看了看,发现作者是教师,专教新闻写作,这和KESO干的是一类的事,所以KESO能看懂,还有就是思考的角度一致,所以摘了。

    我看这篇东西,也觉得没有不认识的事,单词也都熟悉,但还是两眼茫茫,后来想通了,的确是思考角度不同,在我的思考角度下,这些单词的组合=糊涂。

    我用网络语言来说说,看看是不是理解了?

    有一个大论坛,这个论坛很大:

    1.只允许版主发新帖,其它人只能用匿名的身份发贴

    2.而且版主时常删帖;

    3.版主为了扩大影响,还发展了几个版付,可以转转帖

    现在的问题是:匿名的人想转帖,而且想名正言顺地转帖?

    我理解得有错嘛?

  7. 网络主要是网站的性质无法得到一致的界定可能是主要原因。根据今年3月1日实施的《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规定,获得记者证的一定是新闻机构的新闻采编人员,事实上,许多时尚类期刊、家居生活类期刊等等也不在颁发记者证的范围。而且在这个《办法》中,有关新闻机构的界定和认定,并没有涵盖网站。仅仅从有“法”可依的角度来看,网站的记者证发放将在短期内仍然处在被禁止的状态。

    但我们知道,记者证只是新闻管理机构的一种资格认证,并不必然和网站的采访权产生冲突。事实上,只要愿意采访或者采访对象愿意接受采访,证不证的实在构不成障碍。在中国的新闻领域中,管制是很严厉的,但同时也存在好多故意模糊的地方,也就是法规的灰色地带。按照《管理办法》,记者站只能有5名记者,也就是说最多只能发5张记者证。可是事实上时怎样的呢?仅在珠三角这块,哪个记者站不是泱泱十几人甚至几十人的规模?记者站的采访,甚至广告发行(法规名令禁止的)等经营活动还不是照旧进行?

    因此,即使暂时的《管理办法》没有将网站列入新闻机构的范畴,但这个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因为这个办法的档次仅仅属于“规章”的层次,可以随时修改的。问题出在哪里?这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主管部门对于网站的性质的界定和甄别。怎样鉴定一个网站究竟是不是新闻机构,这是必须要进行的工作;再一个取决于审批机构对网站的监管程度和监管信心。目前的各种迹象表明,网管的力度在逐步强化,但是远远没有达到对传统媒体那样严密的管制程度,因此,管理机构会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总而言之,少磊所言的悖论确实存在,但我不觉得是对网站特别是新闻性网站的发展障碍,说到底,网站的盈利模式和传统媒体并不一样。第二,有一些事实上的突破会游走在政策的边缘。比如网站始终在践行新闻发布的权利。我们知道,新闻的定义有三类:一是事实,二是信息,三是发布。网站事实上的作为丝毫没受到“新闻采访权”的限制。再比如新闻教育这一块,网络新闻专业的设置等等。

    补充一点:网站,特别是那些以新闻性网站自居的,也没有把争取采访权作为主要目标,对于它们来说,目前这样的灰色状态或许更有利益。

  8. 看了王少磊blog中的几乎所有文章,再结合看了较长时间keso的文章。

    有一点瞎想:

    如果把IT看作是完整的学术,那么:

    1.keso是教理科的,王少磊是教文科的,现在的搭配个人感觉不错

    2.以后继续发展下去,实际上文理科下面还可以分很多专业,毕竟keso谈的不是纯技术的,王少磊也只是结合社会认识多一点。他们以后可以升为系主任了,毕竟工龄在那呢,咱也要讲个论资排辈,不是吗?

    3.刘韧呢 第一代donews学院院长不会有问题吧

    4.本人嘛,一直甘当学生。挺好。

  9. 看了王少磊blog中的几乎所有文章,再结合看了较长时间keso的文章。

    有一点瞎想:

    如果把IT看作是完整的学术,那么:

    1.keso是教理科的,王少磊是教文科的,现在的搭配个人感觉不错

    2.以后继续发展下去,实际上文理科下面还可以分很多专业,毕竟keso谈的不是纯技术的,王少磊也只是结合社会认识多一点。他们以后可以升为系主任了,毕竟工龄在那呢,咱也要讲个论资排辈,不是吗?

    3.刘韧呢 第一代donews学院院长不会有问题吧

    4.本人嘛,一直甘当学生。挺好。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