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前后的文学作品,一多半不能再看了。就算你是 大林 言必称希腊,可要非说《金光大道》好看——那就是不诚实了。高大全是神仙,刘文彩周扒皮都算妖怪:总之都不是人,比金庸见面就打的侠客还靠不住。

但那会儿的音乐都还可听。算及刀郎,有多少人翻唱过红太阳什么的?从李玲玉到崔健、刘欢都还不错。就是扬子荣咏叹调、阿庆嫂的脱口秀,啥时候听也都是好东西。要不是李玉合老浓眉大眼地亮相,或者野狼嚎总贼眉鼠眼地做坏人状,革命现代京戏都能一看再看。

刚开始纳闷,后来明白了:现代京戏的音乐元素是传统京戏,而革命歌曲多是民歌换词儿啊。比方说,《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吧,那旋律实在是太美了,连带过门儿和前奏都婉转动人。但其实是两首现成的陕北民歌,由采风的“文艺工作者”捏合改编的(前奏过门的确是他们的功劳)。知道为什么那样深情悲怆了吧?当初都是黄土高原上,汉子想婆姨的声调口气。

情歌的诉求力量是非常的,知道《东方红》改编之前是啥吗?叫《骑白马调》,歌词原先是这样的:

骑白马,跑沙滩, 你没有婆姨我没有汉,咱们两个好比一个嘟嘟蒜,谁也离不开伴。

但也有资料说是这个《白马调》(或者竟是一个?)——《你叫妹妹不放心》,我试着用现在的旋律一唱,还勉强行:

兰格茵茵的天,飘来一疙瘩云,刮风下雨响雷声,三哥哥今要出远门,呼儿嗨哟,你叫妹妹不放心……

到抗战的时候,改了,但还不是东方红,七大还没开,陕北也还没有“中心化”的大氛围:

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打日本就顾不上……

请注意,“当兵吃粮”这句话。

我们小学课本上说的,是李有源的版本。善于合理想像记者说,李有源同志清早起来,站在崇山峻岭上先心潮澎湃接着出口成章。但作曲家马可和刘炽都不以为然,真正的作者,据说是边区师范学校的老师李锦旗,创作动机是“大好的革命形势”。

真正大规模的专业表演,肯定是在“……是我们的指导思想”之后,并且公木等专业作家也加入了创作,后头“爱人民、像太阳”都是这时候加的。建国后的合唱曲,则又经过贺绿汀、李涣之的改编。到1964年,到以“东方红”命名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这距离“一个嘟嘟蒜”已经很远了。

最新的版本却是这样的:

(歌唱)东方就一个红,太阳就一个升,咱们中国出了一个毛 泽 东……

为什么加上“一个”它就变成“时代金曲”了呢?而且用刀郎的哑嗓门“诠释”、或者用阿宝的“气死帕瓦罗蒂”诠释,就能跟梁静茹一拼高低呢?这肯定是有学问的,而且跟咱要研究的传播学和受众有关。

阿宝过去是“不吃商品粮”的流浪歌手,现在,听说,终于跟唱片公司签约了——虽然他还身穿山羊皮袄、头扎白羊肚手巾。


4条评论

  1. 那天中央台的一个什么节目,让阿宝穿了个西装出场,汗死我了

  2. 牛比,绝对牛比!!

  3. 整这么多老料,属于不易之列,顶

  4. 写了一大堆,居然没帖上来,晕倒!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