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31日

还是先前说的那个专题片,已经做成的50集该有我10来集吧。央视10套已经播出了首轮,据说马上地方电视台要重播。

有铁腕的总撰对稿本“润色”,我不大确定成品是否还是自己的东西(他喜欢比较宏大庄严的叙述)。

但不管怎样,信息量和文献性都还是有的。我认为值得一看,有钱的也值得一买。

元月就要出来的丛书一套5本,跟光盘、纪念邮票和金币同时发行。在这里,算是替制片人朋友吆喝一下吧——

2005年12月28日

昨天同学婚礼,去早了点,就转到湖南路逛书店。再看看,是否有遍求未得的启功诗集。一直觉得,相比建国后一火车的“老干部体”,启先生的顺口溜简直别开生面。学校图书馆可借到陈垣题签的“启功丛稿”,并且其中也确有“韵语”分册,但遗憾的是,收录止于上世纪80年代。

书脊上到处是熟悉的题字,但还是找不到完整的诗集。诗歌本来就衰落,喜欢古体的想必更少了。不过纳闷的是,书商固然要考虑市场,北师大既沾人“效应”已久,身后总该做一点事情吧。又或许是书店的进货考虑?

启功的传记不少,这倒是出版社的常规做法。例如自钱锺书父女殒谢以来,这类东西不管稂莠,一直到现在还赶趟儿地出着。踱到“可一画廊”不到5点,于是拣本自称弟子的评传,索性坐下来翻了翻。

顺口溜还是鲜活有趣,书画也依然柔媚秀拔。但这一“翻”,却突然对大师降低了敬意。因为无意中,看到一副条屏据说写在高龄:手陡眼花,字系铅笔在画格内勾勒在先,再经墨笔仔细描就的。说真的,那对子实在热闹无味得很。

凡在文艺界混饭的,给商家凑趣也罢了;甚至饭碗在彼,为人粉饰帮闲也偶尔难免。钱锺书的文革表现被人非议,但那是特殊环境里的生存策略,《围城》里何尝少了机锋与暗语。我们不能站在今天的安全里,指摘别人没去引颈就刀鲁莽送命。何况文人就是文人,孙中山虽然也写字出书,但他是职业革命家。

反过来,文人若一生乖巧从无批判,是否也缺一点东西呢?其实真要有人躲起来,自己弄金石弄训诂也还罢了,但又偏要凑趣热闹——这又是何苦呢。

山水佳处常有康乾御笔。那字虽然端庄美丽,但人说富贵有余“瘦冷”不足。但我想,不管怎样帝王气象杀人如麻,境界和胸怀自然是都有的。而文人无非书斋眼界,蝇头蜗角里再没点奇气傲骨,一下子就“低”了许多。

很庆幸自己不是文人。教书,教的都是别人的思想。不过搞副业就不免要写点东西,写点东西,就不免在大众媒介上“传播”。所以给自己立道规矩、找个楷模还是有必要的。要知道我们很容易,就变成在媒体与生活中截然相左的二皮脸。这二皮脸,我觉得比一辈子的乖巧粉饰还可恶。

文人,我喜欢阿城、陈丹青、王朔那样的独立稳健。一方面,把自己的世俗生活经营得好好的;另外一方面,也以文人的身份与文艺的技巧,说自己的话表达自己的思想。不能说的,不说,但决不违心说。

2005年要过去了,都在总结展望。就模仿启功先生顺口一溜,放在博客里,可算是我的岁末抒怀吧——总归,不行就懒一点,别说着说着就忘了人话。

箧中惨淡人萧索,豪气近年已折磨。新书一堆懒翻取,旧稿半卷长摩挲; 
肩头难耐帕斯卡,脚下恨乏力比多。漫言网络是虚幻,此生何处不web! 

2005年12月25日


15年前,我在一所中专学校上学。因为名字奇怪,很多人不知道是干吗的。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但我现在仍然记得,骨干课程是马恩列斯和青年管理。其时西风渐浓,几个男女同学也摆了茶缸饭盒,过圣诞。

不期一哥们挺身而出,说圣诞是资本主义的,我等将来既然要管理青年,己不正又焉能正人?我本来对洋节就觉索然,凑趣,也无非是因为美女在座。但一听这话勃然大怒:你丫出新年板报,知道西历与基督生年的说法么?

现在,是不会再有这个争论。情人、光棍儿、妈、爹都跟西方过了。报纸电视虽然贵为喉舌,也没有把关人再说阶级主义。我自己当然早不管理青年,但除了中秋有点感觉,其他中外节日一总没有概念。倒是女儿吵闹时虚应一下故事,并不当真。

但昨天是认真的。平安夜吧,把一个朋友,从军区总院的病房里薅出来了。我们在仙林东区的“阿尔卑斯”,不提圣诞节也不提病,就这么说啊笑啊的,希望能给凶险乏味的人生多一点亮色。

短信很多只顾得回了一条(其他的,在此一并作揖了)。那姐们儿说:夜里会有人从烟囱爬进我家,要记得扁丫的一砖头,然后礼物就来了——因为呵呵他是圣诞老人。我回复说:如果有谁打烟囱里进来,我肯定把丫扁死——因为从那里进来的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找我太太的。

2005年12月23日

屋后的小山叫仙鹤,直线距离大概不超过100米。而峰顶的小亭子也似伸手可触。

因为反常的生物钟,干活差不多都在早上。然后就是洗澡、吃饭,等到出来散步应该已经是9点多钟了。这是山道的开始,有时候能碰到遛鸟的老爷子。

早上9点半左右,西天居然还有一个浅浅的月影。

远处两个山包之间,就是这个校区的北区,下学期我有课在那里

从仙鹤山远眺紫金山。

山石多有国画意。

2005年12月22日


这两天都在说百度排名,我不大关心江湖,却突然想着搜索一下贱号。这不快过年了嘛,各地都在评先进。

Google认为,我在一大堆重名中最牛逼。因此第一个搜索页里,只有两个“王少磊”跟我无关。那俩新闻说的是前国安队的啥脚,因为打入“甲A最神秘进球”,曾被西班牙国的瓦伦西亚教练相中。

很显然,这位仁兄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在百度的第一个搜索页里,他就被教练多相中了一次。新浪爱问最不够意思,在同样的位置只有斗牛士,和天极的两个文章系出拙笔——它更大的谬误是让我失去了头条。这点雅虎就做得不错,当它不愿意惹河南人的时候(国安球员在洛阳长大),它坚持了起码的职业良心:虽然我和球员平分了第一个搜索页,但前四条都是老师。

中搜的“网页搜索”无法显示,因此,就算它在“新闻搜索”里把我放了头条,我也决定不原谅它。搜狗在这个问题上比较骑墙,教师和球员花插着谁也不得罪。

相比而言,其他的王少磊都没有竞争力。这其中龙发公司的设计师要好一些,通过搜索引擎,我知道他曾在鲁迅美术学院求学;此外就是湖南诗人王少磊:再过几天老人家就65了,不仅以“南岳松”的笔名发表作品,还做过《中国歌谣集成湖南卷》的责任编辑。我们叫王少磊的还有当干部的,比如平顶山市公路管理局第二工程处的处长;此外山东一个王少磊在求职,并且注明薪金要求可以面议;河北的王少磊高考成绩不错,他进入了2004年招生提前批录取的名单。

通过搜索发现,原来,自己在至少12个网站“更新”博客,孔乙己的经典照已经传遍五湖四海。在另外一些网站我属于Blog名人,有时候划归新闻、有时候划归教育,还有的比较能满足我的虚荣,划给了“逸风学士”。

我还找到了一个网站,它“热门日志”的标题我都有点想看:

• 偷拍体操MM,忍住你的鼻血!

• 可怕的色情AV…..[视频]。。。。。未成年…

• 【视频】台湾地下色情揭露

• 偷拍美女被发现后……她竟然……

• 【视频】韩国被禁诱惑级MTV河佑善《Questi…

• 电梯里的MM要穿好紧身内裤哦,否则

• 【视频】空姐的特殊服务

• 我的超级漂亮女同事 拒绝过亿万富翁的求婚

• 【视频】揭露香港女星出名的艳色内幕

• 江西十大美女(多图)

• 【视频】韩国MM边跳边脱最后~~~

• 绝色美少妇

• 台湾的少妇味道就是不一样

• 我女朋友的艺术照~!足足用了两个星期

• 越南第一超级美女 不漂亮你拿刀砍我

热门日志紧挨着,就该着我们这些“名人”了。虽然耻居木子美之后,但也羞在吴小莉之前,按排名看水平大致介于牛角尖和刘书之间。我没什么好抱怨的, 刘韧 还在张靓颖的后头呢。胜总虽然牛逼,但一个叫“美腿博客”的,也骑在他头上。自称乱窜的 郝培强 倒不用伤心,虽然顶头骑着木木舞女,但韩寒跟徐静蕾都坐在后面。

结论:优选标准是人定的,执行标准的也是人。之所以不想再去报社,就是因为在那个标准下——排在前头的对排在后头的有发言权。经常有问为什么不参加某某大赛,我回说是因为我看了评委的名单。

2005年12月21日

以前对二毛子印象不好,主要原因是妒嫉:你想兄弟先在生产队的牲口屋里启蒙,然后展转中专毕业自学成残,人却搁资本主义那边,吃着面包花着绿纸——我咽不了这口气。

但是 杜可名 ,以及她经过我的 博客 ,才重新联系上的同学 玄伟剑 ,却在大洋彼岸放着好日子不过,给贵州的孩子张罗捐助。我早知道他们这个 计划 ,不过一直没有掏过一分钱寄过半本书。理由是,关于助贫和 捐助 ,我另外有套逻辑和做法。

直到我看到这些短片。我承认我被刺痛了,很深的那种。因此很高兴能在我自己的业务范畴,也为PLP掏点力气活儿。

让我给解说词“润色”,是抬举我。原来李裕荣同学的也不错,但很像是看图说话——固然有原生态和毛糙感,但到底也有一点拉杂模糊。既蒙信任,就不揣浅陋大胆改写了吧。不过我怀疑视频是照相机拍的,也不可能有非线的后期,只好按照时间顺序捋顺捋顺。

有钱买道“什么极”的贺岁恶心,还不如给那些孩子,他们用苗语唱的赞美诗让我眼睛潮湿——

MOV是短片的编号(对应视频)。

MOV001

这是一个典型的苗族村寨,全村一共有66户人家。假如不是亲眼看到,习惯于城市生活的我们,很难想像中国还有水、电、路都不通的地方。

这条勉强能算上“路”的山道,他们每天不知道要往返多少回。赶到天晴的日子,胆大的吉普车也能开到半山腰。但接下来想走进村子,还需要在崎岖的山路上挣扎半个钟头。我们就把战旗车停在了这里。

村对面的山上就有股清泉。有时候,他们真想能插上翅膀飞过去,不是为了观赏风景,而是为了挑两桶水,来准备一日的三餐。我们忍住没有问洗澡的事情。在上岛喝惯了咖啡的城里人,可能永远也不会理解这一切。

村长罗明兴苦闷地抽着烟卷。他在想些什么呢?今天晚上去哪里借煤油点灯,还是招待客人的米仍没有着落呢?

MOV002

玉米就种在陡峭的山坡上。现在是收获的季节了。苗族妇女们粗朴的快乐,连最贫乏的生活也不能抹杀。

镜头捕捉了孩子们的好奇,他们眼睛里的光亮,能一直照到心底,能融化我们,在城市里日益麻木的冰冷和坚硬。

等我再转过身来的时候,取景框里已然不见了背篓和头巾,大山已把她们隐藏了。

MOV003

这个深坑,就是全村的储水缸。靠着老天爷的恩赐,每年都有一个短暂的放松。因为在那段日子里,他们不用再翻山越岭去挑水了。

苗族妇女很爱干净,他们把洗好的衣服,很爱惜地晾晒在灌木上。

我简陋的设备,不能给那个破房子来个清晰的特写。不过镜头抓拍了一个苗族老汉,不知道,他背着那袋玉米走了多少山路。

MOV004

这就是他们的房子。带路的村长,还专门往挂着辣椒的墙角看了看。苗族同胞的狗很少能见到生人,村长因此叮嘱我小心。

MOV005

这样的水在城里,用来洗鞋子大概也会踌躇。检测水质的大胡子是法国人,而向导们在商量怎么修水井。村寨从来没有迎接过这么多的客人。

MOV006

天要黑了,向导们建议去看看对面山上的水源。下到半山,又看见了我们的战旗车,没有它,我们到这里要多走三天三夜。但是今晚,它要停在群山环抱的“车库”里了。我们没有负重的双腿已经在战栗,可收玉米棒子的苗族兄弟却还在劳碌奔忙。

MOV007

背玉米的苗族弟兄渐行渐远,向导也把我们撇下了一大截。水源还没到,回头望望他们的村庄,不敢想返程。

MOV008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苗语的赞美诗。更多害羞的孩子,躲在树上、山上,还有的藏到我背后以躲避镜头。

“我们欢迎,我们欢迎,你们平安来到了,感谢上帝矣,你们平安来到了,歌颂圣山,你们平安来到了,我们欢迎–你,欢迎哦,我们欢迎,你们平安来到了,你们平安来到了。你们为了帮助我们,盼望我们在主的路上有长进,我们欢迎主的弟兄姊妹平安来到了。”

村长的致辞,是我听到的最简单和动人的。

MOV009

这个情景,仿佛让我又回到了几年前的老家。虽然,我听不懂她们在说些什么。

MOV010

据说苗族姐妹是最讲情义的。离别的歌唱得人柔肠三折。可惜照相机真不争气,否则,真该让她们唱三天三夜。

2005年12月20日

如前所述, 大林 是毛委员的好学生,但从照片看,实在太像蒋委员长那边的。头回看丫博客,第一反映是要逮住灭了,文字半文半白也罢了,怎么瞅口气怎么是顾阿桃一个队的。

我以前就不相信“文如其人”,认识到大林以后,更不相信了。我承认,不喜欢他的阅读和写作趣味,但我喜欢这哥们古道热肠——搁现在很难见到的粗朴天真、以及总是饱满旺盛的积极。

我们在skype上讨论四卷雄文,也说房中八术,像任何别的朋友那样。然后他突然消失了,听说做了个网站 搜比狗 。我点开看了下,是帮助买东西的那种,服务周到从口红到尿片都有。没几天又出来一个叫“ 都要 ”,其他先不说,名字都起得不错——比他所有艰涩的电信论文有创意。

我不懂大林急促的山东话,听 徐新事 说,“ 都要 ”是“全球首家网址分享提供商”。我兄弟弄了“全球第一”,真高兴,我得赶快让徐助理教我咋用。

我希望大林成功,源于一个很自私的想法。他不是那种大尾巴狼,所以一旦发了,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要求——他为我的全部腐败买单。到时候,我们买香油都是吃一碗泼一碗,并且这里预先声明,凡是愿意容忍我谈理想的文学女青年,我让大林每人发一百美元撕着玩儿。

因为我比大林还难看,就不弄 刘韧 那种偷拍机广告了。我若也对着镜头含情脉脉,很可能别人会误解我胃疼。但口号还是要吆喝几声的,我当过兼职的播音员,“午夜情感直播”类的:

搜索,我只用搜比狗,还有,你们大伙儿都要“都要”。





2005年12月18日

  上周的课上,再次说到大众传媒与政治,说到新闻与宣传什么什么的。答应几个同学,把先前写的这个东西贴一遍——

  “小八路”,奶奶照例把她的陈年旧事作第N次阐述:“唉,你大伯差点儿干了小八路”。

根据我的推算,奶奶的所谓“小八路”,实际上应该是解放军里的“红小鬼”,我军在不同时期的不同称谓,老百姓有时候分不甚清,只笼统知道,山丹丹花开红艳艳,是咱们的队伍来到了。

但是先说明一下啊,奶奶是个准地主婆,由于其阶级立场,思想观点都相对落后。对于其中的个别荒谬言论读者不可不明鉴。

她说:

那一年,解放战争已近尾声,八路军,在我皖西北的家乡小村——王楼扎下来了。虽然说有捆麦草摘门板的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可人家别着盒子枪,你敢叫人往外头撵?我们家宽敞,自然也住了好几个,其中一个军官模样的,整天价趴在堂屋的方桌上写字,而他的勤务兵,居然是个十来岁的小八路!

虽然也听说八路不拉丁,但拉人推粮车还是会的。我不信你们书上说的,几百万民工争先恐后自愿支援淮海战役——至少你爷爷是被半强迫半收买地到州城去抬的担架。当然奶奶我最担心的还是上小学的伯父会“扛上七斤半”,“热肚皮撞上冷枪子儿—— 这事儿谁敢打保票呀?”

八路刚进庄时,我甚至想把你大伯藏到东屋的磨道里。

但是这儿就有一个“小八路”!跟你伯父年龄差不多的“小八路”!他是自愿来当兵的吗?他会挨打吗?他还有爹娘吗?他想家吗?

“八路”带干粮,也是乌黑的窝窝头,他们间或从村子里买些子秫秫和玉米面,借老乡的地锅烧点儿吃食。他们有时在午后的太阳地里自个儿补补衣裳。生活真是清苦,但看上去,他们是一群快乐的人,不像是随时要面对炮火和枪子儿的兵士。

“打老蒋,干革命呗”!小八路给首长端茶送水,出来进去总是笑盈盈的,一路小跑地唱着小曲儿。没事时,小八路就用粉笔在院里的大槐树上画几个圆圈圈,一面哼着小曲儿,一面嘴里“吧勾吧勾”的练习射击。

“一样啃窝窝头……但是他们好像……好像比我们活得带劲儿”。有一回,小八路还跟伯父一同赶了趟集,回来后伯父就嚷着要去当兵。

打老蒋打老蒋,伯父不停地嚷嚷。

你大伯知道啥叫个老蒋?国民党收税,共产党开会。一开会人就来精神,再苦再累人都能唱得出来。

毛主席的女人就叫杨开会。

那首歌是这样唱地——

吃了饭,上南塘,出门碰见我同行。同行见我哈哈笑,我见同行哭一场。同行问我哭啥子?——娶个媳妇好尿床!

一更天尿湿了红绫被,二更天尿湿了牙子床;三更天尿湿了鸳鸯枕,四更天尿湿了花衣裳;哎,鼓打五更到天亮呀,尿的是,绣鞋漂到梁头上!我的乖乖,床前成了个养鱼塘!

说南边来个老渔翁,第一网撒的是鲫鱼摩梳贝,第二网撒的是马虾扛着枪,当哩个当,当哩个当……

后记:同志们,我奶奶说的就是革命乐观主义啊!我在扬弃了奶奶的言论之后,下定决心学习小八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就目前来说,就是学习新闻写作,继续攀登科学高峰。

2005年12月17日

系列专题片跟建筑有关,我写了大约十几集。央视10套砍头去尾,加了演播室的部分在走近科学播出了。接下来是画册,大样已经出来。尊制片人嘱写几句前言交差。不是总撰因此标准是他们的,我不过是挣一点散碎银子。

答应
霍炬 放解说词的,不过今天,还是先放画册的“前言”留存备份吧——

画册前言:

建筑,是否等同于用钢筋水泥搭建的房子?除了遮蔽风雨的功能性元素,它还有什么特别的价值?

即便是原始人也懂得“装修”。他们不仅对屋顶美化,还在“室内”的岩壁上刻下花纹。我们有追求的先人,从来不抄袭邻居的书斋。事实上,每一个朝代的建筑师,都用斧凿寄托自己独特的审美。因此我们讲,这个照壁是清朝的,而那个大堂则是明代的。

那么我们的城市,在视觉上也该一眼就是“我们的”。而摩天大楼,决非最佳和唯一的现代元素。经济的发展,不能只是毫无创意地拷贝——越来越大的“火柴盒”——来破坏我们原本美丽的天际线。

但是,在推土机和搅拌机的轰鸣中,“我们的”城市越来越成为“他们的”了。清一色的墓墙玻璃,清一色的仿古屋顶……人们担心,在找到自己的“特色”之前,当代建筑是否会破坏了古代建筑——和它的生态空间?

我们经常看到,一座孤零零的寺庙,在一大圈不伦不类的高楼里喘息。而城市化的脚步还在继续蚕食。

在战争的烽火中,一代宗师梁思成不仅为我们,也为敌国日本保留了奈良古城。建筑是超越政治的,而文化是超越国界的。开始建设的粗暴,难道会超过战争吗?

刚刚过去的20世纪,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最不平静世纪。如果说建筑是凝固的历史,那么在艺术审美之外,那些砖石泥木还多了一层特殊的意义。

建筑纪录了历史,而我们,决定用镜头和文字来纪录建筑。

这个小书,是百集电视系列片的一个副产品。我们尝试,在纸质媒体上重现那些感动我们的瞬间。希望它可以,提供一个视频无法传输的背景参照,关于20世纪那些——不同阶段、不同民族、不同空间、不同地域、不同风格、不同形式、不同材料的经典建筑。

(16/12)


2005年12月16日

仙林是养老的地方,高校,是饭碗和理想最现实的折冲。能在35岁之前把自己放逐,还算侥幸。这是校园的西区,据说坡上一个汉墓,阻挡了挖土机的推进。北边的院墙紧挨着起伏的山冈,其中有一段,干脆就被东区与北区夹在了中间。我从宿舍到教室是需要坐车的,校内有不要钱的公交定时往返。

小区叫茶苑,真有茶树,还有其他,我叫不上来的很多植物。有秋千我闺女喜欢。很安静,或者说因蝉噪鸟鸣更安静。我喜欢。看到照片上的喜鹊窝了么?仙林的柳树冬天还是青碧碧的。

青山正补墙头缺。背后的小山叫仙鹤,20分钟可到顶峰的小亭子。山下一边是空军的营房,一边基督的学校。以此为背景盘桓进退最可息心平气。有野花可瓶供,有野菜可佐餐,如此,虽讲台清苦人生寂寞,也还觉得岁月易过心境常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