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得头疼。正想写个东西,看到朱大可先生发在“世纪中国”的文章:《2005中国的文化牌局》,多有共鸣。摘录一段,等有时间再呼应:

2、哄客社会的畸形容貌

  哄客社会,可以大致划分为赞客、笑客和骂客三种类型,并且应当以笑客为主流形态,藉此维系健康“公民社会”的基本风格。但在文化畸形的中国,以所谓“愤青”为主体的骂客,取代了笑客的地位,成为支配大众舆论的主流。骂客渴望言说的权力,却拒绝为此承担责任。在夺取话语权后,骂客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口水暴力强加给了这个文化衰退的年代,使它的容貌变得更加冷酷。骂客是的草原上的胡狼,他们集体出动,狙击他们的道德猎物,对他们实施道德打击和羞辱,然后为自己的战果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没有任何现存法律和伦理能够制止这种暴力狂欢。

  骂客社会在中国的崛起,固然跟大众对现实的不满有关,但最终还是基于犬儒主义的生活策略。以匿名的“无名氏”方式在公共空间展开反讽、嘲笑和叫骂,满足了政治宣泄的本能,却具有最大的安全系数,无需对言论后果承担任何责任。但这种痰盂里的反叛,并不能养育任何文化英雄,恰恰相反,它只能进一步提升社会的仇恨指数。

  在大众荣获话语权之后,骂客改变了它的走向,将其引入畸形和病态的时空,这是2005最大的文化悲喜剧。它不仅为官方学者倡导“实名制”提供借口,而且击碎了知识精英所期待的“公民社会”梦想。在这一变故里隐含着一个常识性的公理――没有精神自律的自由,就是自由的死敌。

原文:http://www.cc.org.cn/newcc/browwenzhang.php?articleid=6017


3条评论

  1. 话语权被压制多年之后,一旦被开放,肯定会出现暂时的失控,后面就需要引导了;

    就像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人对于物质的追求得到了突然的膨胀,这个影响到今天还没有减弱的趋势~

  2. 不错,这里有类似的:

    http://blog.donews.com/xldf2006/

  3. 骂可骂,非常骂,人此人,非常人,骂,醒人耳目。有些事就是应该骂,不骂不能引起关注,但骂过了最好还是要勇敢地站出来说“我为这一骂负责”。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