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赶时髦,学个流行句式嘿嘿)

有人骂你呢!,有朋友巴巴地发来链接:骂得还很凶

何以证明就是骂我呢?笑问。

孔乙己,对方肯定地说:有几个博客孔乙己啊?

这也罢了。眼瞅奔四、更年在望,睾丸酮指数下降。只要不指着鼻子叫板,也只当清风过耳。这是个奇怪的人间,又指望分辨出什么。

何况我赞成人群妥协,不赞成任何目的的社会仇恨,不赞成以暴力改变哪怕野蛮的现实——特别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因为兴亡之间,做炮灰的总是村氓草根,对他们来说,哪一派精英更像是同志呢?

对于业界的热闹,是这样的:人家是个生意,而我并无宿仇,纵然不帮闲凑趣,但断然不会拆台使绊。媒体红火,传播就变显学,大家都有饭吃。在博客上发言,也因为专业相关,决不想介入江湖恩怨。

无论什么地方,假如真有我感兴趣的问题,倒也一定会秉持公心不揣浅陋,去发帖捧捧场子的(承人青目至少授权转载)。但若是喜欢文革思路、学棍做派,动辄墙报批斗、论坛流言,则肯定要远离是非不与为伍的。兄弟既不受人卢布,又何必去趟那个浑水?

不错,互联网跟现实生活一样,到处是假龙天子、时刻演绎着新版儒林。有大师嘴脸有小丑面目,有头巾名士有斗方文人……假如我是有力量的,与其花费精力去戳破,不如独善其身,或者干脆自己去“立”一个东西(“立”有一点原创就为可取,而“破”则需要处处严密,否则授人以柄反为所执)。大什么狺狺小什么跳跳,骂便骂了,我只管教书写字,哪有功夫跟他们搅屎。

以前多次说过的。互联网之初,任何个案,都对以后的游戏规则有甚深影响。假若大家珍惜第四媒体的进步平台,就别再给这个新生态移植旧世界的恶习了。否则我有理由怀疑:症结不在你们指责的语境,而你们正是那个语境真正的制造者——并且,你们还将制造更糟糕的语境。

已经说过多次,不妨再说一回:英雄诸公,咱们各玩各的;非得跟我抬杠,我提前算你们赢了。

有朋友在网上说:我们最好……对不起,所谓君子不党,我跟谁都不们。我只靠自己的价值判断,并且只对自己的言行负责。相信只有如此,才能赢得长久的尊重——无论对手还是兄弟。

相关链接:骂客是草原上的胡狼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5条评论

  1. 赞一个!

    讨厌党同伐异。我从来没见过,用喊话或者对骂的方式。能让对方接受你的观点的,事实往往更糟。

  2. 写自己的,管他娘的,能拿大爷怎样?!

  3. 国人搞党派/小团体的历史源远流长—-网上也一样。

    爱好相近而来往很正常—-怕的就是不能平心看待外来的板砖。

    我们不能左脸挨了打还要微笑着把右脸转过来—至少也要做到他打他的,我写我的。

    最大的轻蔑就是沉默。—我不接招,你还怎么出招—吠了一会他也累吧。—鲁迅替我们看清他们的本质—-“乏”。

  4. 为什么我看你的文章.都少左边10公分的文字!!!

    你左边加了什么代码?!

    我们看不清楚!

    王少你查查!!!!

  5. 路过,看了。想起“我们”。如今异地,发现竟然没有“我”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