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你是个死鬼,你是个土匪,你是个蛇蝎心肠蜜糖嘴。我看你就像王少磊。前年轻薄便后悔,提裤子就没有解裙子美。自打你负心拂袖去,我擦不干的怨女泪,我擦不干的怨女泪。   
                                           
你是个星星,你是个妖精,你是个丰姿绰约玉蜻蜓。我看你就是杨钰莹。今天少爷有心情,一把扯掉你头上紫红的绫。管他娘外面谁嚷嚷,我颠銮倒凤才消停,我颠銮倒凤才消停!

半年不在西祠发文了,但知道每次升级闭站都有文章丢失。总归是混了几年的地方,偶尔上去转转还是想备份些出来。下面三个是拿网友打趣的东西,我还改造过一个发在Donews的。虽然是调侃但竟也是写实,当事人一笑。今天又碰到,索性一起转过来吧(西祠海天版的),以后都还可是案例——



柳下惠艳遇记第一集(共三集):


女:哦,我冷!

柳:来,姑娘,也许这样会好一些。
 
女:谢谢哦。你真好柳下惠GG。
 
柳:哪里,比起雷锋差远了——别,别,又不是床,衬衣就不用脱了。
 
女:……唔,你上网吗?我在QQ上叫五指尖尖。
 
柳:我只在海天跟跟帖子。
 
女:这样有点咯的慌……不,这样脊梁难受……不不,脖子疼——你说躺下会不会好一些?
 
柳:人坐着的时候是人,躺下去的时候就不能保证了。还是坐着吧。
 
女:那,那……就坐着。知道吗?我对人生有点迷惘。真诚,友谊,爱情……柳哥哥,咱们谈谈爱情好吗?
 
柳:不管谈什么请把手从我的裤子里拿开。
 
女:你真幽默。鲁迅,泰戈尔。抽象派意识流。我喜欢余秋雨。酸菜鱼比高师傅好。哎呀我浑身都头疼。文学好好伟大呀,苏永康尿检呈阳性——陪我去看流星雨啦啦啦啦……
 
柳:我包里有阿司匹林你要有烧就吃一片。
 
女:呸!傻瓜。哎呦,眼里进了个蜜蜂——看来不吹吹是不行了……
 
柳:别说蜜蜂,你要是能进个苍蝇我就给美元。
 
女:今天的月亮真圆啊……
 
柳:这牵涉到地球的自转……
 
女:啊,春风……
 
柳:如果你懂得气压和对流有助于理解它的形成。
 
女:……现代人活得太累了。你看人美国,都解放了,想跟谁那个就跟谁那个。落后啊!入世后咱们是得学着跟世界接轨。长得丑就算了,你太太一定不理解你。做女人挺好,男人也需要关怀。这年头谁不养个二奶?
 
柳:内人很贤惠。只要她不养二爷我不打算学人美国——人美国是这样的吗?
 
女:哎,你究竟是不是男人啊?整个儿一木头。勇敢点小伙子,这里没有警察。
 
柳:小姐,你要是不冷了咱们就再见。
 
女:知道妈?我家里很不幸。我老公吸烟喝酒性虐待没事就打我……你带手帕了吗?
 
柳:给你餐巾纸擦擦唾沫。那的确很糟。找妇联的同志了吗?
 
女:可人家也不能老在我们卧室盯着。你看看我的胳膊都是紫的,你看看我的小腿都是青的,你看看我的胸……
 
柳:别别,行了。TMD我最恨打老婆的男人。
 
女:其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比如我知道你最痛恨人家删你的稿子——你说过删稿如煽睾——我会背你所有的文章。
 
柳:真的?你从哪里看到?
 
女:先生文章天下知呀!我也是海天的网友,我另一件马甲叫浣葛无盐。得罪那拨煞笔算了,我坚持认为您的文字一字不易。
 
柳:的确的确。丫编辑们整体弱智——有酒吗虽然我一闻就醉。
 
女:酒心巧克力一人一个。
 
柳:谢谢。我本来不奢望共鸣的你知道——你用的什么香水?
 
女:我就是你的知音——看着我的眼睛。
 
柳:可把你找到了——我有点头晕。
 
女:come on baby!
 
柳:oh ……
 
女:……你干吗呀柳大哥?
 
柳:没,没呀!
 
女:裤扣怎么开了?天哪!非礼啊!可叫我怎么做人啊!
 
柳:我……
 
女:你们男人怎么这样啊?前天王少要男女同住,今天枪毙又要偷窥女生……究竟有没有廉耻啊我说?
 
柳:但是……
 
女:做朋友不是很好吗?非要搂着我干吗?
 
柳:你不是说冷?
 
女:你可以脱衣服给我啊——好了,这又不是床衬衣就别脱了。
 
柳:那……
 
女:就这样吧,下惠同志。谢谢你的夹克。请转告王少,我以后不会再来海天了。这里面不搞学术,没有一个好东西……还研究生呢,怎么能这样?
 
柳:好吧,再……
 
(另一个女上):我冷……

双塔奇兵——柳下惠艳遇第二集:
 
柳醉醺醺上。(对一少女):你冷吗?
 
女(快速避让):你才冷呢——神经病!
 
柳转对一“披肩发”:那你冷吗?
 
“披肩发”(转身,原来是一落腮胡子之雄壮爷们儿):呀吼!我冷呀小白脸,别跑过来陪……
 
柳(迎上一中年妇女):那么至少你应该冷吧?
 
女(微笑):你要冷我可以脱件衣服给你——急人民所急嘛这是我的工作证。
 
柳:向警察同志敬礼!那什么……今天天儿不错啊,辛苦啊可是有些群众就是不理解。
 
女(下):别让我下次碰到你!
 
柳(仰天长叹):我靠!都说我他妈假正经,这回老子想真流氓一把都没机会。
 
一端庄女子款款上。
 
女:你冷吗先生?我看你抖的厉害。
 
柳:我发烧打摆子没事我抽抽着玩儿我乐意,该干嘛干嘛去。
 
女:看来是伤的不清——掉钱失恋还是研究生没考上?说说看,也许我能帮助你?
 
柳:少来这一套,今天你就打死我我也不解裤扣了。
 
女(作势欲走):现在的有志青年都作兴这么酷吗?哪儿跟哪儿这都是。
 
柳:姑娘留步!我把你错会成轻薄粉黛了。柳下惠——东师大传播学硕士。
 
女(大方握手)业务主管黄顺顺——怎么了小伙子?别告诉我你被女朋友甩了。
 
柳:什么啊——我会那么没创意吗?就觉着没劲。
 
女:没劲的往往都是智慧的。就好比痛苦的都是清醒的。或许你应该因此而欣慰。
柳:新鲜!但是固守边缘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哪个人可以完全特立独行,而从来不需要鼓励和认同。
 
女:边缘只是不需要普遍的鼓励和认同,知音,对,可能这个词多少俗气了一点。
柳:这地方不错。也许我们可以坐下来谈?——当然知音。何况我们还需要一种宽容的母性,来舔舐和抚慰伤口。我的意思是不仅仅知音,对我来说是知己,如果你不介意,最好是红粉的。
 
女:谢谢不用不用,靠着树就挺好。不过,我不认为一个出色的男人会需要抚慰,他应当像战士——得自己捱着孤独和痛苦。而且事实上相反,他还必须给予舔舐和抚慰——夜有点深了。
 
柳:这不公平!
 
女:你表示激奋时不能不拍别人的肩膀吗?问题是打上帝造人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一个聪明的女人不是在男人失败时给贴块膏药——不,她应该是磨刀石,磨砺男人的雄心和勇气——你不觉得风有点凉了吗?我是说也许我得回家了。
 
柳:但是至少她应该知道方法。而不是像蠢女人那样一味唠叨直到把丈夫送给酒瓶。顺便说一句,你身上有一种聪明和灵气,这在女人是罕见的!
 
女:对不起,你拍错地方了——你也很特别。至少比我们办公室的男同事更有想法。
 
柳:我觉得咱们应该早点认识。你有QQ吗?我刚跟海天一个叫五指尖尖的网友学会——那孩子是不错,但是太幼稚了咱可不能害了她。我倒觉得咱们……
 
女:你原地说我就听见了——巧了!海天我也常去哦!你在那里的马甲是什么?那里有个叫南成的写东西很有哲理——你别指望半小时可以得到一个知己。我不会俗气到听你两句灵魂剖白就以身相许。不过你的声音的确很好听。假如我还像十八岁一样,也许我会被打动。我儿子会喜欢你的,你的声音很像童自荣……时间不早了,坦率地说……我有点饿了。
 
柳:那……对了,前天有人送我俩巧克力,我还剩一个,是酒心的。
 
女:谢……不会吧,就这点乙醇,我怎么有点头晕?你的发型很眩哎!
 
柳:那……看着我眼睛。
 
女:我告诉你,除非有特殊情况比如我昏过去了,否则我没办法跟良心交代。
 
柳:好吧,我擦的古龙水是鸦片。
 
女:……我是说我有点冷。
 
柳:come on baby !
 
女:……oh ,你要干嘛?
 
柳:没……没呀!
 
女:那裤扣怎么开了 ?天啊,非礼啊!可叫我怎么做人啊!
柳:我……
 
女:果然海天无好人。那里的家伙不搞学术,整天价偷窥同房。你告诉王少我不会再去了……
 
(另一少女上,看了看柳)
 
柳:走开,我不会问你冷不冷的。

柳下惠艳遇记第三集(诗剧)——
 
青楼女子南城(滚绣球):


天青青,海深深,

西风好似大头针。
 
云也飞扬小艳燕。
 
秋姬懒事爽身粉。
 
眼花花,头昏昏,
 
诗笺寂寞笔生尘。

 
指如削葱徒何益?


总将绡帕拭啼痕。
 
(白):网上送情,论坛留意。有约不来,百无聊赖。唉,兀的不痛杀我也么哥!兀的不痛杀我也么哥!

风流小生柳下惠(叨叨令):

兴冲冲,醉醺醺,
 
拂面秋风半含春。
 
为赴佳期频策马,
 
人生得意须惜分。
 
腮似雪,鬓如云。
 
阅尽世间俏佳人。
 
十年一觉随园梦,

囊中不患无黄金。

捻指科,(白):搞他娘地。黄世仁同志云,女人么,还不是墙上的泥坯,剥了一层又一层!

柳下惠敲门科。南城开门科。

南小姐(正宫端正好):

你是个死鬼,你是个土匪,你是个蛇蝎心肠蜜糖嘴。我看你就像王少磊。前年轻薄便后悔,提裤子就没有解裙子美。自打你负心拂袖去,我擦不干的怨女泪,我擦不干的怨女泪。
 
柳公子(倘秀才):

你是个星星,你是个妖精,你是个丰姿绰约玉蜻蜓。我看你就是杨钰莹。今天少爷有心情,一把扯掉你头上紫红的绫。管他娘外面谁嚷嚷,我颠銮倒凤才消停,我颠銮倒凤才消停——daling来来来!

南小姐:shit去去去!

柳公子:何故美人烟眉蹙?

南小姐:一夜夫妻贱如露。
 
柳公子:与君真情贵比玉。
 
南小姐:如此方把终身付。
 
柳公子:后当迎尔拜舅姑。
 
南小姐:青罗香帐浑似雾。
 
柳公子:一任堂前烧银烛。

合:啊呜啊呜啊啊呜……

老鸨空谷足音砸门科(快活三):

唔吼吼,艾芽芽。老娘我眼里不揉砂。老娘我只认得金子黄澄澄,老娘我只得认银子白花花。老娘我不问你什么春秋梦,老娘我现在就把鸳鸯抓——除非你元宝给俩仨。

你二人做的好事!

南小姐(耍孩儿):

索性我啐你一口老豺狼,叫甚么嬷嬷叫甚么娘。恨不得我一把撕碎红缎被,恨不得一脚蹬散牙子床。恨不得一嘴咬烂双喜枕,恨不得一刀割破花衣裳。罢罢罢,罢罢罢,要从良,要从良。
 
空谷足音(鲍老儿):小蹄子偏逞强,我买你襁褓呱呱嘴角黄。书画琴棋通样样,还没到硕士黑帽戴头上,就急着扑拉扑拉扇翅膀。靠,除非还我银子三万两,你休想!你休想!

南小姐(叨叨令):柳哥哥!柳哥哥!

柳公子:那什么,那什么……

南城:救救我!救救我!

柳公子:天不错,天不错。

空谷足音:今天的事情怎么说?
柳公子:关键问题我没做,我没做……

空谷足音:裤扣何以打开着?

柳公子(旁白):谁以后要是再穿开叉的裤子就他妈埋我在此…… 


 

7条评论

  1. 有志青年改为有痔青年就更好了—-王少插诨打科的功夫实在了得

  2. 偶最喜欢的

    还是王少的剧本

    笑扒下了

  3. 呵呵,羡慕你的创意

  4. http://blog.donews.com/adcenter/archive/2006/02/18/730871.aspx

    BLOG ADCenter第一个支持BLOG广告主浮出水面!

  5. 就这样三坨就让你混到先进青年柳下惠的名号?这也太黑了一点吧?

    老实交代,有没有给评委行贿!!!

  6. 如果不是为了创业,不是把写博当成事业,需不需要把个人生活和网络粘合的这么紧?我知道每个网站都在研究用户的粘合性,希望网友把最多的时间粘合在自己的网站上。但我清醒的知道,我的生活在别处,那里才是最应该花费时间经营的地方。

  7. 最后一集超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