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给他们打分看评论,有“咄咄”的有“汹汹”的,就是没有“娓娓”的。感觉不是写文章,倒是叉着腰跟人对骂呢。

这且不说了——有理不在腔高,说说怎么才能有理,或者干脆,说说如何看起来有理。

是非本属模糊,而时评这种小东西,又要在千字文里做道场。很多时候,就是给自己的观点找一套逻辑。时评是偏实用的文体,我觉得可能也未必是你的对,而是:你为你的主张搜集有利的论据。

我看到的情况是,逻辑起点就是一个案例,然后就用情绪包裹了简单的判断,既没有生发挖掘,也没有其他佐证。这就单薄了,搁俺混饭吃的写作学上,该叫孤证吧?

(之所以说是混饭,是因为写作学的独立性受到质疑。中图法似乎把它归到语言学H,但显然不是一回事情——我记得我有个语言学方向的哥们,其毕业论文标题是:《阜宁方言与普通话对比研究》)

从孤证,又想到巧合了。很多人特别是女人,喜欢拿这个暗示自己:我和我的他生日都在3月……认识他是缘分,我本来该做前一班车但是……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想,那天我打了个喷嚏,然后就看到报上说禽流感了。

不过,如果有女的跟我说,我们都是双鱼座啊原来你也是A型!一般我是不戳破的。我会说,真的?你也喜欢看《围城》喜欢吃菠萝?

然后,我们就不谈写作学了,改谈人生。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5条评论

  1. 王老师最近改风格了,篇幅在严重缩短。

  2. "逻辑起点就是一个案例,然后就用情绪包裹了简单的判断"

    这符合我对男人写东西的推论,男人用的是大陆法,女人用的是英美法。

  3. 王老师在文字有趣和娓娓上功夫足,每次看王老师博客,总有老夫子讲闲话,别人全乐,他平静依旧的劲头。

    这篇的意思要是归根的话,就是说时评逻辑的严密异常重要,但,不幸的是,包括很多知名杂文家,时评煽情有余,或者说以情动人常有,而晓理却不白,受不得推敲。焉烈山和王老师正在当评委,他的一些文章就有这个问题。

    好在时评往往是速朽的,群众往往更容易接受感情,于理不多推敲,除非想着抬杆。

    这样也许是对的,文章的阅读快感在传播时重过内在严谨的理性思考投入。

    算是一种时弊吧。

    要再戴一个帽子的话,就是我们从前受教育的时候,老师要求写作文要以情感人的话的说多了。

    嘿嘿,跑到王老师门口耍几把,别见笑:)

  4. 王少王少,精通写道

    人家有伞,咱有王少

  5. 这文章好,篇篇精彩,人对于的时评的认识,我以为很有意思.

    一个人做什么课题,应当由于一起内发的因素引起,如果只想着每日想写出一篇千字文支添报纸的那个空白,那样的时评也真让人怀疑,孤证与巧合两上关键词,一下子就扭住了问题的关键.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