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0日

随园刚刚解禁,下午就要飞长沙了。然后就是深圳的跟拍,自从开博以来,还从未停过这么长时间。想四月份会从容一些吧。


岳麓书院是神往已久,衡山也未曾去拈香磕头。更关键的是,久仰的几个人这次都可以会会,所以湖南的伪专家去当得值呢。


深圳有师弟师妹,都说好要来探班,也考虑做彻夜谈了。


等我图片报道:)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3月26日

艺术类高考都有所谓“加试”,我客串评委的部分叫“综合面试”。中学生的陌生让我震惊,在随园连续8天接近禁闭,我希望稍后可以有时间写下点感受。


这几天博客暂停。


春天的随园花红柳绿——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3月21日

通共有8天的时间要在随园,而且从早到晚,要在接近封闭的状态下干活。早上起来就莫名其妙地烦闷,觉得有无穷的杂乱没功夫摆平理顺。觉得,在自己被认为是病态的地方,沦陷得更深了。下面这个旧文,是找给K君看的,她知道为什么。







春天的随园花红柳绿,花红柳绿

搁平时,即便未必真有其事,我也经常陷入某种拟态的伦理困境。我常常,把自己置身于某种假定的道德两难里聊以自娱——不,自虐。比如,我妈和我媳妇同时掉水里我该先救谁啦,打入敌人内部时女特务非要跟我亲热啦……如此等等。在随园的池塘边,我总是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散步中的哲学家。

但是诸位,今日之事不同。因为跟主题相关请允许我先抒情。那什么,春天,春天的随园花红柳绿,花红柳绿。你知道,随园是我学校所在,得名于那个叫“袁枚”的风雅老头儿。因此全是老房子,全是弯弯的檐角挑着块蓝天。风的刺激不多不少,像是刚刚放出的、温度适宜的洗澡水。草坪,大草坪,西洋帅哥很质感的头发。音乐系的琴房里“咪咪吗吗”。“澡身而浴德”,是孔子曰的。但沐着太阳——头顶上那个“圆圆的魔术家”,也同样让我干净、透明、轻灵而愉悦,仿佛修行真上个档次。

今日无困境!在这个明媚春天里,有一种解脱,有一种顿悟。有一种感觉像找到谜底。

比如,很想找个姑娘拥抱一下。我起誓,不带任何私心杂念,真的,就像柳下惠一样动机纯洁——就想欢呼一下这个春日带给我的无比欣喜。就像二战胜利时,那个在大街上按耐不住狂喜的美国水兵——他比我走得更远,他用类似探戈里某个姿势,亲吻了路过身边的一个女护士。总之只要她和内人不介意,我可以毫无道德负担地,搂一下校园里某个生气勃勃的女孩子。

就觉着自个儿特慈祥。就觉得自个儿吧,好象是头闯进教堂的大灰狼——在管风琴的感召下痛哭流涕,以温柔的眼光,笑眯眯地,笑眯眯地注视着一群小白羊。就觉着心里特博爱、特善良、特宽容、特平和,就觉得心里特……“高尚”。走在春风沉醉的上午,我决定原谅一个我不喜欢的老师,借钱给一个我讨厌的朋友,还带着愉快的心情,把墙角的半截烟屁股拣起来放到垃圾箱里。我甚至忘记了伊拉克的战事,想对着草坪上掷“飞碟”的老外们大喊一声: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万万岁。

总而言之,这时候谁若是给我安俩翅膀,我就要拿副弓箭到处飞着乱射人了。

我左右踅摸。时刻准备着,对每一个接受我帮助的人都说一句:不用谢,比起雷锋差远了。正此时,一个脚步匆匆的女孩子打身边走过。从左顾右盼的神态上,我知道她一定在寻找什么。当她停下来,向一个老太太讯问时我刚好与之擦肩——阿姨,洗手间在哪里?上帝!我看到,那个不幸的女孩子,被指示了一个错误的方向。

诸位,在绿树夹道的石子路上,持箭的安琪儿有1分钟的时间思考。以我们的步速之差计算,1分钟后她将从我的视野里消失——带着确定不疑的生理痛苦,跟实际上两步之遥的卫生间背道而驰。而我有能力解救这痛苦,因为我熟悉环境,可以给出正确的位置。是什么让我欲言又止?那当儿我无论如何也迈不动脚步——虽然在心里我一遍遍对自己说“蠢货这非常可笑”。鉴于我所提供的信息在现实上对她有利,很显然,“洗手间”在这里成了障碍。

那会不会是一种冒犯?从而被看成是一种……轻浮?在我的农村老家,“便所”基本上是一个两性间的禁忌话题。又或许南京是一个现代都市,而我的顾虑迂腐而荒唐?但是她为什么要越过我,去求助一个看起来并不熟悉情况的同性?在我“英美概况”的课堂上,上厕所被委婉地称做“Nature is calling me”(自然在召唤我)。何以文明开化如西人者也讳言如此?在中国,更有一千种看起来比较文雅的替代语,譬如“更衣”、“方便”、“解手”甚至“出去走走”什么的。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情况更糟,万一我一开始就听错了,是否我会陷入一个可笑而尴尬的境地?假如她问的是“阿姨,戏剧班在哪里?”,我抢上前去彬彬有礼地说:“小姐,洗手间在这边”……

我带着几乎是悲痛的心情,眼睁睁看她瞻前顾后,一路张皇地消失在视线里。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更符合道德还是正好相反。

这就是我告诉你的真实故事:春天去不掉伦理困境。真的,就像钓鱼、集邮、养花和喝茶并不真的提高修养。我依然沦陷在自己的道德两难里,虽然,春天,春天的随园花红柳绿,花红柳绿。


这是三、四年前的东西,可见我还没有完全心死。我被表面化的光滑感动着,我还没看清楚,光滑背后那种坚硬的粗砺——就像现在,我每天都能看到的那样。


谁愿意戳破表面的光滑


谁愿意打开背后的粗砺


谁能够揭穿微笑的狰狞


谁能够惊醒麻木的喜悦


我只看到自己内心的深处


有一小堆冰凉的灰烬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3月20日

通过我拍的这两个照片(同一个地点),打算请同学考虑几个问题:


1)做新闻,对事实的不同剪裁,可能带来截然相反的结果;


2)作为新闻人,究竟是“各观公正”还是“诚实”,更能让我们接近事实;


3)作为不能到达现场的受众,得到真相是多么得困难,尤其是受到前面两点的干扰时。


小河岸边,我们能拣多少好词做标题?



小河本身呢?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3月18日

四年没给我们添乱的孩子,我们忘了他。到教务处告状的孩子,我们有可能给他一个补考。


最聪明的孩子是:在尊重课堂的前提下调皮。


高考作文,首尾呼应四平八稳的得不到高分;有一个同学只画了个猪头,旁边小注是:老师这像你吗?——他得了零分。有个“与某某教授商榷”,有个性、不盲从,满分。


无论小群体、大群体乃至社会——既然是所谓“有机体”,实际上,调皮捣乱也是需要的。然后你就明白,为什么有的调皮很得宠,有的调皮倒了霉。


然后再考虑一下张元、崔建、孟京辉……等人。


最后再想想一些人,他们自称先锋艺术家。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3月16日

我每天花5分钟的时间删除垃圾邮件,心情恶劣的原因不是它们骚扰我,而是没有创意。垃圾留言也是这样,基本不能吸引我点看链接的广告,属于无效传播。比如这个:


请问:你的梦想还有多少没有实现?你想把握网络脉搏吗?你想让自己更富有吗?金泉网( http://www.jqw.com )一个有机会让你梦想成真的网站……


其实我很想“把握网络脉搏”,但我不相信能通过它把握,不点。


现在倒是有一些留言可以吸引我,但使用的办法是忽悠,传播虽然有效,但效果可能是相反的。比如有个人让我常回家看看,我以为是我可爱的老妈又想我了。点开后首先就看到:


]∴°★.☆°.★·°¤°★.☆°☆ ☆ 
╱◥█◣╭●╮∴°★.°☆ ╭══╮ 
|田|田|/▓\\要常回家看看╭╯≡≡║ 
┷┯┷┯┷ ▲ Iしovのyou╰⊙═⊙╯


一惊喜,接下来就是注册公司,公司注册 注册上海公司 流量计 注册公司,公司注册,注册上海公司 上海办公用品 搬场 上海网站建设 条形码打印机 国际机票……


还有的广告利用我好色,它先发了个如下图片,再告诉我它是北京网站建设专家,专业虚拟主机服务商品,购买免费登陆分类目录,送自助友情连接系统,网站地图制作软件,北京专业虚拟主机服务商 ……



另外一个就聪明得多,它甚至知道我喜欢古典——



接下来才是游戏卡专卖……


有个叫“娉婷”的姑娘我最喜欢。她上来跟我谈诗!我甚至有理由认为,她是我的一个粉丝。她的留言是这么写的:


我情愿


断续的曲子,最美或最温柔的
夜,带着一天的星.
记忆的梗上,谁不有
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无名的展开
野荷的香馥,
每一瓣静处的月明。
湖上风吹过,头发乱了,或是
水面皱起象鱼鳞的锦。
四面里的辽阔,如同梦
荡漾着中心彷徨的过往
不着痕迹,谁都
认识那图画,
沉在水底记忆的倒影!


……


我正酝酿回帖的时候,看她继续写到:


财务软件财务软件
用友财务软件进销存
管家婆金蝶软件金蝶软件
速达软件用友财务软件杀毒软件
速达软件用友软件
金蝶软件速达软件
进销存管家婆办公自动化
速达管家婆
office 2003ADOBE Acrobat进销存
用友软件windows xp
oracle 数据库速达3000速达5000
管家婆软件速达3000
速达财务软件速达5000管家婆软件
管家婆财务软件用友u8金蝶k3
金蝶kis
用友财务通用友erp
吉祥三宝财务软件用友财务财务软件报价
用友财务软件下载金蝶财务软件下载
速达下载管家婆下载
财务知识企业管理
管理软件财务管理注册会计师
会计瑞星杀毒赛门铁克
江民卡巴斯基诺顿
杀毒软件杀毒软件
防火墙瑞星杀毒软件诺顿杀毒软件
诺顿企业版
诺顿企业版
瑞星2005诺顿2005瑞星杀毒软件
江民杀毒软件卡巴斯基瑞星网络版
天是蓝的,海是深的,我对你是真的,爱你是永恒的,嫁给你是不可能的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3月14日

1985年记不清是哪天,看了点《茶花女》的典故,就想着找人去讨论。我在操场上堵住了阿A。


“你知道”,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两个仲马我喜欢大的”。


“我等着踢球”,他挠了挠头皮:“不过在俩斯特劳斯里我喜欢小的”。


我非常沮丧地回到教室。当天夜里,我发愤翻遍了父亲的书柜。


第二天,阿A正被小B小C小D等一拨女孩子围着,谈泰戈尔。


“在《飞鸟集》中我……”


“在两个托尔斯泰中我喜欢列夫。”我挑衅地打断他说。


“俄国文坛上有三个托尔斯泰”,他眼睛炯炯放光,一下子来了精神:写《战争与和平》的列夫·尼,托尔斯泰,写《伊凡雷帝之死》的阿·康·托尔斯泰,写《苦难的历程》的阿·尼·托尔斯泰”。


从那以后,我讨厌托尔斯泰家族。


……


现在没有人来讨论文学了,大家都讨论足球。我虽是体育盲却一直想做点姿态,表示跟孩子们打成一片。


“飞戈跟贝克汉姆……”下课的时候,他们聚在一起热烈地谈论着。


“唔唔”,我插进来搭讪着说:“那什么我喜欢罗纳尔多……”


“是大罗纳尔多”,有人高声问:“还是小的?”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3月13日

昨天写了个小文  ,网友vivi留言,对男女混居似乎不以为然。师妹徐秋云 更是觉得“过了”,因为“有时候抨击也会成为传染源”,并且老师说的要是“正常的向上的东西”。


这里面有几层意思。首先,“男女混居”只是个由头,好与不好,都与我要讨论的话题无关。那篇博文,主要是想说一下正义凛然下面,那些残忍坚硬的潜台词的。


其次,老师现在主要的作为在“教书”,“育人”的是整个社会,非我等勉力可为。这在以前有多次阐述 ,这里也不多说了吧。


还有,什么是“正常”和“向上”的东西?比如卖友和告密,曾经被看作是正常,而连《第二次握手》和《刘三姐》,都一度被认为是“向下”的呢。


最后关于男女混居,我有一个未经证实的听闻(我明天就问杜可名)。据说在美国,异性合租很正常,俩老爷们儿住一屋那才叫尴尬呢(三毛的随笔里似乎有相关记述)。当然,国情民俗是不错的,现在的问题是,你不让人住一个寝室,人就以考研为名要求走读。再说外头钟点房满世界都是,实在不行,小树林里也就对付了。老师固然不能鼓励提倡,但光学校发狠禁止也是禁不住的。


说到底,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但也不说了吧,把我上学时打趣的一篇小文,发到下面,希望没有吓着“正常”和“向上”的徐秋云妹妹——


28层的研究生公寓即将竣工。我们还难以从摸棱两可的消息里,探知学校的分配计划。很遗憾没有一条体察下情的言论通道,可以让我们表达一下作为房客的真实想法。而我原以为,那对于方案制订会有决定性的意义。


假如有机会让我说话,假如,提前保证我不会因观点获罪,我一定会说:那什么,我赞成男女合住。并且我打赌,四舍的年轻绅士们,将拥护——至少在心底拥护我的天才想法。而对面美丽的淑女们,假如能够成功地消除舆论压力,也多半会为王少人性化的提议大声喝彩。


如果我有机会,在水西皮的脚臭和话梅糖的体香之间作出选择,我确信我不会犹豫。同理,空谷足音如果有机会跟王少寝室卧谈,她还有什么必要容忍女伴的唠叨呢?关键是,水西皮假如有机会跟女生同房(注意,此处“同房”不取内涵暧昧的狭义,请西皮同志不要想入非非),我怀疑他根本就不再脚臭,他也一定能克服不洗袜子的恶习——甚至更好,肯每周洗一下穿足球鞋的大脚,而不再把床单当作毛巾。同时,空谷唠叨的女伴将不再唠叨,丢开新百的某条碎花连衣裙,卷了本《文化苦旅》跟枪毙探讨文学(爽身粉师妹不要介意,我担保枪毙君子,而且也会在分房时考虑你的要求)。


现在你一定懂得我的意思。由于异性的存在,我们将更讲卫生、讲文明、讲礼貌、讲科学……总之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将充分张扬。这很容易理解。即便皮厚如海浪者也未必会当着kekee抠鼻子,而涵养美眉也不大可能,在352跟前肆无忌惮地掏耳朵。


我明白,大头针会跳出来道: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嘛!万一他们在寝室那个了……



前辈不必担心。所谓男女同住,并非夫妻同居。我的设计是中间隔一布帘或者屏风,需要时随时延展(套房形式亦可考虑)。而且也未必要一男一女,世风再日下也不至于群那个吧?话说回来,大环境在这儿摆着,你就不男女合住,他们要那个你能挡的住啊?何必呢,孩子们又不愣不傻。另外好象欧美国家早有先进经验可以借鉴——我不是说嘻皮朋克那拨儿不当日子过的,都是正经孩子,男女合租稀松平常。我记得三毛女士留洋时就男女同住过,也未见有染。三毛可是淑女典型啊!事实上我不仅认为不会伤风败俗,还能因此陶冶情操,净化心灵,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作出应有的贡献。


请容许我设想一下那种美好的情境。窗明几净的宿舍,水西皮一度八年未洗的床单鲜亮簇新。可拥弹吉他。特写,话梅糖文静秀美的脸庞带着耳机念念有词。切换。涵养五指尖尖持《李太白诗选》,镜头上摇,枪毙摇头晃脑做讲解状。旋转叠进。王少躺在床上口若悬河,画面分割,屏风的另一侧,空谷拥被滔滔不绝。画面渐隐。群像,大家伙儿对着镜头“也!”男低音:男女合住,高尚人生。


有不想合住的请提前声明啊。



1)女生宿舍



2)男生宿舍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3月12日

青岛早报的标题是这样的:职校开学不开课,男女学生混居被拍照 ,自然是批评报道,“看到记者拍照,‘小情侣’们纷纷跳下床躲闪”罢了,记者还要“如图”,纪录报道对象的窘况乃至丑态。


按我说,男生应该跳下床,一拳走掉丫的后槽牙,然后再跟他要记者证。但他怕的是什么呢?我相信怕是本能,根本没有经过哪怕简单的思考。电视上也见过勇敢点的哥们儿,结果是他的脸被处理成变形的冬瓜。


其实也不希奇。“一对男女欲行苟且,被我联防队员抓个正着……”这样的报道我们看过多少啊。记者的坦然和“男女”的“气短”,其实正是一个缘由。


看外国的漫画幽默,警察单独构成一类题材。总觉得他们都是傻乎乎的大胖子,虽然开罚单毫无留情,但也可能微笑着给小女孩系鞋带。香港很西方,所以电视剧台词经常是:警察有什么了不起啊,小心我告你骚扰市民啊……


但你敢这么说吗?小时候,“公安来了”就能制止我的淘气;到后来不但怕公安还怕联防;再后来连工商税务卫生防疫质量监督都怕,有次邻居借个大盖帽照相,我立即顺了墙根儿还一路小跑。


后来我定定神想:我他娘的也不是坏人啊。


但就是怕。谈恋爱那阵子,哪怕是搁自己屋里亲热,也总担心——有我人民警察一脚揣开房门。结婚证拿到后,我第一个反映就是把它压到枕头底下。出差的时候,老担心忘带或者照片怎么不像我本人?


不是夸张。前几天还一报道,研究生看黄色网站遇警方检查被吓晕 ,这我信。早先连夫妻在家里看黄碟都有问题呢。报道还有照片,说明是“张某被刑拘时其家人非常悲痛”,我在想,这张某面对悲痛的父母或者岳父母——该如何调整表情?


搁家里爱做得都不踏实,是无法侈谈文明的。什么时候,男女宾馆苟且的现场不再上电视新闻了,我们就真的进步了。当然,已经进步了一点——现在不都马赛克了嘛。


相关链接:把主要精力放在四化建设上


1)小情侣’们纷纷跳下床躲闪



2)研究生看黄色网站遇警方检查被吓晕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3月10日

假如中国的乡村能干净一些,我真希望可以在那里老死。我对生活的最低要求,其实就是下水道系统、抽水马桶与热水澡。仙林差不多符合这个条件了,因此打算在这里买片瓦些地栖身了。



我在农村长到8岁。知了、青蛙、池塘、秋千都好,但一想到茅房就不寒而栗。现在肠胃偶有不适,梦中就会旧景重现,要么是拎着裤子彷徨四顾,要么是秽物粘身洗之不尽。



我最痛恨的人,就是不冲马桶的人。外头挺像个棒槌,系着裤扣就大模大样出来了。



过去经常有小流氓,拿小镜子在男厕窥视隔壁,这让我百思不解。我是竭力避免把美女跟厕所联想起来的。



两浴缸连体那叫情趣,但这样并肩真是匪夷所思。我喜欢即便太太卧室也敲门的那种。



自然还有折衷主义。



我跟欧阳修一样,喜欢厕所阅读。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