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30日

我是性恶论者,我不相信孩子比我们更纯洁,但我的确相信:他们比我们更坦率也更专注。


这是舍妹寄来的照片,有外甥女金秋,也有老家邻居的几个孩子。阳光下的他们的笑容如此刺眼,一下子就戳痛——我沦陷在荒凉绝望中的心脏:



我很羡慕女儿王一介,她沉醉在哪吒传奇里听不到喧嚣:



而我们还要继续戏子般的生活,在讲到孔乙己的时候,我在讲台上唯一的念头就是,想哭。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4月29日

郭明全先生有一个杂志专栏,似乎叫茶馆或者圆桌,总之是他挑选话题,然后也跟我们的“随园论衡”一样,找几个朋友来扯出内容。因为对严介和案例的好奇,我不后悔,在一个我不熟悉的领域里发言。并且不揣浅陋,遵嘱把自己当天的闲谈整理成下面的文字。


 


我没有想到,江苏红商务俱乐部的茶饭如此便宜,此前我还真不知道,郭明全是它的董事长(此前我只听说,他是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的总裁助理和宣传部长)。


 


 文革期间,文艺“集体创作”发展到极致,那被认为是——试图以阶级共性遮蔽个体人性。我们很容易就看出,问题在于决定文艺思想的那个政治语境。


 


所以总体说来,个人品牌的概念流行,也是当今社会的折射系数,就此而言它具有不容置疑的进步性:至少,个人价值不再是集体主义的对立物。但文革过去三十年,只以其作为参照难免过于宽容。反过来说,文革还在不断被作为参照,本身也未必不是一个参照。


 


追求构成个人品牌的某些要素,对于挽救当下的各种“无序”有价值。就算我们忽略真实动机,一个人为了诚信——或者为了在公众面前树立诚信形象而做的努力,总是有利于社会生态和商业伦理的(如果这个“生态”和“伦理”水平较低,则它们还同时具有时代意义)。


 


可尽管概念的先进性不容争议,也必须对鼓吹推广的社会机构保持警惕。因为,它们中有很多根本就是商业机构——这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在于它们鼓吹先进的概念,非但不是为了挽救商业伦理,可能鼓吹行为自身就有违商业伦理;它们打着改善社会生态的旗号,反而恶化了身在其中的社会生态:一旦经济贪求干扰了价值视线,则公众就会被误导,概念的进步性也就会大打折扣。


 


我们自然不能把上述判断,轻率地加到个人品牌榜的发布单位——“中国品牌研究院”。但即便从业务层面而言,这个榜单的公正性亦有待推敲。它的计算方法是:先以媒体的版面价值为基础,再辅以广告代言价值和公益捐赠价值进行数据修正:就是说,媒体的爆光率是决定参数。


 


媒体的爆光率无疑跟个人品牌相关(尽管并不总是“正相关”),但不对媒体的受众指向具体分析、仅就广告价位进行简单量化是不够准确的。我不认为,在超女浪潮中胜出的李宇春一定比潘石毅“值钱”——因为没有人去考虑他们能够影响的人群,是否具有同样的购买力和决策力(可以肯定的是,那不会只由“人群规模”这一个指数决定)。


 


我甚至觉得,个人品牌榜单的逻辑起点就有问题。据报道,版面价值(包括电视和网络的版面价值)是根据“百度”搜索确定的,略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如果换用google结果将会有多大差别。


 


不过,个人品牌榜毕竟反映了近似的正确性。我们姑且认为误差是因为操作性上的困难。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需要考量的呢?


 


从理论上说,个人品牌价值,跟其所属“单位”的利益是同向的。比如张瑞敏之于海尔,海尔固然成就了张瑞敏,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未必不是后者成就了前者。就是说,个人品牌的建立对于企业本身也有好处。


 


但是这可能带来一个问题。我们如何区分,一个国营单位的明星厂长,不是在利用国家资源捞取个人效应?假如他的跳槽没有违背人事合同,企业如何挽回自己看不见的损失?个人在企业经营活动之外的客串或者讲学,是否应该把收益与单位分享?事实上,有许多民营企业家,就是在国营企业里首先建立了个人品牌,他们中有一些,进入国营单位动机就是为了捞取个人好处。


 


也许我们可以拿学术界来进行类比。前不久有一篇文章曾经引起广泛的争议。那篇文章的标题是:《中国新闻与传播学科核心作者群的现状与分析》。它利用中国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的资料,通过对“来源文献”和“被引文献”两部分指标,对学者的学术力进行量化描述,从而形成了一个榜单。但是很快有激烈的反对意见:这个排名根本就就是一种幻象。因为在中国,科研机构和学者不是在同等权利、同等条件下从事科研活动的,有一些核心作者根本就是核心期刊的编者——甚至有权决定哪些期刊是核心期刊的人(他们同时也决定科研资金的分配,而它们可以被用来作为出版资助)。


 


也许我们还要甄别品牌榜上:哪些人的爆光率是因为新闻价值,而另外一些人,他之所以出镜是因为具有影响媒体的非新闻资源。并且,当我们在对个人品牌进行伦理判断的时候,需要对获得个人品牌的资源背景进行分析。否则就不能看清楚:赞美的喧嚣背后有没有隐藏的“不高尚”,它们在华丽的口号下,是否与公众的利益背道而驰。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4月26日

(三审过关,听说我那本小书——《网络传播与社会发展》终于出来了。因为是科研资助,我没有坚持自己想要的书名。先把“后记”发上来吧,等拿到样书后再行感慨嘿嘿——)


2004年,作为扬州网络节的评委,我亲眼看到一群选手——被关在城市广场的玻璃房子里。除了每人一台接入互联网的电脑,看起来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帮助他们在那里“生存三天”。但是大家都过得很好:不仅靠网上支付叫到了外卖,有的男孩子,还给他的女邻居订购了鲜花。


电子商务,在运河古城还算是一件新鲜事。但在同年的eBay网站上,成功交易的商品总值达到了340亿美元,这大约相当于于肯尼亚的国内生产总值。而且人们越来越倾向于认为,数字鸿沟,将使原本就不对称的信息轴更加倾斜——网络时代的肯尼亚,会比以往任何时代面临更大的考验。


2005年,百度公司创造了令人瞠目的财富神话。相信连最保守的中国人,也要对“虚拟世界”重新审视。这一年大陆网民过亿,并且网络新闻被证明是我们最主要的网上活动。同时,大家习惯于把“聊天工具”称做“即时通讯”,而向受非议的网络游戏,开始有了政府支持的“民族工程”。


更重要的是,一场web2.0的浪潮席卷IT业界。博客(有人坚持叫它“网络日志”),以及一度被闲置的RSS技术,据说是这个浪潮的重要标志。Web2.0起初有点像蹩脚的人工概念,但不久传统门户网站就严阵以待,而且盛传“博客教父”方兴东博士,已经为他的网站拿到了2000万美金的风险投资。


“我多次说,中国的互联网是个江湖”。这是张朝阳先生的一句名言。作为互联网的启蒙者和明星CEO,这多少折射了internet上的商战节奏。


很显然,互联网在它的第二个十年里将走得更快。但它不仅是一个商业机会,也注定是一种推动社会的力量——就像历史上,包括印刷术和指南针在内的伟大发明一样。互联网,本身就是先进理念与高度文明的象征。


我本人是互联网的受益者。很难想像在传统媒体的语境里,一个中专毕业的农村干部,可以在短短5年内先成为记者,再站在高校的讲台上——并且把网络传播作为自己的一个科研方向。


因为不打算写成“教材”,本书没有花太多精力去整合“定义”,或者把常识性的概念当做讨论重点。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小册子可能更靠近所谓“专著”。而且互联网的议题如此之多,我只能选择那些有话可说的部分着墨——在这些部分我有较多的知识积累,因此有可能带来较多的原创意见。


本书至少有一个“比较优势”:由于作者同时在数个网站浸淫客串,那些意见,就不仅是书斋里的定性分析和逻辑推导,它们都可算是产生于真正的业界实践。或者是,产生于业界实践的启示与触发。


就阅读习惯而言,我不喜欢古奥艰涩的文字。一直认为,即便是纯粹的学术著作,也可以写得生动和有趣一些。至少干净和晓畅是可以做到的,我不认为单纯叙述的玄化,能够提高叙述本身的学术质量。我希望,作为著者,我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自己的文风追求。


非常感谢方晓红主编,让这个小册子有机会变成铅字。在写作过程中,也一直得到宏观指导和具体帮助。事实上,我很想列出一个长长的致谢名单,包括我年近7旬的父母。为了给我腾出更多的伏案时间,他们包揽了几乎全部的家务。并且为了可以在这个话题上跟我讨论,都学会了上网。


我希望,读者可以通过以下网络方式跟我交流:
学术网站:
www.zijin.net
网络日志:
http://blog.donews.com/shaoleiwang
电子邮箱:
shaoleiwang@126.com
即时通讯:
wsltom@hotmail.com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4月24日


1)主题:文学,以及变成“铅字”;


2)地点:马鞍山东郊度假村;


3)时间:2006年5月1日


4)已经确认出席的嘉宾名单(按电话联系顺序增补中):


知名自由撰稿人 赵宏


《东方卫报》执行主编 赵锐


中国江苏网新闻总监 唐健


《东方法制导刊》主编 文彬


江苏电视台《社会纵横》执行制片人 查宣红 


《中国青年报》见习记者 李想


《南京晨报》 编辑 王石川


南京工程学院教师 陈瑞


江苏华信影视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    刘珀辉


江苏华梦广告公司总经理    徐殿中


江苏电视台总主持人 徐浩然


自由撰稿人 宋丛林


中国江苏网评论部主任 王玄


扬州电视台特约策划人 蔡芃洋


大学生观察员:徐敏 高宠


……


还有策划人我,不能算在嘉宾,嘿嘿。


5)话题:


    1)文学是否只代表个人抒怀?出书对普通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2)一个普通人,想把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他有多少选择的空间?他如何实现,自己在理论上具有的出版权利?



3)图书工作室是不是最现实的民间出版?民间出版的游戏规则与法理评价?



4)体制内外对作家的创作有影响吗?专业作家的工资和福利是否有法理依据?



5)校园的布告栏里不再有文学社的讲座,文学刊物,也在竞争激烈的媒介环境里挣扎。但文学真的衰落了吗?文学青年消失了吗?文学衰落是理想主义的缺失?还是说,那是时代进步的必然结果?



6)国民图书阅读率连续6年走低说明什么?真像批评者认为的那样,是“人文灾难”、“文化自阉”或者“反智主义”吗?



7)博客为代表的全民写作又说明了什么?如何看待网上的话语暴力和名誉侵权?



8)“草根写作”是否会带来“文学不纯”?文学需要“纯”吗?我们需要精英话语,还是我们要颠覆精英话语?



9)谁有权决定孩子的阅读菜单?该由谁决定教材的价值取向?教材的强制订阅是否有法律根据?如何看围绕现行中学教材的各种争论?



10)案例讨论:



案例一:2005年12月15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宣判《人殃》一书构成诽谤罪,判处作家涂怀章拘役6个月。武汉市作家协会发表声明,称武昌区法院的判决“荒唐无知……



案例二:围绕《大漠西域英雄传》的争议和诉讼……



11)其他您感兴趣的任何问题。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4月22日

有一个计划,大概是不可能完成了。我原打算用纯粹的民间叙说,写写“爷爷的土改”,和那些我从没听说过的淮海战役。可尽管老人家活到将近90岁,我还是没能在30岁之前找到饭碗——我的意思是,等到我能够在书房坐下来的时候,我的采访对象都消磨光了,我已经不能从我出生的那个村子里,获得第一手的资料。


我相信我的父亲远超过我的历史老师。父亲年纪大了,有的故事他讲了七、八遍,但每次我都不会打断他:不只是因为礼貌,而是我真的被吸引(而我的历史老师,有很多故事,他讲第一遍的时候我就不想听)。


我希望这些故事,也能被我女儿知道。尽管现在看起来,她有被卖当劳俘获的危险。但我确信肯定有一天,她会安静地在书房里坐下来。我希望她随手抽出的历史书,不只是历史学家写出来的——除了司马迁,我整体上对他们表示怀疑。


父亲不仅有口述的历史,他还给了我一整架的藏书。里面有丰富的文革出版,甚至还有“文革眉批”。通过它们,可以让我接近那个荒诞的年代,接近那个年代里令我错愕的人性。


虽然饭碗还没有端牢,但总归有一个饭碗了。我固然没有完整的时间,去写一部不计入科研分数的闲书,但抽空写几篇闲文还是有可能的。何况闲文多了就可以装订起来,就算没有出版社,愿意接受它边缘粗砺的文风。


我相信总有一天,它能够在我女儿的书架上,显示着朴素而美丽的书脊。


1)1970年,父亲送堂兄参军的小书,因为未经授权,我用铅笔遮住了父亲的图章(背景是我现在做所谓“策划”的杂志封面):



2)别慌看出版说明,注意到被撕掉的一页吗?对,肯定是“亲密战友”的最高指示:



3)最近在讨论稿费处置问题了,谁知道毛选一共出了多少?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4月19日

建筑,不只是房子——“随园论衡”沙龙第2期综述


1)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2)《中华百年建筑经典》的美女制片人:


 



3)闫同学不远万里来到南京:



3)电视帅哥和网络美眉互致名片:



4)人散书犹在,曲终意未平:



一、“酸”是非常重要的


在讨论会的现场,我被《地铁报》的记者薅出去访问。


 


——“随园论衡”听起来是否有一点“酸”啊?


 


——“酸”,如果是指写作上的无病呻吟,我们反对;但它如果是某种被奚落的理想主义,则我们肯定会固守。


 


《管锥编》里的咬文嚼字并不创造GDP,但一个文明社会,应该让研究“回字有四种写法的人”吃饱。所以说,当钱锺书在息县东岳公社种菜的时候,那是中国最糟糕的日子。


 


我认真地告诉一个学生:沙龙,不只是以色列铁腕总理的名字。它就是喝着咖啡的“习明纳尔”(Seminar),讨论一些可能会被认为是“酸”的问题。


 


比如建筑。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参与制作一部建筑系列片;在央视10套的“走进科学”栏目,努力让它跟隔壁的韩剧争夺眼球。


 


韩剧不应该被嘲笑。相对《红灯记》和《沙家浜》的垄断放映,韩剧流行本身也是时代进步。但“建筑”也不应该被嘲笑。至少,我不担心自己因为做“建筑”而显得可笑,不担心因为在沙龙里谈论建筑——而被认为是“酸”。


 


事实上,建筑功能之外对“酸”的追求,有可能是标志社会发展的某种参数。只有当我们把“building”(房子)“酸”成“architecture”(建筑)的时候,我们才会对鳞次栉比的“火柴盒”产生怀疑——尤其是,当要拆除古城墙而搭建“火柴盒”的时候。


 


而沙龙,就是对“吃饱”这个功能之外的精神追求。


……


(全文请看《东方法制导刊》5月号)


相关链接:我的随园论衡沙龙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4月15日

(注:所谓美女香茗,坐而论道,就是咖啡加闲扯的意思,决不弄成开会嘿嘿。)



1、主题:建筑,不只是房子


2、时间:4月16日(周日)下午1点


3、地点:金轮大厦三层新新公社


4、话题:


1)梁思成与杨廷宝的不同命运折射了什么(不用说,还有童寯)?



   难道,是因为梁思成有一个著名的爸爸和漂亮的太太……


2)古建筑保护难是技术原因?


    梁思成早在他的著作《中国建筑史》中说……


3)新天地是否代表一种可取的方向?


   有个话剧叫“72家房客”……


4)古建保护的法律含义?


    南京现有民国建筑1300多栋……


5)资本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紧邻南城墙的地方,将成为平遥城的一个大型娱乐场所……


6)大众传媒能起到什么作用?


   《中华百年建筑经典》的拍摄经历与制作感受……


7)建筑师,就是装神弄鬼的“画画儿的”?   


    保罗·安德鲁的奇谈怪论以及水晶蛋……


……


5、已经确认出席:


江苏电视台总主持人 徐浩然


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 肖余恨


新华社江苏分社 周国洪


南京工程学院 王少东


《中华百年建筑经典》摄制组制片人 梅可


中国江苏网评论部主任 王玄


东方法制导刊主编 文斌


东方法制导刊 编辑部主任 潘微


安徽大学新闻系 闫多慧


大学生观察员:钱业、钱蓓


南京师范大学新传院 王少磊


……


另有自愿者若干,采访记者若干。


 


相关链接:南京我有了沙龙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4月13日

Donews曾经有一个“周五神仙会”,差不多可以看成是——现在被叫做“5G评论”的前身。丫们酒足饭饱后在现场喝茶,而我只能通过skype的视频会议干起眼。不管怎样,我一直认为那是一个天才的创意,并且盘算着如何把它移植到南京。


这个想法在上个月实现了。名字是我定的:“随园论衡”,虽然酸不溜丢,但到底对了随园的景,并且大伙儿都知道我也确实很酸。跟 刘韧 不同的是我没有宽绰的客厅,只好借了闹市的咖啡馆,就是金轮大厦上面的新新公社。


我拷贝北京同志的做法,提前找话题并且邀请朋友。大家的唾沫都不浪费,聊天内容,给我左岸兄的杂志提供封面文章,每次相关内容要出到15个p左右。同时做一个同名的电子期刊,不过,跟老杨的“声音广场”不同,我们只替志趣相投者鼓吹呐喊。


我对政治没兴趣,只做远离意识形态的所谓文化。比如第一次是“女性,而且主义”,这次就是“建筑,不只是房子”,表述所以这样,是尊重杂志作为平台提供者的趣味。


现在是每月活动三两次,有外地哥们儿路过的时候,方便就开一场“特别版。”另外,隔三岔五下回扬州,在澡堂里沙龙一回也无妨,我记得人马拉就是在浴室,被狂热的保皇美女刺杀的。



相关链接:5G沙龙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4月10日

前面已经贴过的照片:珠海客轮  ;  长沙开会和岳麓书院


11)南岳大庙据说也是衡山诸怪之一,传和尚道士相处融洽,我领导人还引以批评过美以。我给世纪中国写过小文《信仰是否需要逻辑》 ,没想到这里随处能找到例证。大殿里的法事允许拍照,那真是导游所谓“香火经济”最好的注脚。佛教音乐、和尚念经都令人肃然,接着是,被允许一同持颂的香客按约掏钱……



12)墙上的标语说,遵守交通规则可以确保平安,而庙里的宣传栏是另外一种劝服:



13)捉放生很耐人寻味:



14)斯景独佳,我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



15)此后的第三天,我到深圳跟拍自己的专题片。一下车就被礼拜的人流吞没了。我们一直等到周一才走进大堂,我喜欢那种人散后的安静与孤寂,以及我最近迷恋上的一个词——错愕:



16)衡山,跟“衡山文化节”传递的感觉相反。那个大鼎是什么吉尼斯世界纪录:



17)光线不太好,技术也有限:



18)衡山腰的抗日烈士陵园有中山陵的感觉。有人提议给阵亡的将士鞠躬,我没来得及研究就跟着鞠了。同样是中山陵,对于国共和民众是否一个概念?对于连战和蒋总统经国呢?从灵堂里出来看到李方和杨耕身在远处盘桓,后者是叫做《湘江评论》的主编——我记得教科书,他的有一个前任是毛委员。我决定,到深圳后也买一个他们那样的牛仔裤:



19)这是何健的别墅,记得毛委员的“骄杨”就毁于他手。而蒋委员长曾经偕着他的“大令”,数次来此度假:



20)一到深圳就开工,为的是挤出点时间约会。非常感谢建筑设计院的朋友,没有他们提供的方便我们不可能这么顺利:




21)我们的拍摄对象,被称为诺亚方舟的深圳基督堂。感谢罕牧师接受采访,并且有耐心回答我的哲学困惑:




22)工期提前就有机会约会了。跟李桐吃了广西菜喝了咖啡,harry师弟、枪毙师弟和爽身粉师妹都到宾馆探班了:



23)遗憾的是没在珠海跟话梅糖合影,但在旋转餐厅倒替我拍了一个:



24)在返回蛇口的船头,我很羡慕人家结伴出游的:)



25)所谓江湖奔波,所谓人生旅途,我知道我还会动身……



相关链接:前面已经贴过的照片:珠海客轮  ;  长沙开会和岳麓书院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04月07日

前面的图片


4)第一次去长沙,接待的湖南宾馆,是40年前父亲住过的。头晚跟鄢列山老师“同房”,他是“深夜辗转”,而我则“黎明即起”,两不安稳。赶快跟老杨要求了单间。这样早上我就不用顾忌,6点钟就跑到隔壁的烈士公园了:



5)评委里独我不写时评,更不在所谓的时评圈内。兼之天性木讷学问最浅,所以颁奖研讨都没怎么说话。下面这个照片,是他们贴到红辣椒论坛的,李方、赵牧和老鄢若不满意就找老杨吧,我可是喜欢自己在人群中的落寞:


 



6)遗憾的是马少华因故没来。网上神交已久,替他的博客广告一下吧(照片源自红网新闻,虽然中规中矩到底也备份一个):



7)岳麓书院并不是一个文人的梦想,这改变了我当初幼稚可笑的想像:



8)在教室外上课是理念,而不只是环境。据说学子们可以在这里“习名纳尔”(远处拍照者是时评快手童大涣):



9)这个据说是教工宿舍,一想到这个我就郁闷:



10)那什么,对此匾额不免自惭形秽,先贤骨格可令后生勉力:



……未完待续。回来一大堆的琐事等着,只好零星整理了。


相关链接:已经发过的照片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